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有我在 無須緊張

第六百三十六章 有我在 無須緊張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六百三十六章 有我在 無須緊張

怎么是她?

蘇奕將飲盡的酒杯放下,有些意外。

那一道在街巷上匆匆而去的熟悉身影,正是蘭娑。

蘇奕對此女印象很深。

她有著刀鑿斧刻般的精致五官,麗質天成,乃是大秦東華劍宗太上長老云瑯上人的關門弟子。

當初在大周時,蘇奕還曾親手為遭受蠱毒的蘭娑療傷。

并且他當初和花信風一起前往亂靈海前,就在這東孚郡城外的天水山莊夜宴上,還曾見到蘭娑和云瑯上人。

當時,大秦一眾修士結盟,試圖在前往亂靈海的行動中一起對付蘇奕,還曾邀請云瑯上人和蘭娑一起結盟。

但卻被云瑯上人斷然拒絕,帶著蘭娑拂袖而去。

可以說,蘇奕對蘭娑和其師尊云瑯上人,還是很有好感的。

“嗯?”

還不等蘇奕多想,就見到一群修士匆匆穿過街巷人群,朝蘭娑離開的方向追去。

“元恒,我們走。”

蘇奕長身而起。

東孚郡城西側,是一片連綿起伏的蒼茫山脈。

正值晌午。

蘭娑綽約修長的身影,在山野間飛掠,美麗的臉龐上浮現一抹深深的憂色,以及一絲彷徨。

“蘭娑姑娘,我早說了,只要我想追,你根本逃不掉的。”

忽地,遠處響起一道輕嘆聲。

蘭娑身影驟然停頓下來,抬眼望去。

就見遠處一株大樹后方,走出一個玉袍博帶,唇紅齒白的青年,正笑吟吟地看著她。

蘭娑俏臉驟變,轉身就要朝一側逃去。

可不等她行動,在她左右兩個方向上,各出現一道身影。

一個身影昂藏如山,身著獸皮,須發濃密的男子,背負一柄血色戰斧,立在那,若一座小山般,威勢懾人。

“姑娘還請止步,我是個粗人,若是動手,怕是會弄疼姑娘。”

獸皮高大男子雙臂環抱胸前,神色淡漠。

另一個是一名嬌媚如火的美艷女子,手握一柄銀色匕首,儀態婀娜動人。

“姑娘該清楚,我們并無惡意,只要帶我們去見你師尊云瑯上人,我們保證,不會傷你一根汗毛。”

美艷女子柔聲勸解。

蘭娑黛眉皺起,禁不住扭頭望去,卻見來路上,一群修士正遠遠地趕來。

一下子,四面八方皆被敵人封鎖!

蘭娑的心都沉入谷底,眉梢間盡是陰霾。

“我知道,蘭娑姑娘你想要去云臺大會,找天煞玄宗主持公道。”

遠處大樹前,玉袍青年慢條斯理道,“可我只能說,你這樣的做法,真的很幼稚。”

蘭娑冷冷道,“什么幼稚,我看你們是怕了!否則,為何要阻止我前往云臺靈山?”

玉袍青年不由笑起來,道:“說你幼稚還不信,那我就直言了,你和你師尊,在東華劍宗的地位雖高,可在我五雷靈宗眼中,也只不過是這大秦境內一個不值一哂的小宗門罷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誠然,你們東華劍宗已歸順天煞玄宗麾下,等于找到了一個大靠山,可你覺得,天煞玄宗會為了你師尊,就和我五雷靈宗撕破臉嗎?”

蘭娑玉容陰晴不定。

玉袍青

年神色憐憫道:“更何況,天煞玄宗這次召開的云臺大會,為的是平息戰亂,還天下一個太平,這等情況下,天煞玄宗豈可能會因為你師尊一人,不顧我五雷靈宗的態度?”

蘭娑咬牙說道:“你代表不了五雷靈宗。”

聞言,美艷女子媃韻和遠處的高大獸皮男子都不禁笑了,似聽到一個笑話般。

“姑娘,你眼前這位,乃是我五雷靈宗大長老關門弟子袁爍,在宗門年輕一代,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媃韻淡淡說道,“他的話,或許代表不了五雷靈宗,但卻足以影響到我們宗門那些大人物的態度。”

說到這,她露出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容,“更何況,若沒有宗門大人物的首肯,你覺得,宗門會派這么多人來抓捕你師尊?”

不遠處的獸皮高大男子語氣淡漠道:“這等情況下,你便是前往云臺大會求助,天煞玄宗也注定不可能插手到此事!”

蘭娑玉容變幻不定,明顯被這些話攪亂了心神。

“行了,我袁爍向來是先禮后兵,現在該姑娘你做抉擇了,乖乖配合我們,自不必遭受皮肉之苦。”

玉袍青年袁爍撫摸著下巴,認真說道,“可若是不配合,那我等就只能讓姑娘先委屈一下了。”

這番話一出,場中氣氛頓時變得壓抑沉悶起來。

蘭娑緊緊咬著唇,搖頭道:“你們別指望能夠從我這里得到配合,我即便是死,也斷不會出賣師尊!”

