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一劍獨尊  >>  目錄 >>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如你所愿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如你所愿

作者:青鸞峰上  分類: 奇幻玄幻 | 爭霸 | 爽文 | 青鸞峰上 | 一劍獨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劍獨尊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如你所愿

又有強者出現!

神秘女子身旁,夜神等人轉頭看向星空深處,在那星空最深處,一道劍光突然出現,緊接著,整個星空直接被撕裂開來,一柄劍眨眼間來到神秘女子頭頂,然后筆直落下。

劍落下的那一瞬間,空間寸寸崩裂,一股強大的劍氣震蕩星空,整個星空也在這一刻寸寸龜裂,駭人無比!

下方,神秘女子嗤笑了一聲,“還是那么狂!”

當那柄劍來到她頭頂十丈處時,她突然沖天而起,一拳轟上。

拳破蒼穹!

一拳之下,那柄劍直接破碎,星空湮滅!

而這時,又是一道劍光斬至!

神秘女子再次一拳轟出!

轟隆!

一劍之下,神秘女子瞬間暴退至千丈之外!

在神秘女子原來所站的位置處,那里站著一名身著白袍的女子!

白袍女子持劍而立,眼神冰冷。

在見到白袍女子時,不遠處的夜神等人神色頓時變得無比凝重起來!

又來一個超級強者!

而且,還是一個劍修!

夜神深深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葉玄,這個人到底有多少幫手?

白袍女子轉頭看向葉玄,當看到葉玄周身那些血紅色因果線時,她臉色瞬間變得猙獰起來,她轉頭看向遠處神秘女子,“你這該死的女人!”

聲音落下,她突然消失。

而在白袍女子消失的那一瞬間,不遠處的幕念念也隨之消失不見。

兩人一起出手!

很顯然,是想先絕殺這神秘女子!

幕念念與屠都是當世最頂尖的劍修,她們兩人的聯手,那是何其的恐怖?

在兩女消失的那一瞬間,遠處神秘女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她朝前踏出一步,一步踏出,她周遭空間直接沸騰起來,下一刻,她右手緊握成拳,拳頭之上,一道森綠色火焰席卷而出。

沉寂一瞬,她猛地朝前一砸。

她周遭空間直接燃燒起來,一道毀天滅地的力量瞬間將那兩道劍光吞噬,但是瞬息后,她直接暴退至萬丈之外!

停下來后,在她眉間與喉嚨處,分別有著一道深深的劍痕!

但是,這兩道劍痕正在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不到一息的時間,兩道劍痕便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見到這一幕,場中所有人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

葉玄也是有些心驚,這個不死血脈這么恐怖的嗎?

念念與白袍青兒的劍都無法斬殺她?

真的只有三劍才能夠一擊斃命她?

白袍女子看著神秘女子,沒有說話,不知在想什么。

幕念念突然道:“她這血脈,有點詭異!”

白袍女子面無表情,“不死血脈!”

說著,她看向葉玄,“激活你的瘋魔血脈!我要用你的血脈壓制她的血脈!”

葉玄搖頭,“我已經感應不到瘋魔血脈!”

白袍女子有些不解,“為何?”

葉玄看向遠處的神秘女子,“被她封印了!”

說到這,他就有些冒火!

這個女人一開始找到他時,就是早有預謀啊!

白袍女子出現在葉玄身旁,她右手放在葉玄肩膀上,片刻后,她眉頭皺了起來。

幕念念問,“能解開嗎?”

白袍女子搖頭,“不能強來!否則,兩種血脈沖突,他會死!”

說著,她轉頭看向遠處的神秘女子,“封印他血脈,讓你血脈少一個天敵,并且還能夠讓那個男人無法感應到他的狀況,你倒是好算計!”

神秘女子笑道:“屠,這么些年過去,你還是這個暴脾氣!”

白袍女子任何廢話,她突然間消失不見,遠處,神秘女子就站在原地,她沒有躲閃,瞬息后,白袍女子出現在她身后十幾丈處。

在神秘女子眉間處,那里有一個血紅色的劍洞,但瞬息間,那個血紅色的劍洞消失不見!

直接恢復!

見到這一幕,葉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這個女人根本打不死啊!

神秘女子突然消失在原地,遠處,白袍女子突然轉身一劍斬下!

隨著一道炸響聲響徹,一片火光之白袍女子面前猛地爆發開來,白袍女子連退數十丈之遠,她剛一停下來,她面前的空間突然裂開,一道拳印直奔她而來!

白袍女子一劍刺出。

那道拳印直接破碎,白袍女子連退數十丈,她剛一停下來,一道火焰拳印突然自她頭頂筆直落下!

