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情何以堪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情何以堪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情何以堪

袖袍中,玄黃造化藤掠出時,已化作一口四尺三寸的道劍。

神話內蘊,古樸無光。

可隨著蘇奕一身氣機轟鳴,此劍驟然蒸騰出陣陣混沌氣息,劍吟如潮。

那一瞬,麻衣老者那淡漠的眼眸深處泛起一抹波動。

玄黃造化藤!!

他作為洪天尊麾下最強劍修,怎可能不認得這一件太古最初時名列第三的混沌神物?

“此等神物落入此子之手,何異于明珠蒙塵。”

麻衣老者暗嘆。

蘇奕揮劍斬來。

其身影后方,六道光影輪轉,劍鋒之上,混沌氣息如若化作幽暗無垠的深淵,似要將天地吞沒。

輪回奧義!

玄黃造化藤!

一起在蘇奕那不可思議的劍道造詣之下,橫空斬出。

這片天地驟然動蕩,周天規則力量轟鳴。

玄袍男子和靈雀皆不禁動容。

玄合境修為,卻能斬出這等一劍,無疑堪稱逆天!

而麻衣老者面無表情,抬手一按。

蘇奕那斬來的一道劍氣,距離麻衣老者尚有十丈之地,便似遭受到天塹阻擋,而后轟然崩碎。

麻衣老者按下的右手猛地揚起,當空一拂。

直似揮袖訣別,行云流水。

可卻有一股沛然無匹的劍道威勢,如山崩海嘯般朝蘇奕狠狠轟擊而去。

砰!!!

蘇奕身影被震得倒退出數十丈之地。

恐怖的劍道力量迸發,讓他一身氣息翻騰,難受得幾欲咳血。

若不是手中的道劍在剎那間化作一面滕盾,橫擋在前,抵消了這一擊近一半的力量。

他怕是直接就負傷了!

“擋住了?!”

靈雀驚叫。

這是正面硬撼,毫無回旋余地。

可蘇奕這等玄合境皇者,卻擋住了來自洞宇境界王的一擊!

這擱在太古最初時,都無人能辦到!

“老孔雀,你可真是不留情啊!”

玄袍男子臉色一沉。

他一眼看出,麻衣老者出手時,不曾有任何保留。

遠處,麻衣老者面無表情道:“我是守關者,既然曾許諾,試煉者能擋住我的三劍,便算過關,自不會食言。”

他實則也暗自心驚!

玄道之路和登天之路,相差整整一條道途。

縱使對手佇足玄道之路的盡頭,屬于皇極境中的巔峰角色。

但和他之間,卻足足相差一條道途和三個大境界!

可就是在這等情況下。

蘇奕卻擋住了他的一擊,這讓他焉能不驚?

“道友,無須和他硬撼,這樣的對決,對你根本就毫無公平可言,只需與之斡旋,撐過三劍便可。”

玄袍男子提醒道。

他勸不動麻衣老者,只能提醒蘇奕,莫要與之硬碰硬。

“撐過三劍?”

蘇奕笑了笑,道,“走著瞧便是。”

道劍在輕顫,清吟激昂,響徹九霄。

蘇奕再次出手。

根本沒有閃避和斡旋的意思,依舊主動殺上前。

那強勢的姿態,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

麻衣老者眸子深處也不由泛起一絲欣賞。

他焉可能看不出,擱在太古最初時,似蘇奕這般的皇者,絕對堪稱是舉世無雙,無出其右?

焉可能意識到不到,這樣的年輕人,甚至足以讓世間一些界王都自愧不如?

可欣賞歸欣賞。

麻衣老者不會就此留情。

“可惜了……”

麻衣老者內心惋惜。

他袖袍鼓蕩,掌指如劍,當空一刺。

輕飄飄一擊,卻似流光破天宇,儼然有無堅不摧之勢,那其中蘊含的法則力量之盛,令天地黯然。

玄袍男子臉色驟變,這老東西,竟是要下狠手!?

可旋即,他心中一顫,感受到一股充滿禁忌般的氣息,從蘇奕劍鋒之上蔓延。

而后——

轟!!!

那片虛空紊亂,周天規則暴涌。

狂暴的毀滅洪流肆虐,讓麻衣老者衣袂狂舞,盤成道髻的花白長發散開,隨風飄蕩。

他一身的防御力量都在遭受沖擊,肌膚隱隱有刺痛之感。

而在遠處,蘇奕身影踉蹌,足足倒退出九步。

每一步落下,虛空猛地一震,山河猛地一顫。

直至其身影站穩,那清俊的臉龐已變得蒼白起來。

看起來狼狽。

但,卻不曾負傷!

“這……”

靈雀傻眼。

“原來是那種斬斷周天規則的神秘力量。”

玄袍男子明白了,心中也震顫不已。

這是何等力量?

竟強大到能化解一位洞宇境劍修的全力一擊?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的殺手锏么?可惜,依舊不行。”

麻衣老者神色淡漠。

他同樣看出這一點。

“殺手锏?不,這只不過是一個才被我剛剛領悟入門的大道奧義罷了。”

蘇奕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住一身翻騰的氣血。

剛入門的大道奧義?

