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六十六章 給我跪下

第六十六章 給我跪下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六十六章 給我跪下

一切來得太快,讓人來不及眨眼,柳無邪的短刀撕開氣流,形成一條真空通道。

“咔嚓!”

杜明澤形成的劍罡,被無情撕裂,還未等到他反應過來,短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半個呼吸時間!

矛大師正要出手阻止,以免事情鬧大,戰斗結束了。

“別逼我殺你!”

短刀緊貼著杜明澤的脖子,令他渾身汗毛倒立,尤其脖子處,一絲血跡溢出,遭刀鋒劃過,毛孔自己炸開。

杜明澤傻了,不知道該說什么,在某個瞬間,他以為自己死定了。

那無匹的一刀,毫無軌跡,仿佛渾然天成,稍稍往前用力一點,他的腦袋就要搬家了。

一滴滴液體,順著杜明澤的襠下流出,他完全不知情,一種生理上的自然反應,遭受劇烈驚嚇的時候,被嚇尿很正常。

刺骨的刀鋒,貼著他的肌膚,杜明澤忘記了呼吸,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雙眼流露出無盡的恐懼。

一刀震懾心魂!

“嘶嘶嘶……”

觀看區域發出一連串倒吸涼氣的聲音,眼前的一幕,超出他們的預料,這不是他們想要的結局。

不應該是兩人大戰幾百回合嗎?

僅僅一刀而已,先天五重猶如豬狗一般,任由柳無邪屠戮。

肖明義渾身顫抖,身體猶如篩糠一樣,無法動彈,雙腿發麻,眼睛不自覺朝云嵐看過去,他還不想死,更不想跪下。

“別……別殺我!”

杜明澤心神徹底崩潰,艱難的說出三個字,讓無數人搖頭嘆息,去年他代表寧城,可是拿到了前六的好成績,今年竟然落到這份田地。

堂堂一代煉丹天才,基本報廢了。

“殺你……我都嫌棄臟了我都手。”

短刀收回,目光中充滿嘲諷,令杜明澤無地自容,雙手緊捏,無盡的恨意,從他胸腔爆射出來,卻不敢往前一步,牙齒咬得咯嘣響,嘴唇咬出血來,感知不到任何疼痛。

羞辱!

當著三十五城煉丹師的面,遭受如此羞辱,以后如何抬頭做人。

杜明澤像是失神了一樣,傻不愣登的站在原地,還沉寂在剛才那一刀當中,無法自拔。

“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南宮其使勁的揉了揉眼睛,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幕,杜明澤不僅煉丹天賦奇高,武道修為也出類拔萃,年紀輕輕已經達到先天五重境,放眼大燕皇朝,屬于天才行列。

這樣的天才,被人一刀封住脖子,就算是洗髓境,不知不覺渾身濕透一大片。

“好鬼魅的一刀,只有洗靈境才能接下來吧。”

在場坐著很多高手,回憶剛才那一刀,他們有幾成的把握結下。

推演了半天,得出一個結論,只有洗靈境才能做到這一點,借助強大的洗靈之勢,壓制對手,才有一線機會。

還有一種可能,修煉極高的武技,例如帝國學院那些天才高手,他們同樣具備越級挑戰的能力。

“滄瀾城撿到寶了,這樣的高手,他們都能挖掘出來。”

眾人看向畢宮宇,一臉羨慕,今年的論丹大會,成了滄瀾城的獨角戲。

上官才看了一眼厲安,兩人眼眸深處,流出一絲無力感。

三十五城閣主,每個人臉上表情都不相同,云嵐恨得咬牙切齒,這個小畜生竟然這般厲害。

“這小子有些意思了!”

狂裘臉上堆滿了笑意,今天不虛此行,見證了辨藥環節,還見識到如此驚艷的一刀。

“家主,這小子身上太古怪了。”

狂戰說不出來,有種錯覺,柳無邪身上有很多他們看不懂的東西,仿佛被一層神秘的光環籠罩。

身邊幾人點頭,他們都感受到了,卻找不到問題出現在哪里,面對四周冷嘲熱諷,卻能保持淡定,還能從容不迫的做出反擊,換成在場任何人,恐怕都做不到。

好像什么事情,都難不住柳無邪,哪怕是面對云嵐的威脅,杜明澤的嘲諷,肖明義的賭斗,表現的很平靜。

這不像是十八歲該有的反應。

“賀兒,你有多大的把握接下這一刀。”狂裘突然朝身后白衣青年問道。

“很難,孩兒如果全力以赴,有三成的機會。”

狂賀如實回答,剛才那一刀,一開始做好準備,還是有些機會,主要是杜明澤輕敵了,自始至終,沒有將柳無邪放在眼里,才會被他抓到機會。

一步步朝肖明義走過去,沒有滔天的氣勢,更沒有言語威逼,堅定的步伐,發出輕微的咚咚聲,像是催魂曲,直擊肖明義的心臟。

越來越近,肖明義身體顫抖的越來越厲害,他跟杜明澤一樣,同樣是先天五重,真正打斗,實力遠不如杜明澤。

嘴角蘊含嘲諷,眸中的鄙夷之色,越來越明顯,不是什么垃圾,都能挑釁他:“是你自己跪下,還是我讓你跪下!”

