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一劍獨尊  >>  目錄 >> 第九百五十六章:我打不過他

第九百五十六章:我打不過他

作者:青鸞峰上  分類: 奇幻玄幻 | 爭霸 | 爽文 | 青鸞峰上 | 一劍獨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劍獨尊 第九百五十六章:我打不過他

異獸經!

這一刻,葉玄完全明白了。

眼前這貨曾經被先知給封印,而對方找自己,目的是為了給她解開封印!

一旦這異獸經封印被解開,那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這個地方的異獸與人能夠出去啊!

事情大條了!

葉玄臉色陰沉的可怕,一直以來都是他坑人,而現在,卻是被一本經書給坑了!

他現在想的不是外面的世界會怎么樣,而是自己會怎么樣!

這女人的實力,絕對是碾壓他的!

葉玄心中沉聲道:“前輩,您還在嗎?”

呼叫第九樓!

見第九樓沒有說話,葉玄又準備開口,而這時,第九樓突然道:“我不在!”

葉玄:“..”

這時,那紅裙女子突然笑了。這個笑容實在是有些瘆人,她就那么盯著葉玄,“原本,我只是想試試,可未曾想到,你竟然真的能夠解開封印。看來,這是上天助我!”

葉玄看向紅裙,“講道理,是我救了你,你不會恩將仇報的,對吧?”

紅裙女子突然怨毒道:“我會!”

葉玄有些不解,“為什么?”

紅裙女子怒道:“你們外面的人都該死!特別是那先知,他憑什么封印我?憑什么?”

葉玄道:“他原本可以滅你,但是,他沒有那么做,而是封印你。”

紅裙女子怒道:“那是他蠢!”

葉玄無語。

事實證明,很多時候不要仁慈,因為你的仁慈,在你的敵人看來,那就是蠢。

紅裙女子神色越發猙獰起來,“你說,他憑什么封印我?”

葉玄低聲一嘆,“你真的要我說嗎?”

紅裙女子死死盯著葉玄,“說!”

葉玄道:“還憑什么?憑他比你強啊!他拳頭硬啊!”

紅裙女子眨了眨眼,顯然,沒有想到葉玄會這么說。

這一次,她沒有生氣,神色反而是漸漸平靜了下去。片刻后,她輕聲道:“你說的對,沒有憑什么,就憑他比我強,就憑我打不過他,所以,我活該被封印!”

葉玄猶豫了下,然后道:“你換個角度想想,他雖然封印了這個地方,但是,卻并沒有加害你們,反而是給你們送來了許多極品靈脈,讓你們能夠不斷強大,你們..”

紅裙女子突然道:“我把你關起來,每日給你好吃好喝,你愿意不?”

葉玄沉默。

自由!

他沒有再說什么,如紅裙女子所言,若是自己被限制自由,自己肯定也會發瘋的。

紅裙女子突然搖頭一笑,“這些年來,我每日都活在怨毒中,以至于將自己變成這般模樣,此刻你的話突然點醒我,我有什么好怨毒的?這世界強者為尊,實力不如人,這是我活該。”

說著,她身上的戾氣與殺意漸漸消失,而她那猙獰的臉也變得正常起來。

然而,葉玄神色卻是更加凝重了。

瘋子不可怕,可怕的是有理智的瘋子!

這女人不會拿自己開刀吧?

這時,紅裙女子突然笑道:“人類,你說說,我該如何對你?”

葉玄低聲一嘆,“我打不過你,就像當初的你打不過先知一樣,我們都沒有選擇,不是嗎?”

聞言,紅裙女子沉默了。

葉玄瞄了一眼紅裙女子,心中暗喜,有救。

而這時,紅裙女子道:“人類,若是你只是一般的人類,我也就不為難你了。可是,你不是。”

葉玄滿臉不解,“我怎么就不是一般的人類了?”

紅裙女子盯著葉玄,“因為你是他的傳人!”

葉玄眉頭微皺,“我是先知的傳人?”

紅裙女子冷笑,“別與我說你體內的那小塔不是他的!”

葉玄愕然,他正要說話,紅裙女子淡聲道:“不就是一死嗎?你怕個什么?你好歹也是一位劍修!”

葉玄怒道:“不是你死,你當然說的輕巧!”

紅裙女子笑道:“你相信因果嗎?”

因果!

葉玄沉默。

他是相信的,因果不是命運,萬事有因,也就必有果!

紅裙女子又道:“當年你師尊封印我,如今,你卻來解開了封印,然后我殺了你,你說,這算不算因果報應?”

葉玄沉聲道:“我覺得,冤有頭,債有主,他封印的你,你去找他啊!你找我做什么?”

紅裙女子看著葉玄,“我打不過他!”

葉玄楞了楞,然后道:“那你就找我?”

紅裙女子點頭,“殺你,也能解我心中之氣!”

葉玄明白了。

媽的,這女人是挑軟的柿子捏!

葉玄心中沉聲道:“前輩,你真的不打算出來嗎?我要死了啊!”

片刻后,第九樓道:“大哥,我叫你親哥,你能不能找一個弱一點的對手?我是真的想出來高調一下,但是,你問問你自己,你現在找的敵人都他娘的是人嗎?之前那個拿著生銹鐵劍的小女孩我就不說了!現在,又來這么一個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女人,親哥啊,你怎么這么能作死呢?你就不能找個年紀小點的女人嗎?”

