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來,繼續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來,繼續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來,繼續

天地寂寥,山河殘破,如若廢墟。

蘇奕遠遠立在那,拎著酒壺,陷入思忖。

之前,他曾和一道仙光縈繞的劍氣對抗,那等威能委實過于恐怖。

已不是界王境層次所掌握的法則力量可以對抗。

像輪回奧義、玄墟奧義統統難以抗衡。

最終,還是憑借玄黃造化藤所化的盾牌,擋住了那一道劍氣。

可遭受沖擊之下,依舊讓他被震飛出去。

“仙道之力,已遠遠凌駕于界王之上,就像天人之隔,差距太過懸殊。”

蘇奕暗道。

不過,越是如此,越引起蘇奕的好奇。

仙道層次的劍陣,若能將其掌控在手,是否能一窺仙道之秘?

“既然是禁陣,必會需要巨大的力量去運轉,更遑論這還是一座仙道劍陣,所消耗的力量必然無比驚人。”

“若能把這座劍陣的力量耗盡,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蘇奕想到這,仰頭將壺中酒飲盡,作出決斷。

太乙道門,氣氛壓抑,凄凄慘慘。

戰斗至今,他們傷亡慘重。

三步之間,青霄伏誅。

剎那間的十三道劍氣,一舉破開太乙神尊陣,令二十四位同壽境界王和九位歸一境界王斃命。

而直至蘇奕殺至山門外,三位洞宇境老祖級人物一起聯手,都沒能奈何他,反而被他滅殺顧靈韻!

這一切,讓太乙道門上下震怒無比,徹底被打疼了。

更讓他們憋悶的是,對手不止毫發無損,并且還隨時都能離開!

“我太乙道門,何曾遭受過這等傷亡?”

李尋真憤然,悲慟欲狂。

開戰之前,他們運籌帷幄,準備充足,自忖這次定可以讓觀主有來無回。

哪曾想,現實這等殘酷。

觀主毫發無損,而他們這邊則流血不斷,元氣大傷!

“若鄧左老祖歸來,還不知會作何感想……”

水天寒滿嘴苦澀。

今日之戰,他們遭受的挫敗太嚴重了,都無法向鄧左老祖交差。

“去,把那兩個人質帶來,他姓蘇的敢走,就立刻殺了那兩個人質!”

掌門翁濮鐵青著臉,下達命令。

他滿腔不甘,無法容忍蘇奕有撤退的機會。

很快,月鴻老祖和白河被帶了過來。

兩者皆昏迷不醒。

“掌教,萬萬不可!”

猛地,薛長衣顫聲大叫,“之前時候,靈韻老祖就是這般威脅,結果被觀主所殺,您……您可千萬別被怒火沖昏理智。”

翁濮眉頭緊鎖,冷冷道:“你認為,我執掌仙道劍陣,還會怕他?”

李尋真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掌教,穩妥起見,還是莫要再威脅為好。觀主隨時都能離開,而我們……不可能一輩子躲在太乙神山不出去。”

翁濮眼眸微凝,頓時沉默。

他聽明白了,若觀主被激怒,不顧一切堵在山門外,自此以后,整個太乙道門上下,誰還敢外出?

就見李尋真神色復雜道:“更別說,在這千機星界,還分布著我們許多門人,一些長老和重要人物,都還在外界遠游。若觀主進行報復……我們可根本保不住他們。”

說罷,喟然一嘆。

家大業大雖好,但也有弊端。

那就是極容易遭受牽制!

就像現在,翁濮可以拿人質威脅,觀主為何不敢去對那些分布在外界的太乙道門強者進行報復?

水天寒也聲音低沉道:“只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以觀主如今的道行,若真要進行報復,那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對我們太乙道門而言,注定會是一場噩夢。”

聲音中有無奈,也有深深的憂慮。

翁濮明顯不甘,憤然道:“難道就如此算了?”

遭受如此慘重的傷亡,任誰能咽不下這口氣?

“當然不能這般算了!”

李尋真斬釘截鐵道,“眼下,也只能請鄧左老祖出來掌控大局了。”

鄧左老祖!

眾人心中一震,難以置信地看向李尋真。

“十多年前,鄧左老祖前往飛仙禁區前,曾留下一塊秘符,其內有著他老人家的一具大道分身。”

李尋真低聲道,“原本,這件事是個秘密,鄧左老祖這么做,并非僅僅只是為了防范外敵入侵,更多的是擔心自己的本尊若在飛仙禁區出事,起碼分身可以保全下來。但現在……也只能請他老人家出動了!”

眾人精神振奮,皆激動起來。

忽地,水天寒難以置信道:“諸位,觀主他……沒走!”

一句話,讓其他人都是一愣,而后就注意到,極遠處的天地間,觀主衣袍飄曳,施施然行來。

何止是沒有逃走,還主動又靠近過來!

這完全出乎人們意料。

“他……難道還打算破陣不成?”

有人喃喃,實在無法理解,這等情況下,觀主哪還有底氣敢靠近過來。

不怕被仙道劍陣轟殺嗎?

“他既然找死,就成全他!”

