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五十六章 毗摩背叛之秘

第一千五十六章 毗摩背叛之秘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五十六章 毗摩背叛之秘

三天后,清晨。

梧桐城,鳳棲山腳下。

陣陣誦讀經書的聲音,從半山腰處傳出,如若晨鐘暮鼓,回蕩在天地間。

許多修士立足山腳下,聆聽道音,如癡如醉。

那誦讀經書的聲音,蘊含著大道真意,在過往歲月中,不乏有人慕名而來,在聆聽讀書聲時獲得頓悟。

緋云立足在遠處,看到這一幕時,眸中不由泛起一絲不屑。

凡夫俗子燒香拜神,求吉祥平安,無非是自欺欺人。

這些修士前來聆聽讀書聲,就想在道途上獲得好處,也終究和那些凡夫俗子沒什么區別。

“殺了那小長蟲和毗摩的人馬,這天玄書院竟還敢駐守于此,不曾撤離,這膽子可不是一般的大。”

緋云眼眸望向鳳棲山半山腰處。

他一襲綠袍,俊美的臉龐在清晨天光下顯得愈發妖異。

“難道說,天玄書院根本無懼報復?若如此,那滅殺馮吉的兇手,或許依舊在天玄書院。”

緋云沉吟片刻,便徑自邁步,朝鳳棲山行去。

鳳棲山上下覆蓋著禁陣力量,可在緋云面前,卻形同虛設。

他負手于背,優哉游哉走進山門,沿著那一條通往半山腰的山間小路蜿蜒而上,步履悠閑,似游山玩水的旅人般。

直至抵達半山腰處,天玄書院頓時映入視野。

“這地方,也并沒什么特殊的,以我的手段,分分鐘能將此地夷為平地,殺一個血流成河。”

緋云有些不解,無法想象,以馮吉的道行,怎會栽在這里,完全不應該。

讀書聲還在回蕩,仿佛天玄書院上下,都渾然不知道,已經有人潛入他們的地盤。

忽地,緋云察覺到什么,抬眼看向遠處的崖畔,那里有著一片松林,云霧繚繞,松濤陣陣。

松林內的一塊光滑如鏡的巖石上,坐著一個青袍少年。

一縷天光透過松林蓊郁密集的枝椏,灑在少年身上,讓其身影明滅不定,光影交錯。

少年正愜意地飲酒,儀態悠閑自在。

“呵,這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學生,大清早的竟偷偷跑出書院,藏在林子里飲酒。”

緋云撫摸著下巴,“唔,不過倒是可以對此子進行搜魂,看看能否查出一些有價值的線索。”

想了想,他走了過去。

直至走進那片松林,來到那青袍少年數丈之地時,緋云忽地心生一絲不踏實的感覺。

他下意識頓足,微微皺眉,奇怪,難道這小家伙有問題?

他眼眸泛起一縷縷金芒,重新打量對方。

那青袍少年面朝崖畔之地,背對著他,讓他只能看到一道筆挺瘦削的背影。

就見這少年一頭黑色長發隨意用一枚竹簪盤成道髻,無論衣著打扮,還是身上氣息,皆平平無奇,渾看不出一絲反常。

不過,緋云的眼皮卻狠狠一跳,在他那泛著金芒的眼瞳內,看到的卻是另外一種景象。

那少年身上,有莫測的大道氣息流轉,如風平浪靜的汪洋大海,深不可測!

這小子不對勁!

極可能是專門在此地等候自己!

緋云妖異俊美的臉龐上,明滅不定。

就在此時,遠處巖石上的青袍少年忽地開口:“只你一人?”

“當然。”

緋云瞇了瞇眼睛,旋即笑吟吟道,“前些天,就是你殺了馮吉?”

在他袖袍中,掌指悄然按在一柄血色道劍上。

“別緊張,若要殺你,早在你進入山門時,我已經動手了。”

巖石上,蘇奕飲了一口酒。

緋云眉頭皺起。

擱在尋常,若遇到這樣一個少年,他根本不會多想,早直接出手將其滅殺。

可一想到被殺的馮吉,他頓時按捺住內心洶涌的殺機。

“你在這里等我,是想跟我先聊一聊?”

緋云笑問道。

“不錯,我對你們畫心齋的事情很感興趣。”

蘇奕說到這,輕嘆道,“可惜,你口中那個馮吉,卻死在了你們祖師的一縷意志力量之下,讓我都來不及去了解一些事情。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我可不想再讓你重蹈覆轍了。”

緋云瞳孔收縮,妖異俊美的臉龐一陣變幻,試探道:“這么說,你當初曾鎮壓馮吉,試圖對他進行搜魂?”

蘇奕點了點頭,道:“不錯。”

緋云一陣沉默。

眼下的情景,看似是聊天,可他內心卻愈發不踏實了。

甚至,都有想第一時間撤離此地的沖動!

