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花開兩朵 各表一枝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花開兩朵 各表一枝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花開兩朵 各表一枝

“師尊,您怎么……”

王雀有些懵,不知道該怎么形容。

師尊的容貌不曾變化,可氣質和神韻,卻已發生驚人的變化。

以前的師尊,淡然從容,縱使天塌地陷而面不改色。

現在的師尊,一舉一動,皆透著灑脫自在的氣質,明明盡在眼前,卻給人一種遙不可及的縹緲之感。

并且,當面對他時,心境和神魂都能感受到一種壓抑窒息般的感覺。

夜落、玄凝和白意也都感受到這種變化,不禁震撼。

僅僅半年不見,在師尊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唔,我的確變了一些。”

蘇奕笑起來。

融合了觀主的前世道業,參悟到玄墟奧義,連修為也已突破至玄合境中期,整個人的氣息焉可能不發生變化?

并且,伴隨視野、認知、閱歷,徹底發生變化,讓得蘇奕的心境都已悄然變化!

不過……

下一刻,蘇奕心念一動,一身氣息悄然內斂,如返璞歸真,神物自晦。

整個人頓時平平無奇。

甚至,就是皇境人物,若不仔細感應,也無法察覺到,這二十出頭的青年人,是個何等強大的存在。

王雀他們察覺到這一幕,都不禁又一陣驚嘆。

師尊對自身道行的掌控,明顯已達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隨心所欲不逾矩,了無掛礙!”

“愣著做什么,快回答我的問題。”

蘇奕沒好氣地斥了一句。

王雀他們頓時不敢多想,把事情和盤托出。

原來三個月前,一個神秘女子前來拜訪,言稱帶著善意而來,希冀和蘇奕見一面。

得知蘇奕在閉關,神秘女子卻并未離去,而是執意在山門外等待。

到現在也沒走。

王雀飛快說道:“師尊,我們都懷疑,那神秘女子疑似來自星空深處,極可能是個界王境存在!”

蘇奕訝然。

他最初還以為,是從幽冥枉死城中脫困的冥王來訪。

可現在看來,似乎并不是。

“姑且不必理會此人。”

蘇奕吩咐道,“王雀,你去召集其他人,我們去鳳鳴閣宴飲,記住,讓你錦葵師姐撈一條龍須金鯉煮湯。”

說罷,他負手于背,轉身而去。

“奇怪,一位疑似界王境的女人在山門外等待,可師尊卻好像一點都不在意。”

夜落有些疑惑。

“師尊又不是沒殺過界王境角色,何須在意?瞎子都能看出來,那女人必是有所求,否則,怎甘心一直在山門外等待?”

白意道,“并且,按照師尊當初所言,除非界王境壓制一身的境界,否則,其本尊根本無法降臨大荒天下。這也就意味著,那女人……”

不等說完,玄凝驚詫道:“八師弟,你居然也能分析得頭頭是道,不簡單啊。”

白意狠狠拍了玄凝肩膀一下,道:“師尊說我性情如白紙,可不是罵我蠢!”

“行了,快去準備宴席,沒看到師尊心情很不錯?依我看,今天怕又要喝一個酩酊大醉了。”

王雀催促道。

當即,一眾師兄弟開始忙碌起來。

而在當天的鳳鳴閣內,蘇奕和寧姒婳、茶錦、文靈雪等人、以及一眾弟

子相聚,宴飲對談,其樂融融。

對修士而言,縱使同在一個宗門,千百年見不到面也是正常事情。

因為閉關一次,經常動輒就是千百年。

而閉關時間越久,意味著在道途上遇到的瓶頸就越大。

故而,往往道行越高者,越給人一種隱居世外,不問世事的感覺。

而在這方面,蘇奕無疑很特殊。

他的道途,歷經輪回重修,反倒不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用在閉關苦修上。

宴席上,傾綰忽地遲疑了一下,怯生生傳音給蘇奕道:“仙師,綰兒最近這段時間,心中總有一絲揮之不去的不踏實感覺,就好像……要發生什么事情了一般。”

蘇奕一怔,琢磨出一些味道,笑著傳音道:“我大致明白了,晚上來我房間,我幫你查探一下。”

傾綰呆了一下,清美可愛的俏臉騰地泛起紅暈,雋秀深邃的眸含羞帶怯,連晶瑩的耳朵都泛起粉紅色。

當晚。

床榻上。

一燈如豆,光影黯然,在床幃上剪出一對擺出各種姿勢的身影。

一陣細微若簫管低咽似的喘息聲時斷時續響起,時而急促,時而低沉,時而帶著絲絲縷縷的顫音……

房間沒有風,床幃卻在搖擺。

燈影斑駁搖曳,床榻似也在跟著搖晃。

“仙師,可……可查探出來?”

傾綰嬌婉細微的聲音響起,帶著喘息,和極力壓制的亢奮。

“這才多久,再忍忍。”

一道含糊的聲音響起,似嘴中含著東西在咕噥。

“唔……”

太玄洞天外。

夜色如墨,疏星淡月。

一道綽約的身影,盤膝坐在一片松林內。

一側溪水潺潺,叮咚作響。

“嗯?”

