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六百五十七章 緣由

第六百五十七章 緣由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六百五十七章 緣由

  “不可能?”

  蘇奕淡淡說道,“大概是兩個月前,那把妖劍曾試圖闖入群仙劍樓遺跡,結果負傷而去,依我看,短時間內,此劍再不敢前來。”

  白發血裙女子一對妖異的青瞳猛地收縮。

  她沉默片刻,旋即冷冷不屑道:“以青雒的力量,便是靈輪境修士,也不是他的對手,他……怎可能負傷?”

  寧姒婳內心雖然對這白發血裙女子充滿忌憚,但此刻還是禁不住道:“不管你信不信,那把劍的確負傷而逃,還有,你口中那個青雒已經被殺了!”

  “青雒被殺了?”

  白發血裙女子冷笑,“你這番話自相矛盾,哪怕青雒真如你們所說受傷逃走,怎可能又被殺了?”

  寧姒婳一怔。

  蘇奕卻似反應過來,道:“原來,那把劍的妖靈名叫青雒。”

  神咎,是劍名。

  而青雒,則是劍靈之名!

  “怪不得那被抹去記憶的劍奴只記得自己名叫青雒,分明是被那妖靈的力量影響了……”

  蘇奕總算明白過來。

  他目光看向白發血裙女子手中懸浮著的那一盞青色銅燈,道:“若我猜測不錯,當初你和青雒聯手害死白長恨時,自己也遭受重創,被封印在了這一盞銅燈內,無法脫困,對否?”

  白發血裙女子冷冷道:“我沒有害死白長恨!”

  蘇奕笑了笑,道:“白長恨被害,而你則被困銅燈之內,那神咎妖劍的妖靈青雒在逃走時,定然曾許諾,以后他會回來幫你脫困,帶你從這歸寂之地離開,對否?”

  白發血裙女子沉默不語。

  可寧姒婳敏銳察覺到,女子在聽到蘇奕這番話之后,左手微微顫抖了一下。

  這微小的動作無疑證明,女子內心并不像表面那般平靜!

  “道友,你之前不是說,以她的實力,早可以從此地離開了?”

  寧姒婳問道。

  “離開并不意味著可以脫困。”

  蘇奕隨口道,“看到她手中那一盞青燈了嗎,若我沒看錯,這當是一件皇道層次的‘煉魂燈’,以她的力量,若沒有人相助,注定不可能擺脫此燈的捆縛。”

  聞言,白發血裙女子終于色變,渾身氣息猛地變得凌厲起來,道:“哪怕我被困,殺你們兩個也足夠了!”

  蘇奕眼神露出淡淡的輕蔑之色,道:“若你能做到這一步,何須等到現在也不動手?”

  “你們真打算找死?”

  白發血裙女子那絕艷精致的臉龐浮現一抹凜冽殺機,素手揚起。

  嗡!

  在她白皙如玉的掌心,掠出一縷耀眼懾人的雪白劍氣,劍氣內氤氳著一絲絲妖異的緋紅色光澤。

  寧姒婳嬌軀發僵,肌膚刺痛。

  卻見蘇奕邁步,朝白發血裙女子走去,道:“之前說那么多話,無非是要搞清楚一些真相罷了,真當……我蘇某人收拾不了你一個小小劍靈?”

  他頎長的身影驀地涌出一股迫人的威勢,深邃的眸淡然如舊。

  可他一身氣息,卻已變得和之前完全不同。

  白發血裙女子瞳孔驟然收縮。

  在她視野中,

  不遠處那邁步走來的青袍少年,身影忽地變得高大無垠,仿似一尊天上的神祇,口銜日月,威懾諸天。

  一股無法形容的劍道威懾氣息,也隨之狠狠鎮壓在她的心神。

  恍惚間,她似看到一口道劍從無垠虛無中扶搖而起,撕裂青冥,鑿穿時空,帶著令萬古歲月震顫的威勢,朝自己斬來。

  面對這恐怖的一劍,她感覺自己就像渺小而卑微的螻蟻,內心完全興不起任何抵抗掙扎的念頭,甚至忍不住想去臣服、膜拜……

  而與此同時,白發血裙女子掌心間涌現的那一抹透著淡淡緋紅色的雪白劍氣,猛地產生哀鳴,支離破碎。

  緊跟著,白發血裙女子嬌軀如篩糠般劇烈顫抖起來,她臉色越來越蒼白,眼神都呈現出渙散、驚恐、絕望、無助之色。

  “跪下。”

  一道淡然的聲音在白發血裙女子心神響起。

  直似洪鐘大呂,天雷轟震。

  白發血裙女子再也支撐不住,雙膝跪地,癱瘓在那,如瀑般的雪白長發隨之披散而下。

  而此時,蘇奕已站在她身前三尺之地,雙手負背。

  寧姒婳呆住了,瞪大一對鳳眸,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腦海中一片茫然,那等恐怖的一位存在,怎么就……直接跪了?

  跪地,是一個極屈辱的落敗方式。

  而自始至終,蘇奕根本不曾動手,僅憑一身威勢,便壓迫白發血裙女子癱瘓跪地,這無疑很不可思議。

  “你……你究竟是誰?”

