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浣溪沙

第四百八十六章 浣溪沙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四百八十六章 浣溪沙

“停車。”

蘇奕當即起身,和元恒走下寶輦。

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美輪美奐的玉樓,足有百丈高,占地極廣,屋檐下懸掛著一盞盞繪制著美人圖的宮燈。

玉樓大門上,懸著一塊匾額,上寫“浣溪沙”三個雋秀飄逸的古老字體。

已臨近夜晚。

玉樓前,三五成群的賓客乘坐寶輦前來,一個個衣飾華美,氣派十足,一看就非富即貴。

“兩位客人在城中兜來兜去,原來是奔著浣溪沙來的,嘖,早說的話,我就直接帶你們來了。”

駕馭寶輦的馬夫嘿嘿一笑,露出一個每個男人都懂的曖昧笑容。猥瑣且淫/蕩。

以蘇奕的閱歷和眼力,哪會看不出,這浣溪沙是一座青樓?

只是,他卻皺了皺眉。

月詩蟬一個女人,怎會跑來這青樓中?

車夫眼神露出向往憧憬之色,道:“在大夏天下的青樓中,浣溪沙絕對位居首位,它是九鼎城四大名樓之一,修行界響當當的銷金窟,樓中的姑娘……”

“呵,這么說吧,就是一個斟茶倒水的丫鬟,擱在其他青樓畫舫之地,絕對是頭牌!”

車夫眼神變得滾燙灼熱,“你們可以想象,那浣溪沙的姑娘,又該是何等絕色了。”

說到這,他又嘆了一口氣,“可惜,這等地方一般人根本消費不起,僅僅是茶水錢,都要五塊六品靈石,這僅僅只能坐在大堂中,眼巴巴遠遠地看著姑娘們吹拉彈唱。”

“若要挑個姑娘侍奉身邊把酒言歡,起碼也得上百塊六品靈石打底。”

聽到這,元恒瞠目結舌道:“這他娘……也太貴了吧?”

上百塊六品靈石!

這世間大多數元道修士,全部身家加起來,怕都湊不齊這個數!

而擱在浣溪沙,卻僅僅只是挑個姑娘侍奉的錢……

“貴?”

車夫一臉鄙夷,“兄弟,一看你就不懂了,浣溪沙可是天下第一青樓,樓內的姑娘,每一個都有修為在身,有草木精怪所化的靈魅、有天生似禍水般的女妖精,據說還不乏一些鬼修、魔修一類的絕色佳人,這豈是世俗中那些女子可比的?”

元恒驚呆了。

他這才明白,浣溪沙的姑娘們,原來都是修行者,這的確很驚人,很震撼。

須知,修行者的地位,超然于世俗之上,浣溪沙作為一個青樓,卻能搜羅諸多有修為在身的絕色佳麗,簡直就是神通廣大,不可思議。

“所謂‘天上人間浣溪沙,不羨鴛鴦不羨仙’,其中之大趣味,哪個男人不愿品略一二?”

車夫唏噓開口。

元恒道:“你這么懂,莫非是去見識過?”

車夫神色頓時凝固,心頭似被狠狠戳了一刀,半響后,他神色黯然地揮揮手,“你們聊,告辭。”

駕馭寶輦而去。

元恒露出鄙夷之色,這車夫也就是個有色心沒色膽的角色,沒出息!

蘇奕把玩著手中不斷微微顫抖的紫色鈴鐺,目光看向元恒,道:“你可曾逛過青樓?”

元恒神色一滯,訕訕搖頭。

“走,我們去見識見識這天下第一青樓。”

蘇奕說著,就邁步朝遠處的浣溪沙行去。

看著蘇奕興致勃勃的樣子,元恒不禁錯愕,原來主人也喜歡眠花醉柳逍遙快活?

也對啊,主人才十七歲,不風流還能叫少年人?

一邊想著,元恒也連忙跟上去,心中微微有些微妙的興奮。

不得不說,之前車夫那番話,也讓元恒對這浣溪沙很感興趣。

還未靠近浣溪沙大門,一道身影就被從大門內丟了出來,狠狠摔在街道上。

仔細看,這是一個身著道袍的瘦削老頭,鼻青臉腫,披頭散發,顯得很是狼狽。

“臭道士,再敢來鬧事,保證打斷你的狗腿,趕緊滾!”

一個瘦削黑袍男子站在浣溪沙大門冷冷喝斥。

“媽的,浣溪沙的姑娘,憑什么和尚摸得,我道士摸不得?”

老道士爬起身,憤然開口,“諸位評評理,他們說浣溪沙的柔玉姑娘不賣身,行,老子把柔玉睡了不付錢,這就不算賣了吧?可沒曾想,他們竟說老子無理取鬧,還把老子揍了一頓!”

附近一些行人先是一呆,旋即哄笑。

這老道士,分明是打算白嫖啊!

元恒都不禁驚詫,現在白嫖的家伙都如此理直氣壯了?

不眼見蘇奕徑直走進浣溪沙大門,元恒不敢再多耽擱,匆匆跟了上去。

“咦,那小子身上的氣息怎么有點古怪?”

