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啟程幽冥

第七百七十三章 啟程幽冥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七百七十三章 啟程幽冥

老瞎子的態度反常的嚴肅。

可他似擔心以蘇奕孤傲性情聽不進去,忍不住耐心解釋道:

“您可不知道,玄鈞劍主雖然早已離世多年,但余威猶在,幽冥中一些神通廣大的老家伙,可都和玄鈞劍主有著莫逆的交情。”

“您言辭上若對玄鈞劍主不敬,極可能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他字字誠懇,發自肺腑,諄諄相告,“甚至,若我師尊還活著,聽到您這樣的話,肯定也會雷霆震怒,因為他老人家最是敬重玄鈞劍主,也最反感別人隨意評論玄鈞劍主。”

蘇奕唇角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哭笑不得。

這老瞎子,果然是真瞎!

“行了,歇息吧。”

蘇奕也懶得再說什么,閉上眼睛,很快便酣然入睡。

老瞎子原本還想問一問那對師徒的來歷,可見此還是忍住了。

他輕手輕腳來到大殿角落陰暗中,盤膝而坐,怔怔出神。

明天就將重返幽冥之地,可他卻不知道,究竟何年何月才能為師尊報仇……

毗摩太強大了。

只想一想,就讓人感到絕望和無助。

“不管如何,有蘇大人在,起碼還有一點希望。”

老瞎子心中喃喃。

之前,蘇奕曾根本不把毗摩放在眼中,言稱毗摩若敢來幽冥,就會親手將其拿下。

不管蘇奕能否辦到,僅僅這番話,就給老瞎子極大的安慰。

翌日一早。

仙冥之地的天色,依舊是如若黃昏暮色般昏沉。

孟婆殿的營地前。

九祭祀、崔璟琰等孟婆殿強者皆已經匯聚在一起,正在布設一座道壇。

蘇奕、老瞎子、道袍老者、白袍少年他們皆在一側等候。

當然,蘇奕是坐在藤椅中等待……

“蘇道友。”

道袍老者笑著上前寒暄。

“有事?”蘇奕問。

道袍老者笑說道:“談不上什么事,只不過是想在離開這蒼青大陸之前,和道友閑聊一二。”

蘇奕哦了一聲,道:“你說。”

這種冷淡的反應,看得不遠處的白袍少年直皺眉。

道袍老者卻渾不在意,笑說道:“這段時間,我和徒兒游走蒼青大陸各地,倒是碰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蘇奕沒有搭話,懶洋洋坐在那,自顧自飲酒。

他知道,道袍老者肯定會接著說。

果然,下一刻就見道袍老者徐徐說道,“其中,最讓我感到吃驚的是,在那大梁國境內的一座偏遠小村子。”

“小村子?”

老瞎子忍不住開口。

一個皇者,卻為一座小村落感到吃驚,這無疑意味著,這小村落定然不簡單!

“不錯。”

道袍老者感慨道,“那村落中皆是世俗尋常百姓,但整個村落,卻籠罩在祥瑞之氣當中,以至于村落中的百姓,諸事順遂,福壽綿延,著實稱得上是人間奇觀。”

老瞎子不由驚詫,祥瑞之氣虛無縹緲,就是世間的名山福地中,也不簡單皆籠罩有祥瑞之氣。

可一座小村落,卻能聚攏祥瑞之氣,這無疑顯得很不可思議。

“難道說,這村落中藏有天大的玄機不成?”

老瞎子再問。

道袍老者點頭道:“我和徒兒曾親自去那村子走了一遭,果然發現,那村中一對相依為命的兄妹所居住的庭院,其堂屋門楣之上,掛著一幅堪稱神異的墨寶。”

說到這,無論是老瞎子,還是那些孟婆殿強者,都已被勾起好奇心,露出傾聽之色。

而蘇奕此刻忽地開口,道:“你說的可是草溪村?”

還不等道袍老者開口,其徒弟白袍少年已錯愕道:“你也知道那座小村落?”

眾人都不由吃驚,該是怎樣一個小村落,才會引起一位皇者注意,并且,連蘇奕似乎也知道其存在?

“那就不奇怪了。”

蘇奕自語。

他想起當初在浮仙嶺一側,遇到的曹平和曹安兄妹,也想起了自己當初離開時,留給兄妹二人的那一幅字。

見此,道袍老者反倒被勾起好奇心,忍不住道:“蘇道友難道清楚那一幅墨寶的來歷?”

眾人目光都下意識看向蘇奕。

蘇奕笑了笑,反問道:“倘若我說那幅字是我所留,你信嗎?”

道袍老者一呆,滿臉驚愕。

白袍少年更是好笑道:“沒人會相信。”

言之鑿鑿。

老瞎子登時皺眉,道:“何以見得?”

白袍少年飛快道:“那一幅字,牽扯到一門至高的敕令傳承,乃是大荒第一道門的不傳之秘,且動用此敕令,需要皇者出手才行!”

一番話,讓在場眾人皆陷入震驚,也總算明白,為何一座小村落,會引起道袍老者這等皇者注意。

大荒第一道門!

