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又見裁縫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又見裁縫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又見裁縫

雪琉面如土色。

她眼神惘然,放眼四顧,盡是凋零破敗的景象。

地上,血流成河。

在今天之前,她還是天恒界第一道統六欲魔宗的掌教,權柄滔天。

她躊躇滿志,布設天羅地網,自忖此次只要蘇奕敢來,定可將其徹底斬殺!

可現在,這一切全都已化作烏有!

這蘇奕,究竟是誰?

雪琉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惑。

她不懂。

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明明一個從不曾前來魔之紀元的角色,可身邊卻有多位仙道人物效命,自始至終,以碾壓之勢將自己的布局全都碾碎!

蘇奕抬眼看了看天穹,而后才看向雪琉,道:“當初,沈牧因你而死,現在,該你了。”

說著,他對水禾道:“她若體面,就讓她體面,她若不體面,你幫她體面。”

水禾笑容甜美道:“明白!”

而蘇奕則帶著烏蒙、黑蟾、白拓一起,徑自朝遠處掠去。

自始至終,再沒有看雪琉一眼。

“體面?”

雪琉嬌軀微微顫抖,她明白這是什么意思。

“臨死前,我能否請教閣下一聲,你口中這位尊上,究竟……是何方神圣?”

雪琉抬眼看向水禾。

水禾想了想,眸子中涌起近乎于狂熱的敬慕之意,油然感慨道:“我家尊上,天不可摧之,道不可阻之,仙不可犯之!”

雪琉滿臉的困惑。

水禾搖了搖頭:“你的層次太低,說了你也不懂,現在,該你做決斷了。想體面,就自己上路。”

雪琉默然。

這一刻,她忽地想起一件事,“師叔呢,為何他自始至終都不肯前來相助?”

雪琉咽喉一痛,頭顱拋空而起。

那神色間,寫滿了愕然。

水禾擺了擺手,笑容甜美道:“我是個急性子,等不得你做決斷,就親手送你上路啦”

雪琉的頭顱滾落在地,無頭軀體隨之躺倒在血泊之中。

下一刻,漫天銀色雷霆轟然垂落,一舉將這千漩神山主峰轟碎,化作齏粉消失。

而水禾的身影則化作一道銀色雷霆,破空而去。

至此,千漩神山傾塌為廢墟,天恒界第一道統六欲魔宗,就此煙消云散!

一片霧靄彌漫的荒蕪地帶。

頭戴黑色圓帽,身影枯瘦的裁縫盤膝而坐。

在他身前,浮現著一塊骨鏡。

骨鏡內映現出一幕幕發生在千漩神山上的景象。

“那些老東西,竟……都還活著!?”

裁縫眉頭皺起,滿臉的驚疑,內心掀起驚濤駭浪。

若他沒認錯。

那亦步亦趨跟隨在蘇奕身邊的老仆,便是萬域魔庭開派祖師烏蒙,一個早在數十萬年前就已踏足仙道的恐怖存在!

那衣著寒酸,須發潦草的老人,則疑似是“黑蟾王”,一個令天下魔道人物聞風喪膽的絕世老魔。

那自稱白拓的白袍男子,則極可能是“化星魔君”!一個極端恐怖的先天魔靈。

而那有著一頭銀色長發的水禾……

裁縫卻一時想不起對方是誰。

但毋庸置疑,這也是一個不弱于化星魔君、黑蟾王等人的恐怖角色。

“觀主分明是第一次前來魔之紀元,可卻能夠號令這些老家伙效命……這其中定然藏有大玄機!”

裁縫神色陰晴不定,他意識到不對勁,心神不安。

這一場針對蘇奕的殺局,也有他在暗中謀劃。

可直至現在,裁縫才意識到,自己錯了!

如今的觀主,早已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個觀主,身上不止執掌輪回力量,更藏有大秘密!

猛地,裁縫臉色頓變。

骨鏡中映現的一幕畫面中,傳出蘇奕說給雪琉的話:

“你想多了,今日我真正要殺的,是你師叔,你只不過是個順手捎帶的角色。”

“這該死的觀主!”

裁縫咬牙,眸子中盡是洶涌的恨意。

他的大道分身,很久以前就橫跨時空長河,進入那星空深處。

過往那漫長歲月中,他的大道分身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將在星空深處的經歷化作烙印,以秘法傳回來。

正因如此,裁縫才能獲悉和觀主有關的一切。

可就在前不久的時候,他接到大道分身的消息,言稱將會和觀主攤牌,一決成敗。

若成功,必會第一時間傳回消息。

若沒有傳回消息,則意味著失敗。

結果,直至如今,裁縫也沒有收到大道分身的消息。

這讓他哪會不明白,自己的大道分身已經徹底敗了?

“不行,不能再留在此地,必須盡早離開!”

