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八百八十八章 仁慈

第八百八十八章 仁慈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八百八十八章 仁慈

祖祠大殿外。

聚攏著許許多多的鬼蛇族的族人。

當看到蘇奕和老屠夫走出,人群一陣騷動,自覺地讓開了一條路。

發生在大殿內的事情,早被他們盡收眼底,也看到葉遜老祖對待蘇奕時,是何等敬重。

這等情況下,誰敢阻攔?

涂鏞震撼中帶著敬畏。

早在那前來天琊城的云樓寶船上的時候,他就見識過蘇奕戰力是何等逆天和可怕。

但他卻完全沒想到,這個青袍少年竟能夠在今日的風暴中力挽狂瀾,一舉平定局面!

到此時,當看到蘇奕走出的身影時,涂鏞簡直如視神祇!

老仆十三則下意識躲藏在人群中。

他低著頭,攏在袖中的雙手緊攥,內心盡是忐忑和不安。

之前蘇奕進入祖祠大殿時,他還曾冷聲譏諷,說這不是祥云樓,祥云樓老板也再護不住蘇奕。

可如今,祥云樓老板不僅來了,連葉遜老祖都對蘇奕敬重有加,這讓十三如何不驚?

甚至,拋開這些不談,僅憑蘇奕那輕松斬殺葉涇的一幕,就讓十三意識到,蘇奕要殺他,根本無須祥云樓老板的幫忙!

他可不會忘了,蘇奕當時曾言,會給他一個送死的機會!

十三不想死,更不想去送死。

所以,他躲藏在了人群深處,恨不得化作透明人,直接被蘇奕忽略掉。

可出乎十三意料,蘇奕卻偏偏朝他走來了!

十三的心都沉入谷底,手腳冰涼。

“我說的話還算數,你要不要動手試試?”

蘇奕問道。

十三軀體一僵,低著頭,苦澀道:“小老聽聞,仙人之劍,不斬螻蟻,小老有眼無珠,還請大人視我如螻蟻,高抬貴手,留一線茍且偷生的活路!”

老屠夫嗤地笑起來,“這雜毛,可真夠慫的。”

蘇奕看到這一幕,頓感無趣,一指祖祠大殿處,道:“待會自己去領罰。”

“是!”十三惶恐答應。

蘇奕再懶得看此人一眼,負手于背,穿過人群,來到了一側的崖畔之地。

此地古松蒼翠,飛泉流瀑,毗鄰云海,隨著山風吹拂,云海在天光下翻騰變幻,極盡瑰麗壯闊之美。

蘇奕立在那,青衫飄蕩,發絲飛揚,只覺胸襟疏闊,心懷曠達。

相比祖祠大殿內的蠅營狗茍,是是非非,這天地造化之美,無疑更讓人賞心悅目。

老屠夫默默立在不遠處,道:“蘇老怪,我都沒想到,你今天會這般仁慈。”

蘇奕淡然道:“他們的生死不重要,我只是不想讓小葉子傷心罷了。”

老屠夫點了點頭。

他也猜測到了這個緣由。

想了想,老屠夫再問道:“你此來鬼蛇族的最終目的,是要取回佩劍吧?”

蘇奕嗯了一聲。

他今日前來的第三件事,自然是帶走三寸天心!

“那……你的事情做完了,是否也該考慮為我驅除心境魔障?”

老屠夫低聲道。

蘇奕點了點頭,道:“好。”

老屠夫登時暗松口氣,整個人都輕松不少。

甚至,眼神隱隱透出期待激動之色。

修為被困三萬六千年,歷經這漫長的歲月的煎熬,在近乎快要絕望時,終于迎來一線破境的曙光。

其心情之激動,也就可想而知。

祖祠大殿。

“葉東河,又是什么原因,讓你選擇勾結外人,圖謀族長之位?”

葉遜問道。

這也正是在場許多人的困惑。

葉東河神色灰暗,低聲道:“族叔,勝王敗寇,我已經認栽了,也愿意接受宗族嚴懲。”

葉遜皺眉道:“我在問你緣由。”

葉東河沉默了。

江映柳忽地說道:“我可以告訴你。”

眾人頓時側目,看了過來。

就見江映柳說道:“葉東河之所以要推舉新族長,完全是在為你們鬼蛇族的安危考慮,若說私心,無非是他拿我派祖師的佩劍為交換,讓我答應,若鬼蛇族以后遇到災禍,幫著出手化解。”

眾人皆愕然。

葉遜皺眉道:“當真?”

葉東河神色變幻,低聲道:“幽都發生劇變,葉妤老祖被困,太上大長老已啟程前往幽都查探情況,清河族兄之前一直在閉關,偌大宗族,只有我一個玄幽境人物坐鎮。”

“這等時候,一旦有外敵趁機殺來,宗族勢必會陷入不可預測的境地中。”

“而在當今世上,所有人都知道,早在五百年前的時候,玄鈞劍主已離世,他留在我們宗族的佩劍,只能由其門下傳人帶走。”

“所以,我才會選擇和江映柳道友聯手,共謀今日之事。”

“而唯有推舉出新族長,就可以憑借四塊祖傳玉璽的力量,進入祖庭禁地,幫江映柳道友取回其祖師的佩劍。”

聽罷,葉紫山和墨裙少女都不禁怔住。

葉遜道:“可你們為何要殺葉天渠?”

