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一劍獨尊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二章:先打架

第一百二十二章:先打架

作者:青鸞峰上  分類: 奇幻玄幻 | 爭霸 | 爽文 | 青鸞峰上 | 一劍獨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劍獨尊 第一百二十二章:先打架

場中寂靜無聲!

所有學員呆呆的看著葉玄,這院長也太霸氣了吧?

白澤與墨云起一臉平靜,對葉玄的性格,他們早已經熟悉的不能在熟悉。這家伙就是一個極端,對你好,他會非常非常的好,但是,你要是與他為敵,他殺起人來,絕對是眼都不眨的!

不遠處,墨元與封嵐看了一眼葉玄,沒有說話。

葉玄收起劍,面向剩下的那三人,此刻,那三人一臉驚駭,不斷往后退。

這就殺人了?

有沒有搞錯?

最重要的是,就這么殺了

三人心中驚駭無比。

葉玄面向三人,“你們有問題嗎?”

他不是殺人狂魔,但是,眼前這幾人明顯是來者不善,既然來者不善,那自然是要往死里干!

葉玄面前,三人看著葉玄,眼中充滿了忌憚之色!

這時,其中一人沉聲道:“我四人乃楚國人士,此次前來,是想確認一下,當初在秘境之中,我楚國三皇子可是死在你手里?”

楚國皇子?

葉玄眉頭微皺,很快,他想起來了。

正是那銀甲男子!

葉玄點了點頭,“是死在我手里的。怎么,你們有問題嗎?”

有問題?

三人臉龐一陣抽搐,此刻的他們,自然不會強行逞強或者放狠話,三人沒有說什么,轉身就要走。

“慢著!”葉玄突然道。

聞言,三人臉色頓時一變,三人轉身看向葉玄,葉玄指了指地上的尸體,“帶走!”

三人沒敢多說什么,扛起那具尸體就走。

葉玄轉身面向滄瀾學院眾學員,“好好學習,好好修煉。”

說完,他轉身朝著遠處而去。

場中,眾學員面面相覷。

一旁,封嵐微微搖頭,“戾氣太重!”

陸九歌搖頭,“封老錯了!”

封嵐看向陸九歌,陸九歌輕聲都:“他這是震懾!”

“震懾?”

封嵐眉頭微皺,“我覺得是樹敵,平白樹敵!”

陸九歌笑道;“如果我沒猜錯,醉仙樓應該已經提前告知他這四人的身份,也就是說,他已經知道,此事根本無法善了。既然無法善了,他選擇用最直接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

封嵐沉聲道:“他背后可是有一位劍仙,楚國發瘋了嗎?”

陸九歌笑道:“他身后有一位劍仙,姜老知道,九樓主知道,暗界的人知道,倉木學院總院知道,但是,其余的人知道嗎?其余知道的人,已經都死了。”

封嵐沉默了。

陸九歌輕聲道:“兩位,你們儒家至當年之后,幾乎在青蒼界滅絕,想要重新崛起,必定要改變自己一些想法與觀念,而眼前這位葉院長,可能是你們最好的選擇。”

兩人沉默。

陸九歌背靠在輪椅上,又道:“他是真心想建立滄瀾學院,而他又不希望自己學院的人都只知道修煉,這可以說是你們的機會!”

墨元看了一眼陸九歌,“你呢?你們兵家又圖謀什么?姜九?”

陸九歌微微一笑,不言。

滄瀾殿內。

葉玄四人圍桌而坐,葉玄右手輕輕敲打著桌子,沒有說話。

這時,墨云起突然道:“那兩老者不簡單!”

說著,他看向白澤,“你哪里找的?”

白澤訕笑了笑,“是陸國師幫我找的!”

陸國師!

墨云起看向葉玄,“葉土匪,你怎么看?”

葉玄沉默片刻后,道:“一切照舊,我們自己留個心眼即可。”

墨云起點了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葉玄又道;“從現在起,我們四人每天除了修煉之外,輪流教授這些學員,還有,那些修煉資源的分配,都由安之你來安排!”

紀安之點頭。

葉玄指了指墨云起與白澤,“你二人,現在目標是好好打好通幽境的基礎,然后沖刺神合境,我們還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

墨云起點了點頭,“明白。”

葉玄起身,“半年內,我將前往青州大云帝國,一年內,我們前往中土神州,

去給師祖磕頭,你們有問題嗎?”

墨云起猶豫了下,然后道:“只是去磕頭嗎?”

葉玄搖頭,“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先打架,在磕頭!”

墨云起苦笑,“這是要先打青州,在打中土神州嗎?”

葉玄右手緩緩緊握,“這個世界,既然是強者為尊,那我們就做強者!”

墨云起猛地一拍桌子,怒道:“對,做強者!媽的,滄瀾總院看不起我們,我們就要讓他們知道,我們比他們強,我們要給紀老頭爭口氣!”

