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以彼之道 還施彼身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以彼之道 還施彼身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以彼之道 還施彼身

廢墟遺跡之上,道光轟鳴,大戰就此爆發。

蘇奕橫斬而來的劍氣,被一個白發紅袍男子擋住。

同一時間,其他三個神隱衛催動寶物,從一側圍攻蘇奕。

每個人的實力,都比舉霞境逝靈都強大一籌!

一起聯手之下,一舉壓制住蘇奕的攻勢。

這片天地混亂,山河崩碎,大地龜裂。

擱在巔峰時候,蘇奕自然無懼這些的對手。

可現在的他,負傷慘重,周身氣機紊亂,趨于崩壞,給人的感覺,就像隨時都會倒下。

青棠俏臉蒼白,緊張不安。

而在遠處天穹下,裁縫憑虛而立,冷眼觀戰,一對眸泛著懾人的幽暗光澤。

他從不會低估觀主這個對手。

哪怕這時候的他,早已占據絕對優勢,但依舊沒有親自摻合到廝殺之中。

他在等。

大戰很慘烈。

可看似險象環生的蘇奕,卻一次次支撐了下來。

“果然,這家伙藏了一手!”

裁縫心中冷笑。

面對四位神隱衛的聯手攻擊,就是換做這飛仙禁區第一流的舉霞境人物,也注定早撐不住。

可蘇奕卻還在硬撐,不曾被打趴下。

這哪里是什么強弩之末?

“或許你觀主臨死之前,想陰我一把,可惜,我斷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裁縫繼續觀戰,根本沒有親自下場的打算。

時間點滴流逝。

忽地,裁縫眼眸微瞇,要拼命了?

就見戰場之中,蘇奕忽地身影一展,暴沖上前,揮劍斬向那紅袍白發的神隱衛。

咔嚓!

一桿戰矛斷裂。

蘇奕劍鋒倒旋,轟碎紅袍白發男子的軀體。

那霸道的一擊,讓裁縫眼皮也狠狠挑了挑。

可同一時間,蘇奕也遭受重創!

其他三位神隱衛聯手之下,直接將蘇奕轟飛出去,軀體都被轟得千瘡百孔,骨骼斷裂聲不斷響起。

那凄慘的模樣,簡直讓人不忍目睹。

“殺!”

而不等蘇奕身影站穩,三位神隱衛再度殺來。

“死!”

蘇奕不退反進,迎了上去。

一桿長槍刺入蘇奕左肩,鑿出一個血窟窿。

一尊黑色道印轟在蘇奕背部,砸得他背脊血肉迸濺,整個人朝前跌去。

可同一時間,蘇奕手中的人間劍,則掀起一片恐怖的輪回劍意,將一名女子鎮殺當場。

慘烈!

這完全就是以命搏殺,以傷換傷!

“這家伙看來是真的要撐不住了……”

裁縫眸光閃爍。

他還是頭一次見到,觀主如此狼狽和不堪。

若是真撐得住,何須如此?

想到這,裁縫掌指間,浮現一柄血劍,眸子深處隱隱有不可抑制的火焰在燃燒。

那是已快要按捺不住的殺機和恨意!

大戰繼續上演。

“死!”

一個神隱衛大喝,揮動長槍,一舉鑿進蘇奕的軀體。

可這一瞬,蘇奕猛地前沖,任憑長槍貫穿他的軀體,一劍斬下。

那手握長槍的神隱衛,直接被轟殺當場。

“師尊……”

青棠淚流不止,此刻的蘇奕,實在太慘了,被一桿長槍貫穿軀體,渾身上下,殘破如裂開無數縫隙的布帛。

破損的青袍早已被鮮血浸透成紅色,連披散凌亂的發絲,都被染上血漬。

那模樣,讓青棠心疼到快要崩潰。

長這么大,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師尊淪落到如此慘烈的處境之中。

戰場中,蘇奕卻似渾然不覺。

他臉色煞白透明,依舊波瀾不驚。

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

當斬殺對手后,他抬手震碎道軀中的長槍。

不過,這個動作讓他禁不住發出一聲悶哼,渾身都顫抖起來,腳下一陣虛浮,踉蹌倒退數步。

同一時間,僅剩下的最后一個神隱衛,揮刀斬來。

恐怖的刀氣,掀起毀天滅地般的威能,將這片灰暗的天地都照亮。

這一瞬,裁縫眸子中神芒爆綻,死死盯著蘇奕。

而后就看到,已明顯撐不住的蘇奕,竟不曾退避,反倒是一把將人間劍投擲了出去。

轟!!

