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拙劣的謊言

第七百八十七章 拙劣的謊言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七百八十七章 拙劣的謊言

煙霞彌散,天地歸于寂靜。

只是這片山河,已破碎凋零。

元琳寧想起了昨天時候,自己盛氣凌人般,欲迫使蘇奕交出蒼青之種的一幕幕。

想起蘇奕那充斥挑釁意味的一句話——“我教你做事”。

想起自己昨夜因為被一個靈相少年挑釁,而憤怒到轉輾反側的樣子。

現在她才發現,原來真正有眼無珠,妄自尊大的那個人,卻是自己……

一股濃濃的挫敗感,也是如潮水般填充在元琳寧心頭,讓得她神色也變得頹然而失落。

她焉可能不清楚,便是再戰斗下去,落敗的也只能是自己?

“從今往后,我算得上是古來至今第一個敗在靈道修士手中的皇者吧……”

元琳寧嘴中盡是苦澀。

“就這樣……贏了……”

崔璟琰喃喃,原本呆滯的意識一點點恢復清醒,只是內心深處,卻兀自翻騰不休。

從昨天到剛才,少女快要替蘇奕操碎了心,唯恐他一不小心就被元琳寧殺了。

為此,她準備了各種辦法和手段。

可直至現在,少女才猛地意識到,自己完全是杞人憂天,蘇奕……根本就不需要她來操心!

尤其當這一場戰斗落幕,看到落敗的元琳寧形單影只地立在那的時候,元琳寧內心憑生一種說不出的震撼。

“奇跡,這絕對是一個亙古未有的奇跡!”

老瞎子內心吶喊。

以前,蘇奕在蒼青大陸時,以靈相境之修為,無敵于世。

而今日,他同樣以靈相境身份,于幽冥之地,劍敗皇者!

冰焰冥皇元琳寧,成了這個奇跡的基石!

呂長清驚駭連連,茫然失措,只覺像做了個不真實的夢,無法相信已經落幕的這一切。

便在此時,一道透著慚愧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

“多謝蘇道友手下留情!”

聲音還在回蕩,孟婆殿太上三長老盧長明的身影憑空出現,朝蘇奕稽首見禮。

他的神色極為復雜,有震撼,有驚疑、有恍然、有慚愧。

不一而足。

“這不正是你希望看到的?你的確該謝我。”

蘇奕淡淡看了盧長明一眼。

昨天時候,他就看破盧長明的心思,知道他想借自己之手,來敲打三祭祀和大祭司。

對此,蘇奕雖不至于生氣,但也不可能當做什么事也沒發生了。

盧長明不禁苦笑,道:“如今我方才知道,何謂神人在前,卻不自知,若之前我有冒犯的地方,還望道友莫怪。”

說著,他再次向蘇奕見禮。

一位玄幽境皇者,擱在任何世界位面,都堪稱是修行界的巨擘了。

可此時,盧長明則擺低了姿態,在向蘇奕致歉!

原因很簡單。

昨天時候,道袍老者的話,讓盧長明意識到蘇奕非尋常之輩,但也僅僅只是認為,蘇奕背后站著靠山,活著手中有足以威脅到皇者的底牌。

正因如此,他才會火急火燎趕來,擔心他的徒弟呂長清遭難。

可直至真正抵達時,盧長明才發現,自己想錯了,根本無須借用外力,僅憑蘇奕自身實力,都能劍壓元琳寧!

這讓盧長明再面對蘇奕時,哪還敢將其當做不值一提的后輩晚生對待?

蘇奕沒有理會盧長明,目光看向元琳寧,道:“你心中若不服,我可以給你幾個機會,等何時凝練出一條完整的玄道法則,可以再找我來一決高低。”

說著,他轉身對崔璟琰和老瞎子道,“走吧。”

負手于背,朝遠處行去。

自始至終,再沒有看盧長明等人一眼。

元琳寧俏臉蒼白,默然不語。

盧長明神色陰晴不定,蘇奕的態度,讓他意識到,自己昨天的所作所為,已讓對方心存排斥!

“師尊,您怎么來了?”

呂長清走上前,小心翼翼問道。

“還不是你這不成器的東西!”

盧長明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呂長清被罵的肝膽顫抖,連忙追上去。

“或許,我真的該認真地反省一下了。”

許久,元琳寧心中暗嘆一聲,折身離去。

奈何神山。

忘川神窟第九層之下的祖源之地。

已閉關數百年之久的墨無痕,從打坐中睜開眼睛,那幽邃的瞳孔深處泛起如夢似幻般的金色光霞。

他身影瘦削,身著灰袍,蓬亂如草的長發呈灰白色,渾身涌動著一股無形的恐怖威勢。

“終究還是差了一些火候,如此看來,僅憑閉關,斷不可能實現修為上的突破了。”

墨無痕嘆息。

很久以前,他就已證道玄幽境,可直至如今,修為一直滯留在中期圓滿地步,遲遲無法突破。

這數百年來,他本希望借忘川祖源的力量進行突破,可最終……還是沒能如愿。

“祖師,您終于醒來了。”

一只血色鳥雀掠來,雙翅收攏,恭恭敬敬向墨無痕行禮。

血幽雀!

