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八十七章 王雀之怒

第一千八十七章 王雀之怒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八十七章 王雀之怒

王雀探手把云伯扶了起來,溫聲道:“云伯,我憑自己本事走出禁地,可不算壞了宗族規矩,你害怕什么。”

云伯顫聲道:“少爺,老奴不是怕,而是擔心若少爺就這般離開禁地,會受到宗族懲處。”

王雀一怔,道:“當年我父親說,我何時能夠觸碰到玄合境門檻,何時便允許我從禁地中離開。這三百年來,我潛心修道,總算將一身道行打磨到玄幽境大圓滿地步,而今,我只需渡一場大劫,便可踏入玄合境,宗族當為我高興才對,為何還會對你進行懲處?”

“這……”

云伯額頭直冒汗水,吞吞吐吐。

王雀意識到不對勁,眉頭微皺,“宗族莫非發生了什么變故?”

“少爺,外界的事情太過險惡,您還是不知道為好,請您相信老奴,等過了這段時間,族長肯定會親自前來迎您出去。”

云伯低著頭,不敢面對王雀眼眸。

“看來,宗族的確發生了一些我不了解的變故。”

王雀眼眸微瞇,渾身彌散著一股迫人的威勢,直似君王動怒,讓云伯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少爺……”

云伯還想說什么,王雀已輕輕一掌拍在云伯肩膀上,輕聲道:“云伯,好好睡一覺吧。”

云伯身體一軟,昏厥過去。

王雀當即對其進行搜魂。

片刻后,這位中州王氏的麒麟兒,生來身懷“五德之體”的太玄洞天第五真傳弟子,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起來。

“原來,你們之所以把我禁足于此,完全是你毗摩的主意……”

王雀喃喃,他內心激蕩起沸騰的殺機。

從云伯的記憶中,他已了解到,自己淪為一枚暗子,被毗摩和宗族的一些老人算計利用,為的是對付自己師尊的轉世之身!

這讓王雀又是憤怒,又是欣喜。

憤怒的是,自己被視作誘餌利用。

欣喜的是,師尊疑似還活著!!

深呼吸一口氣,王雀按捺住內心情緒,神色已變得平靜起來,大步離開了這片禁地。

宗族大殿,燈火通明。

王氏一族的一眾高層大人物,皆匯聚于此,在焦急地等待消息。

昨天時候,他們就已得到消息,魚兒已上鉤,進入埋設在十萬妖山深處的那一場殺局中。

不過,目前為止,他們還不清楚,這一戰的結果究竟如何。

“太上長老他們的命魂燈,可曾出現狀況?”

族長王仲淵沉聲問道。

“回稟族長,一切如常。”

一位老人隨口道。

王仲淵嗯了一聲,命魂燈沒有出現情況,那就意味著,太上長老他們并未遭難。

可這一切,卻無法讓王仲淵真正安心。

原因無他,這次要對付的目標,身份太過特殊。

“族長,依我看,那名叫蘇奕的家伙,必然在劫難逃!”

一個身影高大的白發老人端著茶盞,悠然開口道:“畢竟,毗摩大人此次的布局,足可輕松滅殺玄合境人物,除此,還有畫心齋的高人助陣,焉可能滅不了一個玄照境人物?”

這番話,引來不少人附和。

王仲淵沉默片刻,卻輕嘆道:“可萬一……那蘇奕真的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呢?”

此話一出,大殿氣氛猛地寂靜壓抑下去。

一眾王家老人神色各異,目光閃爍。

他們早有如此揣測,只不過從不曾宣之于口。

“族長,你多慮了。”

那白發老人一聲哂笑,“哪怕退一萬步說,那姓蘇的真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又能如何?轉世重修,又僅僅只玄照境修為,早不是當年最巔峰時的玄鈞劍主可比!”

說到這,他眸光深沉,一掃在座眾人,“而要知道,毗摩大人的布局,足可輕松滅殺玄合境人物,還能對付不了一個……轉世之身?”

不少人都微微點頭,認可這個說法。

就見白發老人目光看向王仲淵,繼續道:“族長,哪怕情況再壞,我們也無須擔心什么,別忘了,我們背后站著毗摩大人,以及那來自星空深處的畫心齋!”

說罷,他端起茶盞,輕啜了一口,“當然,這些都是最壞的情況,事實上,我根本不認為,那姓蘇的能夠活著從十萬妖山走出來。”

談話到此時,在場大多數老人都已安心許多。

唯有族長王仲淵眉頭緊皺,心神不寧。

很多年前,他曾有機會親自拜見過玄鈞劍主,也無比清楚,那個劍壓諸天的神話人物,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

在事情沒有分出結果之前,他著實無法安心!

猛地,大殿外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

“你們這些老東西,簡直該殺!!”

