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六百三十章 妖劍神咎

第六百三十章 妖劍神咎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六百三十章 妖劍神咎

青雒潔凈的白袍已破損染血。

他披頭散發,負傷累累,處境極為不堪。

而蘇奕并未止手。

青雒自稱最強的殺人術乃是一對拳頭。

蘇奕現在做的,便是同樣以拳頭,在對方最得意的大道上,一舉將對方徹底毀了!

歸根到底,青雒那化靈境后期的力量雖然遠超同境,足以鎮殺應闕這等靈相境大妖。

可在蘇奕眼中,也就和來自天玄界的靈相境劍修青霜相當罷了。

蘇奕袖袍鼓蕩,掌指握拳,轟殺而至。

大勢至光明拳!

在佛門,大勢至代表著智慧、光明,化解災劫。

傳聞中有一位菩薩果位的佛門大能,以大勢至為號,被尊奉為大勢至菩薩,擁有無邊法力,受盡佛門僧眾膜拜。

而這樣一門拳法,來自大荒第一佛門圣地小西天,被列為小西天九部至剛至猛的古拳法之一。

修習此拳法者,自有降龍伏虎之勢,勇猛果敢之膽,驅邪滅魔之心!

而此時,隨著蘇奕打出這等佛門古拳經,其一身威勢也是凜然如神,震天動地。

青雒察覺到了危險,第一時間閃避。

可終究還是被那籠罩四方的拳勁掃中。

他身影狠狠倒射出去,體內傳出一陣筋骨崩斷的脆響聲。

群仙劍樓遺跡內,寧姒婳、茶錦、文靈雪皆震撼連連。

之前她們還曾擔心蘇奕不是青雒的對手,畢竟連應闕那等靈相境存在都被青雒鎮殺。

誰曾想,這一場戰斗從開始到現在,青雒雖展露出遠超之前的恐怖戰力,可卻被蘇奕一直穩穩壓制!

甚至都無法傷到蘇奕分毫!

“數月不見,也不知蘇道友在大夏經歷了何等奇遇,竟強大到了這等不可思議的地步……”

寧姒婳心神恍惚。

“公子當初在大周時就不曾敗過,現在也同樣如此!”

茶錦露出驕傲之色。

文靈雪正在照看之前被救回的文長泰夫婦,聞言,內心莫名地有些感慨,想起了以前在廣陵城時的許多記憶。

外界。

“你這家伙,必然大有來頭!”

青雒滿面是血,模樣很凄慘。

可他卻似渾不在意,目光盯著蘇奕,直似要將他一身的底細看穿似的。

蘇奕再度殺來。

見此,青雒眸子深處涌起冰冷決然的光澤,喃喃道:“我不會輸的!”

聲音還在回蕩,他殘破染血的軀體上,忽地有一股毀滅般的力量波動彌漫而開。

砰!!

蘇奕隔空拍出的一掌,被青雒身前涌現出的一片璀璨銀色神輝擋住,轟然潰散。

蘇奕眉頭微挑。

就見此刻的青雒,軀體直似燃燒般,涌起透明的銀色火焰。

他滿頭黑色長發,剎那間變得雪白,渾身肌膚一寸寸暗淡龜裂,就像被抽空了生機,蒼老無數歲般。

但他的眸子,卻明亮如烈陽,不可逼視。

他右臂往后,伸手做出拔劍的動作,能清晰看到,在其背部脊柱中,有一道雪白鋒芒一節節冒出來。

錚!錚!錚!

雪白鋒芒每拔出一截,就爆綻出刺耳肅殺的吟嘯聲,似惡魔牙齒摩擦般的聲響,令人不寒而栗。

“以身飼劍?”

蘇奕露出異色。

所謂以身飼劍,便是修行者把軀體當做養劍爐,以自身修為、精血為養料,淬煉和蘊養靈劍,從而讓靈劍成為軀體的一部分,不分彼此。

劍在人在,劍毀人亡!

一般而言,極少劍修會以這種這等秘法養劍。

太過霸道不說,也極容易走極端,一旦出現差池,反倒會傷到自身。

“在我覺醒時,這把劍就封藏在我的脊梁骨內。”

遠處,青雒輕語,“我敢肯定,只需拔出此劍,就能找回我的記憶,從而知道我是誰,又來自哪里。”

隨著他拔劍,一股肅殺恐怖的氣息,也隨之涌現,令天地震顫,虛空紊亂。

“但我不敢這么做。”

青雒輕嘆,“因為我更清楚,拔劍之后,我身上一切生機,都將隨之被這把劍吞噬掉。”

聲音透著復雜的味道,有忌憚也有無奈。

但他手中的動作并未停下。

當說到這時,那柄被蘊養在其脊柱內的雪白靈劍,橫空出世!

劍吟直似亙古神魔的咆哮,激蕩九霄,攪亂風云。

無匹刺眼的劍光,直似燃燒著的大日,璀璨到極致,把這片海域照得明亮無比。

仔細看,此劍似是由白骨神玉煉制而成,晶瑩燦然,所彌散出的氣息恐怖無邊。

而在其劍柄處,鐫刻兩個扭曲如蚯蚓的蠅頭小字:

神咎!

