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飛云樓懸賞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飛云樓懸賞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飛云樓懸賞

不遠處街巷一側,用鐵鉤懸掛著一排密密麻麻的身影。

足有二十多具,男女老少皆有,皆渾身負傷,血淋淋的,像豬樣一般,被鐵鉤刺穿軀體,懸掛在那。

繁華的街巷,卻出現這樣一幕血腥景象,一眼看去,觸目驚心。

“這些來自玄黃星界的皇者,不免也太倒霉了,像牲畜般被懸掛在那示眾,簡直生不如死。”

“處置他們的人,就是要他們生不如死,以儆效尤。”

“那玄黃星域的修士究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會被這般針對?”

“不清楚。”

……附近區域,一些修士在低聲議論。

皇者,擱在一些世界位面,已是宛如神明般的存在。

可此時,二十多個皇者,像牲畜般被懸掛在那示眾!

這想不引人注目都難。

“那些……都是玄黃星界的修士?”

傾綰星眸睜大,俏臉微變。

孟長云下意識看了看身邊的蘇奕。

卻見蘇奕神色平靜如舊,連眼神都沒有一絲波動。

可這種淡然的儀態,卻讓孟長云心中一陣壓抑。

這天青城誰敢如此大膽,竟敢專門針對玄黃星界的修士下毒手,簡直找死!

忽地,蘇奕邁步來到一側區域。

這里的墻壁上,張貼著一道醒目的懸賞通緝榜單。

“凡活擒玄黃星界玄照境皇者,可得三百星脈靈晶。”

“活擒玄幽境皇者,可得八百星脈靈晶。”

“活擒玄合境皇者,可得三千星脈靈晶!”

“死人一律按一百星脈靈晶估價!”

落款:飛云樓。

蘇奕瞇了瞇眼眸,四下打量,卻發現除了這一道懸賞榜單外,再沒有其他懸賞榜單。

無疑,這一切完全是針對玄黃星界的皇境修士!

“老孟,你去打探一下這則懸賞令的事情。”

蘇奕隨口吩咐道。

“公子稍后!”

孟長云連忙領命。

其實,根本無須多麻煩,孟長云隨便找了個路人,就將事情盤問了出來。

大概是一年前,天青城頂級勢力飛云樓忽然宣布,在整個黑湮界通緝玄黃星界的皇者!

那張懸賞榜單,就是當初貼下。

在這一年中,凡是混跡在黑湮界的玄黃星域皇者,儼然成了過街老鼠,被血腥通緝和鎮壓。

如今被懸掛在那示眾的二十余位皇者,僅僅只是一部分,其他皇者都在這一場追捕中戰死!

“一年前……”

蘇奕眉頭皺起。

那不正是落星海之戰剛落下帷幕的一段時間?

“原因時什么?”

蘇奕問道。

孟長云低聲道:“回稟公子,小老問過了,至今無人知曉原因,就連一些替飛云樓做事的強者,都說他們只是奉命行事。”

蘇奕點了點頭,道:“接下來,你去打探一下這個飛云樓的底細,我和傾綰先去找個客棧落腳。”

“喏!”

孟長云肅然領命,匆匆而去。

“公子,你……不救救他們么?”

傾綰低聲問。

蘇奕笑道:“非親非故,我為何要救他們?”

“您……您可是……”

傾綰正要說什么,蘇奕已搖頭道:“綰兒,你不懂。”

誠然,他是

稱尊大荒的玄鈞劍主,而今,更被奉為玄黃星界宛如神話般的存在。

可這些,終究只是虛名罷了。

并不代表,任何玄黃星界的修士遇險,他就得出手相助。

更別說,蘇奕可不會忘了,當初在落星海一戰,面對來自星空深處的各大巨頭勢力的威脅,當時許多觀戰者為了活命,甚至哀求他主動去赴死!

雖說蘇奕早清楚人心險惡,人情涼薄,自不會計較這些。

不過,他自有行事準則,斷不會意氣用事,隨便摻合與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呃……”

傾綰低下螓首。

蘇奕揉了揉少女的腦袋,溫聲道,“世事險惡,人心叵測,擱在玄黃星界,還有數不盡的血雨腥風,離開了玄黃星界,可不能因為大家都是玄黃星界的修士,就把他們當做自己人。”

傾綰乖巧地點頭道:“綰兒記住了。”

蘇奕笑了笑,道:“走吧,先去找個客棧歇一歇。”

過往一個月一直在星空中跋涉,讓蘇奕也感覺有些困頓,想好好放松一下。

但很快,蘇奕就佇足,一把攬住傾綰纖細的腰肢,放在了自己身后。

傾綰愕然,旋即耳畔就傳來蘇奕的傳音:“乖乖待著別動。”

傾綰星眸微凝,意識到情況不對勁。

而后,就見無聲無息地,懸掛在那示眾二十多具皇者,憑空消失不見。

傾綰一呆,有人在暗中營救那些皇者?

“哼!”

