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誰跟你談公平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誰跟你談公平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誰跟你談公平

仙殿內,空曠冷寂。

什么擺設也沒有,唯有墻壁上掛著的青銅燈萬古長明。

當蘇奕的身影進入之后,仙殿大門忽然閉合。

蘇奕心中一凜。

他目光掃視四周,而后看向大殿盡頭。

那里的地面上,盤膝坐著一個男子。

男子身著灰袍,面容粗獷剛毅,那雄峻的身影即便坐著,也像一座小山似的,威猛懾人。

魏山!

蘇奕眼眸微瞇,心湖泛起波瀾。

他想過很多種可能,唯獨沒想到,才剛抵達這座神秘的仙殿,就見到魏山。

可很快,蘇奕就發現不對勁。

魏山雖然盤膝坐著,可卻像失去了意識,渾身氣機沉寂,直似一座泥塑雕像般一動不動。

“沈牧,你終于來了。”

一縷清冷恬淡的聲音忽地響起。

虛空中,光雨流轉,勾勒出一道身影。

那人身著一襲素凈的淡青色長裙,長發挽起,頭戴一頂金色玉冕,腰束玉帶。

她手握一柄黑色權杖,眉目如畫,清美若少女,和傾綰長得一模一樣!

“天祈?”

蘇奕挑眉,頓感意外。

“觀主大人小心,她不是!她占據了天祈的軀殼!”

遠處,天祈纖細的腰畔,懸掛著一尊青銅壺,此時傳出一道焦急的大叫聲。

九曜!

那個陪伴在天祈身旁的神魂,當初曾陪著天祈一起前往玄黃星界,在太玄洞天外,和蘇奕見過一面。

隨著九曜發出聲音,蘇奕頓時意識到不對勁。

今天橫空出世的這一場這所謂的列仙機緣,極可能就是一場針對自己的陷阱!

心念轉動間,蘇奕意識到一件事。

對面那占據天祈身軀的女子,稱呼自己為沈牧!

“你還沒有覺醒前世的記憶?”

天祈輕聲問道。

說話時,她指尖在腰畔的青銅壺上一抹,頓時,藏身在其中的九曜被徹底禁錮,再無法發聲。

蘇奕揉了揉眉宇,道:“交談前,能否跟我說說,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祈微微搖頭,語氣清冷恬靜,道:“這些都不重要,我在此等你,只不過是想了斷一樁因果。”

蘇奕哦了一聲,道:“和沈牧有關?”

“不錯。”

天祈點了點頭,一對清冷如雪的眸盯著蘇奕,道,“沈牧必須徹底死掉,哪怕是轉世之身……也不行。”

她氣質孤傲而恬淡,似立在九天之上的仙子,給人以遙不可及的疏離之感。

而話中的意思,則令人心寒。

天祈指了指遠處盤膝而坐的魏山,道:“你放心,你死了,他就可以活著離開,我做事,從不會牽累無辜之輩。”

說到這,她唇邊泛起一絲莫名的弧度,聲音輕幽低沉,“歸根到底,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恩怨。”

蘇奕拿出酒壺飲了一口,道:“若我沒猜錯,你就是那個害得沈牧心境崩碎而亡的女人,對否?”

天祈神色恬淡,波瀾不驚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你既然不曾覺醒沈牧的記憶,也就無須理會這些。”

“既然如今的我,并非沈牧,為何還要針對我?”

蘇奕實在想不明白這其中的緣由。

天祈認真說道:“現在的你不是他,但以后,你肯定會成為另一個他,只要他活著,于我而言,就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蘇奕正欲再問。

天祈已經微微搖頭,道:“你今日終歸要死,不必多問了。”

清冷的聲音還在回蕩,她已揮動手中黑色權杖。

無數仙光乍現,化作明耀璀璨的神鏈,朝蘇奕籠罩而去。

氣息之恐怖,令蘇奕肌膚刺痛,心生強烈的危機感。

毫不猶豫,他揮劍怒斬。

一身道行,在這一劍之下運轉到空前地步,玄禁法則的奧義流淌劍鋒之上。

下一刻,劍氣崩碎。

蘇奕身影被轟飛出去,狠狠地撞在一側墻壁上,震得這座仙殿都猛地一顫。

他不由皺眉。

雖不曾負傷,可這一擊的力量卻讓他意識到,眼前這占據天祈軀體的女人,實力早已超出界王境范疇!

換而言之,這女人極可能是一位踏足羽化之路的恐怖存在!

“沒用的,界王境的力量,在我面前和螳臂擋車也沒區別。”

遠處,天祈衣袂飄舞,清麗如畫的容貌上,一片恬淡,語氣隨意的就像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若你是同壽境修為,怕是沒膽說出如此無恥的話。”

蘇奕撣了撣衣衫,神色平淡如舊。

“天真,生死搏殺,強者為尊,誰跟你談公平?”

天祈語氣淡漠,“你也無須不甘,若當初的沈牧徹底死去,自不可能會有今天的你。”

她手中黑色權杖一點。

一片仙光橫空,如瀑般朝蘇奕鎮殺過去。

蘇奕運轉飛光法則,試圖閃避。

可下一刻,他心中一沉,足可堪稱是至強大道奧義的飛光法則,在此刻竟被壓制!

