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五十九章 刀意

第五十九章 刀意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五十九章 刀意

神識沉入丹田,猛虎下山圖消失,吞吐出來一道凌厲的刀氣,沖向柳無邪的魂海。

劍有劍勢,刀有刀勢,能領悟出來刀勢,無一不是天才。

金色的刀氣,融入魂海之后,化為一枚金光閃閃的刀刃,漂浮在魂海之中,沉沉浮浮。

“刀意,這是刀意!”

柳無邪發出驚呼聲,整個人跳起來,差點將屋頂掀飛。

哪怕是一丁點刀意,足以摧毀一切,劍意容易領悟,刀意難于登天。

刀,兵中之王,乃器之首。

自古以來,以刀劍相稱,刀永遠排在劍的前面,正因為刀意難以參悟,整個大陸,九成修士,喜歡用劍,劍道早已普及整個天下。

劍修雖多,能出類拔萃,卻又少之又少。

意識離開魂海,一股恐怖的刀氣,以柳無邪為中心,橫掃四周。

“咔嚓!”

“咔嚓!”

屋內桌椅慘遭毀滅,化為無數碎片,在屋內亂舞,每一枚碎片,猶如刀勁,穿過墻壁,射爛窗戶,直奔其他幾座屋子。

短短瞬間,整個屋子千瘡百孔,大床桌椅全部消失,蒼穹上的大月閃爍出皎潔的光澤,順著墻壁無數洞口照射進來。

四周墻壁像是一道道馬蜂窩,導致屋子搖搖欲墜,隨時都能倒塌。

畢宮宇跟雷濤剛休息不久,明天是論丹大會,必須要養精蓄銳。

剛躺下不久,被一股恐怖的氣勁驚醒。

“云嵐,你個混蛋,大晚上偷襲我。”

畢宮宇一聲厲喝,從屋子里面爆射而出,以為是云嵐半夜來偷襲他,他的屋子里面,慘不忍睹,桌椅上都是小孔,被氣勁刺穿。

雷濤嚇得從床上滾下來,剛才射過來的氣勁,可以輕易撕開他的防御,把他射成篩子。

兩人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匆匆跑出來,此刻,柳無邪也走出來,三人成三角狀,站在院子里面,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一臉懵逼。

尤其是看到柳無邪居住的屋子,風一吹都能倒,墻壁上留下拇指大小的洞穴,不下數萬個,露出驚恐之色。

“這……這是你造成的。”

確認不是云嵐偷襲,畢宮宇放松警惕,伸手指向柳無邪的屋子,說不出話來。

他是堂堂洗髓境,能讓他緊張的事情,可不多見,眼前的一幕,超出他的理解。

“不好意思,參悟了武道意志,有些失控。”

柳無邪抓了抓腦袋,一臉不好意思,他也沒想到,領悟刀意之后,造成這么大的殺傷力,還是他收斂之后的效果,全力爆發,恐怕整座院子,早已夷為平地。

“你……你……你下午買到的那副畫,不會蘊含武道意志吧!”

雷濤急的冷汗直流,聽到武道意志四個字,雙腿只打晃,下午的時候,柳無邪花了一百金幣,買來一幅畫卷,當時雷濤還很好奇,那副畫看似很普通。

“算是吧,那副畫蘊含刀意。”

柳無邪并未隱瞞他們兩個,有些事情,也隱瞞不住。

遲早都會被他們猜到,索性直接承認,以他現在的能力,畢宮宇想要殺他不容易,才放心大膽的承認。

冷靜下來之后,畢宮宇看向那些洞穴,的確是被刀意撕裂。

“這也行!”

雷濤不知道該說什么,肖明義花費了一百萬金幣,買來一幅假畫,他倒好,花費一百金幣,買來一幅蘊含刀意的畫卷。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能讓我看看畫卷嗎?”

畢宮宇很好奇,到底是什么畫卷,讓一個人刀意提升如此之快,如能看一眼,必定受益良多。

攤了攤手,柳無邪做出一幅無奈的樣子,他之所以說出來,主要原因,畫卷被吞天神鼎吃了。

“我說畫卷自己消失了,你們相信嗎?”

一臉無辜的樣子,不像是撒謊,畢宮宇并未深究,柳無邪完全可以編造一個謊言搪塞過去,卻選擇告訴他們,顯然當成了自己人。

“我也聽說過關于畫卷之中蘊含武道意志的事情,這是一個長期過程,需要滴水穿石,一年、十年去慢慢磨礪,一夜時間領悟刀意,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畢宮宇見多識廣,這是他不理解的地方,這幅猛虎下山圖,讓他觀摩,沒有一年半載,領悟不出什么東西。

達到真丹境,又稱之為武道大宗師,他們可以讓自己的武道意志,蘊含在各種物品當中。

畫師可以刻畫在畫中。

劍道大宗師可以雕刻在墻壁上。

靈符師可以刻畫在符箓上。

煉器師可以打造在兵器中。

煉丹師可以融入丹藥之中。

每一個大師留下的武道意志都不相同,絕非一朝一夕所能參悟。

“今晚的事情還請兩位替我保密,他人問及,就說我修煉不慎,導致真氣暴走。”

柳無邪朝兩人抱了抱拳,不想惹來太多的麻煩,要是讓人知道他領悟了武道意志,估計會遭到無數人追殺。

只有武道大宗師,才能領悟武道意志,他不過小小的先天境,掌握了武道意志,意味著什么,終有一天,他也會成為一代宗師。

“放心吧,今晚的事情,我們絕不會泄露半個字,時間不早了,你趕緊休息,我們得罪了這么多大城,明天的論丹,恐怕會有許多人針對我們滄瀾城。”

畢宮宇才不傻,提前跟未來的武道宗師搞好關系,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我再修煉一會,閣主先去休息吧!”

