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九十五章 蓮臺猶在 人如當年否

第一千九十五章 蓮臺猶在 人如當年否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九十五章 蓮臺猶在 人如當年否

小西天。

大荒佛門第一圣地。

一株九丈高的菩提樹下,跏趺坐著一位老僧。

菩提樹莖干蒼勁,樹皮如龍鱗開張,枝椏上生滿青碧的葉子,綠霞氤氳,神圣氣息流淌。

老僧身影干瘦如柴,臉色皺紋如溝壑交錯,枯坐在那,一動不動。

在其身前,擺著一張蓮臺。

蓮臺二十四品,呈琉璃般的光澤,可在蓮臺之上,則有著一道觸目驚心的劍痕。

“師尊,毗摩吃了大虧,畫心齋也折損了一批好手,如今這天下,皆在關注,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何時殺上玄鈞盟,斬除毗摩。”

忽地,一道莊重沉渾的聲音,在這片天地中響起。

就見極遠處,緩緩走來一個身著月白僧袍的中年。

他在距離菩提樹十丈之地佇足,雙手合十,寶相莊嚴。

菩提樹下,枯瘦老僧眼眸閉合,神色靜謐祥和,身影紋絲不動,唯有一縷聲音,從其唇中傳出:

“蓮臺猶在,可卻已被劍痕所裂,如今的蘇玄鈞,是否還是當初的他?”

聲音蒼老干澀,似很久不曾言語。

中年僧人想了想,道:“這世上,從不曾有兩片一樣的菩提葉,于弟子看來,輪回前和輪回后,已不再是同一個人。”

枯瘦老僧閉著的眼皮悄然睜開一絲縫隙,目光看向身前蓮臺上那一道劍痕,道:“蓮臺猶在,劍痕猶存,人……難道真的會變成另一個人?”

他一聲輕嘆,重新閉上眼睛,道:“再等等,等他那位小徒弟什么時候忍不住出手,自然就清楚,如今的蘇玄鈞,究竟是誰。”

這就如同在打禪機,說啞謎。

換做其他人,注定聽得一頭霧水。

可那月白色僧袍的中年卻似明白了一般,道:“正如師尊所言,事情的確還沒有到水落石出的時候,姑且……再等等。”

說著,他朝遠處的枯瘦老僧微微稽首,便轉身而去。

直至他的身影消失,枯瘦老僧忽地一陣劇烈的咳嗽,那皺紋密布的蒼老容顏上,浮現出一抹詭異矛盾的神色,似痛苦、似掙扎、似殘忍獰笑、又似悲天憫人……

菩提樹嘩嘩作響,綠霞如光雨般,垂落枯瘦老僧身上,浸潤其干瘦如柴的道軀。

他霍然抬頭,重新看了一眼那座蓮臺上的劍痕,急促喘息,聲音嘶啞道:“蓮臺猶在,他……定然還是那個他!”

枯瘦老僧咳血,渾身顫抖。

許久,他軀體猛地一震,臉上那詭異矛盾的神色忽地消失,恢復之前的靜謐祥和。

他袖袍一揮。

那座被一抹劍痕裂開的蓮臺,忽地化作粉末消散。

而后,枯瘦老僧抬眼看向菩提樹枝椏上的葉子,輕語道:“可這世上,可從沒有過相同的兩片葉子。”

數天后。

萬霞靈山前。

秦楓一行人憑空出現。

這位星河神教天陽殿的使者,一襲玉袍,容如青年,渾身彌散著一股孤傲自負之意。

在他身后,跟著的是兩位星河神教“雷部”的長老,皆有玄幽境后期層次的道行。

星河神教有“三殿四部”。

三殿分別是天陽殿、月輪殿、眾星殿。

四部分別是風、雷、云、火四部。

在星河神教,唯有被教主選中的“圣子”,才有資格進入三殿之中,擔任使者的職務。

以后,當“圣子”踏足玄合境,便可擔任三殿中的祭祀職務!

秦楓便是星河神教的一位圣子,雖然道行只有玄幽境中期,可他的戰力,則要遠勝宗門內的那些老人!

其地位,也遠不是身旁那兩位來自“雷部”長老可比。

“使者,據說畫心齋折損了數個傳人,如此可見,那姓蘇的家伙,可遠比我們想象的更強一些。”

一個雷部長老開口,他名叫谷徹,身影高大,身著蟒袍,頭戴一頂蓮冠,蓮冠中央烙印著一朵雷紋圖騰。

那是星河神教雷部的標志。

“有關十萬妖山的那一場大戰的具體細節,目前我們還不清楚,但可以料定,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根本無懼畫心齋的涅靈法則,自然也無懼我們星河神教的星寂法則。”

另一個雷部長老沉吟開口,“似這樣的對手,也最令人琢磨不透。”

他叫孟天尹,身著白袍,氣勢剽悍。

“若他蘇玄鈞是一般人,何須由我親自動手?”

秦楓慢條斯理開口,“你們也無須提醒,毗摩的心思,我大致能猜測出,無非想借刀殺人,拖咱們星河神教下水。不過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蘇玄鈞身上的輪回之秘!”

