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一劍獨尊  >>  目錄 >> 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那位劍修

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那位劍修

作者:青鸞峰上  分類: 奇幻玄幻 | 爭霸 | 爽文 | 青鸞峰上 | 一劍獨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劍獨尊 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那位劍修

葉玄與葉知命看向那扇門,葉玄輕聲道:“對方是讓我們進去嗎?”

葉知命點頭。

葉玄笑道:“那就進去吧!”

說完,他朝著遠處走去。

葉知命看了一眼葉玄,然后也跟了過去。

很快,葉玄與葉知命進入了門中。

門內,別有洞天。

兩人進入門后直接來到了一處小島上,在小島四周,是一眼看不到頭的海水。

而在他們面前不遠處,那里坐著一名白衣老者,白衣老者面前,擺放著一個棋盤。

見到葉玄與葉知命,白衣老者微微一笑,“恭喜。”

葉玄微微一禮,“前輩所說的喜是?”

白衣老者笑道:“你走出了屬于自己的道路!”

葉玄沉聲道:“那條碎石小道就是出自前輩之手?”

白衣老者點頭,“原本是想為自己找到一位何時的傳承者,可惜,等了數萬年都沒有等到,然而,好不容易來了一位不錯的,但卻又走出了自己的道.......”

說著,他搖頭一笑,“上天是在玩我啊!”

葉玄猶豫了下,然后道:“我也可以做前輩傳承者的!”

白衣老者笑道:“不行了!因為你已經有了自己的道,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你與我是同道中人。”

葉玄沉默。

白衣老者突然看向葉玄身旁的葉知命,“這丫頭也不錯,可惜,非我們這個世界之人,而且,丫頭來歷也不簡單”

葉知命看了一眼白衣老者,沒有說話。

葉玄道:“前輩知道她來自何處?”

白衣老者笑道:“你不知道?”

葉玄搖頭,“她不與我說!”

白衣老者微微一笑,“那我就不多管閑事了!”

葉玄:“......”

白衣老者輕聲道:“坐,我們聊聊!”

葉玄猶豫了下,然后走到白衣老者面前坐下。

白衣老者抬頭看了一眼天際,輕聲道:“你們是為那道經而來吧?”

葉玄點頭。

白衣老者笑了笑,然后他拿出一卷黑色卷軸放在棋盤上!

見到這卷黑色卷軸,一旁的葉知命雙眼頓時瞇了起來。

葉玄看了一眼那黑色卷軸,“這就是道經?”

白衣老者點頭,“道經一共有九頁,一頁便是一卷,我這是第三卷:變數。”

葉玄看向白衣老者,“變數?”

白衣老者點頭,“世間一切事物生生死死,都隨著變數而生、變數而滅。所以,不但所有事物有生、老、病、死的現象,世間的山河大地也有升落,起降的演變。人的心念有喜、怒、憂、思、悲、恐、驚的變化,自然界的時序更是春、夏、秋、冬,或冷、暖、寒、暑的更替不已。也就是說,一切在時間上的事物都不是永恒不變的,時時變幻,過去的已去,未去的未去,現在的已在變幻,而這一切的變幻來去,生死去留都是變數使然。”

說著,他看著葉玄,微微一笑,“簡單來說,宇宙世間一切事物沒有一樣是靜止的,既然是動的,就是“變數”。”而也因為這個變數,世間一切才變得有意義。”

葉玄沉默。

一旁的葉知命突然道:“變數之道,可否人為掌控?”

白衣老者看了一眼葉知命,笑道:“能!俗語有言,人定勝天,此言雖無絕對,但也并非不可能。”

葉知命沉默。

白衣老者看向葉玄,“你的劍道已變,變成了一種全新的劍道,但是你要明白,不僅僅只是劍道可以變,人生無常,世間一切皆存在變數!而我這些年來,參悟了一點,那就是,人生無常,雖然我們無法改變這個世界,但我們卻可以改變自己,改變自己后,改變世界。若是不改變自己,就會被世界改變。而這個變數,它可能使你人生變壞,也有可能使你人生變好,而這不是取決變數,而是取決我們自身。努力之人,往往不會過的太差。”

葉玄沉聲道:“前輩應該能夠看到我身上的厄難之因吧?”

白衣老者點頭,“能。”

葉玄看向白衣老者,白衣老者微微一笑,“其實,你已經在不斷改變自己。”

聞言,葉玄微微一楞,很快,他微微一禮,“我明白了!”

厄難之因!

曾經,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厄難之因,他只能被操控,被擺布。

但是現在,他已經能夠改變!

就像此刻,雖然遇到葉知命是因為厄難之因,但他也因為葉知命來到了這個地方,突破劍道,變得更強!

