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九百二十八章 雙修也未嘗不可

第九百二十八章 雙修也未嘗不可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九百二十八章 雙修也未嘗不可

劍道第一仙第九百二十八章雙修也未嘗不可試試!

溫柔甜潤的兩字剛響起。

冥王一對充斥癲狂之意的漂亮眼眸深處,爆綻出炫亮的血色神芒。

那一瞬,九幽冥鴉似意識到將發生什么,提前閉上了眼眸。

白眉老妖則發出吃痛大叫,雙手捂著腦袋,癱坐在地。

他剛才僅僅只是遠觀而已,可當看到那一道血色神芒,只覺元神如遭受天罰之刃切割,鉆心的痛苦涌遍全身,哪怕運轉全身修為,都難以去抵擋化解。

與此同時,蘇奕深邃的眸驟然瞇起。

識海中,一道炫亮的血色神芒化作刀鋒,帶著一股毀滅般的威能,轟然斬下。

威勢之凌厲狂暴,攪得蘇奕的識海隨之動蕩起來。

以蘇奕前世的閱歷來看,這一擊也絕對堪稱恐怖,堪稱是神魂一道的至高秘術。

最可怕的是,那血色神芒還帶著屬于“天祈法則”的力量。

對任何皇者而言,這等大道災劫才是最致命的威脅。

可這等殺招,對蘇奕而言,注定是徒勞。

就在這生死攸關之時,一直鎮守在蘇奕識海中的九獄劍,忽地產生一縷奇異的劍吟。

劍吟若漣漪,所過之處,原本動蕩的識海忽地安靜下來。

而當劍吟漣漪沖擊在那一道血色神芒上時——

砰!!

血色神芒轟然爆碎,所化的光雨都被劍吟吞噬。

這一切,看似緩慢,實則皆在眨眼間發生,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而原本高坐白骨王座之上的冥王,曼妙綽約的嬌軀猛地一晃,紅潤的唇發出一道悶哼,絕美俏臉上的笑容凝固。

而她那一對充斥癲狂之意的眼眸,則泛起一抹難以置信之色。

“你……竟能夠化解天祈法則!?”

冥王吃驚,美眸睜圓,渾身那傲岸如主宰般的威勢,也隨之消散許多,明顯失態了。

“你也嘗嘗我蘇某人的手段。”

蘇奕冷冷開口。

識海中,他催動九獄劍的一縷氣息,施展出“一炁戮神訣”的奧義。

一柄纖細近乎透明的戮神小劍,憑空一閃,消失不見。

幾乎同時,高坐白骨王座上的冥王渾身劇烈顫抖起來。

她漂亮的眼眸失神,如若少女般清純嬌媚的俏臉驟然變得蒼白,額頭浸出冷汗。

旋即,她纖細白皙的十指猛地緊緊攥住白骨王座的扶手,挺拔傲人的胸前一陣劇烈起伏,眉梢眼角,已盡是痛苦之色。

九幽冥鴉睜大眼睛,萬分震驚。

須知,那出現在混亂大墟上空的景象,僅僅只是映現出的畫面罷了,真正的冥王,被困于混亂大墟深處。

可此時,蘇奕卻在混亂大墟之外,隔空出手,給冥王的神魂造成極可怕的沖擊!!

半響——

冥王才從那種痛苦中回過神來。

只是,她絕美的臉龐已浮現出一抹病態般的蒼白,坐在白骨王座上的嬌軀,都顯得有些狼狽。

尤其是她那雙手十指,指節都因為用力過猛而出現點點淤血,在微微顫抖著。

“滋味如何?

蘇奕悠然問道。

他心中實則有些驚訝,以他如今的神魂力量,再配合九獄劍的一縷氣息,足可輕松斬掉玄照境皇者的元神。

最重要的是,九獄劍的氣息,天生克制冥王所掌握的天祈法則。

可冥王卻硬生生扛下來,看似狼狽,但負傷卻談不上嚴重。

冥王靜默坐在那,玉容明滅不定。

許久,她竟仰天大笑起來,絕美的玉容上盡是癲狂和激動之色,可這依舊不減她的美麗,反倒平添一種恣肆張揚的驚艷之美。

九幽冥鴉傻眼了,冥王大人這是怎么了?

往日里的她,何等睥睨傲岸,如天上神祇般令人敬畏,何曾這般失態過?

難道……蘇老怪剛才那一擊,重創了冥王大人的神魂,讓她的神智出了問題?

九幽冥鴉不禁深深擔憂起來。

白眉老妖則畏縮地躲在遠處,唯恐再不小心被波及到。

可他心中也奇怪,冥王現在的反應,無疑太癲狂,也太反常了。

甚至,他聽得出,冥王那笑聲中,竟透著歡愉的味道。

“難道……這冥王骨子里是個受虐狂不成?”

白眉老妖暗道。

蘇奕則皺了皺眉,隱約猜出了一些緣由。

果然,僅僅片刻后,就見冥王收斂笑聲,愜意地伸了個懶腰,這才好整以暇地抬起眼眸,將一對漂亮嫵媚的眸望過來。

她紅唇輕啟,說道:“蘇玄鈞,原來……你就是我派掌教一直苦苦尋覓的那個人!”

