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六百五十章 變故迭生

第六百五十章 變故迭生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六百五十章 變故迭生

劍道第一仙第六百五十章變故迭生場中忽地一陣死寂。

聽到蘇奕用輕描淡寫的口吻,稱疑似螟蛉神教教主的九頭兇禽為“孽畜”,人們皆愣住了。

他怎么就敢!?

虬髯老者、朔蒙都有懵掉的感覺。

見過膽大的,沒見過如此膽大的!

“混賬!你……”

銀袍青年氣得正要喝斥蘇奕,那九頭兇禽猛地探出一只巨爪,一把按住他的腦袋。

“閉嘴!”

訓斥聲如沉悶的雷霆,震得銀袍青年渾身哆嗦。

他滿臉愕然,師尊他這是怎么了?

在場眾人也是一怔。

目光齊齊看向那九頭兇禽。

便見這氣息恐怖滔天的九頭兇禽,此刻卻似遇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般,九顆腦袋齊齊看向蘇奕,每張臉龐上皆寫滿驚疑。

“你……你是那姓蘇的家伙?”

九頭兇禽試探問道。

語氣都帶上一絲緊張的味道。

眾人:“???”

什么情況?

難道這九頭兇禽認出了蘇奕的身份?

蘇奕負手于背,淡然道:“這世上除了我之外,好像再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傳授你‘周虛煉煞訣’了。”

這九頭兇禽,正是被困在螟蛉血窟中的九頭鳥,曾以“大悲神君”的身份,在這蒼青大陸上收了不少信徒。

九頭兇禽渾身一顫,猛地驚叫道:“竟然真的是你這家伙!!”

這兇禽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這讓銀袍青年、虬髯老者他們都傻眼了,愈發感覺不對勁。

“說話客氣些,我對你這孽畜起碼有傳道授業之恩。”

蘇奕隨口道,“更何況,若我沒有看錯,正是修煉了我傳授的妙法,才讓你這孽畜恢復了一定的元氣,擁有了利用空間節點顯露意志力量的能耐。”

他一口一個孽畜,毫不客氣。

可讓人們皆瞠目結舌的是,這九頭兇禽卻似早習之以常,非但沒有動怒,反倒收斂了那一身的滔天氣焰。

似對蘇奕充滿了忌憚!

“原來真的是蘇道友。”

沉默片刻,九頭兇禽忽地露出欣喜之色,“前不久,我曾派遣門下信徒前往大夏九鼎城找尋道友,可卻一無所獲,如今方才知道,道友原來已經不在大夏。”

聲音透著感慨、歡喜和一絲絲不易察覺的忌憚。

眾人:“……”

看到這,誰還能不清楚,這疑似螟蛉神教教主的恐怖兇禽,不止是認識蘇奕,并且還對蘇奕很忌憚。

否則,面對蘇奕一口一個“孽畜”的詆毀,它怎可能視而不見?

場中氣氛,頓時變得古怪沉悶起來。

這實在出人意料。

所有人都以為,銀袍青年動用了殺手锏,接下來注定將上演一場無法預料的災禍。

甚至,人們都已經在替蘇奕的處境擔憂。

可誰曾想,隨著九頭兇禽出現,反倒讓形勢發生逆轉!

“師尊,這……這是怎么回事?”

銀袍青年呆呆問道。

九頭兇禽感嘆了一聲,道:“說來話長,你只需記住,蘇道友乃是為師的恩人,你當以長輩之禮恭敬對待。”

銀袍青年瞪大眼睛,師尊的恩人?自己的長輩!?

虬髯老者、朔蒙等人皆目瞪口呆,這算什么事,大水沖了龍王廟?

遠處,孟靖海等人也倒吸涼氣。

那等恐怖的一位存在,卻視蘇奕為恩人!!

這無疑太不可思議。

“原來是它……”

元恒終于想起來了,當初在浮仙嶺柴道人的地盤上,蘇奕就曾通過一個血色漩渦,和這九頭兇禽對談!

“對了,爾等為何會在此地,又是如何冒犯了蘇道友?”

這時候,九頭兇禽沉聲開口。

銀袍青年惴惴不安,低聲道:“師尊,這次我等前來這大秦,乃是聽聞此地正在召開云臺大會……”

他正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出,蘇奕已打斷道:“你若再這般廢話,你師尊所顯露的這一縷意志力量,怕是聽不完就會徹底消散。”

銀袍青年:“……”

果然,就見九頭兇禽龐大的軀體一顫,喟嘆道:“果然瞞不住道友,以我如今的實力,所顯化的意志力量,的確撐不了太久。不過,以后有我那徒兒在,道友隨時可以找到我。”

剛說到這,它那龐大的軀體已變得暗淡模糊,似有崩潰的跡象。

見此,蘇奕擺手道:“你且去吧,等此間事了,我再找你好好聊聊。”

九頭兇禽點了點頭,身影就此徹底潰散。

連那一座懸浮虛空中的血色漩渦,也隨之悄然消失不見。

這一幕幕,讓在場眾人皆一陣怔然。

那等恐怖的一位存在,就這樣……走了?

不過,這也讓孟靖海等人徹底松了口氣。

無疑,這最兇險的局面,已經被蘇奕談笑間化解于無形!