蒼青大陸的修士或許不清楚,但在場之輩,誰能不知道,這等勢力何等之恐怖?

而屬于大荒第一道門的不傳之秘,卻出現在蒼青大陸上的一個小村落中,這無疑太過匪夷所思!

同樣,白袍少年這番話,也證明那幅字,不可能是蘇奕所留!

畢竟,蘇奕才靈相境修為,而要寫就那幅字,不止得擁有皇者修為,并且還得是來自大荒第一道門才行。

想到這,崔璟琰紅潤的唇微翹,調侃道:“蘇公子,看起來你吹的牛皮被戳破了喲。”

蘇奕笑了笑,沒有解釋。

這就是他為何會問道袍老者“你信嗎”三個字的緣由。

有些真相,往往會因為各自的認知不同,而被視作荒誕不經的謊言。

若去強行解釋,只會引來更多的曲解。

當然,除了崔璟琰之外,也沒人敢調侃蘇奕,只把蘇奕剛才那番話,當做了玩笑對待。

很快,眾人的注意力分散開。

唯獨道袍老者,欲言又止,他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可卻一時不知該從哪里問起。

“傳送道壇已經布設成功,接下來,就只等宗門的接引了。”

不遠處,傳來九祭祀的聲音。

就見一座三丈范圍的黑色道壇,立在九祭祀身前,道壇呈八角,分別覆蓋著不同的禁制道紋。

見此,眾人精神一振。

道袍老者則再忍不住,傳音給蘇奕道:“道友,馬上即將前往幽冥,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當講不當講。”

蘇奕瞥了道袍老者一眼,似看破了對方心中所慮,道:“放心吧,關于你們的事情,我不會泄露出去。”

道袍老者軀體微僵,旋即肅然道:“多謝。”

他心中卻無法淡定。

因為蘇奕這番話,徹底印證了他心中的一個推斷——

蘇奕,的確已經識破了他們師徒的身份,已經正在做的事情!

一時間,道袍老者都不禁懷疑,草溪村那一幅寫著“平安是福”的墨寶,會否真的是蘇奕所留。

而此時,蘇奕似有察覺般,目光看向天穹上。

“來了。”

他心中自語。

轟——!

幾乎同一時間,一道沉悶如雷的轟鳴聲,驟然從天邊傳來。

九祭祀身前,三丈范圍的黑色道壇上,隨之映現出一片繁密璀璨的禁制道紋圖案,交織于虛空中,不斷蠕動。

“諸位,通往幽冥之地的界域壁障即將開啟,還請做好準備!”

九祭祀沉聲開口。

話音剛落,黃昏般的天穹上,忽地垂落一道耀眼熾盛的光柱,直似九天銀河般,將那黑色道壇籠罩其中。

肉眼可見,原本正在蠕動的道紋禁陣,猛地爆綻出恐怖的空間暴動,而后構建出一條漩渦般的入口。

漸漸地,這一條入口徹底穩固下來。

“諸位,請!”

九祭祀目光看向蘇奕、道袍老者等人。

“稍等。”

蘇奕從藤椅上起身后,忽地取出一枚玉符,隨著運轉道行,玉符驟然發光,浮現出漣漪般的銀色星輝。

肉眼可見,從那傳送道壇上,涌出一縷縷奇異的空間波動,似游魚般掠入蘇奕手中的玉符中。

九祭祀登時緊張起來,道:“道友,你這是?”

蘇奕隨口道:“做一個空間節點的標記,以后返回蒼青大陸時,不至于找不到路徑了。”

九祭祀、崔璟琰他們皆不由吃驚,只覺腦袋有些不夠用。

空間節點的標記,不是只有皇者才能鐫刻嗎?

他們目光下意識看向道袍老者。

道袍老者捻須笑道:“蘇道友這是在以空間秘符為引,借用了傳送禁陣的力量,這般手段,算得上是巧奪造化。”

眾人這才恍然。

唯有道袍老者眼神有些復雜。

他說的輕巧,可焉能不清楚,蘇奕看似不經意顯露的手段,實則是一門極為不可思議的秘術?

還有,空間秘符可是了不得的寶物,蘇奕又是從哪里得來?

這一切,讓道袍老者愈發意識到蘇奕的神秘之處,內心深處也再不敢把他當做一個靈道修士來對待。

“走吧。”

很快,蘇奕已收起玉符,邁步走向傳送道臺。

其他人等陸續進入其中。

“當我歸來時,或許已經踏入玄道之路,到時候要降臨到這蒼青大陸,可就有些棘手了……”

蘇奕暗自琢磨。

天地震顫,符文流轉。

隨著一聲轟鳴,蘇奕等人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而后,那三丈范圍的傳送道壇似耗盡了力量般,無聲無息地龜裂,化作灰塵飄灑一空。

天地隨之恢復往昔的平靜。

這一天,是五月二十五。

在蒼青大陸璀璨大世中宛若當世神話般的蘇奕,啟程前往幽冥界!

ps:這一卷結束了,晚上第二更會有些晚,因為要開啟新的一卷了,金魚得捋一捋思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