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九百九十五章 閻羅之劫

第九百九十五章 閻羅之劫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九百九十五章 閻羅之劫

夜落也不得不承認,眼前這黑裙女子美麗得驚心動魄。

如墨的黑裙不止勾勒出她綽約傲人的嬌軀,更襯得她如羊脂般的肌膚雪白晶瑩。幽藍色的長發挽成松散的發髻,纖細的鵝頸,愈發顯得她五官精致嫵媚。

若僅僅只是姿容絕艷,倒也罷了。

偏偏這女人氣質極為特別,看似媚視煙行,實則有一種無形的孤傲睥睨神韻,宛如高高在上的主宰,懾人魂魄。

在有的人眼中,她就如九天之上的女王,不可褻瀆。

但在有的人眼中,這樣的女人簡直就如禍國殃民的絕世尤物,能把人心底最原始的欲望點爆。

便是夜落都有些晃神,內心大呼妖孽。

不過,蘇奕此刻可沒有欣賞美色的心情,他只瞥了一眼巧笑倩兮的冥王,便自顧自朝前行去。

夜落緊隨其后。

冥王:“?”

這家伙,就這么把自己無視了?

她美眸流轉,也跟了上去,落落大方問夜落,“道友如何稱呼。”

夜落眼觀鼻鼻觀心,不予理會。

師尊都沒搭理這女人,他自然不會主動招惹。

冥王:“???”

自己……就這么不受待見?

冥王輕咬飽滿紅潤的唇,忽地上前,來到蘇奕身邊,星眸流盼,道:“道友,我之前思來想去,最終決定了一件事,你想不想知道?”

蘇奕搖頭:“不想。”

冥王額頭直冒黑線,這家伙怎么回事,未免也太反常了吧?

而這一幕,看得夜落都不由有些同情冥王,他愈發懷疑,這女人是在倒追師尊!

否則,哪會被這般冷落,猶自不愿離開?

“得,又一個被師尊魅力征服的女人……”

夜落暗自唏噓。

遙想當年,大荒諸天上下不知多少絕代仙子愛慕師尊,被師尊那曠世風采所折服,可真正能入得了師尊法眼的,也不過寥寥數人而已。

冥王也不說話了。

她可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女人,也自不會因為碰壁而懊惱羞憤。

作為早在亙古時期就震懾幽冥天下的冥王,她已經敏銳察覺到,蘇奕的情緒有些不對勁!

而這時候去招惹蘇奕,無疑和觸霉頭也沒區別,注定將自討沒趣。

哧啦!

就在他們在廢墟之上前行時,忽地一片血色雷云翻騰,劈下一道透著詭異力量的血色閃電。

僅僅那等氣息,就讓冥王和夜落毛骨悚然,感受到致命般的威脅。

卻見蘇奕看也不看,手中擂仙槌狠狠砸出去。

劈來的血色雷電爆碎。

而在那血色雷云深處,更有一道慘叫響徹。

冥王和夜落霍然抬頭,就見那雷云深處,有著一道極端詭異的血色身影在慘叫,其軀體像蠕動的云霧般轟然爆碎。

那慘叫聲隨即戛然而止。

兩人皆不由倒吸涼氣。

那血色身影的氣息,完全融在血色雷霆之中,以至于兩人完全都沒有察覺到。

“師尊,這是什么妖物?”

夜落忍不住問。

“曾被十殿閻羅鎮壓在十方地獄中的怨靈,每一個生前皆有著滔天般的實力,哪怕死后,他們的殘魂怨念堆積,和

這片廢墟中覆蓋的‘地獄’規則融合,最是難纏。”

蘇奕輕聲解釋道,“要滅殺他們,必須先破開那地獄規則所化的血色雷霆力量,否則,縱使戰力再強大,也奈何不了他們。”

冥王和夜落不禁動容。

而在接下來的一路上,天穹下覆蓋的血色雷霆頻頻異動,劈出詭異的電弧,朝蘇奕等人轟殺。

不過,皆被蘇奕用擂仙槌擊潰,連藏匿于血色雷霆深處的怨靈,也被直接轟殺當場。

倒不是蘇奕戰力多逆天,而是擂仙槌這件寶物的力量,能夠克制和化解葬道冥土中的兇險。

就這般一路前行,足足半刻鐘后。

忽地一陣驚天動地的雷霆轟鳴之音從極遠處傳來,真的山河皆顫,大地上的廢墟都在晃動。

“這莫不是怨靈中的霸主出世了?”

冥王吃驚。

這動靜太大,遠超他們一路上所見。

“那是天劫。”

蘇奕瞥了冥王一眼。

那神色,就如看白癡似的。

冥王絕艷的玉容漲紅,有些窘迫。

她仔細感應后,也察覺到,那雷霆轟鳴的氣息中,透著毀滅般的劫難氣息,可若不仔細辨認,很難和這廢墟之上覆蓋的血色雷霆進行區別。

夜落不由樂了,這女人宛如主宰般孤傲,可在師尊面前,卻頻頻吃癟,敢怒不敢言。

旋即,夜落就意識到不對勁,“奇怪,這地方何等詭異可怕,就是皇境層次的老怪物,輕易都不敢闖入,怎會有人在此渡劫?難道說,是哪個不怕死的老古董,試圖借此地的規則力量,一舉破境?”