說到這,他眸子泛起一絲精芒,“青棠那女人,保守有余,進取不足,只龜縮在太玄洞天,欲隔岸觀火,謀定后動。

“可如此一來,也定然會錯失許多機會,畢竟,蘇玄鈞只有一個,若讓九天閣、畫心齋的人捷足先登,想后悔都來不及。”

“更何況,縱使此行未能得償所愿,起碼也能進一步摸一摸蘇玄鈞的底細,如此一來,以后再收拾他時,心中自有定數,而不至于胡亂揣測。”

“現在,我只希望蘇玄鈞還未曾離開中州王氏,否則,可就太掃興了。”

說著,秦楓已邁步朝前掠去。

谷徹和孟天尹這兩位雷部長老皆跟隨其后。

“使者,我們就這樣殺過去?”

孟天尹忍不住出聲。

秦楓微微一笑,道:“放心,我會以切磋論道的名義,和蘇玄鈞決一勝負,他若贏了,我大不了低頭服輸就是,相信以他的心智和眼力,當不會做的太過分。畢竟,我們背后可站著星河神教,他已經得罪了畫心齋,難道還敢再和我們撕破臉?”

頓了頓,他繼續道:“可若是他蘇玄鈞敗了……呵,那我可不介意趁此機會,將其擒下!”

說罷,秦楓輕聲一嘆,自嘲似的說道,“我們這般小心翼翼,是不是太丟人了一些?”

孟天尹和谷徹對視一眼,皆搖了搖頭,紛紛開口。

“放眼這玄黃星界,除了那些個皇極境大圓滿的老東西,也只有玄鈞劍主能夠讓我們這般重視。”

“不錯,在對付玄鈞劍主這件事上,謹慎一些才最為明智,畢竟,連毗摩和畫心齋的力量也已栽了個跟頭,小心駛得萬年船。”

秦楓笑了笑,頷首道:“我輩修士,最忌諱臨陣之前,患得患失,我當初之所以被掌教另眼看待,選為圣子,就在于我的大道之路,從不曾畏懼過任何對手!”

對此,孟天尹和谷徹皆深以為然。

秦楓的確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天縱奇才,不止是星河神教的圣子人物,在星空諸天當中,也是第一流的蓋世人物,其實力足可讓世間大多數老輩人物自慚形穢!

而今,在這玄黃星界,能夠被秦楓視作對手予以重視,那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足可自豪了。

交談時,他們已經來到了萬霞靈山的山門前。

秦楓撣了撣衣冠,而后朗聲開口:“星河神教天陽殿使者秦楓,前來拜山,敢問蘇奕可在?”

聲如清越鐘聲,轟然響徹天地之間,山河皆顫。

而秦楓身上,也是在此刻彌漫出一股莫大的威嚴,有氣吞山海,睥睨四方般的迫人氣勢。

萬霞靈山內出現一陣騷動,嘩然聲四起。

緊跟著,不知多少身影沖霄而起,遙遙看向遠處的秦楓一行人。

王拙甫、王仲淵等王家大人物,以及錦葵、王雀、夜落等太玄洞天弟子,皆在其中。

面對這無數目光的注視,秦楓顯得愈發從容和睥睨,視若無睹,悠然開口道:“你們王家且安心,秦某此次只為蘇奕而來。”

“說出你的來意,且看是否值得我現身一見。”

蘇奕那淡然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

秦楓眉頭微皺,旋即就舒展開,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這姓蘇的家伙不肯立刻來見,雖然顯得很狂,可畢竟沒有讓自己白跑一趟,足矣!

當即,秦楓朗聲開口,道:“秦某此來,只為和蘇道友在大道上切磋一場,別無他想,無論成敗,惟愿一戰!”

言辭鏗鏘,激蕩天地。

眾人皆心中凜然,僅僅從秦楓身上彌漫出的威勢中,就讓他們察覺到這是一個極為恐怖的存在。

忽地,虛空泛起波動,浮現出蘇奕那峻拔孑然的身影。

“切磋?贏了當如何,輸了又當如何?”

蘇奕目光上下打量著遠處的秦楓,隨口問道。

“大道切磋,較量的是道行,只分勝負便可。”

秦楓隨口道。

蘇奕哦了一聲,道:“若分生死,我倒不介意陪你玩玩,若只分勝負,我可沒興趣出手。”

秦楓一怔,萬沒想到,蘇奕竟如此強勢,完全和他所預想中的不一樣。

“蘇道友可知道,若分生死,無論最終誰生誰死,可就意味著和我星河神教徹底結仇,這樣的后果,道友就一點不在乎?”

秦楓眼眸神芒涌動,氣勢也愈發強盛和凌厲。

蘇奕根本懶得理會,道:“若戰,我賜你一死,若不戰,立刻滾。”

輕飄飄一句話,霸道無邊。

秦楓臉色陰沉下來,內心殺機暴涌,只覺尊嚴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挑釁和踐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