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冥王

第九百二十七章 冥王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九百二十七章 冥王

隨著九幽冥鴉的本命翎羽焚燒,一股無形的晦澀波動,也是如漣漪般掠過血祭之陣,涌入遠處那籠罩在黑色霧靄中的混亂大墟深處。

白眉老妖心中莫名一陣悸動,臉色微變。

那混亂大墟深處,似有一股恐怖的氣息從沉寂中蘇醒,僅僅那等蘇醒的征兆,便令人心顫。

黑霧翻滾,這片天地猛地一顫,一道道血色閃電如巨大的樹杈般,撕裂長空。

“都過去漫長的歲月,冥王的氣息怎還會如此可怕,難道……他真是是一位神祇不成?”

白眉老妖艱難地吞了吞吐沫,手腳發涼。

覆蓋在混亂大墟的本源規則力量,似乎也被驚動,開始鎮壓那一股恐怖氣息的蘇醒。

一時間,混亂大墟上空,電閃雷鳴,黑霧肆虐,狂暴的規則力量席卷沸騰,一派末日降臨把的景象。

蘇奕見此,也不由瞇了瞇眼眸。

忽地,那正在復蘇的恐怖氣息悄然沉寂,緊跟著,原本被驚動的本源規則力量,也隨之消弭。

而后,一道淡漠冷酷的聲音忽地從混亂大墟深處響起:

“小烏鴉,為何焚燃本命翎羽,莫非,行動出問題了?”

一字字,響徹這片天地。

白骨大妖愣住。

蘇奕也明顯有些意外,眼神微微有些異樣。

因為,那一道聲音赫然來自一個女子之口!

換而言之,那傳聞中在亙古時期宛如一尊主宰般威懾幽冥天下的冥王,竟是一個女人!!

這實在出乎蘇奕意料。

須知,早在前世他闖蕩幽冥天下時,不止一次聽人談起過冥王的事跡。

可卻沒人說過,冥王是一個女人!

“回稟冥王大人,此次的血祭行動的確出了問題。”

就見九幽冥鴉蔫兒吧唧地低著腦袋,忐忑而敬畏。

一陣沉默后,冥王的聲音再次響起:“刑者也出事了?”

九幽冥鴉垂頭喪氣,道:“正是。”

“誰做的?”

冥王的聲音明顯變得冰冷許多。

見此,蘇奕頓感不耐,他可沒心思聽這樣的一問一答,直接道:“我做的。”

輕飄飄三個字,回蕩天地。

而九幽冥鴉似唯恐冥王動怒,連忙道:“回稟冥王大人,這次乃是蘇玄鈞蘇大人想要和您見一面!”

“蘇玄鈞!?”

冥王的聲音透著驚詫。

而后,就見遠處混亂大墟上空,猛地一陣劇烈震顫,黑霧繚繞中,映現出一片猩紅的光雨。

光雨飄灑,逐漸映現出一幅畫面。

畫面中,是一座幽暗的大殿,空空蕩蕩,只有一張由累累白骨搭建的王座,矗立大殿中央。

白骨王座上,坐著一道綽約修長的身影。

她那一頭幽藍色的柔順長發,在腦后隨意挽起,身著一身黑暗如墨的素凈裙裳,毫無點綴,但卻襯得她肌膚晶瑩雪白,光潔耀眼。

她一對纖細筆直的大長腿交叉而坐,一只手隨意搭在王座扶手上,一只手撐著下巴。

高坐在那一張充滿猙獰氣息的白骨王座之上的她,儀態慵懶而愜意,但渾身上下,卻盡顯如若主宰君王般的迫人威勢。

可當看清女子的面容時,白眉老妖目光都有些呆滯,只覺一陣口干舌燥。

太漂亮了!

那一張容顏,直似少女般精致清純,眉梢眼角,卻有一股邪魅如妖般的絕艷神韻。

紅唇似火,明眸如水,簡直就是天上地下難得一見的絕代美人。

可當碰觸到女子的目光時,直似被一位淡漠冷酷的神祇注視,那一瞬,白眉老妖神魂一陣刺痛,毛骨悚然,如墜冰窟。

他下意識低下了頭,背脊直冒冷汗。

冥王!

他敢肯定,那慵懶坐在白骨王座中的絕美女子,定然就是亙古時曾威懾幽冥天下億萬眾生的冥王!

與此同時,蘇奕也看清了冥王的真容。

最初時,他也不由感到一陣驚艷。

因為這冥王的氣質很特別,她姿容足以驚艷天地眾生,氣質卻淡漠冷酷如神,看似慵懶嫵媚,渾身上下,卻充斥著一股凌厲霸道,睥睨如主宰的威勢。

當觸碰到冥王的目光,蘇奕也一股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壓力,神魂和心境之地,似遭受天威所化的狂暴雷霆的碾壓。

但僅僅一瞬,這種壓迫感就被九獄劍化解于無形。

故而,蘇奕并未感到多少不適。

旋即,蘇奕注意到,那座黑色宮殿四周,覆蓋著晦澀而神秘的規則力量波動,如若凝滯的霧靄般,籠罩黑色宮殿每一寸區域。

無疑,這位冥王看似慵懶地獨坐白骨王座之上,實則一直被困于這座由規則力量覆蓋的黑色宮殿內。

而她能夠動用秘法,將這樣的景象映現于混亂大墟之上,這無疑表明,鎮壓她的規則力量,正在變弱!