一字一頓,如若雷霆般轟然響徹大殿之內。

在座眾人皆臉色微變,目光齊齊看向大殿外。

就見夜色中,一個身著玉袍,身影軒昂的青年,邁步走來。

他容貌俊朗,龍章鳳姿,風采曠世,正是王雀。

只不過,他此刻的神色卻陰沉冰冷,一對眸毫不掩飾那濃烈沸騰的殺機。

“雀兒?”

“這孩子怎么從禁地中出來了?”

“誰這么大膽子,敢私自放人?”

大殿內一陣騷動,那些王家老人皆驚疑不已,臉色變幻。

“雀兒,你……怎么來了?”

王仲淵霍然起身,神色明滅不定。

王雀深呼吸一口氣,神色淡漠道:“父親,事情我都已經清楚,我只想說,亡羊補牢,為時不晚,若再執迷不悟,別說其他,我第一個饒不了那些敢加害我師尊的賊子!”

此話一出,讓不少王家老人皆露出怒色。

一個壯碩的紫袍中年暴喝:“放肆!王雀,你這叫以下犯上,目無尊長!這里沒有你說話的地方,快下去!”

王雀一聲冷笑,道:“目無尊長?我王雀被你們關在禁地三百年,到如今,更被你們賣了當誘餌,以此禍害我師尊的性命,你們還有什么臉面自稱是我王雀的長輩?”

說著,他目光看向王仲淵,猛地深呼吸一口氣,道:“父親,其他人如何做的,我統統不理會,我現在只想請您以族長的身份告訴我,在布局陷害我師尊這件事上,你……是否有參與?”

說到最后,他心神都一陣顫抖。

一個是他父親

,一個是他師尊,陷入如此境地,讓他內心備受煎熬,胸腔盡是揮之不去的憤懣。

而面對王雀的質問,王仲淵內心也翻騰不已,欲言又止。

一個美婦人嘆息道:“雀兒,你父親,也是聽命行事罷了,你便是內心再憤怒,也斷不能把怒火灑在你父親身上。”

聽命行事?

王雀沉默了。

而此時,那白發老人也淡然開口:“雀兒,你想多了,那姓蘇的根本不是你師尊,而是冒充你師尊的奸人!我們之所以和毗摩大人聯手,就是要滅掉那奸人,以正視聽。”

王雀忍不住笑起來,就像聽到天大的笑話,“若那蘇奕并非是我師尊,為何你們要用我當誘餌?你們都糊涂了嗎,會相信一個冒充我師尊的奸人,會去十萬妖山救我?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之前,對云伯進行搜魂后,王雀正是憑借這一點推斷出,那蘇奕乃是師尊的轉世之身!

而他此話一出,那些王家老人的神色都變得不自在起來。

而那白發老人則臉色一沉,道:“雀兒,這里可不是你胡鬧的地方,看看你的樣子,簡直是大逆不道!”

王雀手中多出一口明晃晃的道劍。

他眉梢殺機縈繞,神色淡漠,一字一頓道:“師者如父,你們構陷和算計我師尊,根本不配再當我王雀的長輩!縱使被視作是大逆不道,我今天也要先收拾了你們這些老東西!!”

他一身氣息肆虐,恐怖的威勢在大殿內席卷。

許多老人吃驚,駭然色變。

因為王雀的威勢太強了,玄幽境大圓滿層次的道行,足以讓他們在座大多數老人黯然失色!

白發老人拍碎身前案牘,猛地長身而起,抬手一指王雀,厲聲道:“王雀!你可是王家的后裔,卻要和我們這些長輩動手,簡直是喪心病狂!”

那紫袍中年也冷冷說道:“王雀,你可知道,一旦這么做了,不止王家容不了你這逆子,以后你大師兄毗摩,以及來自星空深處的大勢力畫心齋,皆會饒不了你!”

氣氛肅殺,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

王仲淵再忍不住,道:“雀兒,這件事另有隱情,遠不是你所想象那般簡單,你且息怒,莫要再胡鬧了,等時機成熟,我自會告訴你來龍去脈。”

王雀抬眼直視著王仲淵,聲音低沉中帶著一絲嘶啞,道:“父親,您無須再說什么,我已經想明白了,若你也參與此事,以后,我會用盡一切替你贖罪!”

他目光挪移,如若冷厲的劍鋒般掃視白發老人和紫袍中年等人,“而那些欲加害我師尊的人,也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聲音擲地有聲。

滿座皆驚。

而后,就見王雀揚起手中道劍,正欲動手。

就在此時,一道透著不屑的冷笑聲忽地在大殿外響起:

“嘖嘖,身為王家后裔,卻為了自己師尊,不惜去對自己的長輩動手,你這小子,可真是個大孝子啊。”

ps:感謝土匪哥和烤魚的盟主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