白袍女子嘴角泛起一抹猙獰,她持劍猛地沖天而起。

一道劍鳴聲震蕩星空,星空之中,一道璀璨火焰與劍光突然爆炸開來,強大的劍氣與火焰瞬間席卷整個星空,這一刻,整個星空直接沸騰起來,然后漸漸虛幻!

一旁,幕念念突然消失在原地,一縷劍光破空而去。

這個時候,她自然不會讓白袍女子與神秘女子公平一戰,這可不是在切磋!

而就在幕念念出手的那一瞬間,遠處那厄難之門突然劇烈一顫,下一刻,一道血紅色神雷爆射而出,直轟幕念念!

幕念念雙眼微瞇,她順勢一劍斬下。

星空撕裂,一道劍光直接劈在那血色神雷之上。

劍光碎裂,幕念念瞬間暴退至千丈之外,但是,那道血色神雷卻是并未消失,神雷長驅直入,直奔幕念念!

血色神雷所過之處,空間直接被抹除!

是抹除!

見到這一幕,場中所有人皆是為之動容!

抹除一片空間,那得多強大的力量才能夠做到啊?

遠處,幕念念雙眼緩緩閉了起來,當那道血色神雷來到她面前時,她突然睜開雙眼,她手中的劍突然劇烈一顫,她朝前踏出一步,一劍斬下!

這一劍落下,一片劍光直接斬在那道血色神雷之上。

這道劍光硬生生將那道血色神雷斬停在原地,但是,血色神雷并未破碎,相反,她的劍光是越來越虛幻。

幕念念又是一劍斬出,一道劍光斬在那血色神雷之上,然而,那道神雷依舊未消失,相反,她的劍光直接被吞噬,在吞噬幕念念的劍光之后,那道神雷突然化作無數閃電朝著幕念念激射而去!

幕念念眉頭微皺,她正要出手,這時,她周身又出現了十幾道血紅色絲線,這些血紅色絲線出現之后,她身體內的生機頓時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逝著!

即使劍氣也無法抵擋!

這時,葉玄出現在幕念念面前,他眼中閃過一絲猙獰,然后一劍斬出!

轟隆!

劍光剛出現便是瞬滅,與此同時,葉玄直接被震至數千丈之外,他的身體更是直接變成一片漆黑,已經被電焦!

神境道體在這血色神雷之下,脆的如紙,若不是他的不死血脈強行給他續航,剛才這一擊,他就算不神魂俱滅,肉身也要徹底湮滅!

而那道血色神雷依舊沒有消失,它已經來到葉玄面前,葉玄眼瞳驟然一縮,他正要再次出手,這時,幕念念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幕念念雙手持劍猛地朝前一斬!

一片劍光瞬間將那道血色神雷淹沒,那道血色神雷直接被逼停,但是,它并未消失,相反,幕念念的劍光正在一點一點被吞噬掉!

而此刻,幕念念周身的空間已經變成一片漆黑!

死氣!

一種不正常的死氣,因為這些死氣之中,還透著絲絲血線。

這些死氣正在一點一點腐蝕著幕念念的身體!

不僅幕念念,遠處與樹無邊交手的帝女此刻周身也出現了這種死氣!

除此之外,整個星空也是遍布各種各樣的渾濁之氣!

而那厄難之門上空,云層已經變成血紅色,其中,雷電閃爍。

葉玄看向遠處白袍女子與神秘女子,兩女依舊在大戰,但是,白袍女子沒有占到好處。

因為神秘女子真的是打不死!

即使白袍女子一劍封喉她,她也是不死。

現在兩女可以說是旗鼓相當,但繼續這么消耗下去,神秘女子肯定是要占據上風的,因為白袍女子四周也出現了厄難因果線,而且很多,足足有上百之多!

葉玄突然道:“青兒!”

遠處,白袍女子突然停下,她轉身看向葉玄,“有我在!”

葉玄搖頭,他走到白袍女子面前,看著全身被厄難因果線纏繞的白袍女子,他心中莫名的一疼,“抱歉!”

白袍女子直視葉玄,“有我在,你不會有事!除非我死了!”

葉玄正要說話,就在這時,遠處那厄難之門上空突然出現無數道血紅色神雷!

神秘女子突然道:“葉玄,你若再不進去,這些神雷會毀滅掉整個五維宇宙。不管是你家這個青兒還是幕念念,都抵擋不住,不僅她們,凡是與你有關系的,都要死!”

說著,她看了一眼那厄難之門,她眼中罕見的閃過一絲凝重。

其實,這厄難之門的威力有點超出她的預料!

她此刻已經掌控不了這厄難之門了!

因為即使是她,也無法抵擋那些厄難之劫!