一種罕見的兇禽異種。

“走吧,我們該離開這里了。”

墨無痕起身,正要離開,血幽雀連忙道:“祖師,昨天夜晚,有一個來歷蹊蹺的少年曾闖入忘川神窟,并在第三層試煉之地,打破了當初‘簡靈貞’祖師所締造的記錄,并且……”

不等說完,墨無痕就露出感興趣之色,道:“走,我們先去第三層看看。”

說著,一個邁步就憑空消失不見。

血幽雀連忙跟上。

第三層試煉之地。

墨無痕負手于背,凝視著那大道戰碑最高處的一個名字,不由怔住。

此間過客?

這是宗門哪個傳人所留?

一側的血幽雀連忙道:“祖師,那少年應當不是咱們孟婆殿的傳人。”

墨無痕訝然道:“是嗎。”

他分出一縷神念,靜心感應。

片刻后,他不由動容,吃驚道:“靈相境修為?此子之底蘊和天資看,竟逆天到這等地步?”

他這等存在,歷經歲月滄桑,見慣世事浮沉,可這一刻,還是被眼前的發現驚到。

須知,制霸這第三層大道戰碑第一三萬年之久的簡靈貞,當初也是憑借靈輪境大圓滿層次的道行,才一舉締造了輝煌彪炳的戰績!

當時的簡靈貞,更被譽為幽冥界靈輪境中的絕代天驕!

可如今,這個三萬年都不曾有人能夠撼動的記錄,卻被一個靈相境少年打破了,這讓墨無痕如何不吃驚?

“血兒,你可認出此子身份?”

墨無痕問道。

血幽雀搖了搖頭,低聲道:“祖師,還有一樁更離奇的事情,那少年昨夜,還曾進入第四層試煉之地。”

墨無痕眼眸驟然一縮,錯愕道:“他……這是去闖關去了?”

血幽雀道:“是的。”

墨無痕身影憑空一閃,便來到了第四層試煉之地。

當看到那大道戰碑上并沒有“此間過客”四個字,墨無痕不由長松了口氣,自嘲道:“原來,不過是虛驚一場,也對,一個靈相境的角色,焉可能闖過皇者才能進行的試煉?”

剛說到這,他忽地察覺到,身旁的血幽雀欲言又止。

“血兒,你有什么話想說嗎?”

墨無痕問道。

血幽雀低聲道:“祖師,那少年雖不曾闖過這第四層試煉之地,可他……可他卻一口氣斬殺了九道意志戰魂……”

墨無痕眼眸猛地瞪大,愣在那。

一個能打破簡靈貞記錄的靈相境少年,或許讓人震撼,但還能夠理解。

可當這樣一個少年,卻一舉殺了九位堪比玄照境初期皇者的意志戰魂時,這讓活了數萬年時間的墨無痕的認知,都遭受到沖擊,一時半刻,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足足半刻鐘后。

墨無痕和血幽雀的身影,出現在忘川神窟外。

“道兄,還請出來一見。”

墨無痕微微躬身見禮。

霧靄翻騰,露出一個如山嶺般大小的頭顱,一對金色瞳孔直似湖泊般大小。

血幽雀嚇得瑟瑟發抖,縮在一側不敢去看冥淵獸。

“你這老小子竟出關了?可看起來修為好像并未突破,這數百年的歲月,豈不是白白浪費了?”

冥淵獸毫不客氣地嘲諷了墨無痕一通。

渾然不在意,對方曾是孟婆殿第九任殿主,如今資格極為古老的一位渡河使。

墨無痕神色微微有些尷尬,道:“慚愧,讓道兄見笑了。”

冥淵獸是當初被他的師兄云紫英帶回孟婆殿,輩分和他相當,再加上冥淵獸曾對云紫英有救命之恩,讓墨無痕對其也敬重三分。

“說吧,何事?”

冥淵獸問道。

深呼吸一口氣,墨無痕肅然道:“敢問道兄,昨夜進入忘川神窟的那位少年,姓甚名誰,是何來歷?”

一側的血幽雀也露出聆聽之色。

“主……呃,他叫蘇奕,是從蒼青大陸而來,至于其他的事情,你可以去問你們孟婆殿的人。”

冥淵獸說罷,暗道好險,差點就張嘴說出“主上”了。

“蘇奕?”

墨無痕眉頭皺起,又問道:“那敢問道兄,又是何人送他進入忘川神窟?”

“這……”

冥淵獸一時語塞。

半響,它說道:“這個問題很重要?”

墨無痕神色愈發嚴肅,道:“我得清楚,此子究竟是何等來歷,而送他前來的人,定然對其身份了如指掌。”

冥淵獸沉默片刻,忽地露出慚愧之色,嘆息道:“唉,實不相瞞,昨晚是我疏忽了,以至于讓那蘇奕從我眼皮底下溜進了忘川神窟。”

墨無痕:“……”

血幽雀:“……”

這等拙劣粗鄙的謊話,簡直就是漏洞百出,侮辱人的智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