那片天地動蕩。

人間劍如一道劃破黑暗的光,鑿穿那個神隱衛的軀體。

而蘇奕的身影,則被茫茫刀氣淹沒。

“師尊——!”

青棠瞳孔睜大,腦海空白,整個人呆滯在那,如若沒有靈魂的木偶。

四位實力遠勝舉霞境逝靈的神隱衛,都已經死了。

而以命搏命的蘇奕,似也撐不住,沒能擋住那一刀,被淹沒在茫茫刀氣之下。

這樣的結果,讓青棠完全崩潰了,心神像被無情的刀鋒絞碎!

“真就……這么死了?”

裁縫皺眉。

他眸子燦若神芒,遙遙看過去。

煙塵彌散,那片大地沉陷出一個巨大的溝壑,溝壑中,一道血肉模糊的殘破身影,跌坐在那。

一動不動。

赫然是蘇奕。

當裁縫的目光看過來,恰好對上蘇奕那一對深邃淡漠的眸。

這一瞬,裁縫心中一顫,臉色微變,這都沒死!?

一陣急促的咳嗽聲,從蘇奕唇中傳出,血水也止不住的在流淌。

而這樣的聲音,讓青棠嬌軀一震,如回過神似的,泛紅的眼眶中,淚水如雨傾灑。

“師尊!”

少女再忍不住第一時間沖了過去,把蘇奕攙扶了起來。

裁縫沒有阻止。

他眸光閃爍,上下打量著蘇奕,冷笑道:“沒看出來,你的命可真夠硬的!”

聲音中,透著一絲不甘。

蘇奕深呼吸一口氣,將那殘破到血肉模糊的身軀站穩,腰脊一如從前般挺直。

而后,他淡淡說道:“不殺了你,我不會死。”

裁縫眸子中泛起一抹瘋狂般的濃烈殺機,“可我賭你必死無疑!”

蘇奕不屑道:“你敢親自和我動手?”

裁縫看了看手中的血劍,而后笑起來,道:“無須激將,要殺你,根本無須我親自出陣。”

他眼神泛起一抹詭異的光澤,悠然說道:“零一,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

一字字,低沉中透著奇異的魔力。

“是!”

一道清冷的聲音,

猛地在蘇奕身旁響起!

立在蘇奕一側的青棠,忽地抬手,刺向蘇奕的咽喉。

纖細晶瑩的指尖,如若凌厲無匹的劍鋒,在這近在咫尺的距離之下,驟然發難,顯得格外突兀。

也格外恐怖!

誰又能想象,最可怕的一場刺殺,會來自身邊最信任的人?

遠處,裁縫唇邊掀起笑意。

這,才是他藏的最深的一張底牌!

“當被自己的弟子殺死,你觀主……該是何等心情?”

裁縫腦海中剛冒出這個念頭,忽地眼眸一縮。

他的臉色都徹底變了!

就見——

青棠刺出的指尖,距離蘇奕咽喉三寸之地時,就再無法寸進。

而蘇奕的一只手,不知何時已攥住青棠那雪白纖細的脖頸,如若一道鐵箍,將她整個人徹底禁錮,根本無法動彈分毫。

“你……早識破了?”

裁縫驚怒,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蘇奕抬手,輕輕推開青棠那抵在自己咽喉處的指尖,道:“從得知你把青棠視作人質,交給洪飛官的時候,我就已料定,以你的卑劣陰損性情,必不會讓青棠順利地讓我帶走。”

裁縫神色陰晴不定。

蘇奕抬眼看著青棠。

此時的青棠,眼眸殷紅冰冷,渾身被一股詭異的劫難氣息縈繞,和那些神隱衛如出一轍。

“直至你開始出手對我進行追殺,我進一步確定,青棠身上出問題了。”

蘇奕輕聲道,“也是那時我終于斷定,青棠就像你的一只眼睛,無論我逃到哪里,必會被你第一時間找到。”

裁縫皺眉道:“既然早識破這一點,為何你又要以身涉險?”

蘇奕道:“若不如此,如何引蛇出洞?”

裁縫臉色陰沉,諷刺道:“連自己的弟子都算計,你觀主可真夠卑鄙的!”

蘇奕哂笑道:“我若堂堂正正,你敢與我一戰?”

裁縫語塞。

“對付你這種老陰貨,只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蘇奕輕嘆,“說實話,這么玩很累,也很麻煩,最讓我不喜,可沒辦法,若不如此,可揪不住你老裁縫。”

裁縫沉默片刻,道:“這么說,你身上的傷勢也是裝出來的?”

