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六百一十章 青雒

第六百一十章 青雒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六百一十章 青雒

之前,眾人注意力皆集中在蘇奕身上。

直至此時蘇奕開口,人們這才下意識都看向元恒。

“蘇先生,那妖獸足有上千之眾,若讓這位元恒老弟一人殺妖,不免太危險,我等雖修為泛泛,但也愿意一起去獵殺妖獸,平定妖患!”

聶北虎肅然說道。

眾人皆點頭。

這時候,性情慣常謹小慎微的葛謙都忍不住了,道:“諸位放心,就是上萬頭這樣的妖獸,也不夠元恒吼一嗓子的。”

眾人頓感疑惑,這是何意?

便見元恒咧嘴一笑,轉身從城墻上掠到半空。

天光下,他雄峻高大的身影猛地一展,衣袍鼓蕩,身上驟然暴沖出一道沖霄妖氣。

天穹下云層炸開,紛亂如絮。

眾人皆瞪大眼睛,看到在元恒身影上空,浮現出一道龐大無邊的玄武虛影,氣息蒼茫,遮天蔽日。

“這是……”

眾人呼吸一窒,軀體發僵。

那恐怖的氣息,令得在場那些武者皆心神顫栗,如視一尊妖神臨世!

畢竟,他們僅僅是凡俗武者,便是最強大的聶藤,也僅僅只是宗師境界,又哪可能不受影響?

白問晴素手一揚,一片淡淡的銀色光霞流轉彌漫,在場武者頓時渾身輕松,暖洋洋的舒服。

傅山、聶北虎等人皆不由吃驚看了白問晴一眼,意識到這個秀麗端莊的女子,也是一個極恐怖的存在。

“快看!”

“老天……”

城門附近響起震驚的嘩然聲。

就見遠處天地間,成百上千的妖獸大軍,皆軟綿綿地癱瘓在地,發出哀鳴,瑟瑟發抖。

再無一個能立足!

“好強!”

聶藤眼眸失神。

不曾動手,僅憑一身貫沖天地的恐怖氣勢,便鎮壓妖獸大軍!

這簡直就是仙神般的手段!

再看在場其他人,皆相顧駭然,震撼失聲。

“主人,是殺是留?”

遠處虛空中,元恒神色莊肅,拱手問詢。

“驅散便可。”

蘇奕開口。

元恒領命,眸泛神芒,舌綻春雷,斥道:“還不快滾!?”

一字字,如雷霆滾蕩山河間。

遠處那些妖獸如蒙大赦,潰散而去。

來的快,逃的更快!

就這樣……結束了?

人們看著這一幕幕,久久無法回神。

這時候,元恒收斂一身氣息,折身返回城墻之上,立在蘇奕一側,依舊是那一副老實憨厚的樣子。

可人們看向他的目光,已徹底變了,帶著深深的敬畏。

僅憑一身氣息,便驚退一眾妖獸,這等實力,比他們認知中的陸地神仙人物都要不可思議!

而一想到這樣一個恐怖存在,卻對蘇奕俯首帖耳,如若仆從,這讓眾人內心皆翻騰不已。

他們情不自禁想到,如今的蘇奕……又該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你們在此稍后,我去鬼母嶺走一遭。”

蘇奕說著,邁步掠空,身影如一道神虹般,消失在茫茫天邊。

元恒、葛謙、白問晴頓時意識到,蘇奕極可能是發現了什么!

“敢問三位大人如何稱呼?”

這時候,傅山上前,恭敬攀談起來。

虛空中。

蘇奕大袖翩翩,衣袂飄曳。

在他視野中,大滄江浩浩蕩蕩奔騰不息,沒多久就看到了位于大滄江之畔的那一片桑樹林。

猶記得當初在廣陵城覺醒前世記憶不久,他便時常在清晨時候前往那一片桑樹林修煉松鶴鍛體術。

也是在那里,邂逅了蕭天闕和蕭紫堇爺孫二人。

“果然,此地變得不一樣了,靈氣遠比其他地方更為濃郁。”

蘇奕暗道。

事實上,早在以前時候,桑樹林便是一塊難得的風水寶地,山脈水勢在此交匯,蘊生著稀薄的靈氣。

這也是蘇奕當初為何會選擇在此修行的原因。

而今,隨著天地間的靈氣漸漸復蘇,毗鄰鬼母嶺和大滄江之畔的這片桑樹林,也變得愈發像一塊寶地。

當然,變化最大的是鬼母嶺!

當蘇奕憑虛御風,遠遠看到鬼母嶺時,就見此山之上,煞霧重重,靈氣滋生,顯得極為古怪。

蘇奕飄然而落,出現在鬼母嶺半山腰。

這里有著一座破敗荒蕪的廟宇,廟宇內供奉著一座背對眾生的斑駁石像,取“問菩薩為何倒坐,嘆眾生不肯回頭”之意。

當初就是在這座廟宇,蘇奕斬了一頭六絕陰尸。

當蘇奕身影出現,就見煞霧彌漫,濃厚如鉛云,連天色也變得昏沉下來。

遠處廟宇中,分布著不知多少陰魂鬼物。

而在廟宇四周樹梢上,則懸掛著一盞盞猩紅燈籠,燈籠燭火卻碧油油的,煞霧中搖曳不斷。

蘇奕看了看,邁步朝前行去。

所過之處,煞霧如收到驚嚇,朝兩側退散。

而當蘇奕快要抵達那廟宇大門前時,附近大樹上懸掛的紅燈籠猛地劇烈搖晃起來。

每一盞燈籠,皆傳出竊竊私語聲:

“有人來了!”

