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讓他三劍 饒他不死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讓他三劍 饒他不死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讓他三劍 饒他不死

九鼎城。

作為大夏皇都,此城曾被踏滅,歷經硝煙,破敗凋零。

而今,短短不到一年時間,此城已重新修復,并且變得繁華熱鬧。

并且在九鼎城中央,新修了一座石像。

石像高有九十九丈,身影峻拔筆直,負手于背,儀態悠閑地立在那,就如一尊逍遙自在的仙神,俯瞰紅塵萬丈,遍觀諸天萬象。

“那就是大夏皇室為蘇謫仙修筑的神像,據說足足請了一千多位能工巧匠,在數十個煉器宗師的帶領下,耗費近一個月時間,才打造出這樣一座神像,堪稱是惟妙惟肖,神韻兼備!”

“我也聽說了,這九十九丈高的神像,是用一截最稀罕的靈脈煉制,并且當今夏皇頒布旨意,每年仲秋時節,會親自率領皇室上下,叩拜蘇謫仙的神像,以表達對蘇謫仙的感激。”

“蘇謫仙乃是蒼青大陸的當世神話,的確當得起這般對待!”

……石像附近,許多天南海北的修士慕名而來,遠遠望著那座神像,皆油然心生敬慕崇拜之意。

就連交談的聲音,都變得微小和鄭重。

“呵,為活人立像,何異于為妖孽立生祠,何其荒謬!”

忽地,一道冷笑聲響起。

場中嘩然,人們紛紛抬眼望去。

那是一個白袍男子,面如冠玉,背上斜負一柄古劍。

“你是何人,竟敢對蘇謫仙不敬?”

一個灰袍老者憤然出聲。

白袍男子眸子鋒芒一閃,一股恐怖的劍意從他身上擴散。

附近眾人皆駭然,一些靈道大修士也嚇得亡魂大冒。

那灰袍老者則噗通一聲,跌坐在地,神色煞白,大口喘息,滿臉寫滿驚懼。

場中死寂。

白袍男子搖了搖頭,自嘲似的說道:“我和你們這些凡夫俗子計較什么,不值當。”

他邁步正要離開,一道沉渾的聲音響起:

“閣下或許道行高深,但你若真有本事,可敢去找蘇謫仙一戰?只敢對著蘇謫仙的神像口出狂言,進行詆毀,不免令人不齒。”

說話時,是一個魁梧中年。

場中眾人皆紛紛附和,深以為然。

白袍男子腳步一頓,眉頭微皺,眸子一掃在場眾人,旋即冷哼道:“爾等可敢告訴我,那所謂的蘇謫仙人在何處?”

聲傳全場。

眾人面面相覷,無人能夠回答。

見此,白袍男子嗤地笑起來,正要說什么。

一個老仆走過來,低聲道:“大人,圣女還在天芒山等待,我們得抓緊時間前往匯合。”

白袍男子擺手道:“稍等。”

說著,他徑自來到那座石像之前,抬手指著石像,目光掃視眾人,傲然說道:

“聽好了,我名藺空,來自明空界,誰若見到這蘇謫仙,就告訴他,只要他有膽來找我對戰,我讓他三劍!饒他不死!”

說罷,白袍男子身影一閃,勢若一道沖霄神虹,破空而去。

唯有他那充斥傲慢的聲音,在這片區域久久回蕩。

場中鴉雀無聲。

藺空?

這家伙是誰,竟敢如此囂張?

人群中,蘇奕負手于背,看了看那

破空而去的白袍男子,又將目光看向那座石像。

“為活人立像,的確招風了一些,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夏皇的一番心意。”

輕語時,蘇奕的身影悄然間消失原地。

天芒山。

大夏皇室盤踞之地。

一座大殿內,氣氛很沉悶。

“你放心,我可以立誓,保證青沅跟我回宗族后,斷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委屈。”

蒲素蓉輕聲道。

她儀態矜持,眉梢帶著一抹難掩的喜色。

夏皇終于松口,表示只要女兒夏青沅愿意,就允許她跟隨自己返回紫月狐族修行。

這對蒲素蓉而言,實屬太難得了。

不遠處,夏皇枯坐在那,神色有些憔悴和疲憊。

他沒有理會蒲素蓉,目光看著身旁的夏青沅,溫聲道:“丫頭,是我這個當父親的讓你受委屈了。”

夏青沅眼眶泛紅,聲音哽咽道:“父親,我一點也不委屈,我離開了,您就不會再承受來自紫月狐族的壓力,大夏皇室也不會再遭受牽累,我……我愿意這么做!”

夏皇一聲輕嘆,抬手揉了揉夏青沅的腦袋,柔聲道:“歸根到底,還是父親太無能。”

說到最后,他儀態蕭索,悵然若失。

那模樣,看得夏青沅一陣心疼。

不遠處,蒲素蓉皺眉,旋即也幽然一嘆,道:“夏云靖,你也見慣大風大浪,應該很清楚,縱使你貴為大夏的主宰,可是和我紫月狐族之間的差距,不亞于天壤之別。”

“人……要接受現實,青沅已經長大,若一直留在這小小的蒼青大陸修行,只會埋沒了她的天賦和才情。你……總該不希望青沅一輩子和你一樣,只能守在這小小的一方天地中吧?”

