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一千章 氣死

第一千章 氣死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章 氣死

藍衫男子之前談笑自若,藐視眾人,盡顯高高在上的姿態。

可此時,他卻被打得鼻青臉腫,皮開肉綻,癱瘓如泥,跪坐在那,模樣慘不忍睹。

這反差實在太大了。

“我還以為他多厲害,原來只不過是花架子……”

儒袍老者喃喃。

夜落認真糾正道:“那是因為他遇到了我師尊,才會顯得這般不堪,換做是我們……可就不一樣了。”

儒袍老者怔了一下,深以為然。

藍衫男子那玄幽境初期修為雖然談不上什么,可他掌握的大道法則力量,卻堪稱禁忌,恐怖無邊!

“不止九天閣的天祈法則被克制,連星河神教的星寂法則也都被克制,怪不得掌教至尊在過往歲月中,一直在尋找蘇玄鈞所掌握的這等力量,果然太過匪夷所思了……”

冥王內心翻騰。

她很難平靜,因為這個發現太過驚世駭俗!

“我只是一個奉命駐守于此的小角色,殺了我,對你們根本沒有任何幫助。”

藍衫男子跪坐在那,聲音沙啞開口,“相反,若我死了,必會被我派長輩第一時間知曉,后果難以預測。”

蘇奕道:“威脅?”

藍衫男子苦澀嘆息道:“不,只是求饒之舉罷了。”

此刻的他,一身氣焰皆無,落魄凄慘,身上傷勢嚴重無比,軀殼都快崩碎。

“先告訴我,老公雞在哪里。”

蘇奕俯瞰著藍衫男子。

他一手握著擂仙槌,一手負背,氣息超然。

可在藍衫男子眼中,眼前這青袍少年無疑太過可怕。

“他就在東邊側殿內。”

藍衫男子顫抖著唇,聲音從齒縫擠出,帶著惶恐、羞憤和頹然。

蘇奕抬眼望去,這閻羅殿兩側,各有一座側殿大門。

“你們在大殿外等著。”

蘇奕目光看向夜落等人,叮囑了一聲,就抬手拎起藍衫男子,“你跟我一起去。”

東邊側殿的大門緊閉。

隨著蘇奕推門,側殿內的景象也是映入眼中。

就見這座大殿內空曠幽暗,地上堆積著許多雪白枯骨。

而在大殿盡頭,則矗立著一排青銅刑架。

每一座青銅刑架,皆有三丈高,其上鐫刻著神秘的禁陣道紋。

蘇奕一眼就看到,一只花花綠綠的公雞被禁錮在其中一座青銅刑架上,身上翎羽殘破染血,一對翅膀都被人砍掉。

公雞聳拉著頭顱,奄奄一息。

當聽到推門聲,公雞似受到刺激般,猛地昂其頭顱,破口大罵:“操你#¥……”

一大串不帶重復的臟話傾瀉而出。

旋即,公雞瞪大眼睛,叫道:“咦!!”

它猛地看清楚,那之前曾視它為食物的藍衫男子,此刻卻如一條死狗般,被拎在一個青袍少年手中,不禁愕然。

“都被虐成這樣,你這老公雞的嘴巴還是這么不饒人。”

蘇奕感慨出聲。

老公雞沒死!

這讓他總算徹底松口氣。

“你……你是?”

老公雞驚疑。

蘇奕調侃道:“當年,你可叫著祖宗求我收下那一艘不溺舟的,怎地現在連祖宗都不認了?”

當年,他初次和老公雞相識的時候,曾進行過一場論道,老公雞氣焰張狂地叫囂著誰輸了就叫對方祖宗。

“叫你祖宗?你這乳臭未干的小家伙才不過十八歲……”

老公雞嗤地譏笑出聲。

可旋即,他似意識到什么,猛地怪叫起來,“不會吧,不會吧,你你你……你是蘇老怪!?”

蘇奕邁步走上前,打量著遍體鱗傷的老公雞,嘆息道:“當初,我說過讓你剁下一截雞翅膀給我下酒的,可如今,卻白白便宜了別人。”

老公雞:“……”

旋即,它激動地顫抖著傷痕累累的軀體,嚷嚷道:“老子都傷成這樣,你還笑話我,還有沒有良心了?”

蘇奕笑起來。

不過,他也沒有再耽擱,揮手斬斷青銅刑架上的禁錮鎖鏈。

當老公雞掙脫束縛,恢復自由,頓時化作一個仙風道骨的男子,一襲玄袍,大袖翩翩,直似神仙般。

這就是世人眼中的“桃都山君”。

也是他證道之后,所蛻化出的道軀真身。

只是他此時的臉色煞白透明,周身染血,明顯元氣大傷。

“老子先弄死你這吊毛!”

甫一脫困,老公雞渾身殺機暴涌,抬手朝那藍衫男子殺去。

但卻被蘇奕阻攔住了,“我還有事情問他。”

老公雞胸腔一陣起伏,最終按捺住內心積攢許久的憤怒和恨意。

“我說過,我若死了,我派長輩定然會第一時間知曉。”

藍衫男子似意識到不妙,沉聲開口。

老公雞一巴掌抽在藍衫男子臉上,罵道:“死到臨頭還嘴硬,老子待會非好好炮制你不可!”

