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受辱、開竅、劫臨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受辱、開竅、劫臨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受辱、開竅、劫臨

洞府外。

蘇奕從錦葵手中接過一枚信符。

信符內烙印著一行字:

師妹,倘若師尊有朝一日會活著歸來,就告訴師尊,弟子跟隨天玄書院‘孟老前輩’云游星空,此生再不會回來了。

若師尊問起緣由,就說……

字跡到此,戛然而止。

僅看內容,并不像是在求救,反倒像是在訣別。

可這一行字跡卻極潦草,并且還不曾寫完,這就顯得不尋常了。

蘇奕眉頭皺起。

他重返大荒之前,曾前往天玄界,專門前往天玄書院找過景行。

后來才得知,景行很早之前就已經和老饞蟲一起,前往外界游歷,至今杳無音訊。

可誰曾想,今日此時,卻忽地接到這樣一塊透著反常的信符,這讓蘇奕當即意識到,事情不對!

“二師兄應該是遇到了危及性命的麻煩,自知求生無望,才會匆匆書寫這樣的字跡。”

錦葵滿臉擔憂,道,“而他這么做,極可能是不想讓我們前往去營救。”

蘇奕微微頷首,道:“你說的不錯,任誰突然間接到這樣的信符,看到這樣的字跡,都大致能猜出,你二師兄那邊出狀況了。”

旋即,他輕嘆道:“這書呆子,還是一如從前,連撒謊都這般拙劣。”

“師尊,這可怎么辦?若二師兄萬一……”

不等錦葵說完,蘇奕已溫聲打斷道,“別慌,我親自去走一遭,不管景行是生是死,定會把他帶回來。”

說罷,他手握信符,身影破空而去。

大荒之外,浩瀚星空中,漂浮著一個世界位面。

而此時,正有一場殺局在進行。

“前輩,您快走啊!”

景行嘶聲催促。

他衣袍染血,披頭散發,膚色慘白透明,渾身氣機衰弱,跌坐于地,不斷大口喘息。

他傷勢太嚴重了,軀體快崩碎,連站起來再戰的力氣都沒有。

“少啰嗦!老子帶你觀天地萬象、人生百態,是為了讓你這書呆子開竅,你師尊若知道我丟下你逃了,非跟老子拼命不可!”

老饞蟲破口大罵。

這位大荒天下儒道勢力的活化石級老古董,此刻也很狼狽,正自催動一部古老的書卷。

書卷鋪展開,化作一篇篇錦繡文章,光霞氤氳,如若圓環般,橫陳在老饞蟲和景行四周的區域中。

遠處,一眾強者正自催動寶物,對那一部書卷全力轟殺。

光焰交織,寶光沖霄,驚天動地的轟鳴聲不絕于耳。

戰況激烈無比。

在這等圍攻之下,老饞蟲軀體時不時劇烈震顫,面頰一陣青一陣白,背后衣襟都被冷汗浸透,明顯也快撐不住。

“我師尊他……都早已經不在了……”

景行擦掉唇角血漬,苦澀出聲。

“老子不是說了嗎,蘇老怪絕對不可能死,他定然是探尋到輪回之秘了,就你這書呆子一根筋,胡思亂想!”

老饞蟲呵斥。

說話時,他唇角淌出一絲血漬,老臉發白,神色變得愈發凝重了。

今日所遭遇的大敵,一個比一個強大!

若他所料不錯,對方極可能是來自星空深處的某個大勢力!

“他娘的,難道老子今天要栽在這里不成?”

老饞蟲嘀咕。

對手共有七人。

正在圍攻他們的五人,有兩個是玄合境后期修為,其他三個是玄合境初期修為。

擱在大荒天下,已是最頂尖層次的一批皇者。

可這五人的戰力,卻遠超大荒天下那些同境人物!

原因就是,這五人所掌握的大道法則極端可怕,充斥禁忌威能,讓得他們的戰力也超乎想象的恐怖!

而除了這五人,遠處還立著一男一女。

男子身著鶴氅,玉樹臨風,渾身彌散著尊貴傲人的氣息,一對眸燦若金燈,懾人心魄。

女子身著戎裝,眉峰犀利如刀,肌膚呈小麥色,背負一桿青銅短戟,渾身透著一股冷厲威勢。

兩者如若上位者般,一直在觀戰,神色自若,不曾出手。

“這老家伙倒也難得,底蘊雄厚驚人,若給他一個機會,輕松可證道界王境,擁有遠超同境的威能,這等人物,擱在咱們千機星域都不多見。”

男子隨口點評。

“少主所言極是。”

一側,戎裝女子微微點頭,“可惜,這玄黃星界早已淪為廢墟舊土,登天之路已斷,任何人都休想證道界王境。”

頓了頓,她眸光犀利冷冽,語氣平淡道,“更重要的是,無論那老家伙,還是那個書生,今天都已在劫難逃。”

男子笑了笑,“之所以圍困他們,可不是為了殺人,而是要收攏一批厲害的手下,為我們所用,去探尋那輪回之秘。”

說到這,他抬眼看向戰場,淡淡道:“時間不早,該收尾了。”

“是!”

