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九百一十五章 白骨皇

第九百一十五章 白骨皇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九百一十五章 白骨皇

得知那塊墓碑的真正來歷,幽雪也不禁動容。

一座墓碑,卻融合諦聽本命骨、往生池先天神物孽鏡臺、以及幽冥帝君傾盡心血所鐫刻的《六道輪轉經》。

無怪乎能夠從亙古時期,一直鎮守枉死城至今!

“誰?”

忽地,洞窟內忽地響起一道金戈交鳴般的聲音。

寥寥一字,卻似刀吟劍鳴,鏘鏘作響。

幽雪心中凜然,摒棄腦海雜念。

也是此時,她和蘇奕一起出現在洞窟底部。

這是一片位于地下的巨大空間,陰蝕力量締結為一條條黑色神曦,分布在這片空間不同區域。

一眼望去,仿似盤踞著的一條條黑色惡龍。

而不遠處地方,立著一座青銅臺。

一具身著破舊甲胄的骷髏,盤坐于其上。

這骷髏雪白剔透,空洞的眼眶燃燒著金色的神焰,那一身破舊甲胄上,盡是刀劍鑿下的痕跡。

它獨坐在那,一縷縷陰蝕規則像游蛇般,在它骨架之間穿行游走,讓它的氣息,也變得詭異懾人。

當蘇奕和幽雪出現,那一具骷髏霍然抬頭,眼眸如一對金燈般,爆綻出耀眼如劍鋒般的神芒,將虛空都撕裂。

一股兇厲恐怖的滔天威勢,隨之從那一具白骨上彌漫而開。

這片地下空間都隨之震動起來,一條條如若神曦的陰蝕法則沸騰,翻騰激蕩。

幽雪星眸微凝,如臨大敵。

這一具白骨的威勢,強大到讓她也感受到莫大的威脅!

“諦聽之書!?”

驀地,白骨骷髏吃驚,燦若金燈的眸,望向蘇奕手中的青銅書頁,“怪不得你一個靈輪境小家伙,卻能夠活著抵達此地,莫非,你是這一代的守夜人?”

鏘鏘劍鳴般的聲音響起,白骨骷髏端坐在青銅臺上,威勢之盛,直似一尊九天魔神!

蘇奕眼神微微有些異樣,沒有回答,自語道:“看來,那只小烏鴉沒有來找過你,否則,你早該猜到我是誰了。”

白骨骷髏呵地一聲冷笑起來,道:“是嗎,本座倒是想知道,你這小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

聲音中帶著不屑。

一個靈輪境小東西,也敢在他面前裝神弄鬼,這何其可笑?

“道友,這就是你說的那個白骨皇?”

幽雪忍不住道。

“不錯,就是他。”

蘇奕點了點頭,“亙古至今的歲月中,這墮神谷埋葬了不知多少皇者,唯獨這家伙是個例外,他的軀體縱使被磨滅,但一審道行,則盡數融于一身骨骼之內。”

“煉體流的角色,往往是肉身證道。可這老骨頭則獨辟蹊徑,在一身道骨內銘刻大道秘紋,走出了一條以骨證道的罕見道途。”

“也正因如此,他才能在陰蝕規則無數歲月的侵蝕之下,頑強地存活至今。”

遠處青銅臺上,白骨皇似很驚訝,道:“這是你們守夜人這一幕的先輩告訴你的?”

蘇奕沒有理會,對幽雪說道:“待會我傳授你一門解除禁印的秘咒,由你來壓制這老骨頭,我則用諦聽之書將其攝取。”

“好。”

幽雪點了點頭。

白骨皇明顯坐不住了,道:“且慢!你們這次前來,是要將本座囚禁于諦聽之書?”

蘇奕點頭道:“不錯,不過你放心,等事情解決后,我自會給你一條活路。”

白骨皇愣住,半響后,他忍不住仰天狂笑,道:“行啊,本座被困此地三萬六千一十九年,早就迫不及待想脫困而出!你們若能幫本座打碎蘇老怪所留的禁印,本座也可以保證,斷不會弄死你們!”

說到這,他笑聲斂去,眼神冰冷懾人,“可你們若做不到,本座同樣可以保證,今日你們必會喪命于此!!”

蘇奕哦了一聲。

幽雪眼神古怪,紅潤的唇緊緊抿著,強忍住笑意。

兩人的反應,讓白骨皇大感意外,察覺有些不對勁。

想了想,他說道:“別怪本座沒有提醒你們,本座身下這座青銅臺,乃是蘇老怪所留,唔……也就是玄鈞劍主,此人在諸天上下的威名有多大,相信你們定然早已如雷貫耳。”

說到這,白骨皇長嘆道:“說實話,縱使被禁錮在此這么多年,本座心中也并無多少不甘,這蘇老怪太強了。不管你們此來,究竟要圖謀什么,只要能幫本座解除這一道禁印,本座定感激于心,予以報答。”

蘇奕聽罷,道:“說完了?”

白骨皇心中很不舒服,這小子究竟有沒有聽進心里去,態度怎么就這么囂張!?