白澤也是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而這一巴掌直接將桌子拍的粉碎。

白澤:“”

墨云起看了一眼白澤,“想說什么?”

白澤沉聲道:“打,打滄瀾總院,跟他們干,他們不干我們,我們也要干他們,不為別的,就爭口氣!”

葉玄微微點頭,“好好修煉,我希望,日后不管我們誰走在最前面,回首時,大家都還在!”

說完,他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殿內,白澤突然站了起來,他瞪了一眼墨云起,“趕緊修煉,老子不想哪一天給你收尸!”

說完,他也轉身離開了大殿。

墨云起氣的直咬牙,“太他媽看不起人了。等著,都給老子等著!”

說完,他轉身直接消失在原地。

殿內,紀安之輕輕啃著雞腿

葉玄離開滄瀾殿后,正想往后山走去,突然,他停了下來,轉身看向身后,在他身后,站著一個嬌小女子!

葉馨!

葉馨看了一眼葉玄,顯然有些畏懼葉玄,她雙手緊緊捏著衣裙,沒敢說話。

“有事?”葉玄問。

葉馨低著頭走到葉玄面前,“堂,堂哥”

葉玄搖頭,“叫我院長!”

葉馨頭更低了,身體微微抽搐著。

葉玄輕輕拍了拍葉馨肩膀,“在這里,我是院長,你是學生,依舊是一家人!”

說完,他轉身離去。

聞言,葉馨抬頭看著葉玄,看著看著,她突然笑了。

一家人!

依舊是一家人!

已經很好了!

葉馨抹了抹臉上的淚水,心情無比的輕松。

遠處,葉玄慢慢朝著竹林走去。

葉家?

他真的真的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

那個地方,再也回不去了。

竹林內,葉玄盤坐在地,很快,他的劍意朝著四周蔓延而去

劍眼!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劍眼這門劍技修煉到極致!

這可也是他的殺手锏之一!

修煉!

葉玄四人依舊在瘋狂修煉!

姜國皇宮。

這一天,一名中年男子來到了姜國皇宮內,龍椅上,姜國國主姜元看了一眼中男子,笑道:“楚國來使,貴國國主可好?”

中年男子冷聲道:“不好!”

聞言,場中姜國那些大臣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姜元也是眉頭微皺,有些不悅。

中年男子又道;“姜國國主,我國三皇子在寧國秘境之中被貴國滄瀾學院學員葉玄斬殺,此事,貴國必須給我國一個交待!”

聞言,姜元神色有些古怪了。

中年男子顯然有些憤怒,“此人擅殺我國皇子,實在該誅九族。他”

這時,姜元搖頭,“抱歉,葉玄是我姜國人,輪不到楚國來指手畫腳!”

聞言,中年男子雙眼微瞇,“怎么,姜國要包庇此人?”

姜元神色也冷了下來,“沒錯,我姜國就是要包庇此人。”

中年男子死死盯著姜元,“為了一個葉玄,姜國這是不惜要與我楚國交惡?”

姜元淡聲道:“我姜國無意與楚國交惡,不過,葉玄乃我姜國人,任何人動他,我姜國皆是不允許!”

聞言,中年男子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下來,顯然,姜國如此袒護葉玄,是他沒有想到的。

場中,沒有一位大臣出來說話。

他們自然是知道葉玄的,一個神奇的少年人,親自覆滅了倉木學院用屁股想都知道這人身后不簡單啊!

中年男子冷笑了笑,“好一個姜國,等著!”

說完,起轉身離去。

殿內,姜元淡聲道:“派人前往滄瀾學院,告訴葉國士,小心楚國玩陰招!”

“是!”

楚國。

楚國位于姜國的北邊,離姜國頗遠,因為相距較遠,因此,與姜國到是沒有發生過什么矛盾沖突。

楚國皇宮。

大殿內突然傳出一道悶響聲,緊接著,一道怒喝聲驟然響起,“好一個姜國!”

說話的是一名穿著龍袍的中年男子,這中年男子正是楚國國主楚照天,在楚照天身旁,是一名宮裝美婦,美婦雙眸帶淚,“陛下,寒兒的仇不能不報,不然,他如何瞑目?”

楚照天死死看著面前的中年男子,“姜國當真要包庇此人?”

中年男子連忙點頭,“是,姜國國主還口出狂言,說我楚國若是敢動那葉玄,必讓我楚國付出慘痛代價!”

“好!很好!”

楚照天面門有些猙獰,“好一個姜國,竟然為了一個葉玄而不惜與我楚國開戰!”

就在這時,大殿內不遠處的一名老者突然道:“陛下,此事怕是不簡單。”

楚照天看向老者,老者沉聲道:“我已查過,那少年葉玄并不是普通人,小心年紀,雖不過是凌空境,但是卻已經能夠斬殺通幽境強者,除此之外,當日前往秘境之中的那些天才,包括大云倉木學院的甘十三都死在此人手中!”

