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一劍獨尊  >>  目錄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會說人話嗎?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會說人話嗎?

作者:青鸞峰上  分類: 奇幻玄幻 | 爭霸 | 爽文 | 青鸞峰上 | 一劍獨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劍獨尊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會說人話嗎?

青衫男子身旁,還跟著一名女子與一名小女孩。

女子穿著白袍,扎著馬尾,手中一柄槍,眉間帶著一股英氣,英姿颯爽。

小女孩穿著則是有些花里胡哨,上衣是一間白色短袖,衣服正中央,是一個小妖獸模樣的小圖形,小妖獸看起來人畜無害,很可愛。而她的下身則是一件緊身小褲,褲子的膝蓋處,有兩個小破洞,這兩個小破洞顯得有些怪異。

而她的腳上是一雙潔白的小白鞋,鞋子雖然是正常的,但是,她穿反了。

白鞋反穿,很有個性!

在小女孩肩膀上,還趴著一只白色毛茸茸小家伙,小家伙頭上戴著一個不知名的怪東西,她正在很有節奏的抖著。

在聽到青衫男子的話時,女子看向他,眉頭微皺,“出事了?”

青衫男子點頭,他看著身邊那些無法靠近他的血紅色絲線,輕聲道:“這應該是詛咒之術.......我都已經離開下面那么久,誰沒事來搞我?是吃撐了嗎?”

說完,他抬頭看去。

一眼看去,萬萬星域。

在某處云端之中,一座巨大的宮殿前,一名女子突然抬頭,她雙眼微瞇,當即站了起來,冷聲道:“是哪個雜碎吃了狗膽,竟敢窺視本公主,不怕萬劫不復嗎?”

她并沒有發現是誰在窺視,但是她能夠感受到,有人在窺視她!

星空之中,青衫男子聽到女子的話之后,眉頭微皺,“什么毛病?會說人話嗎?”

聲音落下,他拔劍一揮。

一縷劍光突然穿梭星空,直接來到那座宮殿上方,這一刻,女子臉色變了!

不僅女子,宮殿四周無數強者臉色大變。

有人入侵道廷?

這時,女子右手攤開,她手中的那柄神合扇突然沖天而起,神合扇之中,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席卷而出,但是,還未靠近那縷劍氣,那股力量與那柄超級神器便是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

見到這一幕,女子臉色瞬間煞白。

這時,一名白胡子老者突然出現在女子面前,白胡子老者看著那斬下來的劍氣,臉色無比凝重,他掌心攤開,輕輕一旋,然后猛地朝上一印,“御道萬千,身化天地!”

剎那間,他面前的那片空間直接變得虛幻起來,無數神秘力量宛如山川河流一般匯聚到他面前。

而這時,那道劍光斬下。

那道劍光非常輕易的將那些神秘力量撕裂,劍筆直而下,直接洞穿白胡子老者眉間。

鮮血濺射!

白胡子老者有些呆滯的看著天際,“怎.......怎么可能.......”

白胡子老者身后,那女子也是滿臉驚恐,“老師........”

她無法想象,自己的老師竟然被一劍給秒殺了!

一劍秒殺!

此時女子腦中一片空白!

星空之中,青衫男子正要再次出劍,就在這時,他突然轉頭看去,似是看到什么,他輕聲道:“走吧!”

持槍女子沉聲道:“感應到了嗎?”

青衫男子點頭。

很快,一行人朝著星空深處走去。

星空之中,持槍女子沉聲道:“她已經走了!”

這個她,自然是指素裙女子。

青衫男子笑道:“當初我就與她說過,放養放養,她不聽,非要跟著一段時間,可就是這一段時間,讓得他生出了許多依賴之心!哎,這個女人決定的事情,根本不聽別人的,你說我也不能為了這點小事跟她打一架吧?”

女子看了一眼青衫男子,“我覺得她做的并沒有錯,你與他不同,你不能當年被你父親放養,你就對他放養,你一生坎坷,但大多都是你自己性格使然,而他的一生坎坷,更多的是我們這些人帶給他的。”

青衫男子撇了撇嘴,“老子當年過那么慘,憑什么讓他過的滋潤?”

女子白了一眼青衫男子,“罷了!放養就放養吧!話說,你不覺得自己應該與他見一面嗎?”

青衫男子笑道:“以后有的是機會。”

女子搖頭一嘆,似是想到什么,她又道:“不殺了剛才那個女人嗎?”