冰冷的言語,從柳無邪口中道出,不帶一絲感情,無情的宣判結果,兩種選擇,自己挑選。

他恨!

為什么要得罪他,連續兩天,承受他這一輩子的羞辱。

“師父……”

目光看向云嵐,一臉哀求,讓師父趕緊出手救他,他還不想跪。

這一次,沒有人站出來阻止,左弘沉默,秦樂天沉默,紀陽沉默……

“小子,你敢讓他跪下,就算是畢宮宇也阻止不了我殺你,我就不信你一直躲在畢宮宇身后,你不為自己考慮,難道不為你的岳父還有家人考慮,我要殺他們,跟捏死螞蟻一樣簡單。”

云嵐站在遠處,被畢宮宇攔住,無法出手營救,但是他心里很清楚,只有戳到柳無邪的痛處,才能逼著他放手。

話音落下的那一刻,一股驚天殺意,崩天而起。

柳無邪腦后的束發帶陡然炸開,一頭青絲飛舞,整個人看起來,進入一種癲狂狀態,臉上的表情都猙獰了,一根根青筋爬上面孔。

“傻.逼,云嵐你就是一個大傻.逼!”

別人不清楚,畢宮宇看的比誰都明白,家人跟岳父,是柳無邪的逆鱗,觸碰即死。

你拿這個威脅他,就是自尋死路。

畢宮宇急死了,出言罵道,第一次說臟話,沒有人嘲諷畢宮宇,堂堂一閣之主口出臟言,反而認為他罵輕了。

禍不及家人,他竟然說出這番話來,讓很多人露出濃濃的嘲諷。

其他閣主紛紛搖頭,一臉同情之色看著云嵐,除非他真的殺光柳無邪的家人,不然,得罪這樣一個強敵,將是云嵐的噩夢。

柳無邪強行壓制內心的殺意,深吸一口氣,腦后的青絲一點點落下來,臉上的表情恢復正常。

但是他的雙眸,透著一股猩紅,恐怖的金色魂海,釋放出滔天的威壓,目光直刺云嵐,鬼瞳術施展了。

“你剛才說的每個字,我會牢記在心,請你記住,你會為你今天所說的每一個字,付出慘烈的代價,徐家哪怕是死了一名下人,我也會記在你身上,從今天開始,我們之間不死不休,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柳無邪每說一個字,身上的氣勢就攀升幾分,仙帝之勢,席卷蒼穹。

這一刻,在場每個人萌生膜拜的沖動,想要跪下來,承受不住這股氣勢威壓。

云嵐臉色極其難看,竟然被一個小輩給威脅了,身上同樣釋放出恐怖的殺氣。

“小子,不要說我不給你機會,只要你放棄讓肖明義跪下,我可以不動你的家人。”

鬼瞳術盯在他的臉上,云嵐渾身不自在,宛如被某種神秘力量鎖住,無法擺脫。

“你給我機會?”柳無邪突然笑了,笑容之中,帶著一絲痛楚,還有一抹瘋狂:“今天誰向我求情,從此以后,就是我柳無邪的敵人,所以,他今天必須跪下,向我磕頭認錯。”

目光橫掃一圈,沒有人敢正視柳無邪的雙眼,那可怕的眸光,能洞穿一個人的靈魂。

“很好,等論丹結束,我會親自殺到滄瀾城,屠光你的家人。”

已經撕破臉皮,那就更加徹底一點,殺光柳無邪的家人。

“云嵐,你好大的口氣,敢到滄瀾城殺人,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你。”

畢宮宇發出一聲冷笑,柳無邪領悟刀意,假以時日,成為一代大宗師指日可待。

“我會等著你!”

柳無邪沒有繼續理會云嵐,他的話,牢記在心,小小的一品洗髓境,也敢口出狂言,等他拿到四品丹藥,晉升先天四重,動用仙帝的手段越來越多,敢來滄瀾城,讓他有來無回。

場上陷入一片沉默,沒有人說話,柳無邪說的很清楚,誰開口求情,就是他的敵人。

那血腥的雙眸,鎮住了每個人。

小小的先天三重說出這番話出來,沒有一人嘲笑,反而認為理所應當,那種毀滅的上位者氣息,絕不是靠模仿就能誕生,只有手掌生死大權的真正強者,才能掌控那種毀天滅地的蓋世氣概。

血紅色的雙眸,落在肖明義的臉上,后者的身體,不由自己控住,一步步往后退。

他真的害怕了,怎么得罪了這樣一個怪胎,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

他可是先天五重高手,連正視柳無邪的勇氣都沒有,低著腦袋,想要求饒,卻沒有勇氣。

文松還有薛仇幾人,早就退到遠處,不敢站出來。

“給我跪下!”

一聲厲嘯,聲音帶著強橫的沖擊力,蘊含魂力攻擊,直奔肖明義的魂海。

這章一直等到今天才發,因為今天是大年三十,肖明義跪下,就當是給大家磕頭拜年了,祝大家全家團圓,闔家幸福,鐵馬給大家拜年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