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敗之

第六百八十六章 敗之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六百八十六章 敗之

煙塵彌漫。

原本覆蓋在這片山河的雨云和煙霞,皆早已潰散無蹤。

明凈的春日天光傾灑在天地間,卻驅不散人們心中的寒意。

這一戰開始之前,不少人甚至認為,蘇奕此來,和自尋死路無疑。

畢竟,他的對手是東郭風,一個名列群星榜第七的逆天妖孽。

然而到了此時,人們才驀然發現,自己大錯特錯!

蘇奕這位早在數月前就名震大夏的當代傳奇,在沉寂多日之后,早變得和他們認知中完全不一樣。

續寫傳奇!

“我就知道,蘇兄既然敢來,自有獲勝之力。”

聞心照呢喃,星眸迷離,異彩漣漣。

寒煙真人眼神復雜,深以為然。

至于清芽,自始至終,根本就沒有擔憂過。

她性情簡單純真,自始至終都認為,蘇奕以前不會敗,現在自然也不會敗……

這是一種理所當然的自信。

天穹下。

蘇奕一手負背,望著遠處的東郭風,道:“還要繼續么?”

東郭風劇烈咳嗽了一陣,他連續深呼吸幾口氣,默默擦掉唇角血漬,身影重新變得筆直。

渾身還在淌血,可他卻似渾然不覺。

當目光望向遠處的蘇奕時,東郭風神色已重新變得平靜堅凝,道:“于我而言,生死不足畏,道友且出第三招,容我一觀,縱死亦可無憾!”

字字如劍,鏘然響徹九天上下。

人們皆不由震撼。

此刻的東郭風,明明身負重傷,可他身上的氣勢,卻反倒之前更堅凝、更凌厲、更強大了!

“少主,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有我等在,何須拼命?”

一個東郭氏的灰衣老者焦慮出聲。

東郭風神色平靜,一字一頓道:“這一戰,誰敢插手阻撓,我必饒不了他!”

全場死寂。

眾人都不由動容。

那些東郭氏強者,則個個傻眼,手足無措。

“生死不足畏,縱死無憾……”

蘇奕自語,眼神泛起一絲感慨。

這東郭風,天賦和修為或許不如大荒九州那些最頂級的妖孽和圣子人物。

可這一顆劍心之無畏,則足以讓那些妖孽和圣子遜色三分!

“你既然要看,那我便成全你。”

蘇奕沒有再遲疑,袖袍鼓蕩,掌指如劍,當空一刺!

平淡無奇。

可卻有一道劍氣,以無堅不摧之勢鑿開虛空,筆直沖向東郭風。

刺劍這個動作,幾乎沒有任何變化,自然談不上玄妙。

對劍修而言,一般只會在突擊的時候,動用“刺”這個動作,求的是趁敵人不防備,一擊必殺!

就如刺客。

可蘇奕這一劍不一樣,任誰都能看得清楚,自然不可能讓敵人無法防備。

以至于在場眾人皆不由心生疑惑,難道說,蘇奕在這第三招之中,手下留情了?

唯有東郭風清楚,蘇奕沒有留情。

這平淡無奇的一劍,任誰都能施展出來,可當面對這一劍所彌漫的劍勢的時候,才會發現,這一劍何等恐怖。

似將一切的修為、道意、威能、力量盡數凝練到極致,完完全全和這一劍融為一爐,沒有任何一絲多余的力量逸散。

讓人面對這一劍,視野和心神仿似都被徹底鎖定,憑生一種逃無可逃,避無可避的感覺。

這等劍道,著實稱得上化腐朽為神奇!

東郭風眸子發亮,直似燃燒般。

他連死都不怕,自不會閃避。

他一身氣機如風雷轟鳴,完全不顧一身傷勢,將一身修為極盡施展,讓得渾身肌膚寸寸裂開。

可他卻根本不在乎。

蘇奕這一劍,讓他心神產生一種無比的渴望,不惜要以性命來試探其中之真諦!

“破!”

東郭風一聲大喝,聲震九霄。

厚重無鋒的殺心劍,同樣一劍刺出。

勢若神山橫移,壓迫得四周虛空驟然紊亂塌陷,劍光之盛,直似要割裂長空,焚燒山河。

人們心神刺痛,眼睛都睜不開。

也只有那些修為頂尖的角色,才勉強忍著那可怕的驚悸危險氣息,目睹了這一次爭鋒。

便見——

當兩道在虛空中筆直刺出的劍氣碰撞,那片虛空猛地爆鳴,迸濺出無盡耀眼奪目的毀滅洪流。

而后在眾人震駭目光注視下,東郭風刺出的一道如山岳橫移般的劍氣,猛地一寸寸炸開。

密集的爆碎聲,似炮竹被點燃,轟震天地間。

而蘇奕那一抹劍氣,帶著無堅不摧的力量,撞在東郭風的殺心劍上。

鐺!!!

這把伴隨東郭風征戰多年的本命靈劍,直似遭受到神人手中的轟砸,剎那間便脫手而飛。

哀鳴震天。

東郭風握劍的五指碎裂,手腕都被震斷。

至此,他身前空門大開,再無防守!