葉玄無奈,“我也不想啊!你看,不是我主動招惹她的!”

第九樓道:“是你把她放出來的。”

葉玄表情僵住。

不得不說,這一次是他自己蠢了。

陰人這么多年,這是第一次被別人給陰。

就在此時,紅裙女子突然道:“你放心,我也不殺你,我會將你囚在這顆樹中,讓你永生永世失去自由,讓你嘗嘗這些年我經歷過的痛苦!”

說完,她就要出手,而就在此時,她臉色突然一變,然后轉身,不遠處,那里站著一名小女孩。

正是那個拿著生銹鐵劍的小女孩!

紅裙女子死死盯著小女孩,“天脈者,此事與你沒有任何關系,你最好別管!”

小女孩看著紅裙女子,左手緊緊握著手中的生銹鐵劍。

紅裙女子嘴角泛起一抹譏諷,“雖是天脈者,但卻靈智受損,真是可悲。也罷,你這般活著也是痛苦,不如讓我給你來一個解脫。”

聲音落下,她突然消失在原地。

葉玄連忙道:“小心!”

遠處,小女孩突然縱身一躍,雙手持劍猛地往下就是一斬,這一劍,沒有任何劍氣與劍光,就是一個簡單的揮砍,但是,葉玄卻在這一劍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一刻,他知道,即使以他自己的特殊體質,也無法承受住這么一劍。

小女孩劍落下的那一瞬間——

一道人影連連暴退!

正是那紅裙女子!

紅裙女子在退的過程之中,遠處的小女孩突然持劍對著面前輕輕一劃。

這一劃,她面前的空間竟然直接撕裂開來,而遠處,那紅裙女子眼瞳驟然一縮,她雙手突然張開,“天佑!”

她聲音剛落下,她所在的空間直接裂開,與之裂開的,還有她的身體。

而這時,不遠處的小女孩突然橫劍一斬。

咔嚓!

紅裙女子所在的空間突然有什么被撕裂,瞬息間,紅裙女子倒退至百丈之外,而在她面前,是一條長達百丈的漆黑空間裂縫,裂縫之中,散發著一股可怕的陰森之氣。

紅裙女子死死盯著小女孩,她右手突然對著小女孩一握,然后猛地往上一掀,“間滅!”

這一瞬間,小女孩周遭空間直接虛化起來,仿佛就要消失。

就在此時,小女孩突然持劍猛地往自己胸口一扎。

遠處,那紅裙女子直接弓著身子倒退十幾丈,而當她停下來之后,她胸前有一道深深的劍痕,而她嘴角,有鮮血緩緩溢出。

紅裙女子死死盯著小女孩,怨毒道:“天脈者,就因為他給了你串糖葫蘆,你就要保他?”

小女孩看著紅裙女子,她突然拿著那柄生銹鐵劍對準了自己喉嚨,見到這一幕,紅裙女子臉色頓時一變,她怒道:“天脈者,你給我等著,待我恢復后,必殺你!”

說著,她突然轉身看向葉玄,怒吼,“還有你!該死的人類,我告訴你,你的命,誰也保不住!”

葉玄氣急,怒道:“你這該死的女人,要是我會充電,我現在就叫人砍死你!”

紅裙女子怨毒的看了一眼葉玄與小女孩,然后轉身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見到這女人離去,葉玄心中松了一口氣,若是單挑,他還真打不過這個女人。

這時,小女孩走到葉玄面前,她用那生銹鐵劍輕輕一劃,葉玄身上的那股神秘力量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玄看著小女孩,“沒事吧?”

小女孩看了一眼葉玄,轉身離去。

葉玄連忙跟上。

當回到大道村時,天邊已泛起一抹魚肚白。

村子中,小女孩坐在地上,輕輕舔著糖葫蘆。

葉玄走到小女孩面前,他看了一眼小女孩的胸前,那里,已經一片血紅。

見到這一幕,葉玄臉色沉了下來。

他知道,剛才小女孩重傷那紅裙女子時,是對著自己胸前來了一劍,那一劍雖然重傷了紅裙女子,但是顯然,也傷了她自己!

葉玄收回思緒,他指了指小女孩的胸前,“疼嗎?”

小女孩看著葉玄,不說話。

葉玄猶豫了下,然后拿出一瓶生命之泉,他蹲下來遞給小女孩,“這個,療傷。”

小女孩看向葉玄手中的白玉瓶,葉玄笑道:“很好喝的!”

小女孩接過白玉瓶,然后看向那條小土狗,見狀,葉玄連忙拿出一瓶生命之泉放在小土狗面前。

小土狗‘汪’了一聲,然后輕輕蹭了蹭葉玄的褲腳。

葉玄微微一笑,然后看向小女孩,小女孩見到小土狗也有,當下不再猶豫,她打開白玉瓶開始喝,但是很快,她似是想到什么,于是停了下來。

她將那還有半瓶的生命之泉遞給葉玄,顯然,這是給葉玄喝。

見狀,葉玄楞了楞,心中猶如有一股暖流躺過。

世上,白眼狼很多。

但是,也有些人是這樣的,你對他好,他也會對你好。

ps:我愛你們!!不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一劍獨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