甘十三!

聞言,楚照天神色頓時凝重了起來!

這可是武榜上的天才啊!

老者又道:“還有,據老夫所查,姜國倉木學院已經被覆滅,雖然其中有姜國皇室還有醉仙樓的助力,但不可否認,這少年肯定也不簡單,不然,這兩個勢力根本不可能如此相助于他。據老夫推測,此人背后必定是有大勢力,或者超級強者!”

楚照天漸漸冷靜了下來,“繼續說!”

老者微微一禮,“甘十三乃大云倉木學院頂尖學員,他被斬殺,大云倉木學院豈會善罷甘休?但至今,那少年與滄瀾學院那幾名學員都活的好好的,這已經是不正常!除此之外,當日前往秘境之中的那些天才,他們背后都有一些強大勢力,這些勢力都有派人前往姜國報復過,但是,到目前為止,音訊全無。”

楚照天雙手緩緩緊握了起來,“可有查到他身后之人?”

老者搖頭,“無從查起,一點頭緒都無。陛下,此人極為不簡單,老夫建議,實在不該招惹!”

“那寒兒就這么白死了嗎?”這時,不遠處的宮裝美婦突然怒道。

老者看看了一眼宮裝美婦,沒有說話。

楚照天面色低沉如水,不知在想什么。宮裝美婦還想說什么,卻被楚照天瞪了一眼。

宮裝美婦頓時沒敢說什么,只是不停的抽泣。

片刻后,楚照天看向不遠處的老者,“一點也查不到?”

老者搖頭,“已動用所有探子,但一無所獲!”

楚照天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道聲音,“殺子之仇,怎能不報?”

楚照天聞聲看去,門外,站著一名黑袍人。

一瞬間,大殿內出現了十幾名金甲侍衛。

黑袍人淡聲道:“在下唐國人士,代表我國國主而來!”

楚照天眉頭微皺,“唐國?”

黑袍人笑道:“我國國主帶我問一句貴國,想不想瓜分姜國。”

楚照天冷笑,“你們說瓜分就瓜分?”

黑袍人笑道:“如果說,大云境的倉木學院出手呢?”

聞言,楚照天雙眼微瞇了起來。

黑袍人笑道:“那葉玄身后確實有人,不過,大云倉木學院已經答應,葉玄身后的人,他們來擺平,我等只要長驅直入殺人姜國即可,到時,大軍面前,一個葉玄,殺之就像捏死一只螞蟻般簡單!”

楚照天死死盯著黑袍人,“我如何才能信你?”

黑袍人屈指一點,一枚令牌出現在了楚照天面前。

令牌是一塊木頭所雕刻,北面寫有‘大云’二字,而正面,則是‘倉木學院’四個大字。

大云倉木令!

楚照天還是搖頭,“一枚令牌,不夠!”

就在這時,一名白袍老者突然出現在了大殿內,見到此人,場中眾人皆是色變!

黑袍人對著白袍老者深深一禮,“見過前輩!”

白袍老者,正是當初前往姜國要誅殺神秘女子的那名倉木學院護法!

不是青州的倉木學院,而是中土神州的倉木學院那位護法!

萬法巔峰境之上的強者!

白袍老者淡淡看了一眼楚照天,“葉玄身后之人,我們來對付,你楚國若是與唐國破了姜國,誅殺葉玄,我倉木學院日后還有重賞!”

殿內,楚照天沉默了許久,最后,他狠狠一咬牙,“干了!”

白袍老者點了點頭,消失在大殿內。

大云境,倉木學院,浩然殿前。

白袍老者看著浩然殿上方的那柄樹葉劍,沉默不語。

在白袍老者身后,是倉木學院院長幕青玄。

幕青玄猶豫了下,然后道:“如此實在冒險,不如收手!”

白袍老者搖頭,“收不了手了。滄瀾學院院長身死,那少年不會放過我等,以那少年天賦,日后怕又是一位劍仙。去向他跪著道歉?我倉木學院,寧可站著死,也不跪著生。既然她說不能以大欺小,那我們就換個方式!”

幕青玄低聲一嘆,“我去大云帝國求見一下那位靠山王既然要做,那就做絕一點。”

白袍老者點頭,“做絕一點!”

一天后,楚國六萬銀甲鐵騎突然北下。

越國十二萬長矛步兵突然云集

與此同時,兩界城外,十萬黑甲騎兵浩蕩而來

寧國,皇宮內,拓跋彥面無表情看著眼前的大云倉木令,在她面前不遠處,站著一名黑袍人。

不知過了多久,拓跋彥突然猛地一巴掌將那倉木令拍碎,“我寧國,永不為他人奴!”

請:m.lvsetxt.cc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一劍獨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