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來,揍我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來,揍我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來,揍我

蘇奕和孟長云對談,旁若無人。

尤其當聽到,蘇奕要點撥孟長云破境,那玉袍男子不禁掏了掏耳朵,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更讓他感到滑稽的是,那界王境的老家伙,竟滿臉的激動和喜悅。

“前輩,您也看到了,他們根本就沒把您的好意放在眼中!”

鐵鷹忍不住開口,很是憤慨。

玉袍男子輕語道:“明知道你在挑撥離間,可我心中的確很……不爽。”

他轉過身,眼眸看著蘇奕,笑瞇瞇道:“小家伙,要不你也指點指點爺爺我?”

他笑容滿面,話語隨意。

可話中的意思,卻令道袍老者不寒而栗,暗呼不妙。

這若徹底和那位界王境結仇,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蘇奕也笑了,吩咐孟長云道:“你且退一邊。”

“是!”

孟長云領命退下,而他看向玉袍男子的目光,則不禁帶上一抹憐憫。

“喲,你這二世祖是真打算指點我?”

玉袍男子很驚詫。

蘇奕隨手挽起袖口,隨口道:“指點談不上,把你揍得哭爹喊娘叫爺爺,還是可以的。”

“猖狂!”

不遠處,跪在那的鐵鷹等人喝斥。

“你們也退下。”

玉袍男子揮了揮手,眸子深處隱隱有冷冽光澤涌動。

鐵鷹他們忙不迭退到遠處。

“來,揍我!”

玉袍男子指了指鼻子,滿臉譏誚,“若無法讓我哭爹喊娘叫爺爺,我就讓你哭爹喊娘叫爺爺!”

蘇奕哦了一聲,掌指當空一按。

樸實無華,簡單直接,不帶一絲煙火氣息。

甚至,連一絲威能和道韻都沒有,輕飄飄的。

鐵鷹他們差點笑出來。

就是凡俗武夫的花拳繡腿,怕都比這一掌厲害!

可面對這一掌——

玉袍男子臉上的譏諷忽地凝固,眼眸驟然收縮,感受到撲面而來的致命威脅。

就好像一方天幕壓迫而至,而自己就如渺小螻蟻,心境和神魂,遭受到可怕的震懾。

近乎出于本能,他全力出手硬撼。

雙手捏印,當空橫推。

砰!!!

璀璨奪目的緋色法則力量從玉袍男子掌指間爆發,就如一輪燃燒的耀眼大日在橫推。

霸烈無邊。

可這一道掌印的力量還未擴散,就被禁錮,別說撼動蘇奕的一掌之力,都無法外泄分毫。

玉袍男子臉色頓變,驚得魂差點冒出來。

這是一個皇者能夠擁有的力量?

“揍你,可不能毀了這座庭院。”

蘇奕笑著開口。

說話時,隨著他掌力壓迫而下。

玉袍男子如遭神山壓頂,雙膝砸地。

更羞辱的是,他跪倒時,一股力量護住了地面,但卻讓他的雙膝砸得骨頭都差點裂開,身影一個踉蹌,差點跌出一個狗吃屎的造型。

全場一寂。

“啊這!!!”

鐵鷹等皇者驚得下巴快掉地上,瞠目結舌,什么……什么情況?

一掌之間,鎮壓界王!?

道袍老者也懵掉,心神顫栗。

最初在城門附近時,他曾見識過蘇奕滅殺那三位皇者的手段,自然清楚,這位名喚沈牧的年輕皇者,實力極為可怕。

故而,一直以前輩稱呼。

可打破腦袋,道袍

老者也沒想到,這沈牧真正的依仗,并非是身旁的老仆,而是他自身!

一掌將一位界王鎮壓跪地,這何等恐怖?

傾綰振奮得揮了揮粉光瀲滟的拳頭,就該這樣揍那家伙!

玉袍男子腦袋也嗡的一聲,受到沖擊,感受到莫大的恥辱。

生平第一次,他被人如此隨意地鎮壓跪地!

他俊秀的臉龐漲紅,眸中怒火暴漲。

“爺爺我殺了你!”

他縱身而起,拔出那一把星輝流轉的長刀,怒斬出去。

星輝肆虐,刀氣如沸。

若讓這等一刀的威能席卷擴散,別說這座庭院,附近萬丈范圍的區域,勢必會化作廢墟。

就見蘇奕掌指如電,輕輕一按、一點。

一按之力,如遮天蔽日,籠罩十方,硬生生將這一刀的威能壓制住。

而隨著蘇奕掌指一點——

鐺!!!

震耳欲聾的巨響中,玉袍男子手中長刀劇烈哀鳴,直接脫手而飛。

而玉袍男子如若遭受電擊,渾身如篩糠似的哆嗦,軀體吧嗒一聲,跌坐在地。

渾身筋骨都似被渙散。

眾人無不瞠目。

之前,玉袍男子的戰力之盛,有目共睹,以同壽境初期修為,便輕松鎮壓孟長云這等同壽境后期存在。

可現在,他卻顯得極為不堪,像任憑擺布的玩物,連續兩次被鎮壓!

根本就沒有對抗之力!

這任誰能不驚?

