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贏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贏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贏

玉石俱焚!

九天閣掌教言道臨,竟在此刻選擇赴死而戰。

哪怕是一道分身,可那種果斷狠辣的做法,依舊令人膽寒。

魏山、孟長云等人皆色變,肝膽欲裂。

天穹下,言道臨軀體都似乎在燃燒,彌散著暴烈滔天的毀滅威能。

他明顯動用某種禁忌秘法,讓他此刻所顯露出的威能,超乎想象的恐怖。

那片天宇都似被焚燒,轟然扭曲。

而還不等接近蘇奕,言道臨五指虛扣,如神人捏印,橫空朝蘇奕砸去。

轟——

一道瑰麗若燃燒的拳印呼嘯而起,似朝陽初升,光照萬丈,無匹的光霞,刺得人眼睛都睜不開。

太恐怖!

遠遠望著,所有人神魂劇痛。

根本不用懷疑,這注定是石破天驚的一擊,是言道臨焚燃自身道行,窮盡一切的搏命之舉!

天穹下,蘇奕周身忽地映現出無盡道光,如若漩渦般,把附近區域的光雨一舉吞沒。

同一時間,他掌指如劍,當空一斬。

一抹劍氣乍現,簡單直接,且似從天而降的上蒼之刃,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那一道拳印抵住。

砰!!!

驚天動地的轟鳴響徹。

拳印劇烈搖晃,而后四分五裂,爆碎成無盡光焰飄灑。

言道臨軀體一顫,如遭雷擊,而后唇角淌血,整個人似一下子蒼老起來。

他眸泛驚疑之色,難以置信。

天下任何修士在剛破劫證道之事,本應該是最虛弱的時候,可觀主則不然,所掌握的道行比之前強大不知多少。

隨手一劍,便將他那搏命的一擊瓦解!

“擋住了!”

魏山、孟長云他們如釋重負,皆激動得快要失控。

剛才那一剎,他們都差點懷疑,蘇奕就將遭難。

“玉石俱焚,也應該是勢均力敵才行,你言道臨此舉,應該稱作蚍蜉撼樹才對。”

哂笑聲中,蘇奕長長舒展了一下身軀。

轟隆!

在他體內,似有萬道轟鳴,澎湃沸騰的大道力量在運轉,讓他肌體絢爛,周身縈繞如夢似幻的道光。

這一剎,他徹底筑就歸一境道基。

不止是斷掉的左臂得到重塑,身上的傷勢都早已不見。

渾身彌漫出的威勢,直似萬古青霄般,足可搖動星漢,傾覆九天十地!

對轉世重修的蘇奕而言,修為突破一個大境界,那等蛻變遠遠超出同境人物太多!

就像此時,他衣衫雖然破損染血,可他的威勢,則和之前已是判若兩人。

“我可真沒想到,你觀主竟可以憑借渡劫來扭轉乾坤。”

遠處,言道臨喟嘆。

他軀體兀自在燃燒般,無疑,在動用了那玉石俱焚般的禁忌秘術后,他這具大道分身所剩下的時間已不多。

“那你現在覺得,今日此時,尚可開懷否?”

蘇奕邁步行來。

言道臨眼神復雜,道:“你看我還笑得出來嗎?不過,我倒是想用余下的時間,試試你觀主的歸一境道行,又強大到何等地步。”

說到最后,他眉梢陰霾一掃而空,變得決然而平靜。

蘇奕仰天大笑。

他身影一晃,揮拳殺來。

拳勢如劍,大開大合。

言道臨同樣揮拳,拳勁如山崩海嘯。

他軀體精氣神如燃燒,威能遠勝之前。

可僅僅一瞬,言道臨軀體被轟飛出去上百丈距離,虛空都被砸出一道狹長的裂痕。

他那一條右臂,都被震得粉碎,血肉飛濺。

“好強!”

孟長云神馳目眩,震撼失神。

此刻的觀主大人,完全不一樣了,如神般睥睨,如仙般超然,而其戰力,則霸天絕地!

“這可比少爺當初最巔峰的時候更生猛了!”

魏山喃喃。

在當今世上,他是最熟悉觀主的人之一,一眼就看出,此刻的蘇奕,比之當初最巔峰時的觀主,有過之而無不及!

“掌教啊掌教,你之前還曾問我,觀主的轉世之身究竟是怎樣一個人,而現在,你是否已明白?”

冥王心中呢喃。

“怎會……”

九天閣天祭祀盧云神色慘淡,目眥欲裂。

同一時間,言道臨便是城府深沉如海,這一剎也不由倒吸涼氣,臉色空前凝重。

“這一拳如何?”

蘇奕問道。

言道臨唇角一陣抽搐。

蘇奕此刻的儀態和言辭,和之前他動用半步羽化境的力量打壓蘇奕時如出一轍。

“比之真正的羽化境,差遠了。”

言道臨沒好氣道。

他率先出擊,以左臂揮拳,不曾退縮,反倒愈發強勢了。

蘇奕駢指如劍,橫空一掃。

言道臨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倒飛出去,軀體都被劈出一道深可見骨的裂痕。

“真正的羽化境有多厲害,我不清楚,但有朝一日,你的本尊若能踏足其上,我必將其踩在腳下!”

