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八十五章 暴怒

第一千八十五章 暴怒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八十五章 暴怒

天夭魔皇紅裳如火,肌膚勝雪,笑起來時,如絕世妖仙般魅惑十足。

蘇奕卻笑不出來。

他哪會看不出,剛才這女魔頭憤怒生氣的樣子是裝的?

為的就是讓自己主動挽留她!

略一沉默,蘇奕道:“我可以幫忙,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天夭魔皇眨巴著明秀漂亮的星眸,道:“蘇哥哥,別說答應你一件事,就是答應你千百件事,我都心甘情愿,你說吧。”

她露出洗耳恭聽之色。

蘇奕招了招手,道:“你靠近一些。”

天夭魔皇一怔,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羞人的事情,白玉似的俏臉染上一抹紅暈,聲音柔媚入骨,怯生生道:“蘇哥哥莫不是還想像以前那樣打奴家么?”

瞬息而已,這位天下魔門的祖師級人物,仿似化作絕世尤物,眸波瀲滟,含羞帶怯,那種發自骨子里的妖魅,足以勾起佛陀內心最深處的原始欲望。

說話時,她已輕移蓮步,來到蘇奕身前,螓首微垂,素手交握于身前,一副任君品嘗的樣子。

而后,天妖魔皇吃痛。

她那晶瑩小巧的右耳,被蘇奕抬手給捏住,狠狠扭了一下,疼得她黛眉蹙起,氣急敗壞,抬腳就要踹蘇奕。

蘇奕拎著天夭魔皇的耳朵,冷不丁道:“你敢還擊,我可就不幫忙了。”

頓時,這極樂魔土的祖師放棄掙扎,美眸中盡是惱羞,惡狠狠道:“蘇玄鈞,你幼不幼稚!還不松手!?”

她氣急敗壞,紅裳遮掩下,那飽滿高聳的胸口都一陣劇烈起伏。

“再鬼鬼祟祟用媚術誘惑我,可就不是捏你耳朵那般簡單了。”

蘇奕冷哼一聲,松開了手。

在以前,天夭魔皇曾敗在他手底下七次,他也早已將這性情多變的女魔頭的底細摸了個一清二楚。

比如這女人的右耳朵最敏感,其次是臀部……

就如此時,被蘇奕捏了一下耳朵而已,天夭魔皇已面紅耳赤,傲人的嬌軀微顫,眉梢眼角盡是羞惱。

不過,有了這次教訓,天夭魔皇的確變得老實起來。

蘇奕也算出了口氣,開始問詢起九天閣的事情。

很快,他就了解到,出現在大荒的九天閣強者,共有九人,為首的是一位獄主級存在!

除此,還有三位刑者和五位獄卒。

如今,這支力量就駐守在距“極樂魔土”的祖庭不遠的“千羅城”內。

在九天閣,有三位天祭祀、七位域主、十八位刑者、以及眾多的獄卒。

而此次前來大荒的那位獄主,排名第六!

按天夭魔皇的說法,這第六域主是一個有著玄合境修為的強橫人物,城府極深。

“看來,九天閣一部分力量前往了幽冥,一部分力量來到了這大荒。”

蘇奕暗道。

他在幽冥界時,曾在苦海之上滅殺以洪瀛為首的一批九天閣強者,而今得知九天閣出現在大荒,倒也并不奇怪。

“說起來,我倒是聽九天閣的人談起,你那小徒弟早已和星河神教的力量進行合作。”

天夭魔皇忽地說道,“并且,星河神教的強者,早在很多年前就已入駐太玄洞天。不過,我并不清楚消息真假,畢竟,你那小徒弟可極為了不得,若是動手,除非我將身上禁錮的道行徹底解除,否則,怕是很難拿下她。”

一番話,讓蘇奕眉頭皺起。

他可沒想到,毗摩和畫心齋勾結在一起,而青棠則和星河神教勾結在了一起!

沉默半響,蘇奕道:“這些事情,我自會去一一查清楚。”

天夭魔皇道:“可需要我幫忙?”

蘇奕嗤笑道:“虛偽,我轉世之后,太玄洞天發生那么多亂子,也沒見你摻合進來。”

天夭魔皇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你們太玄洞天的事情,別說是我,就是小西天硯心佛主那老禿驢,不也沒有摻合嗎?”

頓了頓,她星眸如水,笑語盈盈道:“更何況,我在意的是你蘇玄鈞,可從不在意其他人。當年世間傳出你的死訊之后,我就料定,你這家伙定然不會就這般容易死了。”

“果然,當我親自去小西天找硯心佛主請教時,那老禿驢直接警告我,讓我莫要摻合你們太玄洞天的事情,至于緣由,他死活也不肯說。”

“但我哪可能猜不出來?”

“直至接下來一段時間,我陸續打探到一些消息,得知你那大弟子曾不止一次派人前往幽冥之地,這讓我愈發斷定,你蘇玄鈞肯定還活著!”