老道士鼻端嗅了嗅,目光望向剛走進浣溪沙大門的蘇奕身上,渾濁的眸泛起一絲狐疑。

還不等他想明白,瘦削黑袍男子已帶人氣勢洶洶地沖來。

“兄弟們,給我好好收拾一下這妄圖白嫖的無恥之徒!”

黑袍男子大喝。

老道士臉色大變,腳底抹油似的逃了,嘴中兀自哇哇大叫:

“老子怎么可能白嫖了,是你們說柔玉不賣的,她若是賣的話,老子哪可能想出這樣一個絕妙辦法?”

附近區域響起一陣陣哄笑,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浣溪沙一層大殿內,燈火通明,富麗堂皇,熱鬧非凡。

一個個妙齡侍女穿花蝴蝶似的侍奉在每一個客人身邊。

每一個皆姿容出眾,或嬌媚似火,或清純活潑,或溫柔似水……

大殿中央玉臺上,有樂師奏曲,成群的絕美女子伴著奏樂聲翩翩起舞,只披著透明薄紗的嬌軀,散發著誘人的魅惑。

“公子,您……”

一個美麗侍女迎上前,剛要說什么,蘇奕便打斷道,“我來找人。”

“那請問……”

侍女剛要再問,蘇奕就拿出一把六品靈石遞過去,“沒你的事了。”

侍女一呆。

蘇奕已經帶著元恒,徑直朝內行去,一路穿堂過殿,一派熟門熟路的樣子。

“主人,您……不是來玩的?”

元恒這才后知后覺般反應過來。

“你覺得,我是那種好色之徒?”

蘇奕目不斜視,感應著手中紫色鈴鐺的搖晃波動,一路前行。

“當然不是。”

元恒有些羞愧,自己剛才怎么就能把主人和那些浪蕩風流子看作一類人?

浣溪沙占地極大,別有洞天,到處是蛛網似的廊道,以及錯落分布的殿宇門戶。

第一次來的人,若無侍者帶引,怕是非迷路不可。

蘇奕一路行走時,遇到不少堪稱絕色的姑娘,有的明顯是草木精怪幻化,風情獨特。

那車夫說的不錯,這浣溪沙的姑娘,皆有修為在身,這讓她們在修士眼中的魅力也變得無以倫比。

可蘇奕對這些卻視若無睹。

姑娘美嗎?

可除了那等世間一等一的絕代美人,其他之輩皆入不了他的眼睛。

更何況,浣溪沙名氣再大,也終究只是一座青樓,混跡在其中的女子,要么是賣笑的,要么是賣身的,長年累月之下,伺候過不知多少男子。

這讓蘇奕完全就動不了其他心思。

一點朱唇萬人嘗,想一想都惡心啊……

正因如此,蘇奕才無比費解,月詩蟬怎會出現在浣溪沙。

很快,遠處出現一個廊道入口。

當抵達此地,氣氛明顯靜謐許多。

那廊道入口,端立著一名身著宮裝,發髻高挽,渾身散發著成熟嫵媚風韻的美麗女子。

當看到蘇奕和元恒二人,宮裝女子明顯怔了一下,旋即微微福了一禮,道:“兩位客人,此地只招待我們浣溪沙的貴客,還請二位止步。”

態度不卑不吭。

蘇奕頓足,問道:“這廊道盡頭通往哪里?”

蘇奕看似年少,氣息淡然出塵,鎮定自若,這讓宮裝女子倒也不敢小覷,輕聲道:“不瞞公子,那里是‘水云澗’,其內別有洞天,只有浣溪沙最尊貴的客人,才能在其中宴飲享樂。”

蘇奕再問道:“現在誰在那水云澗內宴飲?”

宮裝女子帶著客氣而矜持的淡淡笑容,道:“公子,恕妾身無可奉告,”

蘇奕眉頭微皺,道:“罷了,我也不為難你,能否幫我朝水云澗傳個信?”

宮裝女子搖頭道:“水云澗的貴人吩咐過,無論誰來了,皆不得叨擾,還請公子見諒。若沒有其他事情,還請回吧。”

神態間隱隱已有些不耐煩。

蘇奕看了看手中不斷急促微顫的紫色鈴,而后抬眼,望向宮裝女子。

宮裝女子似意識到什么,挑眉道:“公子,這里是浣溪沙,您該清楚,若是在此鬧事,會給自己帶來何等嚴重的后果,妾身可不愿鬧得不愉快,請您二位也不要做出愚蠢的舉動,速速離開此地為好!”

這就是警告和威脅了。

話音還未落下,不等宮裝女子反應,蘇奕的右手已輕輕攥住她那雪白的鵝頸,刺激得她俏臉驟變,眉梢盡是驚色,完全沒想到,眼前這少年竟敢在浣溪沙的地盤行兇!

須知,浣溪沙作為九鼎城四大名樓之一,就是靈道大修士,也都不敢在此逞兇斗狠!

蘇奕淡淡開口:“替人看門是你職責所在,我還不屑為此而殺你,不過,我也幫你想好了一個不必擔責的好辦法。”

宮裝女子一愣。

旋即她脖頸一痛,眼前發黑,失去了意識,軀體軟綿綿地昏厥在地。

“元恒,你看著此地。”

蘇奕說著,就邁步朝廊道深處行去。

“是。”

元恒肅然領命。

他意識到,主人極可能察覺到了什么不好的情況,才不惜硬闖此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