那五位皇境人物齊齊應諾。

而后,他們全力出擊。

僅僅幾個眨眼間而已,一幅幅大道篇章爆碎,遮擋在老饞蟲和景行四周的大道書卷,也隨之四分五裂。

老饞蟲劇烈咳血,身影一閃,將景行擋在身后,傳音道:“書呆子,老子活了不知多少歲月,早就活膩歪了,待會聽我命令,讓你逃你就逃,聽明白了嗎?”

景行搖頭,他目光掃視全場,咬牙道:“我景行又怎是貪生怕死之輩!要死,我也要戰死!”

“你……”

老饞蟲氣得一陣齜牙。

轟隆!

兩人交談時,對手已包抄而來,攻勢兇悍,恐怖無邊。

老饞蟲早已負傷嚴重,被五位皇者一起圍攻,很快就撐不住,節節敗退,軀體破損,血肉模糊。

景行悲慟,目眥欲裂,卻根本無力幫忙。

他負傷同樣很嚴重,強弩之末,氣息衰弱之極。

人生第一次,景行感覺這般沒用!

過往歲月空讀了滿腹經文,卻一點都派不上用場!

“生亦何歡,死亦何懼,咱們這些讀書人,盡信書不如無書,盡在意那些書上道理,注定要被欺辱,若無法從讀書這件事上跳出來,就是個百無一用的迂腐書生。”

“可只要跳出來,咱們讀書人的拳頭,就是書上的道理,你的拳頭越大,你的道理就越大!”

老饞蟲一邊廝殺,一邊嘶聲念叨,“你師尊在的時候,你可以安安分分讀一輩子書,未嘗不是人生之幸,可你師尊若不在了……”

話沒說完,老饞蟲軀體被轟飛出去,渾身骨骼不知斷裂多少根。

可他兀自護著身后的景行,氣喘吁吁道,“你看,當遇到這種不講道理的事情,你又能如何?”

景行默然,雙手緊攥,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刺破肌膚。

“讀書有用,但要打碎過往圣賢的巢窠,活學活用。”

老饞蟲擦掉唇邊血水,“這樣,你才能真正開宗立派,于世間稱祖!”

景行心中翻騰,神色明滅不定。

眼見那五位皇境人物再度殺來,忽地——

遠處的男子淡然出聲:“行了,給他們一個喘息的機會,問一問,究竟是否愿意臣服,為我們所用。”

頓時,那五位皇者停手,呈包抄之勢,圍攏四周,堵死老饞蟲和景行的退路。

“臣服?老子死都不怕,還會怕你們不成?”

老饞蟲嗤笑。

他負傷太重了,看起來極為凄慘,可卻似根本不在意,談笑自若。

那五位皇者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掌嘴。”

身著鶴氅的男子淡然出聲。

“是!”

戎裝女子忽地憑空一閃,出現在老饞蟲身前,左手攥住老饞蟲的脖頸,右手揚起,狠狠一巴掌抽下。

老饞蟲面頰都被打爛,血肉模糊。

一側,景行猛地暴喝:“夠了!”

聲震云霄。

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

在景行身上,有沛然莫御的力量轟然涌現,就如枯竭的河床,暴漲出洶涌的浪潮,又似腐朽的木頭煥發出生機。

整個人氣勢驟然一變!

景行一身氣機如雷轟震,那原本處于玄幽境后期的修為,竟一下子暴漲到大圓滿地步,并且似打破了壁障,朝更高的境界突飛猛進。

而天穹之上,有恐怖的劫云悄然涌現。

這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臨陣破境,證道玄合?”

鶴氅青年訝然。

其他人也都吃驚,渾沒想到,這個早已負傷嚴重,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竟在絕境之中打碎壁障,引來玄合大劫!

“哈哈哈哈!你這書呆子,總算開竅了!老子死而無憾!”

老饞蟲大笑,他面頰血肉模糊,渾身殘破染血,可眼神中卻盡是快慰。

“渡劫破境?想的美!不臣服,我就讓你死在渡劫之前!”

戎裝女子語帶不屑。

說話時,她一把將老饞蟲扔出去,一個邁步,來到景行之前,一掌朝景行肩膀拍去。

景行揮掌硬撼。

砰!!!

下一刻,他身影直接倒射出去,唇中咳血。

他那原本正自節節攀升的氣機,都遭受到影響,變得紊亂動蕩起來。

實力終究懸殊太大。

哪怕景行一舉勘破心境枷鎖,引來周身力量的蛻變,可面對這戎裝女子,依舊顯得很不堪。

“臣服,或者死,自己選。”

戎裝女子邁步上前,眼神冷厲如刀鋒,氣機牢牢鎖定景行,威勢迫人。

“該死!!”

老饞蟲色變,猛地咬牙,掙扎著正欲沖上前營救。

就在此時,一道冰冷淡然的聲音響起:

“讓我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