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各懷心思

第七百七十一章 各懷心思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七百七十一章 各懷心思

皇者!

老瞎子手腳一哆嗦,滿臉錯愕。

不過,當察覺到在座之中,只有自己后知后覺時,老瞎子內心不禁一陣惱火。

這些家伙也太不地道了,怎么不早說那滿面和氣的老兒是個皇者!?

當然,老瞎子是不敢怪罪蘇奕沒有提醒自己的……

蘇奕先安撫了一下老瞎子,道:“那只是一個以神魂分身之術行走于世間的皇者而已,并非是其本尊,不必緊張。”

老瞎子訕訕道:“我只是沒想到而已,并非是害怕。”

蘇奕笑了笑,這才回答九祭祀的問題,道:“他是皇者不假,可我和無冤無仇,為何要擔心冒犯他?”

九祭祀:“……”

若蘇奕是無知者無畏,那倒也罷了。

可偏偏地,蘇奕不是這種人,相反,他不止能從一塊玉佩中,一眼識破崔璟琰的身份和來歷。

甚至,還能從玉佩中,推斷出裁決冥尊的心思和用意!

這樣的角色,怎可能會無知?

更何況,蘇奕也說了,他早看出那道袍老者是一位皇者!

可這等情況下,蘇奕卻根本不在意這些,還敢當面去計較一位皇者對自己的稱謂,這就太讓人咂舌和難以理解了。

“蘇公子,你是我從小到大見過的年輕人中,膽子最大的一個,也是最囂張的一個。”

崔璟琰不禁感嘆。

“這也算囂張?”

蘇奕不由樂了,“等以后有機會見到你家老祖宗時,你問問他,我今日之舉動,是否配得上囂張二字。”

崔璟琰秀氣的黛眉微挑,道:“聽你這語氣,莫非見到我家老祖宗時,你也敢這般……膽大包天?”

蘇奕自顧自飲了一杯酒,隨口道:“說多了,你必然不信,以后你見到你家老祖宗時,親自問他好了。”

這時候,九祭祀心中一動,忽地道:“蘇道友,你既然能一眼識破裁決冥尊大人的玉佩,認出璟琰的身份,而今是否也已經看出了那位前輩的來歷?”

此話一出,眾人都不由豎起耳朵。

蘇奕的神秘之處,他們這些孟婆殿的強者早見識過,根本不敢把他當一般人對待。

眼下,他既然能識破那位皇者的修為,保不準也認出了對方來歷!

而這,正是他們這些人好奇的。

“對方不愿說,你們還是不要打探為好。”

蘇奕想了想說道,“并且,那對師徒身上帶著有著一些不可預測的因果,依我看,你們還是敬而言之為好,否則,說不準就會沾上一些禍患。”

聽罷,眾人悚然一驚。

聽蘇奕此話的意思,分明是識破了那對師徒的來歷,并且,還看出對方身上背負有因果!

而這樣的因果一旦沾染了,甚至極可能給他們這等孟婆殿傳人帶來禍患!

這無疑意味著,這對師徒身上的因果就尋常!

崔璟琰明顯被勾起了好奇心,忍不住道:“蘇公子,你能不能再多透露一些消息,起碼說一說,他們是什么來歷吧?”

蘇奕卻不愿再談起此事,道:“他們不是拿著你們孟婆殿太

上三長老的令牌來了嗎,并且還和你們孟婆殿的大人物取得了聯系,等返回幽冥之后,你去問你們宗門那些大人物便是。”

崔璟琰沒好氣地瞪了蘇奕一眼,嘀咕道:“你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說話時,喜歡云山霧罩,藏藏掖掖的,著實讓人不爽。”

蘇奕啞然。

酒席結束后,九祭祀為蘇奕和老瞎子安排了一個居住之地。

只等明日清晨,就會啟程從這蒼青大陸離開。

夜色深沉。

九祭祀和雪葉、崔璟琰聚在了一起,進行密談。

“無論是蘇奕,還是那對師徒,來歷皆極為蹊蹺,等返回幽冥之后,咱們還是盡早和他們分開為好。”

九祭祀傳音道。

哪怕又隔音大陣,他也不甚放心,叮囑雪葉和崔璟琰同樣用傳音來交談。

崔璟琰滿不在乎道:“是宗門答應接引那對師徒的,和我們關系可不大,至于蘇奕,他既然能被我家老祖宗看重,肯定不是什么歹人了。”

雪葉則沉吟道:“九祭祀,我們此來蒼青大陸的目的,乃是為了謀奪蒼青之種,而今,這樁機緣就在蘇奕身上,我很擔心,若讓宗門那些老人得知此事,怕是會產生一些想法了。”

九祭祀眼眸瞇起來,神色明滅不定。

他來自孟婆殿,自然最清楚,宗門一些老人對獲得蒼青之種有多渴望。

并且,消息也根本無法隱瞞。

此次他們孟婆殿前來蒼青大陸的強者,不僅僅只他們三人,還有其他十多個同門。

難免會有人將蘇奕身懷蒼青之種的事情稟報上去。

更何況,宗門問起此事的時候,誰……又敢隱瞞?

