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被鄙視了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被鄙視了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被鄙視了

“只是,這玄黃星界的星空規則未免也破碎的太嚴重了……”

女槍客眉頭皺起。

她一眼看出,作為玄黃星界的核心地帶,大荒天下的周天規則曾出現嚴重的問題!

這就如同一片泥沼,而非能夠讓神龍肆意遨游的汪洋大海。

“這樣的地方,怎可能誕生厲害的人物?”

女槍客忽然感覺,那曾被自己一槍封喉的老家伙極可能騙了自己!

“罷了,既然緣法來了,姑且去走一遭。”

女槍客輕嘆。

她身上氣息驟然內斂了一大截。

而后,徑自朝大荒天下掠去。

周天規則力量如若受到刺激般,轟然涌來。

“我已經將一身道行壓制到歸一境層次,還不行?”

女槍客一怔。

“那就再壓!”

女槍客深呼吸一口氣,將自身道行硬生生又壓下去一大截。

可隨著她靠近大荒世界,她很快就察覺到,還不行!

一旦強硬闖過去,怕是非要被整個大荒天下的規則力量視作頭號大敵不可!

“那該死的老東西,果然極可能是在騙我,似這種破地方,怕是根本無法誕生界王境的角色。”

女槍客殺氣騰騰,她被氣到,決定以后一定要去找裁縫算賬!

“開!”

最終,女槍客將一身道行壓制到皇極境層次時,這才避開了周天規則的反噬,順利進入大荒天下。

不過,有了這樣的經歷,已經讓女槍客對此次行動沒有多少期待。

一座泥沼般的地方,焉可能會誕生神龍?

大荒,一座城池內。

“你可知道誰是觀主?”

女槍客第一時間找到一個修為最強的老者。

只是,所謂的最強也僅僅只玄照境層次,在女槍客眼中,完全和路邊的野草野花沒區別。

以萬物為芻狗!

這并非鄙視的心態,而是在她這等人物眼中,再強大的皇者,也和凡夫俗子沒什么兩樣。

“不……不知道……”

那位老者結結巴巴,驚出一身冷汗。

他之前正在閉關修煉,忽地就被眼前這帶著青銅面具的神秘女子抓住,那一瞬,他整個人差點崩潰。

“不是說,他曾無敵于一個時代,劍臨星空,鎮壓十方?”

女槍客愈發感覺有些不好了。

她清楚記得,那老騙子曾言,抵達大荒之后,隨便找個人問一下,就可以知道人間觀觀主是誰。

可現在,她找了一座城池中的最強者,可對方竟完全不知道觀主是誰!

“我大荒的確有一位稱尊天下的神話人物,但……那位好像……并不是閣下口中的觀主。”

那位老者很忐忑,渾身都在冒冷汗。

“哦,他是誰?”

女槍客心不在焉道。

她已經徹底失望了,甚至有直接離開大荒的沖動。

“玄鈞劍主!不,如今的他乃是轉世之身,前不久才重歸大荒,并且……”

不等老者說完,女槍客精神一振,終于來了興趣,打斷道:“轉世之身?你詳細跟我說說。”

那位老者哪敢不從?

當即竹筒倒豆子

似的飛快把有關蘇奕的一切和盤托出。

說到最后,老者似猛地想起什么,道:“昨天時候,發生在太玄洞天那一場曠世大戰落幕,我雖不曾親自前往觀戰,但卻聽說,當時曾有人稱呼玄鈞劍主為觀主!”

女槍客一對淡紫色的眸悄然發亮,“觀主、玄鈞劍主、蘇奕……這是于輪回更迭中不斷重修嗎……有意思!”

聲音還在回蕩,她人已憑空消失不見。

那老者呆了呆,半響后渾身一軟,癱瘓坐地,失魂落魄喃喃:“那女人……是真正的仙神嗎?”

太玄洞天。

蘇奕盤膝而坐,正在修煉。

之前,他已清點過太玄洞天寶庫內所藏的寶物,發現并沒有少多少。

無疑,過往那些年里,青棠不僅不曾動用寶庫內的物品,并且還追回了在當年那一場災禍中所遺失的寶物!

最讓蘇奕欣喜的是,當初那些被他當做尋常寶物,扔在寶庫中吃灰的玄黃秘寶還在。

足足有十三個!

按照蘇奕推算,若將這些玄黃秘寶所蘊含的混沌本源力量徹底煉化,足可讓他輕松邁入玄合境內。

到那時,他便可以融一身大道于一爐。

可以憑借元極奧義的力量,感應九獄劍更多的秘密。

可以憑借玄黃母氣,推演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為踏足登天之路做準備!

總之,若能踏足玄合境,就等于踏上了玄道之路的巔峰。

到那時,他一身的道行,也注定將遠遠超出前世最巔峰時!

“師尊,硯心佛主已經醒了。”

洞府外,響起錦葵的聲音。

蘇奕頓時從打坐沉思中醒來,當即長身而起,走出洞府。

一座古色古香的樓閣內。

“老家伙,感覺如何?”

