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平生不識莊壁凡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平生不識莊壁凡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平生不識莊壁凡

看到玉袍男子被徹底鎮壓,鐵鷹等皇者也徹底崩潰了。

本以為來了位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大好人,誰曾想,到頭來還是敗了!

更要命的是,就在剛剛,他們這些人還對這位大好人感激涕零,更紛紛出聲,希望大好人能送佛送到西,把對方滅了……

噗通!

鐵鷹跪在那,惶恐哀嚎:“前輩,我們都是上不得臺面的小把戲,只為活命,才在剛才做出那等不堪入眼的舉動,還請前輩開恩,饒我等一條效命。”

說著,他以頭搶地。

其他也慌了,皆伏地求饒。

蘇奕沒有理會,目光看著癱坐在地的玉袍男子,道:“起來吧。”

玉袍男子難以置信道:“你……不殺我?”

蘇奕道:“吃一塹長一智,記住這個教訓就夠了。”

玉袍男子面頰漲紅,羞愧得無地自容。

因為這番話,他剛才也曾跟孟長云說過。

“我……能否知道閣下姓名?”

玉袍男子從地上起身問道。

“沈牧。”

蘇奕隨口道。

“沈牧……”

玉袍男子努力思忖,卻根本想不出,星空深處何時出了這樣一號人物。

蘇奕忽地說道:“等你什么時候見到你家老祖莊壁凡,代我捎句話。”

莊壁凡。

古族莊氏的一位洞宇境老古董,很久以前,曾敗在觀主手底下,從那時起,就被觀主的風采折服,很多次拎著宗族中所藏的美酒去拜訪觀主。

玉袍男子一呆,“閣下認得我曾祖父?”

蘇奕眼神古怪,道:“平生不識莊壁凡,便稱界王也枉然,你家曾祖,被視作星空深處第一浪蕩騷客,誰能不知?”

玉袍男子頓時尷尬。

他也聽說過曾祖父這個頭銜。

只不過,這個頭銜更多的是調侃,在他們莊氏一族,就是個禁忌,沒人敢談起。

否則,會被曾祖父按在地上暴打。

“你只需告訴你曾祖,就說‘提前把東西送往無定魔海之畔’,他自然明白其中意思。”

蘇奕吩咐道。

無定魔海。

當初觀主鎮壓漁夫大道分身的一處禁忌之地。

這次重返星空,蘇奕自然要去走一遭,收回前世觀主所留的人間劍!

而玉袍男子的曾祖莊壁凡手中,有一樣觀主所留的寶物,名喚“定海分水珠”。

憑此神物,便可自由穿梭于無定魔海中。

否則,就是洞宇境界王前往,也會遭遇數不盡的兇險和麻煩。

“好!”

玉袍男子答應下來。

他內心生出一絲荒謬之感,懷疑眼前這青袍男子,極可能真的認識自己曾祖。

并且,還有著不一般的關系!

否則,怎可能敢說讓曾祖送一樣東西去無定魔海?

若如此……

豈不是意味著,對方之前的話并非詆毀自己,論輩分的話,自己的確連孫子輩都夠不著?

想到這,玉袍男子不禁有些窘迫,更多的則是驚疑。

這沈牧……究竟是誰?

而此時,蘇奕則轉身看向鐵鷹等人。

鐵鷹等人一個個瑟瑟發抖,惶恐不安。

沒人敢逃。

在界王境存在的眼皮底下,也根本就沒有他們逃走的機會。

還不等蘇奕出聲,玉袍男子忽地道:“這些小角色,還是交給我來解決吧。”

鐵鷹等人:“???”

可還不等他們反應,玉袍男子已出手,探手狠狠一巴掌拍過去。

鐵鷹這些在天青城作威作福不知多少年的皇境大人物,皆被拍成一灘爛泥,暴斃當場。

蘇奕道:“你之前還為他們打抱不平,現在又出手拍死他們,這可就有些反復無常了。”

玉袍男子肅然道:“我曾祖一直教導我,出門在外,幫親不幫理。”

蘇奕一聲哂笑,懶得多說什么,揮手道:“你可以走了。”

玉袍男子忍不住道:“閣下,我能不能知道,你和我曾祖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

“回家問你曾祖去。”

蘇奕說著,已長長伸了個懶腰,邁步朝遠處大殿行去,“老孟,你先清掃一下此地,待會來見我。”

“是!”

孟長云肅然領命,連忙忙活起來。

道袍老者見此,眼疾手快地上前幫忙。

他內心震撼,心中已把蘇奕視作星空深處的一位恐怖存在,還是深不可測那種!