“來,繼續。”

蘇奕招了招手,笑著邀請。

玉袍男子羞憤,怒發沖冠。

他爬起身來,渾身威能暴漲,密密麻麻的緋色法則力量交織,映照天宇,燦然奪目。

他右手一抓,被震飛出去的長刀落入手中。

而他左手,則拔出腰畔另一把刀。

此刀呈如墨般的黑色,刀身狹長,縈繞著一縷縷冰煞神輝。

“老子殺了你!”

玉袍男子怒吼,揮刀斬來。

他揮動雙刀,一者星輝如瀑,一者冰霧激蕩,彼此交相輝映,威能一下子暴漲一大截。

“這家伙,原來如此強大……”

孟長云眼皮一跳,心中震驚。

無疑,之前和自己的廝殺中,這玉袍男子保留了實力。

否則,自己注定會敗得更快……

而面對這一擊,蘇奕屹立原地不動,唯掌指當空一鎮。

玄禁奧義迸發,這片天地如若停滯,虛空像被禁錮。

而玉袍男子和他斬出的雙刀,也隨之遭受到可怕的壓制,停滯在那。

就像畫面忽然靜止了一樣。

而后,蘇奕探出的掌指翻動,朝下按去。

玉袍男子再次跪地。

他唇中咳血,披頭散發,渾身似羊癲瘋般抽搐,滿臉寫滿了駭然。

“這不可能,你根本不是皇者!”

玉袍男子憤怒大叫。

之前的他,張狂桀驁,言辭戲謔,以爺爺輩自居,囂張得一塌糊涂。

可此時,卻顯得太過凄慘和狼狽。

讓人都不忍目睹。

“我的確不是皇者,但,我動用的力量的確是屬于皇境的力量,這……不算以境界壓人吧?”

蘇奕笑吟吟解釋了一句。

玉袍男子瞪大眼睛,道:“這也叫皇境層次的力量?蒙

誰呢!”

他氣急敗壞,羞憤欲死,哪還會不清楚,眼前這年輕人,根本就不是什么紈绔二世祖!

而是一個陰險無恥的黑心老家伙,故意假裝皇者坑人呢!

“無知,我家公子早在皇境時,便有斬殺同壽境之力,何須來誆騙你?”

遠處,孟長云冷冷開口。

“我不信!”

玉袍男子大叫,“老子縱橫星空深處多年,根本就沒有聽說過,世上還有如此人物。”

何止是他,連道袍老者、以及鐵鷹等人都完全傻眼。

以皇境修為斬殺界王?

他們也頭一次聽說,太過匪夷所思!

“信不信不重要,來,繼續玩。”

蘇奕笑呵呵道。

那淡然自若的儀態,刺激得玉袍男子怒火萬丈,“真以為爺爺我會低頭?不可能!”

他縱身而起,動用至強手段出擊。

可僅僅剎那,就又被鎮壓,狼狽地趴在地上,軀體肌膚都裂開,流血不止。

“爺爺我就不信了!”

玉袍男子咬牙,嘶聲開口。

他眼眸充血,眉梢間盡是瘋狂之意,抬手祭出一道黑色的秘符。

這是他隨時攜帶的殺手锏,威能之盛,足可重創歸一境界王!

可還不等這道黑色秘符發威,蘇奕如未卜先知般,同一時間出手,隔空一抓,就將這黑色秘符禁錮,落入自己手中。

玉袍男子:“???”

殺手锏都還沒發威,就被人劈手奪走,這等情況,玉袍男子還是頭一次碰到,整個人傻眼,呆滯在那。

蘇奕則打量著那塊黑色秘符,道:“神火兩儀符用來偷襲或許能發揮奇效,可在我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玉袍男子毛骨悚然,徹底被嚇到,“你……究竟是誰?”

到了此時,他就是被怒火沖昏頭腦,也能意識到,眼前這青袍少年,明顯不是一般的恐怖角色!

“我啊。”

蘇奕想了想,“論輩分,你給我當孫子都不夠。”

玉袍男子:“……”

他目眥欲裂,一字一頓道:“殺人不過頭點地,你何須這般侮辱我?來,你直接動手滅了我,看我是否會皺一下眉!”

蘇奕眼神玩味,道:“怎么,只允許你不分青紅皂白瞎摻合別人的事情,就不允許別人揍你了?”

玉袍男子梗著脖子,抿嘴不語。

蘇奕哂笑,道:“更遑論,你的嘴巴可陰損的很,對我身邊的老孟又是嘲弄、又是挖苦,我就說你一句,就開始尋死覓活了?”

玉袍男子面頰漲紅,道:“勝王敗寇,你說什么就什么,但我告訴你,我就是死,也斷不會對你求饒!”

蘇奕哦了一聲,驀地邁步朝玉袍男子走來。

這一瞬,玉袍男子感受到致命的壓迫感,神魂顫栗,心境都快要崩潰,仿似隨時會窒息斃命。

可他兀自咬著牙,眼神中盡是倔強。

旋即,玉袍男子渾身一松,那股撲面而至的壓迫感不在,他就像將要溺水之人獲救,禁不住大口大口地急促喘息起來。

那張俊秀的臉龐都變得煞白透明,毫無血色。

與此同時,蘇奕那淡然的聲音響起:“無愧是莊氏的嫡系后裔,雖然品行不端,行事荒唐,倒也算有一身硬骨頭,沒丟你們家老祖宗的臉面。”

玉袍男子呆住,這家伙……竟早識破了他的身份!?

ps:晚上7點前,爭取來個3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