來不及多想,蘇奕揮劍硬撼。

在他身后,六道輪回的光影浮沉,劍鋒如若裹挾著一方幽暗的天幕,橫空擊去。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起。

六道輪回光影崩碎,蘇奕的身影再次被撼退,周身氣血一陣翻騰。

“這就是輪回奧義么?果然堪稱禁忌,竟讓你這等同壽境修為的人物,能夠擋住我的一擊。”

天祈若有所思,明顯有些意外。

不過,她手中動作可不慢。

無數神鏈般的仙光,從虛空中垂落,朝蘇奕鎮去。

這女人看似恬靜,實則骨子里無比孤傲強勢,動手時毫不客氣,視蘇奕如待宰羔羊。

除此,她掌控的力量也極恐怖,仙霞蒸騰,光焰交織,超乎想象的強大。

嚴格而言,這是蘇奕重返星空深處至今,遇到最強的一個對手。

一個疑似早已踏足羽化之路的女人!

當初的戲法師雖然也已踏足羽化之路,可是戲法師所掌握的大道法則天生被輪回奧義克制。

但這女人不一樣,舉手投足間,仙光迸發,威能恐怖無量。

蘇奕沒有退縮。

他還打算在界王境層次稱量一下羽化之路的對手,難得有這樣一個對手,哪可能退?

玄黃造化劍爆綻神輝,蘇奕毫不猶豫動用玄墟奧義,劍意如初生朝霞,劍勢若青冥傾覆。

隨著劍氣橫掃,漫天仙光轟然潰散。

蘇奕雖遭受到沖擊,可相對已從容許多。

“這又是何等大道奧義?”

天祈驚訝,淡漠的眸子泛起一絲波瀾。

她敏銳察覺到,蘇奕此刻動用的大道奧義,竟似比輪回奧義更強!

蘇奕沒有理會,持劍殺過去。

天祈唇邊泛起一絲冷峭弧度,不再廢話,全力出手。

大戰爆發,整座仙殿轟震。

蘇奕全力施展自身劍道,勢若游龍,凌厲超然。

天祈揮動手中黑色權杖,牽引仙光出擊,時而如瀑傾瀉,時而似江河決堤,時而化作密密麻麻的神鏈當空而舞,時而匯聚為大山,轟然鎮殺而下……

隨著時間推移,蘇奕身上開始負傷,唇角淌血。

他縱使全力出手,可境界相差太過懸殊,以至于漸漸有些撐不住了。

但,蘇奕不曾退避。

他深邃的眸如燃燒火焰,一身戰意被徹底點燃,渾然不顧身上漸漸增多的傷勢,出手時愈發犀利。

疏狂恣肆,霸道傲世。

天祈的眉頭一點點皺起。

她都不禁動容,無法想象,同壽境修為而已,竟能夠強橫到這等地步,簡直匪夷所思。

“在這天鴉殿內,任你手段通天,也注定沒有翻盤的機會。”

天祈語氣清冷,“該結束了。”

她眉梢間浮現一抹決然之意,揚起手中的黑色權杖。

“咄!”

仙殿轟鳴,四面墻壁上,浮現出無數繁密的禁陣符文,浩浩蕩蕩的仙光如潮般暴涌而出。

而這些仙光,在天祈的御用之下,朝蘇奕轟殺而去。

這一擊太恐怖。

根本不用懷疑,任何界王境人物,都無法對抗,會輕而易舉被轟殺當場。

這一剎,蘇奕毫不猶豫祭出了南岳印。

道印騰空而起,仙光爆綻,勢若一尊亙古仙山,轟隆隆碾壓而下,硬生生將四面八方沖來的仙光擋住。

“羽化靈寶?倒是沒想到,你還能掌控此等寶貝,可惜了,于我而言,依舊不夠看。”

天祈輕語,她手中黑色權杖如若燃燒般,橫空一劃。

南岳印遭受到可怕的鎮壓。

此寶原本就已破損,此刻被滾滾仙光轟擊,頓時搖搖欲墜,有支撐不住的跡象。

即便如此,此寶釋放出的威能,已讓蘇奕感到驚艷。

畢竟,一件殘破的羽化寶物而已,能夠支撐到現在,實屬難得。

蘇奕沒有再硬撼。

他收起了南岳印,直接動用九獄劍的力量。

玄黃造化劍爆綻滔天的神輝,清吟激昂,一股恐怖無邊的無上劍威,隨之擴散而開。

這一劍還未斬出,僅僅是劍威,便把四面八方的仙光震碎!

“這……”

天祈清冷如冰的俏臉,終于色變,罕見的失態了。

她肌膚都在顫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致命威脅,毫不猶豫將手中黑色權杖催動到極致。

仙殿在震動,四面墻壁的禁制道紋璀璨奪目,洶涌的仙光如山崩海嘯般決堤而出。

也就在這一剎,蘇奕一劍斬出。

請:m.3zm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