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四百九十六章 魚兒上鉤

第四百九十六章 魚兒上鉤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四百九十六章 魚兒上鉤

布袍中年神色間帶著一絲期待,“只要道友助我,無論提出任何要求,只我我能答應的,保證不會讓道友失望。”

翁九也將目光看向蘇奕。

在他看來,雖然主人不曾展露身份,但以蘇奕的眼力,定不難猜出主人的身份是何等尊貴。

更何況,昨晚在浣溪沙的時候,蘇奕并未拒絕幫忙,只說誠意不夠罷了。

而今天,他們就是來展現誠意的!

可出乎他們意料,蘇奕卻問道:“花信風和你是什么關系?”

“花信風?”

布袍中年疑惑地看向翁九。

翁九連忙低聲道:“回稟主上,那是小主在外游歷時所用的眾多化名之一。”

聽到此話,蘇奕唇角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果然,花信風這女人很狡猾,自始至終都沒有暴露過真名!

布袍中年大大方方說道:“不瞞道友,她正是我最小的女兒,排名第七,真名夏青沅。”

蘇奕拿出那塊龍雀玉佩,道:“昨天在城門時,你之所以能找到我,也是感應到了這塊玉佩的氣息吧?”

布袍中年望向玉佩的眼神微微有些復雜,點頭道:“不錯,這塊玉佩是小七的母親去世前的一塊遺物,小七從小佩戴在身上。”

蘇奕訝然道:“這么說,她母親是龍雀一脈的后裔?”

布袍中年神色露出一抹悵然和恍惚,半響才說道:“應該是吧,我也曾試圖找到答案,卻至今無法確定。”

蘇奕看得出,布袍中年和夏青沅的母親之間,有著一段不一樣的感情,沒有再問下去。

他問道:“那這塊玉佩是否要還給你?”

布袍中年搖頭道:“既然小七交給了道友,便由道友保管便是。”

蘇奕沒有推辭,收起玉佩,直接道:“我可以幫忙,但卻有兩個條件。”

布袍中年精神一振,摒棄腦海雜念,道:“還請道友明示。”

翁九則有些緊張,擔心蘇奕獅子大開口,開出太過苛刻的條件。

蘇奕沒有廢話,直接報出自己的條件:

“第一,我需要修行資源。”

“第二,一塊能夠前往須彌仙島的須彌令。”

當聽完,布袍中年和翁九對視一眼,皆露出錯愕之色,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蘇奕似笑非笑道:“怎么,你們以為我會借此機會狠宰一刀?”

布袍中年搖頭道:“這倒不是,而是我根本沒想到,道友所提的條件,會如此簡單容易……”

翁九也暗暗點頭。

這條件……的確太容易了!

容易到讓翁九甚至都感到有些不踏實。

“若是我親手修復那一座禁陣,條件自不會這般簡單,現在我只不過是告訴你們一個修繕之法罷了,對我而言,也不過是舉手之勞,算不上什么。”

蘇奕隨口道。

布袍中年神色怪異,一時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他為了解決修繕禁陣的問題,耗費了近千年的時間,付出了不知多少心血和財力,至今都不曾解決這個近乎無解的難題。

可到了蘇奕嘴中,卻僅僅只是“舉手之勞”……

這讓布袍中年一時都不知該高興,還是該感到羞愧。

“真的是舉手之勞?”

翁九也很懵,忍不住問出聲。

蘇奕哂笑道:“于你們而言,或許比登天還難,可對我來說,的確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

他還不屑在這等事情上夸口!

“不管如何,只要道友能幫我解決此事,對我而言,便是天大的恩情!我也自不會讓道友失望!”

深呼吸一口氣,布袍中年開口,擲地有聲。

“今晚我會去城中親自看一看此陣的陣基和布局,明天這個時候,你們來拿解決之法。”

蘇奕說著,已從藤椅上起身,“時候不早,我便不留你們在這里用膳了。”

這就是下逐客令了。

布袍中年雖然還有一肚子話要說,可也只能忍住,笑道:“那我明日再來叨擾道友。”

他正欲離開,這時候翁九忽地想起什么,道:“道友,據我得到的消息,現如今的九鼎城內,起碼有三方勢力視你為敵。”

蘇奕訝然,道:“說來聽聽。”

翁九道:“一個是來自云天神宮的內門大長老霍天都,化靈境中期修為,身邊還跟著兩個化靈境初期人物。”

“一個是城中的霍氏一族,被你殺死的霍云生,既是霍氏族長霍銘遠的嫡子,也是霍天都的侄孫。”

蘇奕聞言,并不意外。

云天神宮乃四大頂級道統之一,門下傳人被殺,以聞心照的力量,根本不夠資格去阻止他們來找自己報復。

而霍氏乃是大夏三大宗族之一。

霍云生被殺,霍氏自不可能無動于衷。

翁九繼續道:“另一個勢力是青乙道宗,他們懷疑其宗門三長老厲妙鴻的死,和道友有關,派遣勒峰真人和汀鶴真人這兩位化靈境修士前來九鼎城,為的便是從道友身上入手,找出真兇。”