原因就是,遠處那青袍少年所展露出的氣質太過淡然和從容,且一身氣息深不可測,讓人琢磨不透。

最不可思議的是,以他的眼力觀看,那少年充其量才十多歲而已!絕非什么老怪物!

這一切,處處透著反常,由不得緋云不警惕。

“你想聊什么?”

緋云問道。

同時,他內心一陣自嘲,在畫心齋,他的性情最是桀驁和張揚,殺伐無算,喜怒無常,擱在星空深處,也是個讓人談而色變的角色。

可此時,他卻不得不克制和謹慎。

這一幕若被畫心齋那些同門看到,注定將淪為笑柄。

“回答我一些問題。”

這時候,蘇奕收起酒壺,轉過身來,目光看向緋云,云淡風輕道,“若讓我滿意,我不介意給你一條活路。”

這番話,讓緋云差點氣笑。

可最終,他克制住了,反問道:“玄黃尺可在你手中?”

蘇奕點了點頭,掌心翻開,一柄玉尺浮現而出,道:“這件寶物內,承載著一股屬于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力量,你們畫心齋的人此來大荒,應該就是為了尋找類似這樣的寶物吧?”

緋云一怔,萬沒想到,眼前這少年竟如此坦然,居然直接把玄黃尺亮了出來!

無疑,對方根本不擔心自己動手去搶!!

暗自穩了穩心神,緋云道:“不錯,我們此來大荒的目的,的確和搜集玄黃母氣有關,若你愿意把玄黃尺交出,或許……我們之間還能做個朋友,到那時,你想知道什么,我自會統統告訴你。”

蘇奕笑了笑,道:“朋友?”

緋云聽出了蘇奕話中那若有若無的不屑意味,不禁皺眉,道:“看得出來,你有恃無恐,底氣十足,不過,我還是好心提醒你一句,我們畫心齋和這大荒天下的修行勢力不同,在我們眼中,此界就如一座廢棄遺土,強大如毗摩所建立的玄鈞盟,也僅僅相當于星空深處的二三流勢力罷了,更遑論去和我畫心齋相比。”

隨意的話語中,是一種高高在上的俯視姿態,更是對蘇奕的一種敲打和警告!

蘇奕哦了一聲,故作驚訝道:“那么你們和毗摩之間又是什么關系?”

緋云想了想,道:“簡單來說,他是一個幸運兒,很久以前有幸得到了我們小姐的賞識,不出意外的話,他以后也會成為我畫心齋的一名真傳弟子,有機會拜在我派祖師門下修行。”

蘇奕眼眸微瞇,按此人的意思,毗摩很久以前就已經和畫心齋勾結在一起了?

他再問道:“你們小姐又是何方神圣?”

緋云露出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容,道:“你只要把玄黃尺交出來,我不介意為你引薦一二,說不準也會和毗摩一樣,受到小姐的賞識,以后根本不愁無法前往星空深處修行,甚至……還有可能成為我畫心齋的門徒!”

說到這,他眉梢露出一抹睥睨之意,“說句不客氣的話,在星空深處的各大星界中,我畫心齋也是首屈一指的頂尖勢力,足以令萬界震顫!”

“相比起來,這大荒早已凋零破敗,便是這世上最強大的‘大荒四極’,也遠無法和我畫心齋相提并論!”

緋云眼眸看向蘇奕,道:“總之,這對你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哪怕你殺了馮吉,可只要表現出足夠的實力和誠意,我相信,小姐斷不會讓你這等人才埋沒!”

蘇奕微微搖頭,道:“僅憑這些,還無法讓我動心,我現在只想知道,你們小姐是什么時候和毗摩認識的。”

緋云頓感奇怪,皺眉道:“這個問題很重要?”

蘇奕點了點頭,道:“不錯,我想知道,他究竟是出于什么緣由,才甘心向你們小姐投誠的。”

緋云忍不住笑起來,道:“你這是想效仿毗摩嗎?”

他心中輕松許多,認為自己之前那番話,已經讓對方意動!產生了一些投靠的想法!

于是,緋云當即趁熱打鐵,道:“不瞞你說,我們小姐早在一萬八千年前,就已經橫渡星空,在這大荒天下行走,她曾化用不同的身份游歷世間。”

聽到這,蘇奕打斷道:“一萬八千年前?”

緋云還以為蘇奕太過吃驚,不由笑道:“當然,只不過在以往歲月中,我們小姐一直潛心尋覓亙古遺寶,根本不曾在這世上顯露道行罷了,當然,我們小姐化用了很多身份,你沒聽說過也在情理之中。”

蘇奕思忖道:“這么說,你們小姐和毗摩相識的時候,也用的其他身份?”

“不錯。”

緋云點頭,“這并非什么大秘密,告訴你也無妨,大概是八千年前,小姐曾化名‘松釵’,進入太玄洞天修行,成為那玄鈞劍主的三十六名弟子之一。”

松釵!

蘇奕頓時怔住。

ps:明天是高考第二天,更新依舊在晚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