白袍女子看向神秘女子,她正要再次出手,神秘女子笑道:“屠,你殺不了我!繼續打下去,死的一定是你!而且,你沒發現嗎?你們越出手,這厄難之門的威力就越大!”

白袍女子看向那厄難之門,此刻的厄難之門散發著一股極其恐怖的威壓,這股威壓,讓她都感覺有些心悸。

這厄難之門在變的越來越強!

白袍女子雙眼緩緩閉了起來,他右手緊緊握著手中的劍,劍顫動著,蓄勢待發。

片刻后,白袍女子抬頭看向星空深處,她知道,能夠抵擋這厄難之門的,只有那個女人!

可是那個女人呢?

她不是在抵擋厄難之因嗎?

就在這時,那厄難之門突然劇烈一顫,下一刻,它頭頂的那些血色神雷變得狂暴起來,這一刻,整個五維宇宙星空竟開始寸寸湮滅!

見到這一幕,場中所有人為之色變!

即使是那神秘女子,眼中也是充滿了凝重之色!

她感受到了危險!

其實此刻她心中也是震驚無比,她知道,一直以來她都嚴重低估這厄難之因了!

這一刻,她算是明白為何素裙女子要替葉玄抵擋這厄難之因了!

如果不是素裙女子在前面擋著,葉玄有一百條命也不夠死的!

就在這時,那厄難之門上空的那些血色雷電突然朝著外蔓延,就要脫離那片云層!

一旦這些血色雷電脫離那片云層,不僅五維宇宙瞬息間崩滅,就連幕念念與屠都不一定能夠存活!

遠處,神秘女子已經在退后。

就在這時,葉玄突然看向神秘女子,笑道:“既然你這么想我死,那我就如你所愿!”

聲音落下,他直接化作一道劍光沒入那厄難之門!

見到這一幕,不遠處的屠與幕念念臉色瞬間大變,兩女想要阻止,但是,已經來不及,因為葉玄離那厄難之門實在是太近太近了!

在兩女想要阻止時,葉玄已經進入那厄難之門,當他進入厄難之門的那一瞬間,一道金光突然自星空傳來,“臥槽,小主,你別沖動啊.......”

隨著說話聲響起,一道金光跟著葉玄一起進入了那厄難之門,厄難之門內,一道驚駭的聲音突然響起,“臥槽,放我出去.......”

整個厄難之門劇烈一顫,四周那些厄難因果線突然間宛如潮水一般涌回厄難之門,除此之外,那些血紅色神雷也在頃刻間涌入那厄難之門!

白袍女子與幕念念想都沒有想就沖向了厄難之門,此刻兩女可謂是如遭五雷轟頂!

而就在兩女靠近那厄難之門時,那厄難之門突然關閉,下一刻,它直接化作一道血色光幕消失在星空盡頭!

白袍女子眼瞳驟然一縮,她猛地朝前一抓,“回來!”

聲音落下,一只擎天巨手突然洞穿星空,出現在那星空的最深處,然而,這只巨手剛出現,便是直接被一道血光震碎!

而那厄難之門,已經徹底消失!

見到這一幕,白袍女子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幕念念也是面色蒼白如紙!

這時,兩名女子突然自遠處走來!

其中一名女子,正是安瀾秀,此刻的安瀾秀猶如失魂的一般慢慢走著。

在安瀾秀身旁,還站著一名女子,女子穿著一襲白裙,面戴紗巾。

神秘女子看了一眼剛出現的面紗女子,笑道:“丁姑娘!你來晚了!葉玄必死,天命她肯定也不會選擇獨活!他們都會死!大家一起死!”

說著,她深吸了一口氣,無比的愜意。

丁姑娘看著神秘女子,“你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的兒子報仇!”

神秘女子笑道:“難道我不應該報仇嗎?”

丁姑娘直視神秘女子,“他就是你兒子!”

神秘女子微微一楞,然后大笑起來,“丁姑娘,你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丁姑娘就那么看著神秘女子,“你見過我開過玩笑嗎?”

神秘女子死死盯著丁姑娘,“我兒子在當年與他一起出生時,厄難之因降臨,然后我那親愛的姐姐趁我昏迷時,將我的兒子用來作為厄難載體,然后我兒子沒有承受住厄難之因,神魂俱滅,而她的兒子,則被趕來的天命護住......”

丁姑娘突然道:“天命護住的是你兒子!知道你為什么能夠蹦跶這么久嗎?因為天命在給你兒子面子!不然,你真以為你能夠算計她?她在玩智謀的時候,我們都還在玩泥巴!她是看在你是他親娘的份上,才沒有斬你!明白嗎?”

神秘女子如遭五雷轟頂,她連退數丈,她死死盯著丁姑娘,整個人都在顫抖,“不......不可能......不.......啊......不可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一劍獨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