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八十六章 人質

第一千八十六章 人質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八十六章 人質

毗摩的心性一向沉穩。

在太玄洞天九大真傳弟子中,有“八風襲來,巋然不動”之稱。

在大荒天下,毗摩更是以喜怒不形于色著稱。

可此時,他卻陷入罕見的暴怒狀態中。

原因就是,他此次的布局徹底敗了!

他不心疼那些死掉的棋子,諸如迦樓羅和那些妖皇的性命,于他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

真正讓他陷入暴怒的,是在這一場大戰中,蘇奕展露出的實力!

天妖煉穹戰陣被破掉,算不上什么。

讓毗摩心驚的,是殷老和星羅戰圖,竟也沒能奈何蘇奕!

“玄照境……真的可以強橫到這等地步?!”

毗摩陷入沉默,神色陰晴不定。

他這次所布設的殺局,都能滅殺大荒中的玄合境存在!

可誰曾想,最終還是敗了。

這讓他如何不驚?

案牘傾塌,杯盤狼藉,大殿氣氛壓抑肅殺,隨著時間推移,毗摩一點點從暴怒的狀態中冷靜下來。

“經此一戰,師尊必然再不會容我,而當此戰的消息擴散大荒天下,定然會掀起諸多猜測和非議!”

“到那時,一旦讓世人清楚,那蘇奕真的是師尊的轉世之身,我毗摩非被千夫所指,萬眾唾罵不可……”

毗摩心中發寒。

他不在乎背負罵名,可他清楚,一旦這種事情發生了,打著師尊名義建立的玄鈞盟,必將產生大動蕩,極可能會就此出現分歧和裂痕!

到那時,他毗摩不止會被視作欺師滅祖的叛徒,被萬眾唾棄,連玄鈞盟都可能四分五裂。

畢竟,玄鈞盟可不是鐵板一塊。

那些附庸在玄鈞盟麾下一部分勢力,尊奉的是玄鈞劍主的名號!

這等情況下,若讓世人清楚,玄鈞劍主轉世歸來,而其大弟子則是個叛徒,那些以前依附在玄鈞盟的那些勢力,怎可能還會聽從調遣?

尤為要命的是,這一場發生在十萬妖山的大戰,已充分證明了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是何等恐怖。

連那些個玄幽境妖皇聯手,都被殺得全軍覆沒,放眼整個大荒天下,誰還敢不把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當回事?

毗摩太清楚,作為曾獨尊大荒,劍壓諸天的師尊,其威名對天下的影響是何等之深。

他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只需師尊振臂一呼,大荒天下不知多少大勢力會站出來,為其賣命!

就是那些隱世多年的活化石級老古董,也會紛紛跑出來,為他助陣!

不過,毗摩不擔心這一點。

他同樣清楚,師尊不會這么做。

以師尊的性格,一向講究“家丑不可外揚”,哪怕他狠心要對太玄洞天上下進行清算,也會選擇自己動手,而不會借他人之力。

“師尊不會借他人之力來對付我,可只要讓人知道他還活著,就足以讓我麾下那些勢力變成墻頭草……”

“不行,必須盡快解決此事!否則,我的處境只會更不妙!”

毗摩深呼吸一口氣,眸子中閃過一抹決然。

他取出“亙古魔域圖”,徐徐打開。

畫卷內是一片血腥如煉獄般的世界,而在畫卷一角,則有煙霞涌動,勾

(本章未完,請翻頁)

勒出一座洞府的輪廓。

一只生有三只眼眸,通體如若仙金澆筑而成的金色蟾蜍,蹲坐在洞府之前。

正是那只被毗摩稱作“使者”的三眼金蟾。

“怎樣,事情可順利?應該已經成功了吧,畢竟,這次殷文可是把‘星羅戰圖’都帶去了,足可收拾你們大荒的玄合境人物,滅殺一個玄照境的蘇玄鈞,當易如反掌。”

三眼金蟾甕聲甕氣開口,顯得很得意。

毗摩沉默片刻,低著頭,道:“回稟使者,行動失敗了。”

三眼金蟾一呆,驚得差點蹦起來,難以置信道:“失敗了?!這怎可能會失敗!!?”

毗摩當即把事情經過一一說出。

聽罷,三眼金蟾頓時暴跳如雷,破口大罵起來,“廢物,一群廢物!出動那么多力量,到最后連一個玄照境的家伙都殺不死,何其荒唐,何其可笑?”

這三眼金蟾明顯情緒失控。

擱在以前,毗摩也就忍了,可現在他已忍不住道:“使者,事情已經發生,依我之間,還請您速速拜見小姐,將實情稟報,否則,時間拖得越久,事態只會越來越嚴重。”

三眼金蟾怒道:“你在教我做事?”

毗摩冷冷道:“我只不過是實話實說,使者別忘了,馮吉、緋云兩位都已遭難,而今殷文道友也不幸罹難,面對如此慘重的損失,使者難道還敢把我師尊的轉世之身當做尋常的玄照境角色看待?”

頓了頓,他冷哼道:“以我對師尊的了解,若非他還沒有摸清楚一些事情的真相,怕是早已殺上玄鈞盟了!”