眾人都差點以為聽錯了。

該是何等禁忌的大道奧義,才能在剛入門時,就擁有如此驚世駭俗的威能?

“是嗎,那就試試我的第三劍。”

麻衣老者眸子中冷芒一閃。

他骨瘦嶙峋的身影上,有血色劍意沖霄而起,絢爛若朝陽,燦然奪目。

肉眼可見,狂暴密集的法則力量,化作神秘的符號,在那血色劍意中浮沉。

恍惚間,給人一種感覺,麻衣老者似鎮壓一方星空的主宰,立足九天之外,俯瞰人間!

那是洞宇境的威能。

何謂洞宇?

洞察星宇之妙,執掌星界之威!

一舉一動,道韻天成,言出法隨!

“老孔雀!你真要下死手!?”

玄袍男子徹底怒了,臉色冰冷可怕。

他看出,麻衣老者已動用至強手段,要在這第三劍,一舉挫敗蘇奕!

他一個邁步,站了出來,手中已悄然浮現出一口青銅短刀,冷眸如電,氣息恐怖。

這讓麻衣老者皺眉,道:“我在按規矩辦事,你呢……這是要違背規矩?”

“違背規矩又如何?”

玄袍男子似豁出去,語氣冰冷,“哪怕被當初所立的大道誓約毀掉道心,今日,我也不允許你這么做!”

靈雀已緊張得手足無措,連它都沒想到,此時此刻,為了庇護那蘇奕,二主祭會直接站出來!

并且,不惜違背自己當年所立的誓言!

麻衣老者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而目睹這一幕,蘇奕也不由意外,很是驚詫。

捫心自問,他和這二主祭之前完全不認識,根本沒有任何交情。

哪怕對方不幫忙,都根本無可指摘。

可誰曾想,對方卻選擇在此時站了出來,并且,不惜和三主祭撕破臉!

這就太讓蘇奕意外了。

“之前我就已猜到,今天的事情,怕是非讓你我之間反目,誰曾想,還真發生了……”

麻衣老者輕聲一嘆。

“萬古以來,他是唯一一個執掌輪回進入此地的試煉者,萬古以前,洪天尊更曾說過,當初幽冥帝君不曾前來對抗那一場浩劫,另有隱情。”

玄袍男子冷冷道,“可為何,你非要執泥于此,冥頑不靈?為何就不能就此罷手,看一看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麻衣老者神色淡漠,道:“你說我心有魔債,而于我眼中,則是心有所執,若罷手,道心何存?”

說著,他一字一頓,“讓開!”

聲如劍吟,響徹天地。

玄袍男子身影巋然不動。

他正要說什么,身后忽地響起蘇奕的聲音,“讓開吧,雖然我很領情,但在我眼中,你這么做,反倒是在阻撓我收拾這老東西。”

玄袍男子:“???”

靈雀倒吸涼氣,呆滯在那。

麻衣老者則破天荒地大笑起來,道:“聽到了嗎,此子對你的舉動也很不滿呢!”

聲音中,透著諷刺。

玄袍男子霍然轉身,望向蘇奕,不悅道:“我這是多此一舉了?”

蘇奕道:“談不上,可算得上關心則亂。”

玄袍男子臉色依舊很不好看,道:“那我走?”

蘇奕頷首道:“姑且觀戰便可。”

玄袍男子揉了揉臉頰,自嘲道:“老子都和老孔雀撕破臉了,你卻讓我下不來臺,自作多情,情何以堪。”

說罷,他拂袖而去,立在一側。

誰都能看出,玄袍男子很郁悶,也很惱怒。

靈雀眼神復雜,這家伙,究竟是想鬧哪一出?

難道不清楚,三主祭若出手,這第三劍必恐怖無邊?

麻衣老者擔心再生波折,直接出手了。

隨著他拂袖,右手掌指虛捏,一道血色劍意驟然凝聚為一道丈許長的血色劍氣,當空斬出。

那一瞬,天地似被無邊血色吞沒。

如若煉獄般的異象轟然迸發,讓得這一劍,直似一方浩瀚煉獄,轟然鎮壓而下。

那無邊的劍威,讓這片天地的周天規則都劇烈翻騰起來。

似這等一劍,足可對同境界的界王產生致命威脅!

幾乎是同一時間,蘇奕也出手了。

由玄黃造化藤所化的道劍上,除了玄墟奧義之外,更多出一股九獄劍的氣息,神秘浩蕩。

蘇奕一身的修為,皆在這一刻毫無保留地釋放,運轉于這一劍之中。

鏘!!!

劍吟破九霄,其威動十方。

隨著蘇奕這一劍斬出,天地驟然暗淡、萬象動蕩,時間和空間都仿佛在這一劍之下陷入停滯中。

而后——

那漫天血色劍意,如遭受九天烈火焚燒的雪原,轟然溶解崩碎。

那如若煉獄般的諸般恐怖異象,皆似被颶風席卷的泡沫和浪花,剎那而逝。

而那無匹的劍威席卷,幾乎剎那間,便以一種無堅不摧的態勢,掃向遠處的麻衣老者。

ps:第二更正在寫,11點左右就能搞定

請:m.3zmm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