忽地,綽約身影觸電似的猛地一顫,如少女般清美如畫的俏臉上,忽地泛起著一絲困惑,一對漂亮的娥眉不由微蹙。

這女子,赫然是天祈!

她已換了裝扮,摘掉頭頂常戴的玉冕,換了一身淡藍色素凈長裙,一頭鴉青色的秀發隨意挽在腦后,更襯得小臉秀氣精致。

只是此時,她眉梢卻涌現一絲羞惱,似意識到什么,漂亮的眸瞪大,“難道……蘇玄鈞他……他和我另一半……在……”

她道心都在顫栗,渾身不自在,像被螞蟻爬上了肌膚。

猛地——

她鮮紅的唇瓣猛地翕張,鼻腔發出一道顫音,整個人似被電流擊中似的,噌地從巖石上起身,胸腔都一陣急劇起伏。

“可惡!!!”

天祈已大致斷定太玄洞天中正在上演的一件事,不由氣急攻心,眸泛羞憤之色,那一對晶瑩雪白的玉手都不禁悄然緊攥起來。

她打破腦袋都沒想到,自己在太玄洞天外靜心感應“另一半”的下落,試圖喚醒對方主動跟自己來見時,會感應到如此羞人的事情。

這……

這讓她都有懵掉的感覺。

畢竟,修行至今,她道行再高深,別說做過這等事情了,都不曾和任何男子有過肌膚接觸!

可現在,當從自己另一半那里感受到這種負距離的接觸和碰撞的滋味時,天祈整個人都傻了……

他蘇玄鈞……怎么可以這樣!?

“小天祈,你這是怎么了?”

青銅壺內,傳出九曜困惑的聲音。

“沒……沒什么!”

天祈猛地一驚,努力讓自己鎮定。

這樣恥辱的事情,若讓九曜叔叔知道,那簡直就是一場毀滅人生的災難!

“不對,你心境似出了問題!要不……”

九曜正要說什么。

天祈一掌按在青銅壺上,直接將此寶封印,徹底隔斷來自九曜的感知。

做完這一切,天祈暗松一口氣。

可很快,她嬌軀一僵,那種如潮般的觸電感覺,刺激得她嬌軀都在微微顫抖,雪白的肌膚變得粉潤,浸出一層薄薄的汗水,

天祈再禁不住喘息起來,氣得眼眸中直欲噴火,貝齒快咬碎。

下一刻,她一躍跳進松林旁的那一條溪流中,試圖借助冰涼的溪水,讓自己冷靜一下。

可漸漸地,天祈悲哀地發現,那種該死的羞恥感覺,簡直就和這溪水一樣,一波接一波沖擊而來。

哪怕她摒棄自己六識,斬斷自己的感應,都不行!

“蘇玄鈞!管你是不是觀主,我遲早非殺了你不可!!!”

苦苦支撐一刻鐘后,天祈只覺渾身發軟,雙股顫顫,這氣得她恨不得現在殺進太玄洞天,去找蘇玄鈞算賬。

兩刻鐘后。

“怎么還沒完?可惡!!!”

天祈已氣得快要失去理智。

一炷香后。

“他一定是在故意羞辱我,一定是!!”

天祈蜷縮在溪水底部,滾燙的嬌軀不安地扭動著,整個人都有崩潰的感覺。

也不知又過了多久。

天祈猛地睜大眼睛,腳背猛地弓起,晶瑩的腳趾緊縮,軀體似落在岸上的魚兒因缺水在抽搐掙扎似的震顫。

半響,一切才歸于寂靜。

而天祈,眼神惘然,俏臉明滅不定,失魂落魄。

許久,她才一點點回過神般,氣得一巴掌打在河底。

整條溪水轟然炸開,水霧崩散。

最終,當天祈從溪流中走出時,她已一點點冷靜下來。

只不過那一張清美的俏臉,已變得冰冷可怕。

一縷晨光劃破夜色,照亮世界。

熹微的光影,灑在林間,也讓天祈整個人沐浴在其中。

她看了看天色,這才意識到,原來……一夜時間已經過去了……

“九曜叔叔,我想殺了蘇玄鈞!”

天祈拿出青銅壺,神色平靜,一字一頓道,“你不要勸我,我只想問您,是否能幫我。”

青銅壺內一陣寂靜。

半響,才傳出九曜的一聲干咳,道:“小天祈,能否先跟我說說原因?”

天祈嬌軀一僵,玉容一陣青一陣白,咬牙說道:“沒有原因!”

九曜:“???”

半響,他苦笑道:“丫頭,你若想讓我死,那你就去做吧!”

天祈呆了呆,一巴掌拍在青銅壺上,怒道:“虧我視您如最親厚信賴的長輩,可您……怎么就那么沒骨氣!!!”

而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忽地響起:“他不是沒骨氣,而是只要這么做了,他必死。”

ps:略有刪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