夏皇默然,攏在袖袍中的雙手悄然攥緊。

這番話,看似誠懇,可話里話外,透著高高在上之意!

“或許,你認為我的話刻薄,但我說的是事實,我……”

眼見蒲素蓉還要說下去,夏青沅已忍不住道:“別說了,我已經答應和你離開,為何還要這般奚落和打擊我父親?”

少女很憤怒。

蒲素蓉連忙道:“好好好,我不說了。”

夏皇喟然一嘆,目光看向蒲素蓉,一字一頓道:“我夏云靖雖然無能了一些,可我發誓,你們紫月狐族若敢委屈青沅,我縱使拼盡所有,也饒不了你們!”

字字如雷,響徹殿宇。

蒲素蓉怔了怔,道:“你放心便是。”

可此時,大殿外卻響起一聲嗤笑,顯得尤為刺耳,似是對夏云靖說的那番話表示不屑。

那是一個蟒袍男子,吊兒郎當立在那,神色輕佻。

夏云靖臉色頓時變得陰沉難看下去。

夏青沅也怒形于色。

蒲素蓉暗叫不好,喝斥道:“玉闕,收斂一些!這里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聲色俱厲。

蟒袍男子蒲玉闕笑嘻嘻敷衍道:“嗯嗯,明白,明白”

蒲素蓉眉梢間浮現一絲無奈,柔聲道:“青沅,倘若你已準備妥當,我們現在就可以出發。”

夏青沅咬了咬櫻唇,目光看向夏皇,神色不舍,道:“父親,您……您一定要保

重,以后我會來看您的!”

夏皇擠出一個略帶勉強的笑容,道:“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以后是否回來看我,都不重要。”

“青沅,我們走吧。”

蒲素蓉已不想再耽擱時間,唯恐夜長夢多,再生變故。

可偏偏就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青沅姑娘,倘若你是被迫的,就說出來,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勉強你。”

輕飄飄一句話,清楚響徹大殿內。

夏云靖猛地激動起來,這聲音,他太熟悉了!

夏青沅怔了怔,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是……他嗎?

蒲素蓉俏臉頓時變了,扭頭看去。

頓是就看到,不知何時,一道峻拔的身影已出現,一襲青袍,淡然出塵。

赫然是蘇奕!

蒲素蓉曾在蘇奕手底下吃過大虧,焉可能不清楚這年輕人的強大?

大殿外,那蟒袍男子卻嗤地笑起來,道:“年輕人,你口氣很大嘛,天王老子來了或許不頂用,可有我在,你試試能否在此地撒野!”

他眼神戲謔,帶著一絲冷意。

蘇奕沒有理會,直接無視了此人,邁步朝大殿內行去。

“你敢!”

蟒袍男子眸子中精芒一閃,軀體一閃,欲橫擋蘇奕。

砰!!

下一刻,他整個人直接飛出去,軀體砸在大殿墻壁上,鼻青臉腫,渾身骨骼不知斷裂多少根,癱在那,竟是爬不起來了。

眾人皆驚。

而蘇奕自始至終都懶得看一眼,邁步走進了大殿。

“蘇道友!”

夏云靖第一時間迎上來,眉梢盡是難掩的驚喜之色。

“蘇兄,真的是你。”

夏青沅也很激動,美眸亮晶晶的。

蘇奕微微頷首,道:“你們之前的交談我都已經聽到,既然適逢其會,自不會袖手旁觀。”

蒲素蓉心中一沉,先上前見禮,而后說道:“蘇道友言重了,我們紫月狐族此來,可沒有任何脅迫之舉,更何況,我身為青沅的母親,哪可能會做出對她不利的事情。”

頓了頓,她露出矜持之色,意味深長道:“而此次和我一起前來的,還有宗族的一些老人,由此可見,宗族對此事是何等重視,所以,還請道友莫要為此事操心,畢竟……今日已非同往昔了。”

話語情真意切。

可蘇奕焉能聽不出,蒲素蓉那話語中淡淡的敲打和警告之意?

而夏皇似也想起什么,心中一緊,傳音提醒道:“蘇道友,這次蒲素蓉帶了兩位皇者一起前來!”

剛說到這,大殿外忽地響起一道帶著怒意的聲音,“玉闕,是誰把你打傷的?”

說話時,一個白袍男子已大步走進來。

此人面如冠玉,背上斜負一柄古劍,正是在之前時候,曾在九鼎城蘇奕的石像前出現過的藺空!

看到此人出現,蒲素蓉明顯輕松一些,飛快上前,道:“老祖,之前只是個小小的誤會,您可莫要為此生氣。”

“什么誤會,分明是那家伙硬闖此地,還打傷了我!”

大殿外,那躺在地上的蟒袍男子嘶聲大叫。

頓時,藺空眸子一冷,如若劍鋒般看向蘇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