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一劍獨尊  >>  目錄 >> 第七百一十章:至境巔峰

第七百一十章:至境巔峰

作者:青鸞峰上  分類: 奇幻玄幻 | 爭霸 | 爽文 | 青鸞峰上 | 一劍獨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劍獨尊 第七百一十章:至境巔峰

燃燒!

葉玄在服下那滴精血之后,他整個臉直接扭曲到變形。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全身正在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腐蝕。

鉆心的痛。

葉玄連忙拿出一大堆元晶開始吞噬,不僅如此,各種療傷的丹藥他也是猛吃。

這時,炎伽出現在葉玄面前,看著葉玄的身體,她眉頭微皺,此刻葉玄的身體正在被破壞!

而且,修復的程度遠遠不如那滴精血破壞的程度!

炎伽臉色沉了下來。

葉玄這一次太沖動了!

他低估了那滴精血蘊含的能量,別說葉玄,即使是她都低估了那滴精血。

葉玄周身,那股血紅色火焰越來越強,而葉玄肉身在此刻開始一點點虛幻。

神境肉身都扛不住!

似是想到什么,炎伽連忙道:“快激活你血脈!讓你血脈壓制它!”

血脈之力!

聞言,葉玄連忙催動自身的血脈,很快,他全身血液沸騰起來。

一股強大力量突然自他體內震蕩開來,在他面前的炎伽頓時被震地連連暴退。

炎伽停下來后,她連忙看向葉玄,然而當看到葉玄時,她直接愣住了。

葉玄的血液并沒有鎮壓那滴精血,相反,它們相處的很和諧!

葉玄也是愣住了!

要知道,在之前的時候,凡是遇到別的血脈,他的血脈肯定會瘋一般去吞噬對方的,但是此刻,他自己的血脈竟然與那滴精血相處的這么愉快!

怎么回事?

就在這時,那滴精血突然開始與他的血液融合!

葉玄:“.......”

在那滴精血主動與他血液融合時,他身體漸漸開始生蛻變.......

感覺到這一幕,葉玄頓時松了一口氣。

炎伽也是神色一松,不得不說,剛才真的太危險了。

只是讓她有些想不明白的是,為什么那滴精血會選擇與葉玄的血液融合.......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塔內,葉玄的氣息越來越強,而他的身體則在慢慢蠕動著,詭異無比!

除葉玄外,第二樓的帝犬此刻身體也在生變化!

它也吞噬了那滴精血!

而在吞噬那滴精血后,它全身上下竟然出現了一塊塊暗黑色的鱗片.......

第五樓,小靈兒正在澆灌靈樹,現在整個界獄塔從一層到七層,都被她種滿了各種各樣的靈樹。

片刻后,小靈兒拍了拍手掌,然后轉身離去。

她逛了一圈后,最后來到了第八層的入口處。

第八層的塔門與別的層不太一樣,第八層的塔門是血紅色的,而且,在上面有一道深深的劍痕。

小靈兒看著那塔門,沉思著,不知在想什么。

過了一會,小靈兒突然靠近那塔門,她透過那道劍痕往里面看去,片刻后,她似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當下嚇的連連后退。

小靈兒雙手抱著素裙女子的劍指著那塔門,顫聲道:“你.......你別嚇我........”

這時,那塔門微微一顫。

小靈兒渾身一個激

青城,葉家,祖祠。

“先祖在上,葉玄無才,無德......此刻起,罷黜葉玄世子之位,由葉廊繼承。”

說話的是一名身著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后不遠處,站著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掛著淡淡笑容。此人,正是葉廊。

而兩邊,是葉府眾長老。

“為什么!”

就在這時,一道有些怯怯的聲音突然在這祠堂內響起。

眾人聞聲看去,門口站著一名小女孩,小女孩大約十二三歲,兩只小手緊緊捏著裙角,臉色帶著一絲病態的蒼白,看起來有些虛弱,眼中還帶著一絲怯色。

這小女孩名叫葉靈,正是葉玄的親妹妹,此次聽到家族要罷黜葉玄,她不顧身上的病趕了過來。

黑袍老者眉頭皺了起來,“葉靈,你做什么!”