不好!!

眾人的心都懸在嗓子眼。

那些東郭氏強者都已橫空而起,欲要相救。

可蘇奕這一劍太霸道了,勢如破竹,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當那些東郭氏強者要出手時,已來不及。

這一瞬,東郭風卻猶自無懼,沒有一絲的退縮和害怕。

他的眼眸明亮若星辰,透著癡迷、震撼、熾熱的光澤。

就如孩童看到最喜愛的玩具,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歡,純凈得毫無雜質。

時間仿似被拉長,變得緩慢。

東郭風忽地想起很多。

想起第一次見到劍修飛天遁地殺敵時的震撼和向往。

想起那些祖輩的嘮叨,說世上修煉之路,最強大者,莫過于劍途!

想起自己曾為了求索劍道,所歷經的那些風雨和磨難……

到最后,這些想法皆轟然消散,只剩下一個畫面——

一個蹣跚學步,牙牙學語的孩童,在一眾長輩的注視下抓鬮時,那稚嫩的小手,牢牢抓住的一柄小木劍。

“我東郭風生來只為求索劍途,死于所向往的劍途之下,足可無憾矣……”

東郭風喃喃。

滿心釋然,無所掛礙。

可旋即,他就怔住。

蘇奕那一抹劍氣,在他的咽喉三寸之地停滯。

鋒利的劍意,刺得東郭風咽喉肌膚泛起一層雞皮疙瘩。

而后,在他不解的目光注視下,這一道劍氣悄然間煙消云散。

眾人見此,都不由下意識長吐一口氣。

尤其是那些東郭氏強者,一個個似剛從水中打撈出來,渾身衣衫被冷汗浸透,可此刻,他們卻感到無比的喜悅和高興。

因為蘇奕沒有下殺手,他們的少主東郭風,還活著!

天穹下。

東郭風不由怔然,下意識抬眼望向遠處的蘇奕,“為何……不殺我?”

他衣衫破損,披頭散發,渾身浴血,極其凄慘,可背脊筆直如舊,不曾彎曲分毫。

蘇奕說道:“我之前說過,于我而言,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可堪入眼的角色,殺不殺你,全看我的心意。”

眾人皆心緒翻騰,神色復雜。

許多人甚至無法理解蘇奕這番話中所表露出的心態。

畢竟,東郭風這次的約戰,乃是要殺死他,為其弟弟東郭云報仇!

這是生死之仇!

任誰在這等情況下,會僅僅因為敵人“可堪入眼”,而選擇留情?

東郭風深呼吸一口氣,“你現在不殺我,以后,我自還會再找你復仇,你就不擔心?”

蘇奕笑了笑,道:“我很期待你以后變得更強大。”

東郭風是仇敵嗎?

但這種仇敵,不會拿聞心照的性命來要挾,不會干出一些卑劣陰損的齷齪事情。

難得的是,其一顆無畏劍心,的確讓蘇奕也欣賞不已。

他哪舍得就此殺了。

東郭風神色有些復雜。

但旋即,他便堅定道:“道友在劍道上的造詣之高,的確遠不是我現在可及,哪怕你今日不殺我,我也不會念情,以后自會再為我弟弟東郭云報仇!”

蘇奕點頭道:“我等著,我很希望有朝一日,你能讓我動劍。”

東郭風瞳孔微縮,默然點了點頭。

這一戰,自始至終蘇奕不曾動用佩劍。

到如今,東郭風哪會不清楚,不是蘇奕不愿,而是以自己在劍道上的造詣,還無法逼迫對方動用佩劍……

不得不說,這樣的事實,的確太打擊人了。

若不是東郭風道心堅固,遭受這一次次的打擊,怕是非讓道心蒙塵,留下陰影不可。

而聽到他們兩人的對談,在場眾人都很……惘然。

蘇奕不殺東郭風,東郭風卻以后還要報仇。

更不可思議的是,蘇奕似乎根本不在意這些!

嗖嗖嗖!

便在此時,遠處天邊忽地傳來一陣破空聲。

眾人抬眼望去,便見極遠處虛空中,有一群修士駕馭遁光,朝這邊飛掠而來。

這些修士足有七人,有男有女,一個個氣息恐怖滔天,最弱的都有靈相境修為。

那為首的一個身著黃袍,身影枯瘦高大的老者,更是恐怖之極。

他人還沒到,那恐怖的威勢便籠罩而來,覆蓋這片天地,令得在場眾人無不心中發顫,渾身發僵。

一個一只腳已邁入靈輪境門檻,有著靈相境大圓滿修為的角色!

蘇奕眼眸露出一絲意外。

這明黃長袍老者,和一般的靈相境大圓滿不同,只差一個契機,便可輕松成為真正的靈輪境。

“大長老來了!”

與此同時,那些東郭氏強者皆精神一振,露出狂喜之色。

而玉九真等云天神宮大人物們,則齊齊色變,察覺到不妙。

這一戰才剛要落幕,就又要再起波瀾?

ps:2連更送上!

這一場一對一的對決落幕了,花費了不少筆墨和心血,不知道童鞋們感覺如何,我個人感覺挺好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