藍衫男子被打得臉頰紅腫,渾身哆嗦,羞憤欲死。

“依我看,直接搜魂便可,何須麻煩?”

老公雞目光看向蘇奕。

他仙風道骨,儀容如神仙人物,可做事說話,卻和無惡不作的老流氓似的。

不過,蘇奕早熟悉老公雞的秉性,倒也不感到意外。

“搜魂?”

藍衫男子徹底無法淡定,嘶聲道,“我派上下所有人的神魂,皆覆蓋有禁咒之力,只要被外力侵入,就會神魂崩滅,也注定不可能讓你們得逞!”

蘇奕皺了皺眉。

這星河神教的作風,倒是和九天閣很相似。

為了控制門徒,前者在門徒神魂中布設禁咒之力,后者則在入門時就立下大道誓言。

“告訴我想知道的,我饒你不死。”

蘇奕直接道,“若拒絕,我立刻殺了你。”

藍衫男子沉默片刻,道:“一些牽扯宗門機密的傳承和機密,恕我不能回答。”

蘇奕道:“好。”

接下來的時間中,蘇奕了解到,這藍衫男子道號“云齊”,的確如冥王所言,他來自星河神教“四部”之一云部,是一名護教眾。

很多年前,他和其他三位“云部”護教眾一起,跟隨眾星殿的一位“護教使”一起前來幽冥苦海。

至于前來苦海的目的,云齊并不清楚。

他和其他三個護教眾只是聽命行事,唯有那位來自眾星殿的護教使清楚。

不過,當蘇奕問起和這“護教使”有關的事情時,藍衫男子的回答卻很反常。

因為他也不清楚!

按照云齊的說法,這位“護教使”,雖來自眾星殿,但身份極為特殊和神秘,并不是云齊這等來自云部的護教眾能夠知曉。

除了這些事情,蘇奕也了解到,很多年前,在云齊他們抵達這葬神遺跡深處后,護教使就前往了位于這片禁區最深處的一座秘境中。

而云齊和其他三個護教眾,則被命令在外看守,不允許任何人靠近那一處秘境。

像云齊,就駐守在這萬流山閻羅殿內。

其他三個護教眾,則駐守于那座秘境外。

了解了這些,蘇奕眉頭不由皺起,神色明滅不定。

葬神遺跡最深處的那一座秘境,可稱作是“輪回地”!

這世上除了抬棺老鬼之外,只有蘇奕一人清楚,那“輪回地”是何等禁忌神秘的一處地方。

最重要的是,在前世,蘇奕就是在“輪回地”內,探尋到了輪回轉世之秘!!

這消息若傳出去,必會令諸天上下震顫,為之轟動沸騰。

而這次蘇奕前來葬道冥土,除了要圖謀證道為皇的契機,更重要的是探尋抬棺老鬼的下落。

在他推測中,若抬棺老鬼真的是被困在在葬道冥土,那必然就是在輪回地!

因為只有這個禁忌神秘之地,才能夠困住抬棺老鬼!

然而如今,來自星河神教的一位護教使,竟早已進入“輪回地”內,這讓蘇奕如何不吃驚?

“能告訴你的,我都已經說了。”

藍衫男子云齊聲音沙啞道,“而如今,你也已清楚,我星河神教是何等強大,遠不是你們幽冥天下的道統可比,我只希望,你能言出必踐,莫要出爾反爾,否則……”

不等說完。

隨著蘇奕掌指發力,一舉將云齊一身道行徹底毀掉!

云齊發出凄厲的慘叫,瘋狂般嘶吼:“混賬!你說過要給我一條生路的,卻……”

不等說完,他就被活活打暈過去,那充斥驚怒癲狂的聲音也戛然而止。

“我說過饒你一命,可沒說不會廢掉你的道行。”

蘇奕一陣搖頭。

他甩手將云齊丟給老公雞,“交給你了,只要不弄死,隨你怎么發泄。”

老公雞呆了呆,一臉嫌棄道:“算了,我可沒心情欺辱一個只能任憑擺布的廢物,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他舔了舔嘴唇,“你也知道的,我最喜歡對手反抗,越反抗我就越興奮……”

在他嘀咕時,蘇奕早已折身離開這座側殿。

見此,老公雞連忙追上去。

至于那被廢掉道行的云齊,直接被遺棄在地上,無人問津。

直至蘇奕和老公雞的身影消失在側殿外。

癱在地上的云齊忽地睜開眼眸,瞳孔深處有怨毒無比的光澤在沸騰涌動。

他張嘴一吐,一顆黑色的靈珠滴溜溜浮現而出,靈珠四周,縈繞著一絲絲詭異扭曲的銀色道紋。

“我云齊修行至今,何曾遭受過如此侮辱?你們這些混賬……統統都得死!!!”

云齊眸子中狠色一閃,猛地咬破舌尖,正要做什么。

一只白皙修長骨節分明的大手出現,搶先之前把那一顆黑色靈珠奪走。

云齊如遭雷擊,抬眼望去。

視野中就看到了去而復返的蘇奕和老公雞。

而后,云齊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猩紅鮮血,渾身如發羊癲瘋般抽搐起來。

僅僅片刻,他腦袋一歪,直挺挺斃命。

老公雞驚愕,喃喃道:“這吊毛的脾氣可真夠大的,竟活活把自己氣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