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命運長河上的劍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命運長河上的劍客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命運長河上的劍客

融合記憶和閱歷,不可避免也會融合觀主的性情、認知、以及感情。

這個過程,看似沒有任何危險。

可觀主曾再三提醒,蘇奕心中自然清楚,若任由觀主的性情、認知、情感來影響自己,自己怕是就成為另一個“觀主”了!

故而,在融合觀主的道業,梳理觀主的閱歷和記憶時,蘇奕并未排斥,但一直以本我道心為主導,不敢有任何怠慢。

這樣的經歷,也是蘇奕以前不曾體會過的。

原因很簡單。

他在前世,是主動探尋輪回之秘,最終實現轉世重修,當覺醒前世記憶后,今世和前世早已徹底融合,再不分彼此。

這和觀主不一樣,也和其他前世道業皆不相同。

換而言之,無論是第八世的觀主、第七世的沈牧,乃至于其他前世,在轉生時,皆是通過九獄劍的力量來實現。

故而,他們生前的道業力量,皆被九獄劍所封印。

兩種輪回重生的方式,截然不同。

正因如此,當和觀主的前世道業融合,對蘇奕而言,就需要花費時間和精力去梳理和適應。

而在這個過程中,蘇奕這才驀然發現,看似曠達逍遙,自在灑脫的觀主,也有一個莫大遺憾!

或者說,是不堪回首的痛苦回憶!

這個遺憾,和一個名叫“王瑤”的女子有關。

觀主少年時,家境貧寒,父母皆是農戶,他家和王瑤家在一個村落,兩人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那時候,兩人皆是凡俗中處境卑微的貧寒子弟,感情也最為真摯。

在觀主前往參加科舉前,雙方父母就已商定,等觀主返回時,就為兩人操辦婚事。

可誰曾料想,觀主在殿試上被欽點為榜眼之后,就被留在京都府衙做事。

當他榮歸故里,準備回家娶妻時,不止是父母被流寇所害,連王瑤也喪命在血泊之中。

這樣的慘劇,刺激得觀主性情大變,也讓他后悔終生,認為若自己在殿試之后,就直接返回家中,這一切悲慘的厄難就不會上演。

此事也成為觀主畢生的遺憾。

縱使他在修行路上成就再高,聲望再大,可每當想起這樁慘事,便郁郁寡歡。

這也是為何,觀主一生不曾娶妻的原因。

當了解這些,蘇奕內心也一陣酸楚和悵然,情緒和道心受到了沖擊和影響。

他有辦法輕松斬掉這些情感上的影響。

但最終,蘇奕沒有這么做。

他在用自己的道心融合這一切,而不是斬殺這些情感羈絆,若如此,就無法真正融合屬于觀主的完整人生。

若是一遇到有可能威脅自己心境的因果,就提前斬殺和滅除,無疑代表著,他今世的道心,對前世屬于觀主的道業存在畏懼!

畏懼一生,以后心境遲早會出問題!

而融合不一樣,是已自己心境,代替觀主的一切,就如大海,容納百川!

時間如梭,匆匆流逝。

三個月后。

洞府內,蘇奕悄然睜開眼眸。

那一瞬,似有滄桑歲月氣息在瞳孔深處涌動,有玄奧的道光氤氳蒸騰。

但最終,這一切皆消散,其眸光深邃清靜,仿似一泓秋水。

蘇奕輕吐一口濁氣。

他能清楚感受到,

自己變了。

心境、閱歷、眼界、認知……皆和以往完全不同!

但一切又沒變,因為他還是蘇奕,是那個于輪回中轉世重修的蘇玄鈞。

“輪回、轉世、不同的道業和力量,交織于我一人,此等體會,著實妙不可言……”

蘇奕輕語,神色間帶著一絲灑脫的笑意,“若愿意,我便是觀主,可隨心所欲不逾矩,再無須執泥于我非我!”

拿出酒壺,痛痛快快暢飲一番。

而后,蘇奕重新閉上眼眸。

這一次,他要憑借元極奧義這把鑰匙,探尋九獄劍之秘!

識海中。

當蘇奕運轉元極奧義的力量,去感應九獄劍的氣息,頓時,不可思議的奇妙一幕發生了。

九獄劍劍柄處,第一條鎖鏈上方,忽地映現出一條浩浩蕩蕩的長河!

那一條長河在虛無中奔騰而出,涌向未知的無盡遙遠處,似永恒不朽,無始無終!

歲月的浪潮在長河中奔騰,世事的更迭在其中演變,過去、現在、未來,似都在其中輪轉和變化。

震撼人心!

“命運長河!”

蘇奕心中震動。

觀主的記憶和閱歷,讓他第一時間判斷出,那一幅映現在九獄劍劍柄處的異象,疑似最神秘不可知的“命運長河”!

因為觀主,早在歸一境時,也曾偶然間目睹過這一幕,可最終一無所獲。

而現在,蘇奕以元極奧義為鑰匙,開啟九獄劍之秘,再次見到這一條神秘未知的命運長河!

嘩啦!