“現在,你是否要接第三拳?”

蘇奕似笑非笑,看向銀袍青年。

銀袍青年渾身一哆嗦,連忙道:“蘇前輩,之前是晚輩有眼無珠,冒犯了您,還望您念在我家師尊的面子上,饒恕我一次!”

說著,這位螟蛉神教圣子深深躬身見禮。

這一幕,看得在場眾人心潮起伏,神色復雜。

誰能想到,這一場戰斗到最后,會變成這樣?

“她是你什么人?”

蘇奕目光忽地看向不遠處的黃裙少女。

銀袍青年恭敬說道:“她是歡兒,前不久的時候才臣服在晚輩麾下。”

黃裙少女也慌忙道:“小女子拜見蘇大人!”

她一副怯生生的模樣,忐忑不安,我見猶憐。

與此同時,蘇奕鼻端抽動了一下,聞到了一縷淡淡的香氣。

他不由笑了,淡淡道:“你那點魅香蝕骨神通,還未臻至‘無形無質,天然成韻’的地步,迷惑得了其他人,可迷惑不了我蘇某人。”

黃裙少女嬌軀一僵,霍然抬頭,吃驚道:“道友早已看穿妾身的身份了?”

說話時,她那一對淡紫色的瞳孔泛起妖異魅惑的光澤。

不遠處的銀袍青年等人,當看到黃裙少女的眼眸時,皆露出一絲癡迷之色,神色恍惚。

而被黃裙少女紫眸盯著的蘇奕,卻發出一聲冷哼:“還敢攝魂,找死!”

字字如劍吟,殺伐氣驚人。

黃裙少女神魂如遭雷擊,身影蹬蹬蹬倒退出數步,一張美麗的俏臉煞白,駭然失色。

銀袍青年等人也猛地驚醒,眉梢間那一抹癡迷之色消散,一個個皆驚怒交加。

他們也意識到不對勁,目光齊齊看向黃裙少女。

“歡兒,這是怎么回事!?”

銀袍青年震怒。

不等黃裙少女回答,蘇奕已隨口道:“你們的心神,早已經被這妖女已魅香蝕骨之術影響,可笑你們自己到現在才反應過來。”

這時候,黃裙少女一對紫眸流轉,忽地嫣然笑起來,道:“厲害,蘇道友果然不愧是曾在大夏九鼎城獨領風騷的年輕一代傳奇人物!等下次再見時,妾身定會再跟道友好好討教一下大道造詣!”

這黃裙少女似早已識破蘇奕的身份!

說話時,她身影憑空而起,如若一道閃電般,朝遠處掠去。

與此同時——

虬髯老者和朔蒙暴沖而出,朝蘇奕殺去。

黃裙少女突然離去,而兩位靈相境大妖則忽然朝蘇奕發難!

那等一幕,讓銀袍青年都猝不及防,震怒大喝:“你們……”

如潮般的劍吟響徹,蘇奕祭出玄吾劍。

大戰爆發。

幾個呼吸間而已,虬髯老者和朔蒙齊齊被鎮壓,被蘇奕以縛靈索捆縛禁錮了起來。

不過,被這般阻擋后,那黃裙少女則早已逃得無影無蹤。

“這妖女倒是狡猾。”

蘇奕眉頭微微挑眉。

“蘇前輩,他們……”

銀袍青年結結巴巴出聲。

“中了魅香蝕骨之術,就如傀儡般,注定會被那妖女任憑擺布。不過,心神被蠱惑之后,他們最多也只能施展出一半的實力。”

蘇奕瞥了銀袍青年一眼,“若非你遭受重創,剛才那妖女肯定也會在暗中操控你的心神,讓你來阻擋我。”

銀袍青年倒吸涼氣,渾身發寒,“歡兒她……她……”

或許是遭受到的沖擊太大,這位螟蛉神教的圣子,已說不出話來。

“主上,是那妖女害了我等!”

被捆縛的虬髯老者憤恨出聲。

他一側的朔蒙則露出慚愧之色,惴惴不安道:“多謝蘇大人不殺之恩!”

無疑,這兩個靈相境大妖已徹底清醒過來。

蘇奕抬手收起縛靈索,道:“心神被蒙蔽,本就已經夠倒霉,我怎還忍心殺了你們。”

銀袍青年咬牙切齒道:“當時歡兒建議讓我前來參加這云臺大會時,我就感覺有些奇怪,可也沒有多想就答應了,可現在看來,當時我就極可能著了她的道!”

他神色陰晴不定,很是難看。

身為螟蛉神教的圣子,卻被一個妖女悄無聲息之間便戲耍于股掌之間,這無疑太恥辱。

“這可怪不得別人,你若不好色,焉可能會意亂情迷?”

蘇奕不由哂笑。

銀袍青年頓時大窘,尷尬極了。

蘇奕的目光則已經看向那拉動寶輦的熔金獅獸,道:“你呢,是否還要將我抽筋扒皮、挖心掏肝,吃我血肉,滅我神魂?”

噗通!

熔金獅獸如遭雷擊般,龐大的軀體直接癱瘓在虛空,瑟瑟發抖,倉惶哀求道:“大人,小的錯了!小的錯了,小的愿將功補過,還請大人給小的一個機會!”

眾人:“……”

ps:第三更送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