  白發血裙女子抬起頭,神色驚怒中帶著深深的忌憚。

  蘇奕沒有理會,探手一抓。

  嗖的一聲,那一盞青色銅燈落入其手中。

  此物巴掌大小,呈鳥形的燈芯浸泡在猩紅的燈油中,燃燒的燈影斑駁暗淡。

  燈盞底部,鐫刻著“渾天”兩個古老的妖族文字。

  無疑,這一盞青燈來自群仙劍樓始祖渾天妖皇手中,

  而蘇奕的目光,很快被燈盞表面上的一道裂痕吸引。

  這裂痕,明顯是一道劍傷!

  “怪不得這寶物的氣息那般虛弱,原來早已被損傷,又歷經數萬年歲月侵蝕,早沒有往昔威能,否則,現在的你怕是還被困在這燈盞內,別說為非作歹,便是想離開半步都不行。”

  蘇奕把玩著青色銅燈,隨口道,“不過,你的本源早已被煉入這一盞燈內,如今便是能夠脫困,生死也掌控在這件寶物中,燈在人在,燈毀人亡。”

  白發血裙女子渾身顫抖,看向蘇奕的眸子帶上說不出的驚駭。

  似無法想象,這樣一個聚星境少年,怎會擁有如此可怕的眼力和見識。

  “現在,我大概已經想明白了,當初,白長恨手持此燈,認為憑借此寶,足可威懾到神咎妖劍,讓此劍不敢亂來。”

  蘇奕露出思忖之色,自語道,“可他應該沒想到,你卻突然對他進行偷襲,以至于在最后時刻,不得不以此寶先將你鎮壓,可也正因如此,給了神咎妖劍可趁之機,以至于這位群仙劍樓的第三代掌教,和這七十二個玲瓏繭、以及當年留在此地的群仙劍樓傳人,皆不幸遭受滅頂之災。”

  白發血裙女子咬

  牙道:“我說了,不是我害死的白長恨,是他自己貪心作祟,自己害死了自己!”

  蘇奕哦了一聲,饒有興趣道:“說來聽聽,若是能說服我,便給你一條活路。”

  白發血裙女子沉默片刻,露出復雜之色,道:“當初,暗古之禁來臨,渾天妖皇大人為避免群仙劍樓的傳承斷絕,做出了一個決斷……”

  她聲音低沉,將當年的事情娓娓道來。

  事情并不復雜。

  渾天妖皇認為,要避免宗門傳承斷絕,只有兩種途徑。

  由他自己帶著一批強者,離開蒼青大陸,前往那兇險莫測的星空深處闖蕩,尋找可供修行棲居之地。

  同時,以白長恨為首的一眾強者留了下來,一起在這歸寂之地修筑玲瓏繭,試圖以這等方式,避開暗古之禁力量的侵蝕。

  在渾天妖皇離開前,留下了三樣東西。

  一個是由他親自開創的萬靈劍經傳承。

  一個是‘渾天煉魂燈’。

  一個是渾天妖皇在證道皇境之后,所鑄的第一把佩劍“天璃”。

  白發血裙女子,便是天璃的劍靈。

  在修建玲瓏繭之前,神咎妖劍的劍靈青雒,曾暗中告訴天璃,說白長恨已決定,將“天璃劍”徹底煉化,以此來壓制神咎妖劍。

  而到時候,不止是他青雒會被徹底打壓,身為天璃劍劍靈的白發血裙女子,注定必死無疑。

  青雒還說,可以幫她擺脫此劫,但前提是她需要幫青雒來一起對付白長恨。

  這個提議,被白發血裙女子拒絕。

  因為她當初根本不相信,白長恨敢把天璃劍徹底煉化,畢竟,此劍乃渾天妖皇所留,而她雖是此劍的劍靈,但和渾天妖皇卻宛如師徒般的關系。

  可白發血裙女子卻沒想到,在修建完七十二個玲瓏繭之后,白長恨竟真的這么做了……

  被逼無奈之下,她只能出手抵抗。

  最終,白長恨雖憑借渾天煉魂燈將她鎮壓,可同樣的,青雒抓住了機會,一舉殺死白長恨。

  “我從來都不恨白長恨,他以身飼劍,把青雒培養的越來越強大,可他自身的修為,卻陷入瓶頸之中,久久無法突破,這也就意味著,他被青雒噬主的可能越來越大。”

  白發血裙女子說道,“所以,他才會試圖將天璃劍煉化,以此鎮壓青雒。”

  “但我理解歸理解,卻無法容忍自己的性命就此終結,所以……才有了當年的那一場慘禍。”

  說到最后,她默然不語,神色悵然。

  而聽完這一切,蘇奕的心神完全沒有任何波瀾。

  他目光看著白發血裙女子,淡然道:“渾天妖皇當年既然將天璃劍留下,就意味著,讓你臣服于白長恨,為他所用,但你卻反而害得他因此喪命,甚至還把當年留下來的群仙劍樓傳人全都害死,你覺得……你是無辜的?”

  白發血裙女子嬌軀僵硬,抬起頭,迎著蘇奕的目光,道:

  “身為劍靈,就得命不由己,生死由他人定奪?”

  ps:抱歉諸君,今天被一些急事耽擱了,才會更新晚了。

  第二更今晚肯定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