翁濮殺氣騰騰。

仙道劍陣轟鳴,蓄勢以待。

這一次,翁濮留了心眼,沒有著急動手。

他倒要看看,自投羅網的觀主,究竟是否真的敢靠近過來。

其他人也嚴陣以待。

天地間,蘇奕那不斷靠近的峻拔身影,成為太乙道門上下關注的焦點。

“這般膽魄,放眼天上地下,恐怕都無人可比。”

阿采心中感嘆。

她本以為,在那仙道劍陣的威脅下,蘇奕會見好就收,會趁著占據優勢地位去和太乙道門談判,要回那兩個人質。

可偏偏地,蘇奕沒有這么做。

反而,他再度殺了回來!

這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

“不管如何,縱使這姓蘇的是觀主的轉世之身,可就憑這等膽魄,就已遠非天下修士可比。”

李尋真神色復雜。

有痛恨,有忌憚,也有一抹若以后若無的欽佩。

自始至終,觀主堂堂正正而來,不屑動用任何陰謀伎倆,胸襟磊落,恰如其劍道,其風采、其為人!

其他人皆默然。

在星空各界,觀主的秉性的確如此,光風霽月,坦坦蕩蕩,哪怕最仇視他的敵人,都無法去詆毀觀主的品行。

“這樣的敵人,若不除掉,也注定讓人寢食難安!”

翁濮沉聲道。

交談時,蘇奕已經來到山門外千丈之地!

翁濮不再遲疑,揚起右手。

蓄勢已久的仙道劍陣轟鳴,掠出一片璀璨的劍雨,仙光蒸騰,呼嘯而去。

天地亂顫,虛空崩壞。

那恐怖的仙道威能,再度籠罩天地間。

蘇奕沒有硬撼,身影如瞬移般,避開了這一擊。

轟隆!

那片天地都似塌陷。

可蘇奕毫發無損,顯得無比從容。

并且,他繼續朝太乙神山這邊行來。

這讓翁濮臉色陰沉下來,催動仙道劍陣,一口氣斬出千百道劍氣,鋪天蓋地,覆蓋十方。

蘇奕除非朝后方暴退,否則,根本避無可避。

可他沒有退。

玄黃造化劍清吟,劍鋒縈繞著一縷晦澀的氣息,蘇奕人隨劍走,朝前沖去。

一片仙道劍氣斬來,燦若朝霞。

可隨著玄黃造化劍橫空一掃,這一片仙道劍氣頓時崩碎,掀起滔天的毀滅威能。

蘇奕身影踉蹌倒退數步,眉頭微挑。

他這一劍,已動用九獄劍的一抹氣息!

可卻不曾想,依舊被那一片仙道劍氣的撼動了。

而此時,太乙道門上下皆被驚到!

“擋……擋住了!?”

水天寒驚叫,頭皮發麻。

一片仙道劍氣怒斬而去,輕松可滅洞宇境界王。

但此時,卻被破開!

“怎可能……”

李尋真倒吸涼氣,駭然失色。

“斬!”

翁濮面色冰冷,根本就不廢話,全力運轉仙道劍陣,瘋狂般對蘇奕進行轟殺。

再沒有任何保留!

轟隆!

天地翻覆,山河動蕩。

無匹的仙光激射,劍氣如瀑傾瀉,天上地下,都被明晃晃的仙道劍光充斥。

剎那間,蘇奕的身影就被茫茫劍氣淹沒。

別說是其他人,就是掌控仙道劍陣的翁濮,都再看不到蘇奕的身影。

“死了嗎?”

“應該……死了吧。”

“鄧左老祖曾說,仙道劍陣全力運轉之下,就是像他這等存在,也只能暫避鋒芒,根本不敢硬撼。”

“而觀主的轉世之身,如今被劍陣的力量淹沒,根本來不及逃走,注定已被轟殺!”

“這么說,我們贏了?斬殺了觀主?!”

交談聲響起,太乙道門上下騷動。

片刻后。

煙消云散,光霞褪去。

而后,不可思議的一幕映現在所有人視野中。

就見天地之間,一片破敗毀滅的景象。

一道峻拔的身影,孤零零立在其中,一襲青袍破損,原本挽成道髻的長發,披散垂落,在風中飄揚。

那身影上下,蒸騰著一縷縷如淵如獄的晦澀氣息。

手中的道劍,兀自在輕輕顫抖清吟。

赫然是蘇奕!

他立在那,就如一道孤峭的山峰,接天通地,萬古不移!

“這……”

李尋真失魂落魄。

水天寒手腳顫抖,身心如墜冰窟。

翁濮神色呆滯,正然不語。

“原來……這,才是他真正的底氣所在……”

阿采震撼失神。

這一刻,太乙道門上下,鴉雀無聲,死寂一片,如視一場不可能的神跡發生。

而此時,蘇奕抬手撣了撣衣衫,抬眼看向遠處的山門。

天光下,他清俊的臉龐略顯蒼白,但眉梢眼角,卻盡是睥睨傲岸之意。

“縱使天上仙神,見我也須盡低眉,何況一座仙道劍陣……”

云淡風輕般的自語聲響起。

蘇奕右手拎劍,左手抬起,勾了勾食指,“來,繼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