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觀主?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觀主?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觀主?

天地劇烈震蕩,虛空紊亂。

青棠站穩時,俏臉煞白,長發散亂,身上有殷紅的血珠滴落。

她負傷太重,唇角血流不止。

那凄慘的模樣,讓人揪心。

過往五百年,她獨掌太玄洞天,稱尊大荒,天下敬仰。

而在今日,更顯露出讓在場那些老古董震撼的恐怖戰力,舉手投足,如主宰臨世。

可誰能想到,面對裁縫這位來自星空深處的恐怖巨頭,她會被打壓得這般狼狽和凄慘?

而這,也淋漓盡致地襯托出裁縫是何等可怕!

“青棠,現在看來,你就是不顧性命出手,怕也無法拉我墊背了。”

極遠處,畫心齋小姐若兮終究沒忍住開口了,眉眼含笑,聲音中有嘲弄,也有挖苦。

之前,青棠曾進行威脅,讓她閉嘴,出于忌憚,她不敢多說一個字。

可現在,隨著青棠遭受重創,她明顯已經不在意這樣的威脅。

“你來自星空深處,曾如若奸細般混入太玄洞天多年,欺騙蘇玄鈞至今,這一切已注定,沒人會去幫你。”

若兮笑吟吟道,“你看看在場這些人,明明眼睜睜看著你垂死掙扎,也沒有一人站出來!”

這番話一出,彭祖、岳垠妖祖等老古董神色皆很不自在。

的確,他們雖然同情青棠的處境,可因為青棠身份的緣故,卻沒有一人愿意站出來幫忙。

錦葵、王雀他們的目光,都齊齊看向了蘇奕,神色間皆帶著焦急和擔憂。

師尊不開口,哪怕他們內心已漸漸重新接受青棠,也不敢冒然表態。

裁縫好整以暇立在遠處,沒有立刻動手,他看得出,青棠已撐不了多久。

但此時的青棠,極可能會孤注一擲,無疑也是最危險的!

反倒是拖得時間越久,對青棠就越不利。

“你看,連你口口聲聲尊重無比的師尊,都在冷眼旁觀。”

若兮輕笑,顯得愈發有恃無恐。

這一刻,眾人的目光都看向蘇奕,卻見他身影屹立在那,紋絲不動,神色平淡如舊。

這讓人都不禁困惑。

之前,青棠送出多份驚喜,過往那些疑點也已逐漸解開,已經很少有人認為青棠是叛徒。

可偏偏地,作為青棠的師尊,蘇奕的態度卻顯得很冷淡,甚至……有些無情!

天地死寂,山河凋零。

青棠目光從在場眾人臉龐上掃過,那些老古董皆避開了其目光,錦葵他們神色間的焦急和擔憂,則被她盡收眼底。

裁縫遠遠立著,神色古井不波。

而自己的師尊……

當看到蘇奕那平淡的神色時,青棠唇角微微動了動,最終沒說什么。

“我可從沒想過,今日此時,會有人站出來幫我。”

青棠目光看向若兮,道:“我拿性命為賭,你今天必死。”

話語輕描淡寫。

若兮背脊一陣發寒。

青棠負傷的確很重,可身影依舊筆直,脊梁不曾彎曲。

連她眼眸中的平靜和決然,也不曾受到任何動搖!

而裁縫,則邁步虛空,一步步朝青棠行去。

他以硯心佛主的面貌示人,蒼老的面龐

自始至終古井不波,渾身有著一股令人絕望的恐怖威勢。

“我知道,你還有底牌,盡管動用便是。”

裁縫慢吞吞開口。

他步履很慢,但每一步踏出,身上的威勢就變強一截,壓迫得虛空劇烈嗡鳴,天地為之動蕩。

遠處,青棠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壓迫之感。

她擦掉唇角血漬,渾然不理會那周身肌膚上遍布的血色傷痕,一身氣息驟然暴漲一大截。

整個人身上的劍意如若燃燒起來,通天徹地,明耀世間。

所有人不寒而栗,駭然色變,哪會看不出,此刻的青棠明顯動用了一門秘術,欲赴死而戰?

裁縫眼眸瞇了瞇,旋即微微搖頭道:“你不行。”

他掌指捏印,隔空叩擊。

千丈天地如一塊琉璃,轟然崩碎。

那無匹的掌印,帶著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怖的勢,直似凜凜天威盡數融于其中!

青棠裙裳飄蕩,周身如深陷泥沼,有不可自拔的無力之感,又像被天地大道所敵視,孤零零一人顯得渺小而無助。

她抿了抿蒼白的唇,不曾求救,也不曾流露出任何情緒,唯有眸子深處,決然之意更濃。

她揚起右手,駢指如劍,渾身如燃燒的劍意在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全部灌入其掌指間。

可就在這一剎,一道蒼茫的劍吟驟然響徹。

幾乎在劍吟響徹的同時,一道峻拔的身影早已橫空一閃,揮劍斬向裁縫隔空拍出的一掌印。

青棠一怔,明眸睜大。

砰!!!