屋子已經無法住人了,只能等明天禪城分閣派人來修繕。

兩人返回屋子,柳無邪站在院子里面,右手摁住刀柄。

院子中央有座假山,還有幾株百年大樹,柳無邪的目光鎖住假山。

“刷!”

短刀出鞘,一道寒芒一閃而逝,沒有釋放刀意,怕徹底毀滅這座院子。

就算這樣,刀氣凌冽,要比之前強橫十倍不止。

“嗤!”

刀氣沒入假山之中,沒有任何波動,如同沉入泥潭,讓柳無邪一陣錯愕。

“怎么會這樣,難道刀氣不具備殺傷力?”

柳無邪一頭霧水,刀氣釋放出的力量,足以摧毀巔峰洗靈境,為何沒有一點氣勁波動,平平淡淡。

邁步朝假山走去,檢查一下,是不是自己刀氣出現問題了。

“咔咔咔……”

還未靠近假山,假山中間傳來咔咔的響聲。

隨即!

假山四分五裂,從內部爆發出一股強橫的力量,無數石塊爆射,一人多高的假山四分五裂,化為無數碎片,屋子免不了又是一番摧殘。

“這也太變態了吧!”

看著遍地碎石,柳無邪撇了撇嘴,領悟了武道意志,他的戰斗力,提升何止十倍,一般的洗靈境,一刀就足以秒殺。

收刀而立,不敢再出手了,短刀歸鞘,彌漫在空氣中的刀意,緩緩消失。

雷濤趴在床上,剛才那一刀,他渾身汗毛都立起來,拿起被子捂住腦袋:“變態,他不是人。”

一夜時間很快過去,柳無邪在院子里面坐了一夜,太荒吞天訣瘋狂吸收靈氣,境界又攀升不少,距離先天四重越來越近。

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拿到第一名,才能獲得四品丹藥獎勵,借助四品丹藥,一舉突破先天四重。

這番話當然不會告訴畢宮宇,免得他說自己好高騖遠。

兩人頂著黑眼圈從屋子里面走出來,哈氣連天,一晚上都沒休息好。

閉上眼睛,柳無邪那恐怖的一刀,就會出現在他們魂海,嚇得睜開雙眼,修煉無法靜下心,眼睜睜的坐到天亮。

三十五座院子,陸陸續續有人走出來,比賽場地并不在此處,設立在禪城中央一處廣場上,禪城各大家族還有名流,都在邀請之列,觀看論丹大會。

整理一下衣衫,三人走出院子,迎面走來很多人,這次參加論丹大會,共有四十名煉丹師,排名靠前的幾座大城,有兩尊煉丹師參加。

柳無邪剛一出現,引來大量目光朝他看過來,有好奇,也有驚訝,還有仇恨的眼神。

目光掃了一圈,每名煉丹師的資料,柳無邪全部掌握,除了排名靠前的幾座大城,對他有些壓力,其他煉丹師,全然不放在眼里。

“柳兄,昨天你可是大出風頭啊!”

左弘走過來,拍了拍柳無邪肩膀,兩人關系看起來很不一般,讓許多人投過來一絲驚異。

都知道左弘很清高,又有清師之名,很少跟人走的太近,卻能跟柳無邪走到一起,讓很多人看不懂。

四十名煉丹師,歲數大的有五十多歲老者,大多數都在二十多歲到四十歲之間,只有柳無邪是個特殊,看起來只有十六七歲。

“連左兄都知道了,實在是慚愧,某人非要伸臉讓我打,我又能怎么辦。”

正好這時候肖明義跟杜明澤兩人走過來,聽到柳無邪這番話,氣的一個趔趄,差點沒有一頭栽倒。

狠狠的瞪了一眼柳無邪,仿佛在說,你小子還有完沒完了,昨天的事情已經翻篇了。

左弘微微一笑,也沒在意,兩人并肩一起往外走,畢宮宇跟雷濤跟在身后。

“柳兄,昨日你是如何知道,那副畫是贗品,還如此肯定。”

左弘很好奇,出言問道,當時那么多人在場,包括狂戰,沒有一人看出來,事情太詭異了。

他們不遠處,還站著兩名年輕女子,女子煉丹師,可不多見,突然停下腳步,在等柳無邪的回答。

“蒙的!”

柳無邪的回答,讓左弘一頭黑線,兩名女子掩嘴輕笑,沒見過如此有趣之人。

肖明義跟杜明澤氣的想要吐血,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這樣也能被他蒙對。

“柳兄大才!”

搖了搖頭,左弘放棄繼續追問,下了石階,直奔會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