蘇奕抵達時,就見硯心佛主坐在那,正自思忖什么。

硯心佛主起身,雙手合十,稽首見禮道:“若非你蘇老怪相救,我可就徹底一命嗚呼了。”

他神色間盡是感慨,以及感激。

蘇奕笑起來,自顧自落座,道:“被裁縫占據身體,滋味肯定不好受吧。”

硯心佛主也隨之坐下,苦笑道:“何止是不好受,簡直和去地獄走了一遭也沒區別。”

說著,他神色變得鄭重,道:“蘇老怪,你可要當心,那裁縫所損失的,僅僅只是一具大道分身,或許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卷土重來。”

蘇奕微微頷首,表示明白。

眼下,他轉世歸來,身為觀主轉世之身的真相,也已被裁縫識破。

再加上過去那段時間,他曾陸續屠滅的星河神教、九天閣、畫心齋等勢力的強者。

可以預見,用不了多久,在那星空深處,必會有一場風暴席卷而來!

又閑談了片刻,硯心佛主便起身告辭。

他打算回小西天養傷。

蘇奕沒有挽留,將一塊早已準備好的玉簡遞給了硯心佛主,其中記載著和登天之路、玄黃秘寶有關的一些秘辛。

在大荒天下,硯心佛主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

若能幫到硯心佛主,蘇奕自不會藏私。

山門外。

“道友,我心中尚有一事不解。”

臨走前,硯心

佛主想起一件事,“以你的眼力,為何當初會看不出畫心齋那位小姐和青棠的真正身份,以至于讓她們瞞天過海,順利進入太玄洞天修行?”

蘇奕自嘲道:“那時候,我雖能無敵于世,可也僅僅只局限在這大荒天下罷了。”

青棠前來大荒時,已是一位真正的同壽境界王!

她的師尊更是觀主這等在星空深處最頂級的大能。

而同壽境,意味著與天同壽,在那時,修士早已打破壽元的束縛和枷鎖,只要不自己作死,足可萬壽無疆。

故而對青棠而言,要想瞞過當年最巔峰時的自己,也并非難事。

至于畫心齋那位小姐,則是借用了秘寶的力量改頭換面。

“歸根到底,還是我輩被困大荒太久,不止道途被阻,連認知和眼界都被蒙蔽。”

硯心佛主一聲輕嘆。

所謂一山更比一山高,天外有天,就是如此。

蘇奕淡然道:“凡是皆福禍相依,我們這些人困頓于皇極境無數歲月,一身道行也被壓抑得太狠,故而當我們踏足登天之路時,所爆發出的潛能,注定超乎想象,也必然不是星空深處那些界王境角色可比。”

硯心佛主怔然。

他思忖片刻,欣然道:“善!”

而后,他邁步虛空而去,枯瘦的身影漸行漸遠,很快便消失不見。

蘇奕轉身正要返回太玄洞天。

忽地,遠處虛空憑空出現一道女子身影,道:“朋友,這里可是太玄洞天?”

來人身著灰袍、腳踏芒鞋、一頭青絲用紅繩束成馬尾,面容被一張青銅面具覆蓋,露出一對淡紫色眼眸。

而在她右手中,握著一桿丈二長槍,呈古樸的青灰色,槍柄處鐫刻著一幅神秘的萬字符“卍”圖案。

當看到對方對一眼,蘇奕頓感意外。

是那個女槍客!?

天楛毒皇曾言,很久以前,他和絕武皇等一眾老友離開大荒,橫渡星空時,曾遇到一個神秘女槍客,極端恐怖。

當時,絕武皇他們聯手,才堪堪擋住女槍客的一擊。

至于天楛毒皇,都不夠資格被那女槍客視作敵人……

而現在,這樣一個女人出現了,并直奔太玄洞天而來!

“不錯。”

蘇奕不動神色點了點頭,“閣下此來要做什么?”

“找觀主打架。”

女槍客隨口道。

她目光已遙遙看向遠處的太玄洞天,“我聽說他很厲害,并且曾輪回重修,所以想試一試,他究竟有多強。”

蘇奕眉頭微挑,道:“僅僅……只是打架?”

女槍客似察覺到不對勁,目光重新看向蘇奕,道:“我只是喜歡打架而已,能有什么壞心思?”

蘇奕:“……”

女槍客云淡風輕吩咐道:“看起來,你似乎是這太玄洞天的人,那我就不拜山了,你去把觀主叫出來,打完架我就走。當然,他若能擋住我的一擊,我不介意收他為屬下,給予他庇護。”

蘇奕不禁揉了揉眉宇,道:“庇護就不必了,你若真想打架,我奉陪到底便是。”

“你是……觀主?”

女槍客訝然,似難以置信,“這修為未免也太弱了吧?”

蘇奕:“……”

自己這是被看不起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