葉東河喟嘆道:“我承認,由于著急湊齊祖傳玉璽,在對待葉天渠這件事上,我的確做錯了。”

一時間,在座眾人心緒都很復雜。

可葉遜則冷笑道:“或許你用心是好的,可你做的事情,未免太卑劣下作!就因為你干出的那些蠢事,才會釀成今日之禍患!”

頓了頓,他怒氣沖沖道:“更何況,你又怎敢保證,這江映柳是不是騙你的?若她騙走了玄鈞劍主的佩劍,你該如何跟我姐姐交代?”

葉東河語塞。

江映柳則皺眉道:“我乃太玄洞天傳人,這是幽冥天下人盡皆知的事情,這次要帶走我派祖師佩劍,乃是天經地義之事,怎能叫騙?”

葉遜冷冷瞥了江映柳一眼,道:“因為你師尊就是個叛徒,早在五百年前,就背叛了你們師門!”

場中眾人皆心中一顫,毗摩是玄鈞劍主麾下的叛徒!?

這個消息,他們可從沒聽說過!

江映柳臉色一沉,怒道:“你休要血口噴人!我師尊何等存在,怎可能會背叛師門?”

葉遜擺了擺手,道:“我懶得和你解釋。”

說著,他目光看向葉清河,道:“先把葉東河關押起來,等我姐姐歸來時,由她親自發落。”

葉清河點了點頭。

接下來,葉遜分別下達一道道命令。

而葉清河不敢怠慢,一一照做。

葉東河被關押了起來。

項恬獲得一線生機,匆匆離開。

江映柳被扣留,等候蘇奕問話。

十三主動領罰,被打入鬼蛇族地牢。

之前被困的葉天渠,則被釋放出來。

而此次受邀前來的那些賓客,皆陸續散去。

……總之,就在當天,發生在鬼蛇族的這一場風波就此落幕。

只是,兀自有一個極大的困惑縈繞在鬼蛇族每個人心頭——

那名叫蘇奕的青袍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座位于山巔處的古老殿宇中。

江映柳佇足在那,螓首低垂,神色慘淡。

大殿中,只有她和蘇奕。

蘇奕坐在椅子中,拎著酒壺,似在想著心事,久久不語。

最終,江映柳受不了這沉悶氛圍的煎熬,道:“殺人不過頭點地,你盡管動手便是!”

她感覺自己就像階下囚,在等待審判,那滋味很不好受,與其如此,不如痛快一些。

蘇奕怔了一下,抬眼看著這個身著緋色襦裙,姿容清秀的女子,道:“罷了,你走吧。”

江映柳頓感意外,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半響,她才說道:“你便是放了我,我也不會放棄從鬼蛇族帶走我派祖師佩劍的打算!或許我現在辦不到,但以后一定會辦到!”

女子眼神透著倔強和堅定。

蘇奕笑了笑,道:“你沒機會了,我此來鬼蛇族的第三件事,便是要帶走這把劍。”

江映柳嬌軀一僵,旋即咬牙說道:“哪怕我派祖師的佩劍被你得到,以后我也會奪回來!”

蘇奕心不在焉地哦了一聲,道:“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快走吧。”

江映柳怔怔,遲疑道:“你……真不打算殺了我?”

她感覺眼前的青袍少年太古怪,不止來歷蹊蹺,心思也難以琢磨,簡直就像一團迷霧般,讓人看不透。

蘇奕揮了揮手,道:“不送。”

江映柳玉容一陣變幻,而后深呼吸一口氣,道:“以后你若栽在我手中,我也會給你一條活路。”

說罷,她轉身而去。

直至離開蓮臺峰,確定沒有人阻止,江映柳這才意識到,對方是真的放了自己。

只是,江映柳內心卻一陣惘然,那家伙,究竟為何要放自己離開?

他究竟藏著什么心思?

江映柳想不明白。

“看來,得找個時間返回大荒去見一見師尊了……”

許久,江映柳心中喃喃。

蓮臺峰山巔大殿內。

“蘇老怪,你這是打算讓那江映柳傳信給毗摩,引誘其前來幽冥界嗎?”

老屠夫無聲無息地出現。

“毗摩不會來。”

蘇奕淡然道,“但他肯定會為此心生一些懷疑,這就足夠了。我會等著看看,他會采取何種舉動。”

老屠夫不解道:“毗摩為何不會來?”

蘇奕道:“他若離開大荒,玄鈞盟麾下的勢力,必會遭受到我那小徒弟的打擊。所以,他不敢冒這個險。”

這個答案,他曾告訴過崔長安。

老屠夫眼神頓時變得微妙起來,道:“徒弟之間相互傾軋,你的心情肯定不好受吧?”

蘇奕瞥了老屠夫一眼:“幸災樂禍?”

老屠夫連忙搖頭:“我可不敢!”

這時候,葉遜走進了大殿,笑說道:“姐夫,那三塊祖傳玉璽已經都落到我手中了。”

ps:照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