名叫葉靈的小女孩對著祠堂內眾人微微一禮,怯聲道:“大長老,我哥葉玄是世子,你為何要無端廢了他?”

大長冷冷看了一眼葉靈,“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下去!”

葉靈顯然有些畏懼,不敢直視大長老,但她卻沒有離開,而是鼓起勇氣走進了祠堂,她再次對著場中兩邊長老行了一禮,“諸位長老,我哥正在南山與李家爭奪那礦山開采權,他現在在為家族拼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卻在此刻以莫須有的借口廢了他的世子之位,這實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長老突然怒道:“廢不廢他,還輪不到你一個小丫頭片子說什么。來人了,給我將她拖下去。”

就在這時,新任世子葉廊突然笑道:“應該仗責三十,以儆效尤!”

大長老冷冷道:“那就杖責三十!”

很快,兩名葉府侍衛沖了進來。

葉靈眼雙手緊握,有些憤憤道:“不公平,我哥為家族出生入死這么多年,就連此刻都在為家族拼命,家族這般對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衛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葉廊,他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

侍衛冷冷一笑,“葉廊少爺繼承世子,乃眾望所歸,你嚷個什么?”說著,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葉靈的臉上。

一道清脆耳光聲響起,葉靈右臉瞬間紅腫了起來,不過,她卻沒有哭,只是死死捂著自己的臉頰。

葉廊打量了一眼那侍衛,笑道:“你叫什么?”

那侍衛連忙一禮,“屬下章木,見過世子。”

葉廊點了點頭,“你很不錯,我成為世子之后,需要十名親衛,以后你就做我的親衛吧。”

聞言,章木大喜,連忙深深一禮,“屬下原為世子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葉廊微微點頭,“拖下去吧,此人擾亂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葉廊,看到葉廊眼中的殺意時,他明白了。當下一把抓住了那葉靈的頭往外拖去。

就在這時,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來。

而祖祠內,所有人紛紛轉頭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遠處,一名少年正朝著祖祠這邊而來,少年穿著一件緊身長袍,長袍已經破破爛爛,而且到處都是血。

來人,正是從南山趕回來的葉玄!

看到葉玄,葉廊嘴角泛起了一抹陰冷笑容。而祖祠內,眾長老眉頭紛紛皺了起來。

大長老雙眼微瞇,臉色陰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么。

遠處,當葉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著的葉靈時,他臉色瞬間猙獰了起來,“誰給你的狗膽動我妹的?”

章木見到葉玄,臉色頓時大變,他連忙看向葉廊,正要說話,就在這時,葉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躍到了他面前,后者還未反應過來,葉玄一拳便是轟在了他的面門上。

章木腦袋一陣眩暈,整個人踉蹌跌倒。

而葉并未罷手,他再次朝著章木沖了過去,就在這時,祖祠內的那葉廊突然怒道:“葉玄,他是我的人,你膽敢.....”

葉玄突然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章木口中頓時噴出了一口精血。

見到這一幕,葉廊臉色無比難看了起來,而那葉玄則是抬頭看向他,獰聲道:“你的人?”

說著,他猛地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臉上。

章木整個臉瞬間血肉模糊,口中不斷哀嚎,“世子,救,救我......”

葉玄沒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葉靈身旁,看到葉靈的模樣,葉玄頓時心如刀割,他雙手緊握,整個人在微微顫抖。

當葉靈當看到葉玄時,她眼中的眼淚一下涌了出來,“哥,疼,好疼......”

聞言,葉玄神色猙獰了起來,下一刻,他一下沖到了章木面前,然后猛地一腳揣在了章木的腦袋上。

青城,葉家,祖祠。

“先祖在上,葉玄無才,無德......此刻起,罷黜葉玄世子之位,由葉廊繼承。”

說話的是一名身著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后不遠處,站著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掛著淡淡笑容。此人,正是葉廊。

而兩邊,是葉府眾長老。

“為什么!”

