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四百七十九章 退讓與保證

第四百七十九章 退讓與保證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四百七十九章 退讓與保證

秋橫空呆滯在那。

谷滕鷹這等內門弟子,在他心中,已堪稱大夏元府境中的杰出人物,遠不是世俗同境可比。

而陶云池,乃是比谷滕鷹更強大的角色,稱得上萬里挑一,底蘊和道行,擱在天樞劍宗內門弟子中,也是出類拔萃。

可現在,陶云池也敗了!

蘇奕一步之間——

神猿抱山印爆碎!

陶云池屈膝跪地!

那等霸道一幕,讓秋橫空腦袋發懵,雙眸失神。

“怎可能……”

“陶師兄的道行,足以躋身內門弟子前五,其聚星境的道行,讓宗門那些外門長老都黯然失色,可……可怎么會這樣……”

那些天樞劍宗的男女皆傻眼,被這一幕驚到。

一拂袖之間,谷滕鷹敗了。

一步邁出時,陶云池也敗了。

這讓誰敢相信?

再看向蘇奕時,那些男女皆驚疑不定,神色空前凝重。

之前,他們自視甚高,面對蘇奕這個來自偏遠小國的修士時,是一種高高在上的俯視姿態。

視蘇奕愚昧無知,不知天高地厚,可笑可憐可悲可嘆。

可現在,蘇奕展露出的實力,就如一記悶棍狠狠砸在他們身上,徹底把他們砸得清醒過來。

哪會不明白,這次他們走眼了?

這姓蘇的,哪是尋常散修,分明就是一個極端恐怖的狠茬子!

姜璃神色都微微一滯,星眸變幻,不復之前那淡然自若的姿態。

蘇奕元府境初期的修為,卻能在一擊之間便輕易鎮壓聚星境的陶云池,這般實力,令她也感到吃驚。

此時,蘇奕負手于背,俯視著跪在地上無法掙扎起身的陶云池,道:“就你這種角色,我都懶得滅殺。”

說罷,他抬起頭,目光一掃在場其他人。

那些男女皆悚然一驚,不敢和蘇奕目光對視。

唯有姜璃下巴微抬,狹長的鳳眸微瞇,渾身帶著一股懾人的威儀,與蘇奕對視,從容不迫。

看到這驕傲像一只孔雀似的絕美紫衣少女,蘇奕問道:“之前,你曾有兩次出手的跡象,可為何最終忍住了?”

一句話,讓姜璃白皙如玉的俏臉微變,道:“道友察覺到了?”

“天發殺機,斗轉星移,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翻覆。”

蘇奕隨口道,“你還未將一身氣機錘煉到圓滿無漏的地步,想要動手時,周身氣機如弓弦拉滿,我怎可能察覺不到?”

姜璃鳳眸閃動,如遠山般的黛眉浮現一絲罕見的凝色。

她之前的確曾有出手阻止的打算,但僅僅只是心念一轉,便按捺了下去。

可卻不曾想,蘇奕卻通過她一身氣機的微妙變化,察覺到了她之前曾要出手的跡象。

這份洞察力可就太恐怖了!

“道友好眼力,姜璃欽佩。”

姜璃輕嘆似的開口。

這位在天樞劍宗年輕一代中如傳奇般的“鳳璇仙子”,明顯也被蘇奕展露出的實力和眼力驚到。

這看得秋橫空內心翻江倒海,神色恍惚。

之前,他還下意識把蘇奕當做和他一樣的“井中之蛙”,感慨唏噓不已,曾建議蘇奕拜入天樞劍宗修行,不至于埋沒

一身的才情。

也曾擔憂蘇奕和陶云池等人撕破臉,后患無窮。

可現在,他才發現自己那些做法,完全就是自以為是,可笑之極。

“那你覺得,今日的事情,該如何解決?”

蘇奕問道。

跌坐在地,披頭散發的銀袍青年谷滕鷹,跪伏在地滿臉羞憤的陶云池,以及那些年輕男女的目光,都是齊齊看向姜璃。

姜璃沉默片刻,幽幽一嘆,道:“之前時候,的確是我這些師弟師妹做錯了,我代他們向道友道歉,還請道友莫要介懷。”

她一身紫衣,絕艷出塵,氣質尊貴不可言。

是天樞劍宗極超然的鳳璇仙子。

是大夏三大宗族之一姜氏之主的掌上明珠。

是名震天下的當世天驕。

可此時,卻選擇退讓,出聲致歉!

陶云池等人皆怔住,差點不敢相信眼睛。

秋橫空震撼失神。

在天樞劍宗,他最欽佩和仰慕的便是姜璃,人如仙子真鳳,卓絕驚艷,超然于世。

可秋橫空從沒想過,姜璃這般耀眼的人,會在面對蘇奕時,選擇退讓。

這太不可思議。

難道說,姜師姐也沒把握能贏蘇道友?

“你原本可以阻止這一切,可卻沒有這么做,大概也是沒想到,我這樣一個彈丸小國的修士,卻并不像預料中那么弱,對否?”