蘇奕反問道:“你覺得像是裝的?”

不像。”

裁縫不假思索道,“我多次以秘法窺視,根本不可能是裝的,若非如此,我何須全力對你進行阻截?”

蘇奕笑了笑,道:“你說的不錯,我的確是真的負傷,并且很慘重,也唯有這樣的‘真實’,才能讓你深信不疑,不是嗎?”

裁縫眸光閃爍,道:“可你負傷如此慘重,又拿什么和我斗?”

“想知道?”

蘇奕眼神微妙。

裁縫眼皮一跳,轉身就逃。

他身影化作一縷灰光,憑空消失。

轟!!

附近天地劇顫,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猛地覆蓋,而后牢牢禁錮在掌指之間。

數千丈外,一片虛空炸開。

裁縫的身影從中跌落。

同一時間,蘇奕的身影已憑空而至。

他手中依舊拎著青棠,但身上的氣息,則徹底變了。

恰似枯木逢春。

澎湃如潮的生機,瘋狂涌現,那血肉模糊的軀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紊亂枯竭的修為則在一節節暴漲。

濃郁的仙光霧靄,縈繞在蘇奕周身上上下,讓此刻的他,儼然如若一尊神祇臨世。

威能遮天蔽日!

“你……”

裁縫徹底色變,剛要說什么。

蘇奕掌指橫空一壓,裁縫渾身遭受恐怖的壓迫,直接被禁錮在那,根本無法動彈分毫。

而后,蘇奕抬手一點。

喀嚓!

裁縫的右手崩碎。

他那碎裂的掌指間,掉落一塊黑色秘符,被蘇奕隔空抓攝過來。

“讓我猜猜,你是想用這塊秘符牽制青棠體內的神隱衛力量,以此脅迫我?”

蘇奕打量著手中的黑色玉符,若有所思。

一下子,裁縫沉默,神色陰晴不定。

蘇奕笑起來,將被禁錮起來的青棠放在一側,自己則邁步來到裁縫身前,抬手輕輕敲了一下裁縫的腦門,道:“還有什么想說的?”

裁縫腦門火辣辣的,內心涌起難言的恥辱和挫敗感。

他穩了穩心神,語氣平靜道:“一具分身罷了,動手之前,我已有赴死之準備。”

蘇奕笑道:“分身的生死的確不重要,可又一次被挫敗的滋味,怕是很不好受吧?”

他周身發光,傷勢已愈合大半,渾身流淌莫名的道韻。

這樣的變化,讓裁縫不由長聲一嘆,道:“我明白了,你早已準備了一種療傷神藥,無論負傷多慘重,也足以讓你在最短時間內恢復過來。”

“呵,多簡單的手段,我竟一時忽視了……”

是真的忽視了嗎?

是根本沒想到,蘇奕會一直忍到在這最后時刻才動用!

正常而言,哪個強者在重傷垂死時,能忍住不動用這樣的靈丹妙藥?

“最簡單的,也往往最有效。”

蘇奕道,“尤其在對付你這種心思譎詐的老東西時,最簡單的手段,往往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裁縫默然。

他想過觀主手中定然有諸多底牌,故而之前的廝殺戰斗中,一直在觀戰,在試探。

可最終他才發現,他不是敗給了觀主的那些底牌,而是敗給了觀主的心性上!

換而言之,對方,一直在牽著自己鼻子走!

“你說這么多,卻不殺我,莫非是想讓我主動認輸?”

裁縫抬眼看向蘇奕,神色平靜,“若如此,你注定會失望,隕落一具分身,于我而言損失雖大,還不足以讓我低頭。”

語氣淡漠,透著發自內心的一股傲意。

蘇奕笑了笑,道:“眼前的你,真的是你僅剩下的一具分身?”

這句話,在戰斗發生之前,蘇奕問過不止一次。

而現在,他再次問了出來。

裁縫不禁笑起來,“你怕了?擔心以后我再冷不丁殺出來,讓你寢食難安?哈哈哈!”

他仰天大笑,無比愉悅。

“你想多了。”

蘇奕不以為意道,“我只是想告訴你,既然今天打算和你分個勝負,那我就要徹底毀掉你的一切分身。”

裁縫笑容滿面,眼神玩味道:“那你可知道,我還有多少分身?”

蘇奕沒有說話,掌心一翻,一枚銅錢浮現。

而當看到這枚銅錢,裁縫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眼眸瞪得滾圓。

徹底失態!

ps:昨天那章有點短,這章有點長,4000字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