蘇奕眼眸深邃,話語隨意,卻自有睥睨諸天之意。

“呵,現在先別吹噓,你才歸一境而已,注定不可能在我之前踏足羽化境。”

言道臨傷勢很嚴重,已快要支撐不住,但他卻談笑自若,似渾不在意那一身的創傷。

“而可以預見的是,這世間很快就會有踏足羽化境之人陸續出世,到那時,你觀主只能自求多福了。”

言道臨語氣平靜如初。

“這樣的世道才有意思,若還和以前一樣,我無須重修,也可劍壓天下。”

蘇奕笑了笑,“說實話,我很期待你的本尊可以活著踏足羽化境。這番話,我也曾對鄧左那老牛鼻子說過。”

言道臨沉默,眼神復雜,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欽佩。

半響,他說道:“論氣魄,我的確遜色你觀主一籌,我也很好奇,當踏足羽化之路后,你觀主是否能將我踩在腳下!”

聲音還在回蕩,言道臨再度出擊。

那堅狠果斷,淡看生死的姿態,讓所有人都動容,心緒翻騰。

這就是九天閣掌教,能夠成為星空深處最頂尖的巨頭之一,絕非僥幸。

“好走不送。”

蘇奕袖袍鼓蕩,當空一振。

砰!!

一股無匹的劍意如神虹掃八荒,當撞在言道臨身上時,后者本就殘破不堪的道軀,轟然崩碎。

徹底形神俱滅!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混亂動蕩的天地,兀自有硝煙彌漫。

附近山河,凋零殘破,滿地瘡痍。

而天穹上,一縷天光大放,傾瀉蘇奕那一道峻拔的身上,讓其成為天地間唯一的焦點。

贏了!

這一場對決,無論是蘇奕,還是言道臨,皆不曾借用外物。

在身陷絕境時,蘇奕選擇了渡劫破境。

言道臨選擇了赴死而戰。

自始至終,兩者皆不曾毀約,去動用威能恐怖的寶物或者底牌。

這才是真正的大道爭鋒!

以各自在道途上的造詣,決一個高低勝負,分一個你死我活!

縱使魏山、孟長云等人,都很難去詆毀言道臨。

縱使是天祭祀盧云,都不能指摘蘇奕!

“這一戰若傳出,注定引發天下轟動,正如我之前所言,可名垂青史,為后世萬萬代所流傳。”

魏山感嘆,眉飛色舞。

“前輩所言極是。”

孟長云深以為然。

冥王呆呆地看著那立足在天穹下的峻拔身影,心緒卻五味雜陳。

曾經的同輩之人,卻變成了觀主,還成了自己的長輩……

這感覺,著實太難以言說。

“觀主……難道真的是不可戰勝的?”

盧云神色黯然。

他比誰都清楚,掌教為了這一天來臨,曾隱忍太久,付出不知多少心血去籌謀。

可到頭來,終究還是輸了……

忽地,盧云猛地一個激靈,發現蘇奕靠近過來,不由心驚肉跳,道:“勝負已分,觀主大人這是要做什么?”

蘇奕攤開一只手,道:“戰利品。”

盧云如夢初醒,連忙取出一塊玉簡,雙手呈上,“還請大人收好。”

玉簡是言道臨所留,在開戰之前,他曾說過,蘇奕想要得知的答案,都記載于這塊玉簡內。

蘇奕收起玉簡,轉身就走。

“小魏子、老孟,我們走。”

他負手于背,朝遠處行去。

魏山、孟長云和冥王皆跟隨其后。

直至目送他們一行人離開,九天閣天祭祀盧云這才如釋重負般長松一口氣。

他心中喃喃:“果然如掌教所言,觀主不屑于將這一場仇怨波及到九天閣其他人身上。”

而在九天閣山門內,凡是目睹這一戰的強者,皆神色黯然,垂頭喪氣。

同一時間——

蘇奕乘坐于一艘扁舟上,愜意地躺在了船尾處,拎出一壺酒,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起來。

他現在什么都不愿再想,只想找個地方,安安靜靜地鞏固一下才剛剛破境的道行。

孟長云在駕馭扁舟。

魏山和冥王父女則在低聲交談。

飛仙禁區。

一片幽暗荒蕪的灰色天地中。

偶爾會有一道仙光劃過天宇,比流星都璀璨和耀眼。

大地上,一片骨骸堆積的丘陵旁邊,言道臨正在打坐,修復身上的傷勢。

之前,他曾歷經一場惡戰,和一群疑似生前是羽化境存在的逝靈激烈廝殺,以至于遭受重創。

“快了,用不了多久,我便可真正踏入羽化之路!”

言道臨心中輕語。

忽地,他眉頭一皺,猛地咳出一口血來,臉色頓時變得煞白起來。

他神色明滅不定,怔怔許久,最終一聲苦笑,“沒想到,窮盡漫長歲月的付出和隱忍,在界王境中,終究還是輸給了轉世歸來的觀主……”

ps:這幾天原來是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