三眼金蟾愣住,似無法想象,以往對自己畢恭畢敬的毗摩,怎敢這般訓斥自己。

而此時,毗摩深呼吸一口氣,拱手道:“還請使者息怒,速速將此事稟報小姐!”

三眼金蟾明顯憋了一肚子氣,可也清楚,現在不是宣泄的時候。

它眼神冰冷,一字一頓道:“你給我等著!”

說罷,它張嘴吐出一支九寸長、通體漆黑如墨、表面覆蓋著詭異扭曲云紋圖騰的畫筆,當空一劃。

那洞府緊閉的大門頓時開啟。

三眼金蟾當即走了進去。

“松釵師妹,事態雖然還沒有到最嚴重的地步,可若再壓不住師尊的氣焰,這玄鈞盟可就徹底完了……”

毗摩心中喃喃。

很久以前,他就知道曾是太玄洞天記名弟子的“松釵師妹”,乃是來自畫心齋那位“小姐”所化用的身份。

但,在毗摩心中,一直固執地把對方當做“松釵師妹”來對待。

就仿佛這樣的稱謂,可以進一步拉近彼此的關系。

許久。

三眼金蟾從洞府中走出。

這讓毗摩心中一沉,都已到了這等時候,松釵師妹竟還不愿現身一見!?

“小姐說,她已料定,在天玄書院滅殺緋云和馮吉的兇手,定然是玄鈞劍主無疑。”

三眼金蟾開口。

一句話,讓毗摩內心一震,旋即就明白過來,震驚道:“這么說,我師尊他……真的已經擁有對抗天祈法則的力量!?”

這樣的事實,他原本已揣測出一二,可當得到明確的答案時,內心依舊無法淡定。

(本章未完,請翻頁)

為他當初之所以毅然選擇站在畫心齋這條大船上,就是因為曾見識過天祈法則的強大!

那種宛如禁忌般的法則力量,讓他毫不懷疑,放眼整個大荒天下,都找不出和其對抗的。

可誰曾想,轉世歸來之后的師尊,卻能辦到這一步,這簡直就像一記悶棍,狠狠砸在毗摩頭上,讓他內心掀起驚濤駭浪。

三眼金蟾沒有理會毗摩的失態,冷冷道:“除此,小姐吩咐,讓你無論用什么辦法,盡量去拖延時間,小姐會盡全力縮減出關的時間,當其出關時,一切事情,皆可迎刃而解。”

“在此之前,你可以去聯絡九天閣和星河神教的力量,只需告訴他們,你師尊手中,掌握著輪回之秘和玄黃秘寶,他們自會坐不住。”

聽到這,毗摩心中一動,頓時冷靜下來,道:“我明白了,小姐是打算把他們都拖下水,借刀殺人!”

三眼金蟾再次開口,“把你師妹錦葵交給我。”

毗摩皺眉道:“使者這是要做什么?”

三眼金蟾身影一晃,忽地從亙古魔域圖中掠出,化作一個身著金袍的老者。

他白發柳須,仙風道骨,眉心生著一只銀色豎瞳,渾身彌散著一股妖邪懾人的威勢。

三眼金蟾幻化的金袍老者冷然道:“拿你師妹的性命,去見一見你師尊,順便換回星羅戰圖。那件寶物乃是我派祖師親手煉制,無論如何,也不能落入外人之手。”

毗摩道:“不瞞使者,我師尊根本不在乎任何威脅,哪怕你殺了錦葵,他也不會低頭,而是會選擇十倍百倍報復回來,為錦葵報仇。”

三眼金蟾冷笑,“我又不是去找你師尊拼命,只是換寶物而已,難道在你師尊心中,寶物比你師妹的性命更重要?”

毗摩默默點了點頭。

中州。

大荒九州之一。

中州王氏乃是中州首屈一指的頂級古族,擱在整個大荒天下,也算得上是一流勢力,論底蘊的話,猶在六大道門這等勢力之上!

中州王氏的祖地,位于萬霞靈山。

深夜。

中州王氏。

一座禁地內。

“少爺,老奴已經將宗族這個月發放的丹藥送來,就放在您的房間外,您看還需要些什么嗎?”

一道蒼老的聲音,在王雀被禁足的房間外響起。

“云伯稍等。”

房間內,王雀悄然從打坐中睜開眼眸,長身而起,打開房門。

“少爺有何吩咐?”

房門外,一個耄耋老者笑著見禮。

王雀神色溫和,笑著提醒道:“云伯,這座禁地的禁制力量,已再困不住我了。”

耄耋老叟的笑容頓時凝固,驚愕道:“少爺您這是想做什么?”

“我想和你聊聊天,了解一下外界發生的事情。”

王雀說著,已一步邁出門檻。

這一瞬,覆蓋在這座房間的古老禁制力量,猛地劇烈翻滾轟鳴,被王雀一步之間,硬生生破開!

“被困三百載,總算踏出這座樊籠了。”

王雀油然感慨,長長伸了個懶腰。

那被稱作云伯的老人,則被這一幕驚得跌坐在地!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