蘇奕笑起來。

姜璃鳳眸明亮,凝視著蘇奕,坦然道:“不錯,我之前的確好奇,如道友這般角色,哪里來的底氣視我等如無物,所以,無論是谷師弟的挑釁,還是陶師弟親自出手,我都不曾阻攔。”

她聲音空靈清悅,帶著一股尊貴威儀的氣息,“若不是道友贏了,我自不會為此道歉。世事本就如此,勝王敗寇而已。”

蘇奕饒有興趣道:“那你覺得你的道歉,我會接受么?”

姜璃想了想,道:“我保證,秋師弟不會受到此事牽累,以后在天樞劍宗,只要由我姜璃在,也不會再讓他受被人欺負,道友覺得,我這樣的誠意如何?”

她鳳眸靈秀,紫衣如玉,雖是少女,卻有尊貴威儀之氣,猶如一只超然于世的鳳凰,再配上那傾城般的姿容,令人自慚形穢。

她這番話一出,那些男女皆一陣騷動,滿臉驚愕。

姜璃退讓道歉,就讓他們難以接受,現在竟還做出如此保證,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你是個聰明的女人。”

蘇奕有些感慨,道,“今日之事,到此為止。”

姜璃似輕松不少。

蘇奕目光看向秋橫空,最終只點了點頭,道:“保重。”

說罷,他負手于背,朝遠處行去。

秋橫空神色復雜,深呼吸一口氣,抱拳見禮:“蘇道友保重!”

直至目送蘇奕、元恒、白問晴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秋橫空這才收回目光。

“秋師弟,你那位朋友可真夠厲害的啊!”

這時候,陶云池已從地上爬起,滿臉陰沉之色。

“這一下,秋師弟心中應該很高興很得意吧?”

谷滕鷹也神色難看。

他和陶云池,皆被蘇奕挫敗,丟盡顏面,這時候明顯把這筆賬算到了秋橫空

頭上。

秋橫空心中一沉。

姜璃黛眉微皺,忽地出聲道:“我剛才的話,你們沒有聽到嗎?”

陶云池一怔,難以置信道:“姜師姐,您該不會真打算庇護秋橫空這外門弟子吧?”

姜璃鳳眸清冷,道:“你有意見?”

陶云池臉色頓時變了,連忙搖頭。

谷滕鷹也一陣心驚肉跳。

他們這才意識到,姜璃剛才答應蘇奕的保證,原來并非推搪之詞,而是認真的!

姜璃目光看向秋橫空,道:“我說的話自然算數,以后在宗門,只要有人欺負你,自可以來找我。”

此話一出,那些男女看向秋橫空的眼神都變了,這家伙以后有姜師姐罩著,宗門上下誰還敢為難他?

他們可最清楚,有姜璃的保證,以后便是宗門內那些大人物,都會高看秋橫空一眼,再不會把他當做一個不被重視,任憑驅遣的外門弟子。

這讓那些男女內心都不禁升起一絲嫉妒的情緒。

誰也沒想,秋橫空竟因禍得福!

陶云池和谷滕鷹則感到極難堪。

今夜,他們顏面掃地。

而秋橫空這個被他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角色,卻成了最后的大贏家,這也從側面襯托出了他們兩個的不堪和無能!

秋橫空渾身一震,拱手道:“多謝姜師姐!”

“你該感謝的可不是我,時候不早,我們也該離開了。”

姜璃搖了搖頭,衣袂飄曳,她綽約的身影掠空而去。

秋橫空等人皆連忙跟上。

只是在路上,秋橫空卻一直在思忖蘇奕那番話:

“認識到差距,并非壞事,可若一顆劍心蒙塵,以后想要再擦拭干凈,重現往昔鋒銳之氣,可就太難了……”

那一字字,久久在秋橫空內心回蕩。

“蘇道友,多謝了!”

夜色愈發深沉。

如若鬼市般的“青槐國”城池廢墟,寂靜荒涼。

忽地,一縷陰影蠕動,悄然化作一個身著道袍,頭戴道觀,仙風道骨般的中年男子。

唯有那一對油綠的瞳,顯得妖異懾人,也讓他的氣質帶上一份陰森懾人的味道。

血梟!

涅風圣子的護道人。

早在靈曲大會結束后,就展開行動,欲報仇雪恨,從蘇奕手中奪回那一枚魔胎。

“惜花夫人這蠢物,白白浪費了老夫所布置的‘血海葬骨陣’。”

血梟暗嘆。

“不過,那姓蘇的小子,倒的確強橫之極,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來歷,為何能夠擁有那等逆天的戰力了……”

血梟碧油油的瞳閃爍不定。

許久,他搖了搖頭,正欲離開。

忽地,一道淡然的聲音在這荒涼寂靜的夜色中響起:

“你就是血梟?”

聲音不大,卻清晰地回蕩天地間。

血梟瞳孔一縮,源自化靈境大修士的本能,讓他第一時間選擇了閃避,身影一晃,便閃到了百丈之外。

幾乎同一時間,在血梟原先佇足的位置,一道劍氣無聲無息斬下,地面頓時裂開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大裂縫。

地動山搖,劍意肆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