青衫男子看向星空深處,輕聲道:“正事要緊!還有,靖兒,我一般不殺人!”

女子點頭,“我知道,你一般殺起來不是人。”

青衫男子:“.......”

這時,一旁的小女孩突然道:“哥,我們什么時候去簾霜姐家鄉玩啊?”

青衫男子正要說話,女子看了一眼小女孩,小女孩頓時慫了,微微低頭,“我......我不想玩,我就是問問......”

不一會,青衫男子一行人消失在了星空盡頭。

道廷。

宮殿前,一名身著道袍的老者突然出現在女子面前,他看著面前那白胡子老者的尸體,輕聲道:“好強的劍氣!”

女子看向身著道袍的老者,“老神君,你可有發現對方?”

神君搖頭,“未曾發現!對方離我們可能有點遠!”

女子獰聲道:“不管他是誰,殺了他!”

神君收起那白胡子老者的尸體,然后看向星空深處,輕聲道:“道祖閉關,什么妖魔鬼怪都敢出來了!六公主,你在此處好生待著,等道祖閉關出來,我去會會此人!”

說完,他直接消失在原地。

原地,女子沉默片刻后,她轉身走回自己的寢宮,而這時,她似是想到什么,神色變得猙獰起來,“小小凡人螻蟻,竟敢破我詛咒之術!”

說完,她轉身離去。

陰間。

奈何橋上,葉知命看著葉玄,“現在感覺如何?”

葉玄感受了一下身體,然后道:“感覺很正常!”

葉知命沉默。

葉玄沉聲道:“知命,那詛咒之術對我有影響嗎”

葉知命道:“可能有,但肯定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因為那詛咒之術是血咒,而你的血脈太恐怖了!所以,據我猜錯,那血咒對你可能不會產生什么作用!”

葉玄點頭,他也發現,那血咒對他根本沒有什么影響。

他葉玄全身上下,也就這血最變態!

就在這時,一旁的曼珠身體突然微微一顫顫,很快,又一名女子出現在她身旁。

女子穿著一件翠綠色的長裙,容貌與曼珠有些相似。

葉玄知道,這女子應該就是沙華!

沙華出現之后,兩女直接擁在了一起!

兩女就那么緊緊抱著,久久無語。

葉玄與葉知命相視了一眼,心中有些感慨。

一個超級強者的一個任性,就讓得這兩女受了不知多少世的折磨!

這時,曼珠與沙華突然走到葉玄與葉知命面前,兩女對著葉玄與葉知命緩緩跪了下去。

葉玄連忙將兩女扶起,葉玄笑道:“曼珠姑娘,無需行此大禮!”

曼珠看著葉玄,神色復雜,“公子,你為了救我們.......”

葉玄笑道:“我之前也說了。我幫你們,除了看不慣那女人的行事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答應了牧笙姑娘。”

曼珠恭敬一禮,“不管如何,公子大恩,我與沙華永世不忘。”

葉玄笑道:“快走吧!找一個地方,然后好好活一世。日后若是有緣,我們再相見!”

曼珠與沙華相視了一眼,下一刻,兩人突然走到葉玄面前,葉玄正疑惑,兩女卻是直接吻在了他的兩邊臉頰上。

葉玄愣住。

葉知命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知在想什么。

很快,兩女離去。

而葉玄則有些懵,他看向葉知命,葉知命輕聲道:“那是彼岸之吻,也稱之為祝福之吻,那是她們對你的祝福。”

葉玄眨了眨眼,“我運氣會變好?”

葉知命搖頭,“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彼岸之吻也是祝福之吻,到底有沒有用就不知道了!不過,我覺得她們親你,可能只是單純的對你有好感!”

葉玄有些不解,“為什么這么說?”

葉知命淡聲道:“她們為什么不親我?”

葉玄:“.......”

葉知命突然道:“你跟牧笙做了什么交易?”

葉玄笑道:“一個小小的交易!”

葉知命看了一眼葉玄,“不管你與她做了什么交易,你都虧了!因為,你得罪了一位超級大能,這個惡因,日后會為你帶來不少惡果。”

葉玄笑道:“其實,就算不與她做交易,我也會出手相助,而我相信,你也會!”

葉知命冷聲道:“我不會。”

葉玄笑道:“知命,你若不會,之前就不會主動施法將那血咒引出來了!”

葉知命看著葉玄,“反正得罪那位大佬的是你,我怕什么?”

葉玄哈哈一笑,“得罪就得罪吧!”葉知命低聲一嘆,“走吧!”