“幽雪,這玉簡內,便是解除禁印的秘法,你先看看。”

蘇奕說著,將一塊玉簡遞給幽雪。

幽雪拿過玉簡端詳片刻,道:“可以了。”

蘇奕點頭道:“那就動手吧。”

見此,白骨皇忍不住道:“別怪本座沒有提醒,這禁印的力量一旦被碰觸,就是皇者也得身隕道消!”

幽雪笑了笑,右手祭出焚寂尺,左手五指捏印。

“焚寂尺!!”

白骨皇心中一震。

蘇奕手中的諦聽之書,就讓白骨皇感到意外。

而隨著幽雪祭出焚寂尺這件冥王九禁之一的神器,讓白骨皇都不禁驚詫,這兩人……究竟是什么來歷?

還不等多想,白骨皇渾身一顫,眼神一下子被幽雪手中締結的法印吸引。

就見絲絲縷縷的道光似纏綿的春雨般,在幽雪纖細雪白的五指間糾纏交錯。

一股無形的晦澀禁制波動,隨之如漣漪般擴散而開。

當這一道禁制波動觸及白骨皇盤膝坐著的青銅臺時,青銅臺表面忽地泛起一陣刺目的青色光霞。

那些光霞化作一把把道劍的虛影,鏘鏘而鳴,直似一座劍獄,將白骨皇籠罩于其中。

白骨皇臉色大變,似受驚的野獸般,猛地警惕起來。

這座禁印,名喚“禁斷劍獄”,乃是玄鈞劍主當初以巔峰道行所留,內蘊無量玄機,外通陰蝕規則。

在這被困的無數歲月中,白骨皇曾不止一次嘗試破解這座禁印,可無一例外,皆以失敗告終。

更慘的是,有好幾次,他差點被“禁斷劍獄”的力量鎮殺!

而現在,這座禁印的力量再次被喚醒,讓白骨皇如何不驚?

唯恐幽雪一個不小心,引發這座禁印的力量徹底爆發,那樣的話,他白骨皇非一命嗚呼不可。

但很快,白骨皇就察覺到不對勁。

這座禁印的力量并未釋放,而是被那來歷蹊蹺的女人精準地掌控著,在徐徐進行變化。

“那女人真的能夠掌控蘇老怪所留的‘禁斷劍獄’!!”

白骨皇先是一呆,而后狂喜,激動得渾身骨骼亂顫。

“道友,是否將其鎮壓?”

幽雪問道。

一句話,讓白骨皇內心冷靜不少。

就見蘇奕抬手一拋,諦聽之書落在那座青銅臺上,道:“老骨頭,給你一個機會,自己乖乖進去,否則,你該知道下場會有多嚴重。”

白骨皇沉默。

他金色的眼瞳死死盯著近在眼前的諦聽之書,內心生出好幾次沖動,要占據此寶,以此脫困。

可當看到那籠罩四周的“禁斷劍獄”力量,白骨皇又猶豫了。

他很清楚,一個能夠掌控此禁印的人,只要想殺自己,簡直是易如反掌!

到那時,便是諦聽之書也救不了自己!

“你……究竟是什么人?”

白骨皇抬眼,看向蘇奕。

他早察覺到,這個來歷神秘的靈輪境的少年大有古怪,不止掌控諦聽之書,還掌握有御用“禁斷劍獄”的秘法。

這無疑很不可思議。

蘇奕神色平淡道:“現在,是你做選擇的時候,正如我之前所言,只要幫了我的忙,我自會給你一條活路。”

白骨皇凝視蘇奕片刻,似隱約明悟般,道:“你身上并沒有守夜人一脈的湮滅氣息,而你卻能掌控諦聽之書,并且還能夠御用蘇老怪的‘禁斷劍獄’之力,若我猜測不錯……”

他深呼吸一口氣,一對眸驟然變得明亮如火炬,一字一頓道,“你要么是蘇老怪的后人!要么是蘇老怪的弟子!”

聲音擲地有聲。

幽雪強忍著笑意,只覺眼前這一幕,很是有趣。

蘇奕則早已習慣了。

當初他曾被老瞎子、崔璟琰皆如此“誤會”過,心中雖感覺好笑,但更多的是無奈。

修為太弱,的確太容易被人誤會了!

而這一刻,白骨皇一副釋然的模樣,道:“你們若早表明身份,根本無須多說,本座自會主動配合你們。”

幽雪一怔,道:“當真?”

白骨皇神色復雜,喃喃道:“我雖恨蘇老怪入骨,卻不會懷疑和詆毀他的為人,既然你們掌握御用‘禁斷劍獄’的秘法,必然是受蘇老怪之命而來。”

幽雪頓時恍然,歸根究底,白骨皇態度的變化,還是因為蘇玄鈞!

可惜,白骨皇被困于此,明顯還不清楚,如今這天下,幾乎所有人都認為,玄鈞劍主早已在五百年前離世。

若是知道,他又會否改變態度?

幽雪不知道。

但她清楚,今天白骨皇無論作何掙扎,也逃不脫被鎮壓進諦聽之書的下場。

“小家伙,若有可能,請告訴蘇老怪,本座希望能夠和他再見一面!”

白骨皇說著,身影倏爾化作一道光,掠入諦聽之書內。

青銅書頁泛起光怪陸離的光影。

旋即就恢復如初。

唯有一張空白書頁上,多出一具身披破舊甲胄的白骨骷髏。

ps: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