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劍開云層 其光煌煌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劍開云層 其光煌煌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劍開云層 其光煌煌

云層厚重,雨勢滂沱,雨水砸在廢墟上,濺起陣陣水霧。

韋橫四人憑虛而立,如若神祇駕臨。

他們的目光皆齊齊看向遠處那一座破敗道觀。

“對手竟逃到了鶴仙子的地盤上,這是要向鶴仙子求助?”

景封眉頭微皺。

他藍衫飄曳,背負一面巨大的青銅寶鏡,渾身道光蒸騰。

“我可不相信,鶴仙子會為了一個試煉者,而和我們作對!”

韋橫語氣淡漠。

他精瘦的身影殺機涌動,冷眸如鋒,閃動駭人的神芒。

他驀地提高聲音,聲如沉悶雷霆,響徹天地:

“鶴仙子,你是什么態度?”

言簡意賅,卻威勢迫人。

道觀內,仙鶴眸光變幻,道:“你們這么做,可清楚后果?”

“無非是被執刑者嚴懲罷了。”

韋橫神色淡漠,“在此之前,只要能為山寧報仇,我等縱死無悔!”

鶴仙子頓時沉默。

它哪會看不出,韋橫等四位執戒者已徹底豁出去?

“前輩,您不是說第一執戒者不會袖手旁觀么?”

天夭魔皇憂心忡忡。

“這……”

鶴仙子苦笑,“我可以肯定的是,望天叟肯定不會坐視不管,但他究竟什么時候出手……就不好說了……”

它神色很不自在,避開了天夭魔皇的目光。

“看來,果然不能指望別人站出來主持公道!依我看,這仙隕禁區的規矩早爛透了!”

孟長云憤然道。

蘇奕起身,收起藤椅,道:“你們姑且在此等候。”

說罷,他負手于背,朝道觀外行去。

“前輩……”

天夭魔皇正要繼續向鶴仙子求助。

已經走到道觀外的蘇奕頭也不回道:“莫要勉為其難,它沒有去同流合污,已經很難得。”

鶴仙子幽然一嘆,苦笑搖頭。

孟長云則飛快道:“天夭大人無須擔憂,那些執戒者注定不可能是觀主大人的對手!”

他曾目睹蘇奕斬殺山寧的那一戰,信心十足。

天夭魔皇一怔,當真如此?

道觀外。

雨勢滂沱,雷霆翻騰。

當看到從那破敗道觀中走出的蘇奕,韋橫等人眉梢間的殺機皆愈發濃烈。

就是此人,殺害了山寧!!

“就你們四個?”

蘇奕問道。

他儀態悠閑,邁步虛空,漫天雨水落下時,卻無法沾染其衣衫,從容而超然。

“你們聽聽,此獠是嫌我們人太少啊……”

蒙戰咧嘴笑起來。

他骨骼粗大,身影雄峻,肩扛一柄鐵棍,威勢兇悍懾人。

“執掌輪回,又能以玄合境道行殺害山寧,此子的確有猖狂的本錢。”

黃三甲聲音陰沉,“若非如此,也無須我們一起來獵殺他。”

突然,蘇奕身影四周,虛空驟然裂開,無數血色藤蔓暴涌而出,剎那間而已,就將蘇奕渾身籠罩其中。

血色藤蔓如若無數靈蛇在蠕動和盤繞,閃爍著規則的力量,恐怖無邊。

幾乎同一時間——

“去!”

韋橫袖袍鼓蕩,六座紫色石碑騰空,彼此呼應,如若六座天門般,鎮壓蘇奕的東、南、西、北、上、下六個方位。

每一座紫色石碑,皆覆蓋著神秘的雷霆

道紋,電弧閃爍,崩裂虛空。

“咄!”

景封背后的青銅寶鏡呼嘯而起,橫空懸浮,驟然迸發出無數青色神焰,明耀天地,照亮這片山河。

那青色神焰皆由規則力量交織而成,直似要焚天滅地,將蘇奕所佇足的地帶徹底煉化。

“鎮!”

蒙戰猛地將扛在肩膀上的鐵棍拎起,狠狠朝虛空中一杵。

一座座白骨大山拔地而起,碾壓著虛空,朝蘇奕所在之地擠壓而去。

“成了!”

黃三甲笑著出聲。

之前他們對談時,他已悄然動手,施展一門禁忌秘術,一舉用無數血色藤蔓的力量,將蘇奕徹底困住。

而韋橫、蒙戰、黃三甲則同一時間祭出各自至強手段,對蘇奕進行重重鎮壓。

這一系列動作,皆一氣呵成,剎那間發生,快得不可思議。

破敗道觀內,當看到這一幕,驚得天夭魔皇軀體發寒,俏臉驟變。

“這——!!!”

孟長云倒吸涼氣,亡魂大冒。

太恐怖!

之前明明在交談,可轉瞬間,一場殺劫驟然爆發,一舉將蘇奕重重鎮壓!

誰還能不清楚,這四位執戒者有備而來,早已商議好出手的對策,不動則已,一動就是雷霆萬鈞的致命一擊?

“唉。”

鶴仙子喟嘆。

她了解韋橫等人的性情,一個個殺伐果斷,斗戰經驗豐富,無一不是堪稱頂尖的絕世狠人。

當他們決定不顧違背規矩出手時,就已注定,要傾盡一切手段,滅殺蘇奕這個試煉者!