裁縫收起骨鏡,長身而起,轉身而去。

他身影若一抹虛無的灰色光影,幾個呼吸間而已,就已離開這片天地,朝遠處掠去。

半刻鐘后。

裁縫忽地頓足。

遠處天地間,出現一個身影魁梧高大的巨漢,宛如一尊遠古蠻神般,肩抗一柄血色戰矛。

在他周身,更縈繞著一道道刺目的青色仙光。

一位仙道人物!

裁縫倒吸涼氣,轉身就逃。

可僅僅片刻,他就又頓足,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因為在前方,又出現一個人。

那是一個黑袍中年,背負一口三尺金棺,正笑瞇瞇地立在那,眼神玩味。

在黑袍中年背后,有漩渦般的金色仙光蒸騰,衍化為森羅煉獄般的恐怖景象。

而在后方,天地震動,山河亂顫,那肩抗血色戰矛的巨漢,已大步而來。

前后夾擊!

“別怕,在滅殺你之前,我家尊上想先跟你談談。”

黑袍中年笑瞇瞇開口,那眼神猶如盯著一頭任憑宰割的獵物。

裁縫臉色陰晴不定。

兩位仙道人物,一前一后,各自的氣機牢牢將他整個人鎖定!

“你們……是如何找到我的?”

裁縫皺眉道。

他很快就冷靜下來,沒有輕舉妄動。

黑袍中年笑著搖頭:“秘密。”

裁縫長嘆一聲,道:“秘密?我大概已猜出來了。你們手中,定然掌控著我的一個大道分身!”

頓了頓,他繼續道:“不過,讓我不解的是,各位皆是魔之紀元的老人,早在很久以前便已震爍天下,為何……卻要給一個來自星空深處的羽化境年輕人效命?”

黑袍中年笑道:“無可奉告。”

“羽化境?”

遠處那魁梧巨漢則吭哧吭哧笑起來,似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

裁縫頓時就沉默了。

他看出來了,這兩位根本就不會回答任何問題。

沒多久,在那極遠處天邊,一頭巨大的血色魔烏破空而來。

蘇奕、白拓、黑蟾等人皆立足在那血色魔烏之上。

眨眼間而已,就已來到場中。

“老裁縫,好久不見了。”

蘇奕負手于背,朝這邊走來。

血色魔烏倏爾一變,化作烏蒙,和白拓、黑蟾一起,似眾星拱月般追隨在蘇奕身后。

也襯得蘇奕如若主宰出行!

裁縫眸光閃動,盯著蘇奕凝視許久,忽地說道:“很久以前,來自仙界的血霄帝君,曾率領一眾仙道大能進入魔之紀元,為的是尋找一個名叫王夜的人,莫非……就是你的前世?”

蘇奕一怔,點頭道:“不錯。”

裁縫神色復雜,嘆息道:“怪不得,這一次……六欲魔宗敗得不冤。”

如今的觀主,的確已和以前不一樣!

他既是沈牧,更是王夜!

一個讓仙道帝君都在找尋的恐怖存在,才剛抵達魔之紀元,就能召集一眾仙道強者為其效命!

與之相比,哪怕六欲魔宗身為天恒界第一道統,也完全不夠看的。

“你呢,在過往歲月中一直在為誰效命?”

蘇奕拎出一壺酒,隨口問道。

“想知道?”

裁縫眼神閃爍。

“當然。”

蘇奕坦然點頭。

交談時,烏蒙等人皆立在遠處,一身氣機覆蓋這片天地,哪怕就是仙道人物來了,也注定插翅難飛。

可裁縫卻似根本不在意。

此刻的他,變得從容而平靜,遠不像剛才那般驚慌。

“我啊。”

裁縫抬手指向天穹,眼神浮現一絲深沉而晦澀的光澤,“是尊奉神的諭旨,在這世間行走的神使!”

說到最后,他眉梢間浮現一抹睥睨。

神使?

烏蒙等人一怔。

蘇奕瞇了瞇眼眸,笑道:“不對。你或許才尊奉神的意志行事,但……你充其量也就是個如若奴才般的信徒,也就是所謂的……神奴。”

裁縫軀體不易察覺地僵硬了一下,旋即譏笑道:“你懂什么叫神使?妄加揣測,何其可笑!”

蘇奕也忍不住笑了,道:“我不止見過神使,也見過如你這般的神奴,還在那時空長河上,見過真正的神。”

那曾經從“無疆戰域”橫空時空長河而來的珞瑤,自然也可以稱作是神境人物。

珞瑤,則稱他為道兄!

更別提,按照珞瑤的說法,在他的兩個前世中,還曾和諸神廝殺戰斗。

眼下,裁縫卻以“神使”自居,譏笑他不懂“神使”為何等存在,就顯得很滑稽了。

“當真?”

裁縫皺眉,明顯不信,“神的意志,貫穿過去、現在、未來,凌駕于紀元長河之上,便是仙道人物,都只能仰望!”

“你……確定見過神?”

他越是這樣,蘇奕就忍不住越想笑。

以前的老裁縫,算無遺策,智珠在握。

可現在的他……

怎么看怎么像個蠢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9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