劍氣與掌印碰撞,那片天地轟然迸發出滔天的毀滅洪流。

蘇奕的身影則被震得倒飛出去。

當站穩身影時,堪堪立在青棠身前一尺之地。

青棠能夠清楚看到,師尊一身氣機劇烈翻騰,明顯是在這一擊中遭受到沖擊。

可師尊的身影就如一道接天通地的孤峭山峰,扎根在那,似天塌地陷,都不會動搖。

似八風襲來,都越不過這座大山!

無聲無息地,兩行晶瑩的清淚從青棠的明眸中奪眶而出,滑過蒼白如紙的清麗俏臉。

之前的她,孤傲、睥睨、強勢,縱使遭受重創,傷痕累累,縱使被諷刺譏嘲,縱使無人援助,她也根本不在乎,眼神堅定而平靜,不曾有絲毫波動。

可此時,當看到那距離自己咫尺之地的一道峻拔背影,卻再掩飾不住內心的情感。

眼眶發紅,淚如雨下。

“師尊……您……”

青棠開口,縱使盡力壓制內心的情緒,聲音卻帶著一絲哽咽。

“之前我不出手,是內心掙扎反復,不確定當如何對待你,而現在,我想明白了。”

蘇奕沒有回頭,但已經察覺到身后青棠那淚流的樣子,眼神不由泛起一絲憐惜,聲音也變得溫和。

他沒說想明白了什么。

青棠也沒問,淚水依舊止不住的在流,而她那蒼白的面容上浮現一抹發自內心的喜悅笑容,唇角都不禁微微翹起。

這一剎,她忽地感覺,過往那些歲月內心所隱匿的情緒,所無法訴之于口的無奈,皆被濃濃的暖流沖散和消解。

縱使這時候死了,她都不會

覺得再有遺憾!

全場死寂,所有人皆被挺身而出的蘇奕驚到。

那些老古董內心莫名地暗松一口氣,他們都清楚,作為青棠師尊的蘇奕若再不出手,青棠極可能就將徹底步入毀滅。

錦葵他們如釋重負,一個個激動得難以自已。

尤其當看到青棠那淚流不止的模樣時,他們這些師兄師姐皆感到很心疼。

該是何等激動和喜悅,才會讓青棠無法掩飾內心的激動和喜悅,在這眾目睽睽之下淚如雨下?

“呵,還一出師徒情深的戲碼。”

畫心齋小姐若兮嗤笑,諷刺十足。

蘇奕沒有理會,他目光看向裁縫,道:“以前,觀主沒有徹底殺了你,但以后,我會。”

“原來,你終究還沒有成為觀主啊……”

裁縫不由笑起來。

他似乎識破了秘密,整個人輕松起來,那蒼老的面龐都浮現出一抹笑容。

兩人的對話,讓場外其他人皆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可當這番話落入畫心齋小姐若兮耳中,卻如遭雷擊,整個人渾身一僵,顫聲道:“裁縫大人,您說他……他是……觀主!?”

那聲音結結巴巴,透著難掩的慌亂和不安。

這愈發令人吃驚,觀主?玄鈞劍主何時又另有一個新的身份?

“不,他還不是,你可以一如從前地把他當做蘇玄鈞。”

裁縫慢吞吞說道,“如此一來,我也可以徹底放開手腳,無須再有任何忌憚。”

說著,他干癟的唇角浮現一抹微笑。

裁縫那骨瘦嶙峋的身影上,似有一座太古火山爆發,威勢驟然間暴漲一大截。

一抹詭異的幽冷黑暗光澤,悄然間遮蔽這片天地,讓白晝仿似一下子被被拖拽進永夜!

那詭異的一幕,讓所有人徹底膽寒。

之前,裁縫斬出的恐怖力量,已強大到令人感到絕望。

可誰能想到,此時此刻的裁縫,實力竟又暴漲一大截?

無疑,從開戰到現在,裁縫一直有所保留!!

“你去一邊待著,我來收拾這老東西。”

蘇奕隨口叮囑。

青棠卻微微搖頭,清眸中的淚水瞬息蒸發掉,神色也變得平靜起來,道:“師尊,這最后的驚喜,弟子必須親手為您送上。”

蘇奕眉頭微皺。

便在此時,裁縫輕笑一聲,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做事如此,殺人亦當如此,蘇玄鈞,你已經沒有機會活到以后了。”

聲音還在回蕩,裁縫身影憑空消失原地。

天地間黑暗如夜,光明似被完全吞噬。

而裁縫的氣息,竟是完全消失不見!

并且,這一剎蘇奕視野一片漆黑,六識如被隔絕,再感知不到任何景象。

哪怕動用神識都無濟于事!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蘇奕軀體猛地緊繃,背脊生寒。

毫不猶豫,他直接動用至強手段,識海中如若沸騰,將九獄劍徹底喚醒。

一股晦澀神秘的力量隨之從九獄劍擴散而開。

可還不等蘇奕出手,這一剎,一道鏘鏘劍鳴驟然炸響,似雛鳳清啼,激蕩九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