葉玄點頭,兩人繼續前進。

這一次,他們來的目的可是尋找道經!

兩人離開黃泉路之后,他們來到了一片河前,那河長寬無盡頭,河水呈血黃色,在那河中,飄蕩著一些面目猙獰的冤魂惡鬼以及一些面目丑陋的蟲獸!

整個河,腥風撲面,哀聲刺耳。

葉玄被眼前這一幕給震驚了!

這是什么玩意?

葉玄轉頭看向葉知命,葉知命輕聲道:“忘川河!你看到那座橋沒?”

葉玄看向遠處,在那河面之上,有一座橋,橋分三層。

葉知命繼續道:“奈何橋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三生石前無對錯,望鄉臺邊會孟婆。之前,那道石就在忘川河旁邊,而道石又被稱之為三生石,可觀三生。現在......三生石已不在,那孟婆應該也沒有了。”

葉玄有些詫異,“三生曾經就在這里?”

葉知命點頭,“是的。她當初也是被困在此地,不過,她最終還是逃走了!”

葉玄輕聲道:“難怪她如此恨這里!”

說著,他看向那忘川河,在那忘川河內,時不時有冤魂惡鬼咆哮。

葉玄輕聲道:“那些是?”

葉知命道:“被困在其中的孤魂野鬼!”

說著,她看了一眼葉玄,“別想著救他們!”

葉玄有些不解,“為何?”

葉知命指著那座奈何橋,“奈何橋分三層,善人的鬼魂走上層的橋,善惡兼半的人走中間的那層,惡人的鬼魂走第三層。而那些窮兇極惡的超級惡人則沒有資格走橋,他們只能朝著這條河游去,如果忘川河能夠洗凈他們的罪惡,他們就能夠游過忘川河,達到彼岸,進入輪回大殿進行輪回,重新來過!”

說著,她看了一眼那忘川河內的那些孤魂惡鬼,“你現在能夠見到他們,這意味著他們罪孽很深重,他們不值得救!”

葉玄沉聲道:“什么樣的才算是好人?”

葉知命笑道:“很久很久前,必須要行善積累,才能夠算是好人,但是現在,只要不為惡,就算是好人了!”

葉玄輕聲道:“這么說,嚴格來說我不算是好人?”

葉知命淡聲道:“你覺得呢?”

葉玄訕笑了笑,他看向那奈何橋,輕笑道:“知命,說真的,我很好奇曾經那個大道都健全的世界。”

葉知命搖頭,“你不會喜歡的!因為你如果生在那個世界,你的種種行為足以讓你下十八層地獄了。而且,那個時代雖然大道健全,但是,維護這些大道規則的還是人,而有人的地方,肯定就不會有公平。后來為何那么多人逆天逆道?就是因為不公平的事情太多太多了!簡單來說,大道是公平的,但是,維護它的一些人并不會跟它一樣公平,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葉玄點頭,“明白了!”

葉知命又道:“有不公平,就會有人反抗,于是,無數強者崛起,然后紛紛破道.......反正,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整個世界,強者為尊,拳頭大,就能夠顛倒黑白!至于善惡......行善之人不一定有善報,行惡之人也不一定會有惡報,相反,惡人可能活的更滋潤。至于好人.......好人與老實人在這個世界,有點像貶義詞。”

說著,她搖頭一笑,笑的有些譏諷,“就像是世俗世界,別人只會管你有沒有錢,誰會在乎你是不是一個好人?而你若是有錢有實力,即使做著惡事,也能夠把自己包裝的光鮮亮麗。這個世界,笑貧不笑娼。”

葉玄沉默。

好人?

他不知道要怎么樣才算是一個好人,他只知道,別人對他好,他就會對別人好。

簡單一句話,有恩報恩,有仇報仇,萬事無愧于心。

葉玄收回思緒,他看向那奈何橋,“你之前說的那孟婆又是何許人也?”

就在這時,那奈何橋橋上突然出現一名老婦人,老婦人站在橋旁,她正在熬著湯.......

見到這一幕,葉玄愣住,他看向葉知命,“你不是說那孟婆不在了嗎?”

葉知命死死盯著那老婦人,片刻后,她看向葉玄,怒道:“看什么?一個消失了至少十幾萬年的人突然出現為你熬湯呢!快去喝啊!這湯大補,能壯陽呢!”

葉玄嘴角微抽。

媽的,這老婦不會真的是專門為了自己而來吧?

為自己熬湯?

這湯喝了真的壯陽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一劍獨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