而眼前發生的這一幕,無疑顯露出,韋橫等人絕非意氣用事,也不曾有任何大意,而是籌謀已久!

轟隆!

天穹厚重的云層動蕩,虛空紊亂。

六座紫色石碑轟鳴、鎮壓六合。

無盡青色神焰洶涌翻騰,似要焚化天穹。

一座座白骨大山,碾碎虛空,不斷朝蘇奕所在之地擠壓。

而那無數密密麻麻的血色藤蔓,就如重重疊疊的囚籠,將蘇奕困在其中,瘋狂絞動。

那等一幕,無疑恐怖到極致。

人們甚至無法看到,蘇奕的處境如何,只能在神念中感應到,屬于蘇奕的氣息,正在遭受可怕的打壓!

并且,隨手都有覆滅消散的可能!

“此獠大概不會想到,我們會忽然翻臉。”

蒙戰咧嘴笑道。

“正因為想不到,才能出其不意將其鎮壓!”

景封微笑回應,他施展秘術,轉動青銅寶鏡,讓得天地間的青色神焰愈發狂暴。

“能被我們一起視作頭等大敵對待,此獠縱死也可瞑目。”

黃三甲語氣帶著一抹傲意,“畢竟,一般的角色,根本不值得我們多看一眼。”

“莫要大意,此獠還在掙扎,等其撐不住的時候,切記留其一線生機,如此,才能挖出輪回之秘。”

韋橫冰冷出聲。

其他人皆點了點頭。

他們各自催動自己的秘術和寶物,不斷對蘇奕進行鎮壓。

就見那片天地都崩壞,山河紊亂。

那等景象,觸目驚心!

“可惡!!!”

天夭魔皇徹底憤怒,星眸冷徹如冰,身上殺機如熔漿迸發。

眼見她暴怒至此,鶴仙子羽翼拍動,一片白茫茫的道光席卷而出,覆蓋天夭魔皇四周。

“再生氣,也得忍住,我可不希望你去送死。”

鶴仙子喟嘆。

天夭魔皇瘋狂掙扎,可卻是徒勞,不由嘶聲叫道:“放開我!!死有什么可怕的!?就是死,我也要和蘇玄鈞一起死!”

她絕艷美麗的玉容扭曲,盡是癲狂之意,恨到牙齒快咬碎。

鶴仙子不為所動,道:“弱者才會在這時候尋死覓活,強者會忍辱負重,舔舐傷口,讓自己先活下來,如此,才有復仇雪恨之日。”

天夭魔皇一怔,胸口急劇起伏,玉容變幻。

任誰都能看出,她此刻的內心是何等痛苦和煎熬。

“觀……觀主大人一定不會……不會有事的!”

孟長云結結巴巴出聲。

他老臉煞白,渾身顫抖,明顯內心也極為驚慌。

可這一刻,他卻沒有慫!

并且,說完話后,猛地一咬牙,縱身就朝道觀外沖去。

可還未沖出道觀,孟長云就被一片白茫茫的道光阻擋,身影一個踉蹌,一屁股蹲坐在地。

“你就別再添亂了。”

鶴仙子長嘆。

孟長云低著頭,聲音悲慟沙啞:“我老孟這輩子謹小慎微,貪生怕死,第一次立誓,要追隨觀主大人身邊做事,生死都不怕了,可卻幫不上忙,我……我他媽好恨我自己!”

他蹲坐在那,目眥欲裂!

鶴仙子怔了怔,一時默然。

執戒者違反規矩對試煉者出手,本就稱得上罪大惡極。

更讓鶴仙子心中沉重的是,直至現在,第一執戒者也不曾出現,就如同……默許了這一切發生一般。

這讓鶴仙子內心也極不是滋味。

執戒者……怎能如此?

“抓緊時間,徹底將其鎮壓!”

外界,響起韋橫淡漠冷酷的大喝。

道音轟震,山河皆顫。

恐怖的道光,撕裂天穹,崩塌虛空。

四位執戒者皆全力出手,毫無保留。

每一個神色間,皆殺機縈繞,毫無情緒波動。

可是很快,一道淡然中透著失望的聲音響起:

“技止此耳?”

輕飄飄四個字,穿過轟鳴的道音,在這動蕩的天地間響起。

韋橫等四位執戒者瞳孔一凝。

道觀內,天夭魔皇、孟長云霍然抬頭。

“嗯?”

鶴仙子也似意外,一對眸望過去。

而后,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目光注視下,一道劍光,忽地從蘇奕所佇足的那一片崩壞天地中掠起。

劍光明耀,扶搖直上。

無數血色藤蔓炸碎,光雨飛濺。

砰!!!

一座鎮壓在上空的紫色石碑,四分五裂,被那一道劍氣輕易鑿穿。

緊跟著,那一道劍氣破開那鋪蓋天宇上的青色神焰……

破開一座橫壓前方的白骨大山……

那一道劍氣,竟是無堅不摧,一路沖破重重圍困,以摧枯拉朽之勢,來到天穹之上。

那籠罩在黑血禁區上空的厚重黑云,在這一剎徹底被鑿開一個巨大的窟窿,耀眼的光,從云層窟窿處傾灑而下。

驅散黑暗,照亮乾坤。

一道峻拔身影,隨之扶搖而起,立足崩壞般的天地間,青袍飄曳,沐浴在天光之下。

其身影上方,劍氣橫天穹。

其光煌煌如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