白眉老妖心中一顫。

之前,他曾聽刑者說過,在過往那無盡漫長的歲月中,九天閣那位神秘的掌教至尊,一直在尋覓一個能夠對抗天祈法則的人。

無疑,來自九天閣的冥王已看出,蘇大人就是那個能夠對抗天祈法則的人!

蘇奕神色平淡如舊,道:“既然你已經看出來了,為何不說說,你們九天閣掌教為何要找我?”

“這個秘密,只有我派掌教一人知曉,便是那幾個天祭祀,對此也一無所知。”

冥王雖然剛才被殺得狼狽不堪,但此刻的她明顯很愉悅,眉梢眼角,縈繞著難掩的笑意,整個人如一個容光煥發的絕世尤物般。

蘇奕仔細端詳著冥王的神色,忽地說道:“你為何不曾遭受大道誓言的反噬?”

冥王一手撐著精致雪白的下巴,笑語嫣然道:“蘇玄鈞,莫要把我和刑者相提并論,大道誓言能夠困住我一時,可困不住我一輩子。”

說著,她眼眸泛起追憶之色,“當初我抵達幽冥天下后,苦苦尋覓一萬五千年時間,終于讓我從六道司之一的天命司那里,獲得了一株‘欺天草’,憑借這株蘊含‘因果’力量的神藥,解除了種在道心內的大道誓言。”

“從那時候起,我便再不受九天閣那一口道劍的力量羈絆。”

說到這,她長嘆一聲,眼眸又泛起癲狂般的光澤,“可惜,正如天命司所言,凡欺天者,必受災厄之苦,當初,我雖憑借欺天草解除道心中的大道誓言,可也因此,讓我遭受到陰曹地府那些老東西的圍攻,以至于被鎮壓于此……”

她聲音充滿刻骨的恨意,眼眸都

泛起血紅光焰。

“可惜,據我所知,陰曹地府早在很久以前就已土崩瓦解,消散于歷史長河中,我便是想報仇,都再找不到人了。”

冥王的神色間,透著悵然。

旋即,她又笑起來,貝齒晶瑩,紅唇嬌潤,嫵媚動人。

“不過,我如今還活著,而那些老家伙們都早已湮滅于世,不管如何說,最終……還是我贏了!”

聽到這,蘇奕若有所思道:“這么說,早在你前來幽冥天下時,就已經對九天閣心存背叛之意了?”

“背叛?”

這兩個字似深深刺激到冥王般,讓她絕美的臉龐露出毫不掩飾的恨意,眼瞳泛起暴戾之氣。

但很快,她神色恢復如舊,抿唇笑道:“這些事情另有緣由,以后若有機會,我倒不介意說給你聽。”

說著,她抬眸望向蘇奕,伸出纖細晶瑩的手指輕輕撥弄耳畔一縷幽藍色的長發,輕聲道:“蘇玄鈞,若你愿意助我脫困,我任何事情都可以答應你。”

蘇奕挑眉道:“任何事情?”

冥王眼波流轉,魅惑如妖,吃吃笑道:“對,任何,縱使你想和我雙修,都未嘗不可。”

她慵懶坐在白骨王座上,纖細筆直的大長腿交疊,肌膚如雪,美艷絕倫,似一個禍國殃民的絕世禍水,足以顛倒眾生。

白骨老妖倒吸涼氣。

九幽冥鴉則如遭雷擊,腦袋發懵。

在它心中,冥王如若九天之神,傲岸睥睨,哪能想到,冥王會為了脫困,不惜答應任何事情?

蘇奕卻是笑起來,“若你愿意立下大道誓言,此生此世奉我為主,我倒不介意陪你玩玩。”

冥王神色一滯,眉梢悄然閃過一抹慍怒之色。

她哪會聽不出,蘇奕言辭中的羞辱之意?

沉默片刻,冥王斂去笑容,認真說道:“蘇道友,我覺得你我之間,有著大把的合作機會,你是九天閣要找的人,此生此世難逃這個因果,而我來自九天閣,可以把和九天閣有關的事情全都告訴你。”

頓了頓,她一字一頓道:“若你要去對付九天閣,我甚至可以幫你一把!在這件事上,你若不信,我倒不介意立下大道誓言!”

這一刻,冥王神色鄭重莊肅,威儀十足。

任何人都看出,她并沒有開玩笑!

蘇奕卻想都不想道:“我便是要對付九天閣,也無須你來幫忙!”

淡然的語氣中,盡是傲然意。

冥王頓感意外,似難以置信,又似重新認識蘇奕般,輕聲道:“蘇玄鈞,你的確是我見過最特別的一個人。”

蘇奕不由哂笑,道:“那是你見識太少,少見多怪。”

冥王:“……”

她紅潤的唇都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胸口有些發悶。

換做其他人,她早懶得多言,直接動手將其鎮壓,讓其選擇死亡,或者臣服。

可這個辦法,卻在蘇玄鈞身上失效了。

對方根本就不是“天祈法則”可以壓制!

半響,冥王收起翹著的二郎腿,正襟危坐,眼神變得淡漠冷酷,道:“這么說,你我之間只能為仇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