河流奔騰,歲月浮沉、世事更迭,似諸天萬道皆在其中流淌,彌漫出永恒般的氣息。

九獄劍上那七條神鏈,在此刻顯得異常安靜,似被這命運長河的氣息震住,沒有一絲動靜。

蘇奕按捺住內心的震撼,靜心感應。

那一瞬,他腦海轟的一聲,整個人如置身在命運長河中,被歲月所裹挾、被世事所拍打、被無盡大道的浪潮擁簇,身不由己地隨波逐流……

所見所感,皆似陷入混沌中,不可自拔。

一股說不出的壓抑和驚悸情緒涌上蘇奕心中。

他生出強烈的感覺,若自己無法從這種詭異的狀態中掙扎,極可能會遭遇不測!

毫不猶豫,蘇奕運轉一身道行。

可他卻感覺,一切掙扎都顯得那般無力,自己就像一葉浮萍,只能被歲月的浪潮裹挾,又像被諸天萬道放逐……

那種身不由己的滋味,讓蘇奕都不由色變。

他敢肯定,觀主肯定不曾歷經這樣的變故,否則,他的記中,斷不可能沒有類似的經歷!

“這九獄劍自身的力量,未免也強得太離譜……”

蘇奕苦笑,“比之我前世所見的‘域級法則’都要不可思議……”

域級法則,凌駕于星界法則之上!

在星空深處的“百大星界”,域級法則,代表著至強和無上!

在整個“東玄星域”,有至強的星界法則三十三種之多,諸如天祈法則、星寂法則、涅靈法則等等。

但已知的域級法則,卻僅僅只有七種!

觀主所掌握的“宙光法則”,就是星空深處最超然和神秘的一種域級法則。

可現在,蘇奕才發現,相比那一條“命運長河”的力量,宙光法則也僅僅像這條長河的一片浪花而已……

這自然讓他感到震撼。

畢竟,如今的他,已集成觀主的閱歷和智慧,而能讓他感到震驚,可想而知,這命運長河何等神妙和未知。

“必須得盡快脫身!”

蘇奕努力讓自己冷靜。

此刻的他,所見所感皆混沌,身不由己被裹挾,就如被放逐一般,太過無力。

蘇奕清楚,這是九獄劍的力量所產生影響,極可能作用在自己的神魂中,以至于讓自己無力掙脫。

也可能……

剛想到這,蘇奕忽地感受到一絲熟悉的氣息。

輪回!

這一瞬,蘇奕毫不猶豫,運轉自己所掌握的輪回奧義!

就如即將溺死之人,忽地抓住了一塊碣石,蘇奕猛地從那種被命運長河裹挾的混沌狀態中驚醒。

而后,他就看到,在九獄劍劍柄處,命運長河兀自在奔涌流淌,而在長河之上,浮現出一道虛幻般的身影。

他腳踩一朵浪花,任憑歲月潮涌、世事更迭,卻無法撼動其身影絲毫。

穩如磐石,傲立命運長河之中!

其身影明明極為虛幻模糊,卻給人萬古不移,永恒不滅般的偉岸神韻。

這是誰?

蘇奕吃驚。

“傳聞中,當窺伺到永恒的妙諦,領悟命運的法則,就能佇足萬道之上,俯仰大世更迭,洞察歲月流轉之妙,從而體會到紀元興替之秘……”

一縷淡然清朗的聲音,從命運長河上響起。

蘇奕倒吸涼氣,是那虛幻身影在自語!!

“可我問道于劍,爭渡于輪回,行走紀元更迭中,尋尋覓覓,卻尋不到一個所以然……”

“舉世無敵,我便以自身為敵,到頭來才發現,我所尋找的,只能從輪回中入手……”

聲音似清越的劍鳴,從亙古以前傳來,透著一絲寂寥以及惆悵。

而那一道佇足在命運長河上的虛幻身影,已緩緩轉過身,抬眸看向蘇奕這邊。

九獄劍嗡鳴,七條神鏈嘩嘩作響。

僅僅一道目光而已,就讓蘇奕心境劇顫,神魂顫抖,直似被無上主宰盯住。

他當即色變,連忙運轉道行,努力讓自己冷靜。

但旋即,這一切異常就消失不見。

九獄劍不再嗡鳴,七條神鏈也重歸寂靜。

而那佇足在命運長河上的虛幻身影,則似輕輕笑了笑,感嘆道,“參悟輪回者,可于輪回中得見命運之一角,陳汐老弟誠不我欺!”

參悟輪回,得見命運的一角?

陳汐?

蘇奕怔然。

他對這一切感到無比陌生。

但看到那命運長河上的那一道虛幻身影,卻讓他感到一陣莫名的熟悉之感。

這種感覺,他曾在第一次見到觀主的意志力量時,也曾體會過。

哪會不明白,那一道虛幻身影,極可能也是自己的一個前世?

ps:那位劍客出場啦撒花

看過天驕戰紀的童鞋,應該記得,后半部對那位劍客有一些描述。天驕最終的boss,也是被那位劍客所鎮壓,但最終則是被林尋弄死。

沒看過天驕戰紀也沒關系,不影響

當然,書荒的童鞋可以看看金魚上本書天驕戰紀,1000萬字,夠啃很多天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