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打臉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打臉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打臉

玄袍老者一擊被殺,若兮被擒!

全場無不為之瞠目。

若兮軀體緊繃,如墜冰窟。

她艱難轉頭,努力讓自己冷靜,道:“前輩,我大致已猜出,蘇奕是蘇玄鈞的轉世之身,而蘇玄鈞則是您的轉世之身!”

“換而言之,眼前的您,僅僅只是前世所留的一股力量,借由蘇玄鈞之身重現世間,而您的本尊注定不可能再出現在世上。”

若兮說到這,深呼吸一口氣,道:“若前輩在此時殺了我,我鐘氏一族以后,必不會放過蘇玄鈞,畫心齋同樣不會放過他。”

“反之,若前輩饒恕我一命,我可以保證,今日之恩仇就此揭過,以后再不會前來這玄黃星界半步!”

“若前輩有什么條件,也盡可以提,只要我能辦到,定不會皺一下眉頭。”

說著,若兮明眸看著蘇奕,已漸漸平靜下來。

她發現直至此刻,攥著自己脖頸的蘇奕并未下死手,這讓她看到了一絲轉機!

蘇奕忍不住笑起來,道:“我等的就是你這番話。”

若兮明眸發亮,道:“這么說,前輩已答應放晚輩一條生路?”

蘇奕微微搖頭,道:“不,我只是覺得,對今世的我而言,仇敵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若兮一怔,猛地意識到什么,俏臉驟變。

喀嚓!

也就在這一剎,若兮雪白的脖頸被捏斷。

恐怖的力量擴散,把她的軀體和神魂徹底齏粉,灰飛煙滅。

眾人皆震駭。

之前那段時間,世人都在揣測這位畫心齋小姐的身份,很清楚她的來歷極為特殊和神秘,擱在星空深處也必然非同尋常。

而今日,再次見識到若兮的種種手段后,就是彭祖、岳垠妖祖他們這些老古董,都被若兮所擁有的滔天背景驚。

可誰曾想,蘇奕似根本不在意這些,輕描淡寫之間就將其滅殺!

“仇敵越多越好……”

遠處,裁縫自語,“舉世皆敵,或許能夠讓一個人快速蛻變和崛起,可同樣,這也是一條最危險的路,隨時都有身隕道消之危!”

他那蒼老的聲音響徹這片虛空,令人驚疑,也讓人不寒而栗!

舉世皆敵?

殺了一個若兮而已,怎可能會惹出如此大的風波?

這若兮的來歷,就真有那般恐怖?

“且不談其他,你覺得,我會讓你的轉世之身活下來?”

裁縫目光遠遠看著蘇奕,神色淡漠。

他之前已負傷嚴重,渾身是傷,淪為階下囚,可卻一點也不驚慌。

天地寂靜,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

蘇奕走上前,眼眸盯著裁縫,道:“太假了,你不是裁縫。”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

不是……裁縫!?

那對方又是誰?

此刻,就是了解一些內幕的青棠,都不禁吃驚,背脊生寒。

就見蘇奕忽地探手,按在以硯心佛主的肉身示人的裁縫的天靈蓋上。

蘇奕掌指朝外一拽,頓時從硯心佛主肉身內抓出一條劇烈掙扎的神魂。

這神魂上下,覆蓋著無數黑色絲線,像密密麻麻的蟲子似的瘋狂蠕動,詭異滲人。

全場轟動,無不膽顫心驚,渾身直冒寒氣。

果然,硯心佛

主被竊取道軀!

“你……早已看出來了?”

那一條神魂明顯也被驚到。

“除非被逼迫到絕路,否則,裁縫那老陰貨斷不會顯露蹤跡,哪怕是他的大道分身,也不會如你這般主動站出來。”

蘇奕不假思索道。

說著,他掌指間爆綻出一片璀璨的劍氣,瞬息就將那條神魂轟殺,徹底消弭于空。

“可惜了我這徒兒的性命。”

驀地,一聲喟嘆響起。

極遠處的天穹高處,忽地憑空出現一道身影。

那人身著月白色僧衣,相貌如中年,赫然是硯心佛主的弟子濟元!

“難道他才是真正的裁縫!?”

玄凝毛骨悚然。

在場其他人也心驚肉跳。

原本,所有人都以為隨著裁縫被擒,若兮被殺,這一場發生在太玄洞天山門外的風波就將落幕。

可現在,人們才意識到,這一場風波遠比他們想象中更兇險,也更詭譎!