這一瞬,遭受到此劍威能的壓迫,原本覆蓋在遠處的九絕封天陣力量,竟是轟然潰散。

群仙劍樓遺跡內,懸浮在寧姒婳等人身前的光幕,隨之砰的一聲碎裂消失。

“這……”

寧姒婳等人皆色變,心中空前緊張起來。

誰也沒想到,青雒在這最后關頭祭出的一柄劍,威能會恐怖到如此地步,這讓她們皆不由替蘇奕擔憂起來。

與此同時——

當看到此劍,蘇奕眸子中卻浮現出一抹異色,好一把妖劍!

“有時候,我都懷疑,我是這把劍才的奴仆,我所擁有的一切,包括性命,都注定只能被它左右。”

青雒輕語,旋即他搖了搖頭,目光望向蘇奕,微笑道,“不過,能憑此劍斬殺道友這等人物,便是付出我的性命,倒也值得。”

他原本俊秀的臉龐已變得蒼老,白發如霜,渾身龜裂的肌膚暗淡無光。

唯有手中的靈劍,璀璨耀眼,煌煌不可逼視!

也是此時,蘇奕終于開口,道:“我不會死,但你這樣一個被選中以身飼劍的劍奴,必死無疑。”

“被選中?劍奴?”

青雒皺眉,“道友這是何意?”

蘇奕道:“你之前的揣測并沒錯,這是一把很罕見的妖劍,你只不過是它選中的奴仆,不止記憶被剝奪,連你所擁有的道行、修為、性命,以后也終將成為它的食物。”

青雒瞳孔微凝,旋即笑起來:“一把劍而已,焉可能噬主?道友你這么說,該不會是想亂我心境,為自己謀取活命的機會吧?”

無疑,他并不相信蘇奕的話。

“時間不多了,道友,我先送你上路!”

青雒說著,猛地縱身掠空,揮劍斬來。

一道炫亮雪白的劍氣橫空,熾盛耀眼,那恐怖無邊的氣息,讓這片天地哀鳴,似在臣服。

僅僅那等威勢,都能鎮殺當世任何化靈境修士!

蘇奕沒有退。

在青雒出擊那一瞬,他微微搖了搖頭,探出右臂,隔空一指。

一道氣息晦澀的劍氣掠起。

那是由九獄劍的一縷氣息所化。

看似輕描淡寫,簡簡單單,可當這一道劍氣掠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無上威壓隨之悄然出現。

原本紊亂的虛空、崩散的云層、動蕩的海面,皆在這一刻像被徹底鎮壓禁錮般,陷入一種詭異的靜止狀態。

整個方圓千里的海域,籠罩上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威壓中。

青雒瞳孔驟然收縮,渾身發毛,這是?

猛地,一道破碎爆鳴聲,在這寂靜壓抑的天地中響起。

就見青雒斬來的那一道煌煌劍氣,在蘇奕這一劍之下直似易碎的琉璃般,轟然潰散!

這一幕,驚得青雒差點崩潰。

這是他付出性命為代價的底牌!

他自信,在這一擊之下,縱使是靈輪境大修士在此,也注定必死無疑!

可現在,卻被僅僅聚星境修為的蘇奕,輕而易舉擊潰了!!

不等青雒回神,蘇奕那一劍余勢不減,掠空斬來。

青雒揮劍抵擋。

鐺!!!

震耳欲聾的爆鳴聲中,雪白長劍脫手而飛,遠遠地倒射出去。

青雒驚愕,似難以置信。

他一點點艱難地抬頭,望向遠處的蘇奕,喃喃道:“你剛才所言……都是真的?”

蘇奕道:“我還不至于去對一個死人撒謊。”

“我……真的僅僅只是一個性命不由己的劍奴么……”

青雒眼神空洞,失魂落魄。

就見他的軀體忽地一塊塊龜裂開,而后化作撲簌簌的灰燼飄灑。

之前他拔出那柄名叫神咎的靈劍時,一身生機幾乎都被那柄靈劍吞噬一空。

此刻即便擋下了蘇奕那一道劍氣,可那等恐怖的威能,則已將其軀體和神魂徹底震碎。

至此,這個來歷蹊蹺的青年,就此隕落!

“就這般死掉,倒便宜你了。”

輕淡的自語聲中,蘇奕轉身,望向遠處。

那柄曾被蘊養在青雒背脊中的絕世妖劍,在數百丈之外的海面上嗡嗡顫抖,飄灑出陣陣妖異璀璨的銀色神輝。

清晰可見,此劍原本剔透明凈的劍身上,多出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那是被蘇奕一劍斬出的痕跡!

這出乎蘇奕意料,因為他沒想到,此劍竟能擋住九獄劍的一縷氣息!

“殺我劍奴,傷我劍體,本座記住你了,以后定十倍報答!”

而當蘇奕目光看過來時,那柄名喚神咎的妖劍內,傳出一道憤怒無邊的冰冷聲音。

聲音還在回蕩,這柄妖劍破空而去,剎那間便消失在茫茫天邊。

“果然,此劍內蟄伏著一條完整的妖靈……”

蘇奕若有所思。

之前看到此劍那一瞬,他就大致猜出了一些緣由。

直至看到這一幕時,也算印證了他的揣測。

ps:第二更會有些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