眉梢眼角,語氣之間,盡是決然。

“姑娘,為何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呢?倘若我們是魔門修士,可根本不會跟你說這么多廢話,早直接動手將你擒下了。”

媃韻輕嘆。

玉袍青年神色間的笑容變淡,道:“洪河,你去請蘭娑姑娘和我們一起走。”

獸皮高大男子點了點頭,魁梧如小山般的軀體動起來,大步朝蘭娑行去。

咚!咚!咚!

他每一步邁出,地面就猛地一震,附近草木巖石粉碎迸濺。

那強大的神念,遙遙籠罩在蘭娑身上。

僅僅是那等霸烈威能的威勢,便讓蘭娑呼吸困難,軀體發僵,感受到莫大的威脅。

“死就死吧,反正,斷不能讓這些家伙找到師尊!”

蘭娑暗嘆,一咬貝齒,決定赴死而戰。

可就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忽地在天地間響起:

“你師尊發生了何事,怎會連你都遭受牽累,被這些人追捕?”

聲音不大,卻清清楚楚地響徹場中。

袁爍眉頭皺起。

媃韻露出警惕之色。

名叫洪河的獸皮高大男子全身一僵。

這一瞬,他感受到一股致命般的危險氣息,刺激得他肌膚泛起一層雞皮疙瘩。

連他邁出的腳步,都下意識收回,頓足原地。

只是,他臉色已凝重之極,背脊直冒寒氣。

而聽到這一道聲音,原本絕望無助決定赴死而站的蘭娑,不由怔了怔,下意識扭頭望去。

就見遠處有兩道身影走來。

為首的是一個青袍少年,負手于背,淡然出塵,行走時直似閑庭信步般。

熹微的天光下,讓他整個人披上一層絕俗超然的氣韻。

而在他身后,

則是一個身著灰袍,神色沉凝的青年,亦步亦趨跟隨著。

“蘇……蘇兄?”

蘭娑一對美眸睜大,似不敢相信。

來人,正是蘇奕和元恒。

兩人從東孚郡城的酒樓離開后,就一路追上來,一直跟在那些五雷靈宗修士的后邊。

“好久不見。”

蘇奕笑了笑,視在場其他人如無物,信步朝蘭娑走去。

“站住!”

那群圍堵在蘭娑后方的修士中,一個黃袍老者沉聲道,“朋友,我們五雷靈宗在辦事,勸你莫要摻合進來,否則……”

“閉嘴!”

元恒眸光如電,冷冷看過去。

他身上威勢驟然釋放,壓迫得那黃袍老者身影狠狠倒退,噗通一聲跌坐在地,一張老臉也隨之變了。

附近那些修士皆驚怒,正要有所動作。

前方那一株大樹前的袁爍當即開口:“退下吧,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

那些修士臉色變幻不定,但最終還是默然退下。

而對于這一切,蘇奕置若罔聞,連步伐都不曾有過停頓,一副如入無人之境的姿態。

當來到蘭娑身邊時,眼見這姿容絕艷的女子兀自一副恍惚模樣,蘇奕不由啞然,“見到我出現,就這般驚愕么?”

蘭娑登時如夢初醒般,驚喜激動道:“我……我只是沒想到而已……”

身陷絕境,本已絕望到準備赴死廝殺,誰曾想,卻有故人直似從天而降,出現眼前!

這樣的一幕,讓誰能一時能反應得過來?

“其實,早在東孚郡城時,我就跟在后邊,只是不清楚狀況,一直在暗中觀察罷了。”

蘇奕輕聲解釋道。

蘭娑露出恍然之色,旋即緊張地掃了四周一眼,道:“蘇兄,他們……”

“有我在,無須緊張。”

蘇奕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且說說,你師尊發生了什么事情,至于這些人,若敢亂來,殺了便是。”

蘭娑剛才明顯被嚇到了,方寸大亂,心緒不定。

而現在,聽到蘇奕的話之后,心中莫名地熨帖踏實不少,正欲開口解釋其中因果。

不遠處的媃韻已經不悅開口道:“朋友,你這態度是不是有些太過囂張了?”

蘇奕抬手一掌按過去。

輕飄飄一掌,看起來稀松尋常,可這名叫媃韻的美艷女子,卻都沒來得及反應,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砸得地面塌陷。

她臉上大變,試圖掙扎。

可讓她驚恐的是,在這一掌之下,以她那聚星境層次的力量,竟根本無法掙扎絲毫!

“好強!”

袁爍瞳孔一縮,臉色大變。

獸皮高大男子倒吸涼氣,心神震顫。

這一幕,也讓在場其他五雷靈宗修士一個個瞠目結舌,受到驚嚇。

他們都清楚美艷女子媃韻的強大,可卻無法想象,媃韻會敗得如此之快。

完全就是不堪一擊!

就是蘭娑都被這一幕震撼到。

呆了呆之后,她這才意識到,蘇奕那一句“有我在,無須緊張”的分量,何等之重!

ps:感謝兄弟awatera再次盟主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