就如這道經所言,世事無絕對,許多時候,即使是壞事,它也可以變成好事!

就看自己如何抉擇!

反之,許多時候,好事也可能變成壞事!

這就是變數!

變數不在天道,而在自身。

變數,是一種宇宙真理,但也是一種人生真理,而且,人可掌控。

葉玄面前,白衣老者眼中有著一絲復雜,“后生,你比我當年優秀!”

葉玄連忙道:“前輩過譽了!”

白衣老者笑道:“你確實比我優秀,當年我就是因為太過執著這道經,其實,這道經就是一條別人走過的路,但是,即使沒有路,我們自己也可以走出一條路來的!就如你!”

葉玄沉聲道:“前輩這句話,有人也對晚輩我說過!”

白衣老者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外面之人?”

葉玄點頭。

白衣老者微微一笑,“看來,世間高人并不少!”

說著,他指了指葉玄面前那個位置,“曾經,有一位劍修來過此處。”

葉玄沉聲道:“可是一名身著云白色長袍的劍修?”

白衣老者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你如何得知?”

葉玄笑道:“我有他的佩劍,方才來到此處,此劍劍鳴,我猜可能是它曾經主人來過此處!”

白衣老者笑道:“原來如此!在見到此人之后,我才突然明白一句話,當我們覺得此峰最高時,殊不知,還有更高峰。”

葉玄沉聲道:“前輩與他交過手?”

白衣老者點頭,“交過手。”

葉玄問,“誰勝誰負?”

白衣老者笑道:“我輸了!我未能接他一劍!”

聞言,葉玄神色動容。

那葉知命也是眉頭皺起,眼前這白衣老者的實力應該已經達到那種層次,連對方一劍都沒有接下!

葉玄沉聲道:“一劍都沒有接下?”

白衣老者點頭,“是的。”

葉玄問,“為何?”

白衣老者笑道:“這又得回歸一個最最基本的道理,一個我們所有人都會忽略的一個道理。”

葉玄問,“什么?”

白衣老者看著葉玄,“極致!”

葉玄有些不解,“極致?”

白衣老者輕聲道:“當我們做一件事,哪怕是做一件非常非常小的事情,但若是能夠將其做到極致,那也是非常恐怖的。那位劍修,不修心,不修理,不修大道,更不修境界,他只修劍。他不修心,因此,不善不惡;他不修理,因為劍便是理,理便是劍;他不修大道,因為劍就是道,道就是他的劍;他不修境界,所以沒有境界,因此,不受境界約束。”

說著,他拿起面前棋盤上的一枚棋子放于棋盤之外,輕聲道:“他不在棋盤內,他自己就是自己的變數。這種人,對于身處棋盤內的蕓蕓眾生而言,他就是無敵的,因為他在棋盤之外,不受棋道規則約束。而我,還在棋盤內,所以,他殺我,一劍足矣。”

葉玄沉聲道:“我也在棋盤內嗎?”

葉知命看了一眼葉玄,她猶豫了下,然后道:“你心里沒點數嗎?”

葉玄:“.......”

白衣老者笑道:“你還在棋盤內,不過,你現在已經熟悉棋盤規則,因此,這棋盤內的人,很少有人是你對手。但是,你并不無敵,明白嗎?”

葉玄點頭,“懂了!”

白衣老者猶豫了下,然后道:“還有一言,不是關于武道的,也不是關于道經的,就是我自己的一些感悟,后生你愿意聽嗎?”

傻子都知道怎么選擇!

葉玄連忙道:“前輩請說!”

白衣老者捏著手中一枚棋子,輕聲道:“我曾經為了追尋所謂的大道,放棄了太多太多。愛情,親情,友情.......這些我曾經都擁有的,但是后來,我卻因為自己心中所謂的大道放棄了他們。”

說著,他看向葉玄與葉知命,“少年人,神秘的丫頭,追尋大道是孤獨的,異常的孤獨,千萬別為了心中所謂的大道而舍棄了那些在意你的人與你在意的人。當有一日你們走到某個巔峰,卻發現身邊一個人也沒有,那種滋味真的很難受很難受,因為無人與你分享你的喜悅,也無人一起陪著你繼續走未來的路。那個時候,無敵對你而言,是一種諷刺,因為那是孤獨的無敵.......”

葉玄沉默。

葉知命沉默。

某處遙遠的星空之中,一名身著素裙的女子突然停下了腳步,她拿出一個小木人,看著手中的小木人,她嘴角微微掀了起來,然后她繼續前進。

曾經,她無敵,但很孤獨!

如今,她依舊無敵,但卻不孤獨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一劍獨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