蘇奕一陣搖頭,“錯了,這是證道成皇的劫數。”

夜落頓時錯愕,難以置信。

冥王不禁笑起來,這一下,看看誰還笑話誰!

“走,我們去看看。”

蘇奕眸光閃動,隱約猜出了一些答案,當即加快腳步,朝前掠去。

很快,遠處天地間,雷焰洶涌,劫光迸發,一場堪稱曠世的大劫景象,出現在蘇奕等人視野中。

此劫的確堪稱曠世,漆黑如墨的劫云覆蓋天穹,衍化出繽紛瑰麗的璀璨雷電,洶涌澎湃,雷音如潮。

天地間皆被刺骨般的劫難毀滅氣息籠罩,令人不寒而栗。

天劫下方,一個白袍青年正在渡劫。

他披頭散發,衣衫破損,渾身皆有焦糊的傷痕,那是被雷劫轟擊所留,觸目驚心。

一道道雷霆劫光垂落,轟得白袍青年身影踉蹌,似隨時都會從虛空中倒下般,看得人不禁捏一把汗。

而出人意料的是,在那一場天劫外圍,赫然有著一場大戰在上演!

一群氣息滔天的身影,正在圍攻一個儒袍老者。

儒袍老者已負傷累累,處境岌岌可危,可威勢依舊兇橫無匹,悍不畏死。

可任誰都看出,儒袍老者已撐不了太久。

他的對手足足有八位,清一色都是玄幽境存在!

其中不乏一些玄幽境中期的恐怖角色!

這些玄幽境大能各祭出道劍、戰刀、銅印、寶瓶等等威能奇大的寶物,施展諸般秘法,將那儒袍老者團團圍困,完全占據絕對優勢。

這樣的大戰,無疑很可怕,動輒可毀掉一方山河!

“看來,那些老

家伙是不甘心讓那白袍青年渡劫成功,于是瘋狂出手,試圖阻止這一切。”

夜落眸光閃動。

他一眼就料定,那被圍困的儒袍老者,必然是那正在渡劫的白袍青年的守護者。

那些對手不敢靠近天劫覆蓋之地,于是便一起圍攻儒袍老者,試圖以此來影響和動搖白袍青年的心神,從而扼殺其渡劫成功的希望!

“多大仇多大怨,才會讓這么多玄幽境老家伙不顧一切出手。”

冥王也不由訝然。

一個靈輪境角色證道成皇,卻引來如此多玄幽境老家伙圍攻,這無疑太罕見,也很匪夷所思。

“這可不是多大的仇恨可比,因為那白袍青年要只要踏上玄道之路,便會成為那些玄幽境老家伙的心腹大患,甚至以后會嚴重威脅到他們各自背后道統的延存。”

蘇奕一手負背,一手握著擂仙槌,輕聲開口。

他認出了那儒袍老者和白袍青年的身份,正是黑湮妖神和他徒弟王霆!

這對師徒曾游走于蒼青大陸,也曾進入那一座神秘的諸天當鋪,為的便是尋找十殿閻羅的傳承,從而在大道上謀奪一條真正的“閻羅之路”!

當初在紫羅城,蘇奕曾在那座當鋪中,將十殿閻羅的傳承玉牒交給這對師徒,目的也是想看一看,那早已在亙古時期就消失于世的“閻羅之路”,究竟是否有可能再重現世間。

不曾想,在今天的葬神遺跡中,就遇到了這對師徒。

并且,那名叫王霆的青年,正在證道成皇的關鍵時刻!

但蘇奕很快就明白過來。

當初這對師徒離開時,就已經說過,他們將前往苦海深處,探尋十殿閻羅的遺跡,為求索“閻羅之路”做準備。

而這葬神遺跡,在亙古時候本就是十殿閻羅鎮壓十方地獄的地方!

故而在這里見到他們,自然不是巧合。

“三位朋友,還請留步,小心刀劍無眼,傷到自個!”

猛地,一道冰冷威嚴的聲音響起。

就見不遠處區域,一個身著蟒袍的高大身影憑空出現,冷眸如電,遙遙看向蘇奕等人。

“師尊,這片區域已經被封鎖,看來我們只能繞道而行了。”

夜落眉頭微挑。

他目光一掃四周,就見以遠處那一場天劫為中心的附近天地間,各駐守著許多身影。

“為何要繞道?”

蘇奕隨口道,“這小家伙若無法證道成皇,不止白白浪費了我贈予他的十殿閻羅傳承,連我對他的那點期許可就全落空了。”

夜落一呆,這才意識到,師尊竟似認得對方!

冥王攏了攏耳畔一縷幽藍的發絲,紅唇的唇泛起一抹淺淺的笑容,“既然是道友的熟人,那自然不能見死不救。”

說話時,她纖細的玉手忽地探出,手指當空一拍。

砰!!

百丈外,那對蘇奕等人發出威脅和警告的蟒袍男子,就如遭受到天神一擊,都來不及反應和抵擋,軀體便轟然爆碎。

血灑如瀑!

輕描淡寫之間,掌殺皇者!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突如其來的血腥一幕,引發場中騷亂。

ps:今天補個5更。晚上7點前,爭取來個3連

票……票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