與此同時,冥王也注意到了蘇奕,以及被蘇奕拎在手中的九幽冥鴉。

旋即,她眉頭微皺,“靈輪境修為?”

九幽冥鴉連忙道:“回稟冥王大人,蘇大人已轉世重生!”

轉世!

原本慵懶坐在白骨寶座的冥王,驀地坐直嬌軀,一對漂亮的眸泛起懾人的血紅光焰,精致的人容顏上也是浮現一抹驚異之色。

她端詳蘇奕片刻,紅潤如火的唇輕啟,“有意思,看來幽冥帝君當年并未撒謊,這幽冥天下,的確藏有輪回之力!”

她似為發現這樣的秘辛而感到極為滿足,眼神恍惚,輕聲喃喃:“多少年了,滄海桑田,世事變遷,而今雖依舊被困于此,可總算讓我知道,輪回是真實存在的……”

這一刻,這位冥王眉梢間甚至隱隱有些癲狂的氣息。

“這么說,刑者說的不錯,你的確來自九天閣,當初前來幽冥天下的目的,就是為了探尋輪回之秘?”

蘇奕若有所思。

冥王漂亮的眸微凝,神色恢復古井不波,道:“刑者……是被你所殺?”

蘇奕避而不答,道:“你在九天閣的地位,應該比刑者更高吧,莫非你是獄主?亦或者是天祭祀?”

冥王如若遠山般的黛眉微皺,“刑者連這些事情都告訴你了?他究竟是出于何等緣故,不惜違逆大道誓言?”

兩者之間的對話,皆避而不答對方的提問,反而借助沒人提問中透露出的信息,進行進一步的試探。

那等言辭上的爭鋒,看得白眉老妖暗暗心驚不已。

蘇奕笑起來,道:“你果然來自九天閣。”

冥王一對漂亮的眸泛起絲絲縷縷的血色光焰,不以為然道:“你蘇玄鈞要見我,該不會就為了這些吧?”

“不錯。”

蘇奕點頭。

冥王頓時露出感興趣之色,道:“你不妨把你的目的說來聽聽,說不準,你我之間還有合作的機會。”

蘇奕隨口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想看一看,憑你自身的實力,究竟是否有脫困的機會。”

冥王眼眸微凝,道:“你這是何意?”

蘇奕淡然道:“我前來枉死城時,曾答應守夜人,幫他鏟除一些隱患,防止你從此地脫困,自然不能食言了。”

冥王紅潤的唇邊不由泛起一抹譏諷之色,“當初,陰曹地府的幽冥帝君聯合裁決司崔判官、六道司之主一起出手,更使出‘幽冥錄’‘判官筆’‘六道盤’那等神器,也僅僅只能把我鎮壓于此而已。”

“若非這無盡歲月中我一直被困于此,這諸天上下,也由不得你一人稱尊!”

頓了頓,她美麗的眸凝視著蘇奕,語氣輕蔑,“而今,你只不過是一道轉世之身罷了,那一點點道行,又能做什么?”

她雖是女子,此刻卻如執掌山河社稷的君王,口銜日月的主宰,睥睨而傲然。

白骨老妖噤若寒蟬。

若換做是其他人敢這般說,他早抓住機會大聲喝斥對方,以此來攀附和巴結蘇奕。

可當這番話來自早在亙古時期就名震天下的冥王口中,他就連反駁都不敢。

蘇奕卻忍不住笑起來。

九天閣的人,最大的依仗便是“天祈法則”。

而很不巧,他的九獄劍便是天祈法則的克星。

更何況,縱使不動用九獄劍,自信憑著前世的劍道修為,也可對抗天祈法則!

冥王這番話,或許對其他人有極大的震懾力,可在他聽來,卻和笑話沒區別。

“你笑什么?”

冥王眼眸變得淡漠起來,似有些不悅。

蘇奕捏了捏九幽冥鴉的脖頸,道:“小烏鴉,你來告訴你家冥王大人,我為何發笑。”

“呃……這……”

九幽冥鴉渾身哆嗦,遲疑了一下,才硬著頭皮道:“冥王大人,蘇大人如今修為雖弱了一些,但卻能夠掌控那座墓碑的力量,并且,當初刑者大人便是被蘇大人一擊之間輕松鎮壓……”

聲音越來越弱。

白骨王座上,冥王唇邊的那一抹輕蔑頓時凝固,沉默了。

她之所以被困在混亂大墟無數歲月,關鍵就在那座墓碑上,正因如此,她才會命令九幽冥鴉行動,窮盡辦法試圖挪走那塊墓碑。

可誰曾想,蘇奕卻能夠掌控那座墓碑的力量!

冥王自然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你現在覺得,我這一點點道行如何?”

蘇奕語氣淡然。

沉默的冥王微微抬起螓首,忽地笑起來。

那一瞬,就似冰山雪崖在陽光下融化,春風吹進了萬年的寒冬,笑容明艷到足以魅惑眾生的地步。

她凝視著蘇奕,一對漂亮的眸泛起癲狂似的血光,聲音卻溫柔甜潤,道:“既然蘇道友這么說了,那我……自然要親自試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