一道冷哼如悶雷響徹。

這片街巷虛空中,空間驟然塌陷,四分五裂。

一道身影隨之踉蹌跌落出來。

仔細看,這身影是一個穿著道袍的老者,胡須花白,手托一個青銅寶塔。

他在跌落的第一時間,就挪移虛空,朝城門處掠去。

伴隨著一縷沉渾刀吟,一道雷霆所凝練的刀氣乍現,橫擋前路之上。

道袍老者臉色頓變,朝另一個方向掠去。

“老家伙,你逃不掉的。”

一道輕笑響起,光焰流轉,一條火紅的長鞭朝道袍老者劈來。

直似火龍從天而降!

道袍老者已來不及閃避,只能硬撼。

砰!!!

震耳欲聾的爆鳴聲中,道袍老者身影踉蹌倒退,周身氣血翻騰,腳下的地面都轟然塌陷,泥土迸濺。

而幾乎同一時間,在道袍老者不同的方向上,分別出現三道身影。

一個手握紫雷戰刀的蟒袍男子,威猛懾人。

一個嬌媚如火,肌膚如雪的美婦人,手拎一條纖細如拇指的火紅長鞭。

一個身影干瘦的黑袍老者,手握一桿龍頭拐杖。

三人甫一出現,恐怖的威壓隨之彌漫而開,籠罩這片區域,牢牢鎖定那道袍老者。

附近區域中,尖叫聲不斷,那些行人皆驚駭逃竄,遠遠避開。

蘇奕沒有逃。

他和傾綰立在那一道懸賞榜單前,恰好立在戰場外圍處,就如拿尺子量過一樣精準。

佇足此地,既不會被波及,又能清楚觀戰。

這自然是蘇奕有意為之。

那手握火紅長鞭的美婦人,似察覺到什么,不由多看了蘇奕一眼,旋即就收回目光。

“這些當街示眾的皇者,還是有一些用處的,這不,終于逮住了一條大魚。”

美婦人笑瞇瞇說道。

“玄幽境修為而已,談不上大魚。”

手握戰刀的蟒袍男子微微搖頭,似有些失望。

“這段時間,敢偷偷潛入天青城的玄黃星界的獵物,只有他一個,已經很不錯了。”

手握拐杖的黑袍老者慢條斯理道。

說話時,他們三人朝道袍老者步步緊逼過去。

場中的氛圍,也是肅殺壓抑之極。

“你們是飛云樓的人?”

道袍老者深呼吸一口氣,問道。

“死到臨頭,哪來這么多廢話。”

蟒袍男子說著,已悍然出擊。

他揮動雷霆戰刀,法則交織,霸烈無匹。

同一時間,黑袍老者和美婦人也一起出擊。

僅僅幾個眨眼,道袍老者就負傷嚴重,渾身是血。

不過,或許是忌憚他臨死拼命,也或許是要把他活擒,黑袍老者等三人并未下死手。

而是想貓戲耗子般,不斷重挫道袍老者,要將其徹底鎮壓。

道袍老者神色悲憤,他似乎也意識到在劫難逃,嘶聲叫道:“臨死前,能否告訴我,為何你們要針對我玄黃星界的修士?”

聲音中,盡是不甘。

沒有人理會。

黑袍老者三人的神色淡漠而平靜,如視一個唾手可得的獵物。

道袍老者見此,不由苦澀喟嘆,明顯已徹底絕望。

“勇河,你來拿下他,記住,別傷其性命。”

黑袍老者吩咐道。

“好!”

蟒袍男子點了點頭。

可就在他要行動時,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你家老祖若看到你這般窩囊,怕是非氣得七竅生煙不可。”

眾人一怔,抬眼望去。

就見不遠處,一個身著青袍的年輕人,朝這邊走來。

渾身上下,縈繞著一縷玄照境皇者的氣息。

“找死!”

蟒袍男子眸子中殺機一閃。

“且慢動手,看看這小子是否和那老家伙是一路的。”

黑袍老者吩咐道。

“窩囊?”

道袍老者神色怔怔。

他本以為在劫難逃,誰曾想,此時此刻,卻有一個年輕人站出來,罵他窩囊!

“道友說的不錯,我……的確太窩囊了……”

道袍老者聲音艱澀。

蘇奕冷著臉,呵斥道:“不止窩囊,還有眼無珠,如此簡單的一個陷阱都看不出來,自以為可以救人,殊不知,早已是他人眼中的獵物。”

這一幕,讓黑袍老者等三人皆面面相覷,心中感覺很怪異。

那年輕人是誰,竟在這時候跑出來訓斥那個老家伙,口氣還大的不得了。

道袍老者也被訓得灰頭土臉,整個人呆滯在那。

他都將淪為敵人俘虜,還被人這般不留情面打擊,這滋味……讓道袍老者都有崩潰之感。

“還好,難得有一腔熱血和膽魄,用心也不壞,否則,我都懶得救你。”

蘇奕神色緩和不少。

道袍老者渾身一震,這把自己罵得體無完膚的家伙,竟是來救自己的?

見此,黑袍老者三人非但不驚,反倒皆露出一抹笑意。

有意思,竟又冒出來一只獵物。

還真是讓人驚喜!

ps:第二更中午12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