傾綰本打算幫忙,被孟長云笑著拒絕。

無奈之下,傾綰跟著走進大殿。

眼見沒人搭理自己,玉袍男子自嘲似的摸了摸鼻子,來到孟長云身旁,低聲道:“之前……是我太沖動了,我跟你賠個不是。”

說著,他從袖袍取出一瓶丹藥,遞了過去,“這是我莊氏一族的療傷圣藥,你且收下,萬莫推辭。”

孟長云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既然我家公子不與你計較,我老孟自不會介意這些,至于丹藥,你還是自己收著吧。”

話雖這般說,他心中卻頗為感嘆。

他雖是界王境人物,但所在的勢力,只能算是千機星界眾多一流勢力之一。

而眼前這玉袍男子,則來自古族莊氏!

是星空深處八大頂級界王世家之一,在星空各大星界都赫赫有名!

論底蘊和威望,哪怕比不上那些星空巨頭,但也相差不了多少!

玉袍男子明顯是古族莊氏的嫡系族人,且擁有界王境修為,地位和身份注定尊貴之極。

可現在,他卻主動來跟自己致歉賠禮!

這在以前,絕對是孟長云不曾享受過的待遇。

不過,孟長云很清醒,不敢讓自己飄了。

他知道,這一切,皆拜觀主大人所賜!

“哎,你就收下吧,否則,我心中著實難安。”

玉袍男子一把將玉瓶塞進孟長云手中,轉身就走。

“對了,我叫莊霄云,以后有機會,定會再好好補償今日之過!”

聲音還在回蕩,玉袍男子的身影已消失不見。

“看來,這囂張桀驁的家伙是真的被觀主大人打服氣了……”

孟長云暗道。

“前輩,您負傷在身,還是趕緊去療傷為好,清掃庭院這些瑣屑事情,交給我便可。”

那道袍老者笑著催促孟長云離開。

“我家公子吩咐的事情,我怎能交給你?”

孟長云忍不住搖頭,“別說是這些瑣屑事情,就是讓我老孟做牛做馬,我都心甘情愿。”

聲音中,充滿自豪。

道袍老者禁不住道:“前輩,小老斗膽問一句,那位沈牧前輩,究竟是何等存在?”

孟長云意味深長地看了道袍老者一眼,道:“糊涂,還記得我家公子為何救你嗎?”

說罷,他不再理會對方。

道袍老者則愣住,苦苦冥想。

半響,他似意識到什么,猛地激動起來,“難道說,沈前輩和我九極玄都某個老祖宗有淵源?”

他想起來了,之前蘇奕救他時,曾訓斥他窩囊和有眼無珠,認為他丟了自家老祖的臉。

這無疑意味著,沈牧前輩,早看出他來自九極玄都,并且,認得他們九極玄都的某位老人!

隨著這一場風波落幕。

這一處屬于飛云樓的莊園,到處是驚慌逃竄的身影。

有飛云樓的強者,但更多的是護衛、奴仆、女婢一類的角色。

孟長云沒有理會這些,清掃完庭院,就和道袍老者一起走進了那座大殿。

大殿內已被傾綰收拾了一番,干凈整潔。

當孟長云抵達,坐在椅子中正自飲酒的蘇奕,隨手將一個玉簡遞給了孟長云,道:“你且拿去,好好參悟。”

孟長云心中一震,連忙雙手接過,感激涕零,“多謝公子!”

蘇奕目光看向那名叫越魁舉的道袍老者,道:“等你傷好了,就帶著那些被你救下的皇者,返回玄黃星界吧。”

道袍老者神色復雜,喟嘆道:“晚輩正有此意。”

蘇奕笑說道:“我并非勸阻你去求索更高的道途,而是用不了多久,登天之路就會出現在玄黃星界。”

道袍老者驚愕,難以相信似的,道:“這……這是真的?”

孟長云笑道:“絕不會有假。”

他曾親眼見證屬于玄黃星界的新時代帷幕,在蘇奕手底下掀開一角,談起此事,也與有榮焉。

“行了,各自歇息去吧。”

蘇奕起身,朝側殿行去。

傾綰怔了一下,心中琢磨了一下“歇息”二字的含義,清麗秀氣的小臉微微有些羞赧。

而后,少女還是跟著蘇奕去了。

孟長云守在了這座大殿外,他深呼吸一口氣,開始認真翻閱手中的玉簡。

時間點滴流逝。

許久。

孟長云掌指微顫,嘴唇蠕動,神色變得恍惚起來。

整個人,陷入一種說不出的亢奮、喜悅、震撼、激動情緒中。

玉簡內,是一些針對孟長云修煉之路的分析和剖解,以及一些針對他那修行之路的一些修煉心得。

一字一句,振聾發聵。

直似當頭棒喝,醍醐灌頂!

孟長云身為同壽境界王,修煉經驗何等豐富,幾乎當即判斷出,觀主大人對自己的指點,不亞于一場真正的授業,憑此,足可讓自己的修為一舉踏入同壽境后期!

這等大恩,世間任何機緣都無法與之比擬!

“我孟長云……何其之幸!”

孟長云感慨。

而在這個夜晚,隨著飛云樓、黑蓮門、天星教、千魔宗這些頂級勢力掌權者喪命的消息傳出,整個天青城也是陷入莫大的動蕩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