“嘻嘻,原來是一個俊俏的小哥。”

“他也是來探尋機緣的么?這可不好,和送死也沒區別呀。”

……聲音窸窸窣窣,鬼氣森森。

蘇奕眉頭微皺,袖袍一揮。

附近樹梢上懸掛的猩紅燈籠,一個個皆被清色的火焰覆蓋,剎那間灰飛煙滅,那些聲音隨之消失不見。

整個天地頓時變得清靜下來。

蘇奕繼續邁步前行,走進廟宇之后,就見荒草叢生的庭院內,一個青年端坐在一口枯井一側。

青年一襲白袍,手握一個竹子削成的魚竿,釣絲垂落枯井之下,神色專注,似是在釣魚。

當蘇奕走進來,白袍青年頭也不抬,道:“朋友,無論你是來探尋機緣,還是來斬妖殺鬼的,暫且等一等。”

聲音陰柔低沉。

蘇奕負手于背,信步來到枯井一側,俯瞰枯井深處,凝望起來。

半響后,他收回目光,道:“用你這種法子,是捉不到‘太陰靈魚’的。”

白袍青年一怔,這才抬眼看向蘇奕。

就見這青年五官俊秀,膚色白皙,一對眸似深潭古井般深邃,眸子轉動時,直似緩緩轉動的漩渦似的,懾人魂魄。

“有點意思,朋友你不過聚星境修為而已,竟也知道太陰靈魚這等神物,莫非……是哪個古老道統的傳人?”

白袍青年饒有興趣道。

“不是。”

蘇奕說著,目光一掃四周,道,“你呢,是剛覺醒出世的古代妖孽,還是從其他世界位面來的修士?”

白袍青年深邃的眸泛起一抹惘然,思忖許久,搖頭道:“我想不起來了。”

蘇奕挑眉:“失憶?”

“應該不是簡單的失憶。”

白袍青年認真想了想,“可我卻還能記得許多和修行有關的事情,還知道我名叫……青雒(luo),青冥的青,天雒玄鳥的雒。”

“哦?”

蘇奕挑眉道,“這么說,你的記憶是被抹除了一部分?或者是被封印了一部分?”

白袍青年嘆息道:“我猜測也如此,但目前還找不出可以解決的辦法。”

蘇奕目光上下打量了白袍青年一番,道:“那你可記得,自己是在何時何地擁有了覺醒了現在的意識?”

白袍青年想了想,道:“是在半個月前,就在此山上一座墳墓里,我醒了過來,而后我打開棺槨,爬出墳墓,才發現自己想不起自己的來歷了。”

說到這,他嘆息道:“我把那座埋葬我的墳墓研究了無數遍,又把這座山每一個區域探尋了一遍,終究沒能找出任何線索。”

“埋葬你的棺槨沒有問題?”

蘇奕也不由勾起了好奇心,他看得出,這名叫青雒的白袍青年并未撒謊。

“沒有。”

青雒道,“那只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棺槨,其內鋪著腐朽不堪的草席,我以秘法推敲,這座墳冢當是在三百年前時埋下,墳冢前并無墓碑,就像隨處可見的一座孤墳一樣。”

“我曾進入據此山不遠的廣陵城,查閱了諸多和此山有關的資料,卻發現,沒有一個是能夠和我的身世產生關聯的。”

說到這,青雒揉了揉眉宇,悵然道:“這感覺,可一點都不好。”

蘇奕想了想,道:“你修煉的是何等傳承?”

白袍青年顯得很坦然,道:“妖道秘傳,煉的是神魂,算得上是兼顧妖修和魂修兩種道途。但我辨認過,我乃純正的人族,并非妖類,并且我這副軀殼也沒問題,不可能是奪舍而來,自然也不可能是孤魂野鬼所化。”

蘇奕愈發好奇。

眼前這白袍青年,雖然記憶出了問題,可卻對修行之事卻了如指掌,遠非這世俗中那些修士可比。

“能否展露神通,讓我一觀?”

蘇奕道。

白袍青年怔了怔,笑道:“還是算了,現在我已想明白,現在也挺好,起碼沒有那么多煩惱了,就當……重活一次也不錯。”

說著,他舒展了一下身影,目光望向天穹,“這個名叫蒼青大陸的世界,正在迎來一場劇變,天地靈氣一天天復蘇,用不了多久,或許就會迎來一場黃金大世!”

他收回目光,露出期待之色,輕語道:“這對我而言,是一個難得無比的機會,以后就是證道為皇,也并非不可能。”

聽到這,蘇奕眉頭微微一挑。

轉世至今,他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如此隨意地說起要證道為皇的念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9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