頓了頓,他說道:“如今,無論是云天神宮的霍天都和霍氏一族,還是青乙道宗的這兩位化靈境存在,都已經進入九鼎城。”

蘇奕微微挑眉,倒是有些意外,沒想到青乙道宗竟還能查到自己頭上。

這時候,布袍中年笑容和煦道:“道友且放心,這些事情,我自會幫你化解,亦無須為此煩憂。”

話語隨意,卻透著一股睥睨自負之氣。

就仿佛對他而言,阻止那兩大頂級道統和三大宗族之一的化靈境存在,也不過是小事一樁。

可蘇奕卻第一時間就拒絕了,道:“不必了。”

布袍中年和翁九皆是一愣,不必?

他難道不知道,被這三大勢力的化靈境盯上,那后果是何等嚴重?

看到他們這般反應,蘇奕想了想還是解釋了一句,“我需要這些送上門的對手,以磨劍鋒。你們若插手,反倒會壞了我的興致。”

布袍中年:“……”

翁九:“……”

兩者對視,一時語塞,都不知說什么好。

一個元府境少年,卻視那些化靈境為磨劍石!!

這讓他們這等見慣風浪的存在,都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不敢相信這是一個元府境角色敢說的話。

這若傳出去,這天下恐怕也沒幾個會相信了!

畢竟,這也顯得太瘋狂,只會被當做荒誕不經的胡言亂語看待。

直至離開青云小院,想起和蘇奕見面的那一幕幕,布袍中年禁不住道:“老九,你說著小子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翁九沉吟許久,道:“怪人。”

布袍中年啞然失笑,道:“離經叛道也好,恃才傲物也罷,只要能修繕九鼎鎮界大陣,便是我們的恩人。”

想了想,他補充道:“天大的恩人!”

翁九笑道:“說起來,在這件事上,小主也功不可沒,主上是不是可以饒恕小主當年負氣離家的過錯了?”

布袍中年冷哼:“放心吧,這世上還沒有誰比我更寵溺小七,可就因為我前些年太過寵溺她,反倒讓她變得無法無天,這一次,必須得好好磨一磨她的性情。”

他話鋒一轉,道:“當然,這次能得蘇奕之助,她的確功不可沒,找個機會,我自會給予其嘉獎。”

說到最后,他不禁笑起來,眉梢眼角盡是寵溺之色。

翁九道:“主上,我們……真的不插手蘇奕和他那些仇敵的事情中?”

布袍中年眸泛異色,道:“不摻合了,我倒是很好奇,蘇奕該如何和那些個化靈境修士斡旋。”

翁九點了點頭,談起另外一件事,“主上,再有十天時間,蘭臺法會就將拉開帷幕,如今這九鼎城中,暗流涌動,除了匯聚了不少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也有不少身份可疑之輩潛入進來,是否需要徹底清掃一下?”

布袍中年不以為然地擺了擺手,說道:“在這九鼎城,給他們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亂來。”

傍晚。

蘇奕讓元恒雇了一輛寶輦,自己一個人乘坐寶輦朝城中駛去。

九鼎鎮界陣覆蓋在整座九鼎城,其中陣基有九處,便是那九座神鼎分別所在的位置。

蘇奕內心實則早有修繕之法,不過為了避免出現差池,親自去陣基處看一看,無疑更穩妥。

當然,他這次出行還有另外一個目的——

以自身為誘餌,看一看是否有敵人上鉤!

夜色漸漸深沉。

蘇奕乘坐寶輦,一直在城中奔波,偶爾會停下馬車,來到那封印有神鼎的地方佇足觀摩。

所謂“神鼎”,其實就是陣基法器,高九丈,三足兩耳,以曠世神料煉制而成,每一尊神鼎,皆覆蓋著不同的道紋禁陣。

雖然那些道紋禁陣磨蝕嚴重,可蘇奕還是能判斷出,那一尊尊神鼎和其上覆蓋的道紋禁真,皆出自皇境人物手筆。

換而言之,在很久以前,這九鼎鎮界陣實則一座皇級禁陣!

可惜,歷經三萬年暗古之禁力量的侵蝕和破壞,這座威能莫測的古老禁陣,已破損嚴重,即便權力運轉,其威能也大不如前。

每一座神鼎附近,皆有隸屬皇室的修士禁衛看守。

事實上,即便無人看守,也沒人能盜走這等寶物,因為一旦碰觸靠近,就會被禁陣力量轟殺。

之所以有禁衛看守,主要是為了提醒靠近者莫要自己作死……

直至在九鼎城中繞了一大圈,在返回青云小院的路上,躺在寶輦中閉目養神的蘇奕,眼珠微微一動。

似乎……真的有魚兒上鉤了?

ps:眾所周知,如我這種網絡作家是沒有節假日的,害

總之,月末了,有免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