“或許,他也不是真正的裁縫。”

青棠黛眉皺起。

此話一出,人們愈發驚疑,渾身發寒。

“不,他就是那老陰貨的大道分身,只要他的布局失敗的時候,就會用這種手段顯露一下蹤跡,以證明自己一直藏于幕后隔岸觀火,根本不曾真正失敗,如此一來,也能嚇到對手,讓對方為此恐懼,寢食難安。”

蘇奕淡淡開口,語帶諷刺。

極遠處天穹下,濟元臉上浮現一絲感慨,“果然,世上最了解你的,永遠是你的敵人。”

旋即,他笑了笑,“這次的事情,讓我所獲頗多,我也很期待下次和你的轉世之身相見。”

說著,他身影漸漸變淡,最終化作一縷模糊的光影消散無蹤。

見此,蘇奕抬手一拋。

木劍憑空消失不見。

天穹之外。

一片荒涼的星空中,漂浮著無數隕石。

其中一塊隕石上。

隨著光霞閃爍,一個身著黑色布袍,身影干瘦,相貌普通的老者憑空出現。

他模樣蒼老,眼眸渾濁,老態龍鐘。

這才是裁縫的真正面貌。

而此時,在他右手拎著一張人皮。

仔細看,那人皮赫然是濟元!

裁縫一抖手,那人皮忽地焚燒起來,最終只剩下一條細長的黑線落入老者手中。

“你觀主又怎知道,這次的成敗根本不重要,只要確定你已轉世,于我而言已經足夠。”

裁縫心中輕語。

忽地,他身影一僵,猛地抬頭。

就見一柄木劍憑空出現,劍鋒距離自己只有三尺之地!

裁縫軀體悄然緊繃,瞳孔收縮如針。

他正欲有所動作,那木劍忽地動了,像揚起的巴掌似的,輕輕在他臉頰上拍了一記。

力道很輕,聲音也不大。

輕飄飄的一巴掌。

而后,木劍一轉身,憑空消失不見。

可裁縫卻似遭受到莫大的羞辱般,一張老臉變得格外鐵青和陰沉,氣得軀體都不受控制地微微顫抖起來。

那木劍絕對有轟殺他的威能,可卻沒有這么做,而是用輕飄飄的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

那般輕蔑、那

般不屑。

這姿態,高高在上,充滿俯瞰的味道!

裁縫甚至能猜出,觀主此舉,就是要踐踏自己,羞辱自己。

這也是在向自己表明,自己這具分身,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裁縫不是意氣用事之輩,可這次受到的屈辱著實太大,讓他都有種回去和觀主拼命的沖動!

可最終,他忍住了。

“早晚有一天,我必用縫天針給你觀主縫出一具肉身,讓你永生永世跪在那,自己抽自己耳光!”

裁縫暗自咬牙。

他轉身而去。

他身影如若一縷黑線,鑿破虛空,穿梭星空之中。

幾個眨眼間,就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可僅僅半刻鐘后。

裁縫忽地頓足,望向遠處。

在那前路之上,出現一個女人。

一身灰色布袍,腳踏芒鞋,柔順的青絲用紅繩束成一簇馬尾,臉上覆蓋著一個青銅面具,露出一對泛著淡淡紫色的冰冷眼眸。

而在她右手中,則握著一桿丈二長槍,呈青灰色,槍身古樸,鋒芒內斂。

除此,她身上再沒有其他點綴,可她隨意立在那,就似將那片星空踩在腳下,如若主宰般,大有唯吾獨尊,舍我其誰的威勢!

裁縫渾濁的眼眸瞇起來,拱手道:“萍水相逢,無冤無仇,望道友行個方便。”

他察覺到,附近星空已被這女槍客的氣機鎖定,根本不可能繞道而行!

“可惜,只是一具大道分身。”

女槍客輕語,那泛著紫色光澤的眸露出毫不掩飾的失望之意。

裁縫默然,內心深處卻涌起一抹說不出的滋味。

之前,被觀主以木劍打臉,而現在又被一個女槍客這般輕慢,這讓裁縫都有些懵。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觀主倒也罷了,現在連一個女人也敢鄙視自己,真當自己好欺負!?

“你的本尊有多強大?”

女槍客問道。

裁縫穩住心神,淡淡道:“這可不好說,雖談不上多厲害,但也不是隨便誰就能挑釁……道友問這些做什么?”

女槍客道:“打架!”

裁縫瞳孔一縮:“無冤無仇……打架?”

女槍客道:“對,帶我去見你的本尊,只要你的本尊能擋住我一擊,便有資格當我的屬下,得到我的庇護。”

裁縫睜大眼睛,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他縱橫星空深處多年,被視作最危險的恐怖巨頭之一,談起他的威名,足以讓界王境人物膽顫心驚。

可此時,一個女槍客卻說,只要自己的本尊擋住她一擊,就能得到她的庇佑!

這何其荒謬?

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快點!”

女槍客催促,“別浪費時間!”

裁縫神色一陣明滅不定,旋即按捺住內心的怒意和殺機,道:“若我能擋住道友的一擊,不知道友能否就此止手,為我讓路?”

星空劇顫,萬象黯然。

一抹槍鋒劃破長空,倏爾間而已,便抵在裁縫咽喉處一寸之地。

“你……擋得住嗎?”

女槍客問道。

裁縫神色淡漠平靜,不曾變化。

心中卻翻江倒海,軀體生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