而這等情況下,一旦讓那些老人知道,蒼青之種就在蘇奕身上,必然會產生一些想法了。

甚至不排除會有更壞的事情發生!

沉默許久,九祭祀深呼吸一口氣,目光看向崔璟琰,道:

“璟琰,這件事可能需要你來向宗門那些老人明說了,盡可能地說服他們,莫要去對付蘇奕。”

頓了頓,九祭祀無奈道:“若換做我和雪葉去說,那些老家伙根本不會放在心上,以我們的身份,也根本勸不動他們。”

在孟婆殿,祭祀的地位雖高,但在祭祀之上,還有殿主、有渡河使!

這就注定,憑九祭祀的身份和地位,很難勸得動那些比他地位更高,修為更恐怖的老家伙們。

但崔璟琰不一樣。

她母親雖然早已將不在孟婆殿任職,但以前畢竟是孟婆殿的渡河使,影響猶在。

她的父親則是崔氏一族族長,祖父更是威懾整個幽冥界的裁決冥尊。

由她來勸說孟婆殿那些老人,自然再合適不過。

崔璟琰眨巴著美麗的秀眸,笑吟吟道:“讓那些老家伙收拾蘇奕一頓,好好打壓一下他的氣焰不好么?”

九祭祀神色嚴肅道:“璟琰,這可不是打壓氣焰的問題,而是這件事一旦處理不好,極可能會引發流血沖突!別忘了,蒼青之種這等機緣是何等之大,足以讓皇者都垂涎眼紅。”

“可你同樣清

楚,這蘇奕來歷蹊蹺,絕非其他靈道修士可比,就連你家老祖宗,可都對他極為重視!”

“這等情況下,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和宗門那些老人發生沖突了,否則,那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一番話,讓崔璟琰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她思忖片刻,認真答應道:“我會盡力的,但我可不敢保證,那些老家伙會否聽我的。”

九祭祀登時松了口氣,笑道:“只要你盡力就好。”

一直坐在一側的雪葉,想說什么,最終還是忍住了。

這等事情,連九祭祀都摻合不起,又哪里是他這等護法角色能摻合的?

同樣的夜色。

一座大殿中,道袍老者席地而坐。

他神色認真專注,手握一塊雪白如玉的龜甲,似在推敲什么。

白袍少年則躺在不遠處的軟榻上,瞧著二郎腿,說道:“師尊,那蘇奕的確極厲害,換做是在幽冥界的靈道層次中,也屬于最頂尖的曠世之輩。”

“只是,他性情太傲了,一副目無余子,妄自尊大的樣子,他到了幽冥之地若還敢這般行事,怕是非栽一個大跟頭不可。”

聽到這,道袍老者搖頭道:“王霆,在你看來他是妄自尊大,但在我眼中,那是一種歷經千錘百煉之后,才能一點點養出的自信無敵風范,更何況,這蘇奕……可根本不像你想的那般簡單。”

說話時,道袍老者收起手中的雪白龜甲,眸光閃動,道,“我敢肯定,在剛才的酒宴上,蘇奕極可能已看出我們的來歷。”

此話一出,白袍少年受到驚嚇般,噌地坐起身體,緊張道:“這……這怎可能?”

他深呼吸一口氣,似努力要讓自己冷靜,道:“更何況,他若真看出師尊您的來歷,哪還敢在酒宴上表現得那般放肆?”

他的師尊,是一位皇者!

并且,還不是一般的皇者可比!

哪個靈道修士在意識到這點之后,還敢語出不敬?

道袍老者笑了笑,聲音溫和道:“你莫要緊張,我們和他無冤無仇,便是被他識破了我們的來歷,也沒什么。”

頓了頓,他皺眉道:“我唯一感到困惑的是,那蘇奕……似乎不僅僅只看出了我們的來歷,甚至,還察覺到了我們正在做的事情。”

白袍少年倒吸涼氣,喃喃道:“師尊,您也把蘇奕想的太厲害了吧,他一個蒼青大陸的靈道修士,哪可能僅僅憑借眼力,就識破這些?不可能,這一定不可能。”

他不斷搖頭。

“不可能?”

道袍老者神色微微有些異樣,“可若非如此,他為何會在酒席上,也祝我們馬到功成……”

白袍少年聽到這,軀體猛地一僵。

他這才猛地意識到,原來在酒宴上的時候,師尊之所以會追問蘇奕那番話的意思,原來是早已揣測,蘇奕口中的“馬到功成”并非只是客套寒暄的祝福話,而是意有所指!

“若僅僅如此,倒也罷了,讓我之所以做出如此推斷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

道袍老者眼神忽地變得深沉幽邃,輕聲道,“那個老瞎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