說到最后,天夭魔皇唇角微翹,頗為自得,“現在看來,我的推斷一點也沒錯。”

蘇奕卻沒心思談這些,道:“等我把這一場恩怨解決,自會去幫你收拾那些九天閣的強者,到時候,你只需把玄黃秘寶分我一半,我來幫你汲取和煉化玄黃母氣,如此,足可解決你自身修為的困境。”

天夭魔皇痛快答應。

旋即,她忍不住道:“真不需要我幫忙?”

蘇奕搖頭:“這是我自己的事情。”

話語隨意,卻透著不容違逆的味道。

天夭魔皇道:“也罷,你什么時候需要幫手了,只需招呼一聲,無論我身處何地,定第一時間赴會。”

蘇奕揮了揮手,道:“那就這樣。”

說著,他轉身而去。

可尚在半途,他又頓足,皺眉道:“你怎么又跟上來了?”

就見后方,天夭魔皇一襲紅裳,亦步亦趨而來。

“我送送你,絕不摻合你的事情。”

天夭魔皇輕嘆,聲音幽然,“畢竟,你我可很久沒見面了,在你離開這些年,我才發現,這大荒天下上下,除了你之外,竟找不到一個可以談心的人,而今好不容易和你重逢,你……怎忍心攆我離開?”

她眉梢眼角,都泛起一絲悵然。

蘇奕一陣頭疼,沒有理會,自顧自前行。

后方,天夭魔皇唇角泛起一絲得意,跟隨其后。

夜色如水,篝火洶洶。

當看到蘇奕的身影返回,白意、夜落等人皆松了口氣。

之前,他們還擔心,蘇奕若和天夭魔皇萬一動手,那后果著實讓人忐忑不安。

“我就知道,那女魔頭斷然不敢和蘇大人為敵的!”

青兕妖皇笑呵呵開口,滿臉的諂媚。

“哪個女魔頭?”

一道清冷孤傲,充斥莫大威嚴的聲音響起。

青兕妖皇一呆,旋即渾身僵硬,冷汗如瀑似的冒出,嚇得魂兒差點冒出來。

就見蘇奕后方的夜色中,天夭魔皇一襲紅裳,肌膚勝雪,如若絕代妖仙,渾身彌漫著一股無形的威儀。

夜落、白意、赤松妖皇等人也都倒吸涼氣,內心震顫。

之前,天夭魔皇渾身臟兮兮的,頭發蓬亂,像逃荒的少女般,楚楚可憐,連說話都怯生生的。

可現在的她,簡直像換了一個人,直似主宰山河的君王,一舉一動,威勢強大到令人有窒息之感。

青兕妖皇都快哭了,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之前好不容易才從玄鈞劍主手底下撿回一條命,現在就又得罪了天下魔門一脈的魔祖!

這滋味,讓青兕妖皇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崩潰,什么叫欲哭無淚。

就見天夭魔皇又笑起來,道:“當然,你說的不錯,我的確不敢和你們蘇大人為敵。”

眾人皆驚疑不定,猜不透天夭魔皇是什么意思。

蘇奕自然懶得解釋,道:“走吧,去中州。”

天夭魔皇的出現,讓他了解到了一些消息,已經沒有心思再在這十萬妖山中逗留。

“師尊,天夭大人也和我們一起?”

白意忍不住問。

“不必理會她。”

蘇奕說著,已負手于背,邁步朝遠處行去。

白意、夜落、王拙甫皆跟隨其后。

赤松妖皇、山冥妖皇、青兕妖皇則一路相送,直至送到十萬妖山之外,他們這才佇足,和蘇奕等人揮別。

直至目送蘇奕等人的身影消失不見,青兕妖皇直似癱瘓般,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

這顯得很不堪和滑稽。

可赤松妖皇和山冥妖皇都沒有嘲笑。

換做是誰一下子得罪玄鈞劍主和天夭魔皇這兩位大荒中的通天存在,怕是早沒命了!

而今,青兕妖皇能撿回一條命,已經是僥天之幸。

“自今以后,這大荒有熱鬧可看了!”

赤松妖皇感慨。

“當年傳奇,而今歸來,還不知要掀起多大的風浪,可以預見,玄鈞盟上下,定然會遭受一場徹底的清算!”

山冥妖皇沉聲道。

今日,毗摩于十萬妖山中布下重重殺劫,分明是要毀了其師尊的轉世之身,這不管時出于什么緣由,都已注定,他將面臨來自其師尊的怒火!

“今日之后,若毗摩敢派人來十萬妖山興師問罪,殺了便是!”

赤松妖皇做出決斷,殺氣騰騰。

而就在當天深夜,有關十萬妖山深處發生的這一場大戰的消息,已是像長了翅膀般,傳回玄鈞盟。

得知消息時,毗摩正獨自一人在愜意地飲酒。

而當聽完消息后,毗摩沉默了。

他的面龐一點點變得陰沉如水,額頭青筋爆綻。

到最后,他狠狠將手中酒杯摔碎,踹開身前案牘。

整個人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暴怒中!

偌大的殿宇內,盡是肅殺之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