就在這時,一道有些怯怯的聲音突然在這祠堂內響起。

眾人聞聲看去,門口站著一名小女孩,小女孩大約十二三歲,兩只小手緊緊捏著裙角,臉色帶著一絲病態的蒼白,看起來有些虛弱,眼中還帶著一絲怯色。

這小女孩名叫葉靈,正是葉玄的親妹妹,此次聽到家族要罷黜葉玄,她不顧身上的病趕了過來。

黑袍老者眉頭皺了起來,“葉靈,你做什么!”

名叫葉靈的小女孩對著祠堂內眾人微微一禮,怯聲道:“大長老,我哥葉玄是世子,你為何要無端廢了他?”

大長冷冷看了一眼葉靈,“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下去!”

葉靈顯然有些畏懼,不敢直視大長老,但她卻沒有離開,而是鼓起勇氣走進了祠堂,她再次對著場中兩邊長老行了一禮,“諸位長老,我哥正在南山與李家爭奪那礦山開采權,他現在在為家族拼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卻在此刻以莫須有的借口廢了他的世子之位,這實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長老突然怒道:“廢不廢他,還輪不到你一個小丫頭片子說什么。來人了,給我將她拖下去。”

就在這時,新任世子葉廊突然笑道:“應該仗責三十,以儆效尤!”

大長老冷冷道:“那就杖責三十!”

很快,兩名葉府侍衛沖了進來。

葉靈眼雙手緊握,有些憤憤道:“不公平,我哥為家族出生入死這么多年,就連此刻都在為家族拼命,家族這般對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衛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葉廊,他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

侍衛冷冷一笑,“葉廊少爺繼承世子,乃眾望所歸,你嚷個什么?”說著,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葉靈的臉上。

一道清脆耳光聲響起,葉靈右臉瞬間紅腫了起來,不過,她卻沒有哭,只是死死捂著自己的臉頰。

葉廊打量了一眼那侍衛,笑道:“你叫什么?”

那侍衛連忙一禮,“屬下章木,見過世子。”

葉廊點了點頭,“你很不錯,我成為世子之后,需要十名親衛,以后你就做我的親衛吧。”

聞言,章木大喜,連忙深深一禮,“屬下原為世子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葉廊微微點頭,“拖下去吧,此人擾亂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葉廊,看到葉廊眼中的殺意時,他明白了。當下一把抓住了那葉靈的頭往外拖去。

就在這時,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來。

而祖祠內,所有人紛紛轉頭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遠處,一名少年正朝著祖祠這邊而來,少年穿著一件緊身長袍,長袍已經破破爛爛,而且到處都是血。

來人,正是從南山趕回來的葉玄!

看到葉玄,葉廊嘴角泛起了一抹陰冷笑容。而祖祠內,眾長老眉頭紛紛皺了起來。

大長老雙眼微瞇,臉色陰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么。

遠處,當葉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著的葉靈時,他臉色瞬間猙獰了起來,“誰給你的狗膽動我妹的?”

章木見到葉玄,臉色頓時大變,他連忙看向葉廊,正要說話,就在這時,葉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躍到了他面前,后者還未反應過來,葉玄一拳便是轟在了他的面門上。

章木腦袋一陣眩暈,整個人踉蹌跌倒。

而葉并未罷手,他再次朝著章木沖了過去,就在這時,祖祠內的那葉廊突然怒道:“葉玄,他是我的人,你膽敢.....”

葉玄突然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章木口中頓時噴出了一口精血。

見到這一幕,葉廊臉色無比難看了起來,而那葉玄則是抬頭看向他,獰聲道:“你的人?”

說著,他猛地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臉上。

章木整個臉瞬間血肉模糊,口中不斷哀嚎,“世子,救,救我......”

葉玄沒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葉靈身旁,看到葉靈的模樣,葉玄頓時心如刀割,他雙手緊握,整個人在微微顫抖。

當葉靈當看到葉玄時,她眼中的眼淚一下涌了出來,“哥,疼,好疼......”

聞言,葉玄神色猙獰了起來,下一刻,他一下沖到了章木面前,然后猛地一腳揣在了章木的腦袋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一劍獨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600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