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心魔與三件事

第四百六十五章 心魔與三件事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四百六十五章 心魔與三件事

眾人皆怔住。

一位叱咤風云,立足當世之巔的化靈境大妖,卻主動開口向一個辟谷境少年請教?

這讓人錯愕的事情傳出去,怕是沒人會相信了。

可偏偏地,現在便發生了!

長袍中年這樣一位黑蛟的后裔,放低姿態,向蘇奕請教!

蘇奕坐在藤椅中,坦然受了這一禮,道:“說來聽聽。”

應闕深呼吸一口氣,道:“一萬三千年前,我父親在這斷龍崖前迎來化龍之劫,最終雖然被那劍修破壞,但并未真正逝去。”

那頭黑蛟沒死!?

眾人一驚。

“不過,我父親雖最終活下來,可在這一萬三千年中,卻陷入一種生不如死的困境中,被折磨得痛不欲生,便是想自我了斷,也都無法辦到……”

他眸子泛起悲愴之色,聲音低沉道,“到如今,父親他早已神志不清,渾渾噩噩,我知道,他老人家唯一的心愿,便是從那‘求死不能’的困境中徹底解脫。”

說到這,應闕目光看向蘇奕,誠懇認真道,“故而,我想請教道友,該如何幫我父親達成所愿。”

一萬三千年來,一直痛不欲生,求死不能!?

這該是處于怎樣的困境,才會遭受這等殘忍的折磨?

聞心照他們聽到心驚肉跳,吃驚連連。

蘇奕也不由好奇,饒有興趣道:“你父親莫不是被某種力量禁錮了神魂和軀殼?”

應闕點頭道:“道友好眼力,我父親在當年渡化龍之劫時,正是遭受了暗古之禁力量的侵染,以至于陷入這般凄慘的處境中。”

暗古之禁!

章蘊滔、聞心照等人臉色微變,恍然之余,又不禁膽寒。

他們自然清楚,暗古之禁何等可怕,正是這等禁忌般的力量,才讓蒼青大陸陷入近三萬年的破敗和凋零中,靈氣匱乏,道途沒落。

在以往歲月中,更不知有多少強橫無匹的古老道統,都在暗古之禁下灰飛煙滅!

當年那頭黑蛟,居然遭受到暗古之禁力量的侵染,也不怪會淪落到這等凄慘的地步。

“原來是暗古之禁。”

蘇奕恍然。

他想起當初在亂靈海上,所遇到的不歸島、葬靈山、白骨寶塔、載星船這四種禁忌事物。

想起了分別被困在這四種禁忌事物上的離火老魔、蝕骨老妖、計湮雷君和星珩。

無疑,那頭黑蛟也遭遇了和那四個恐怖生靈一樣的變故,至今不曾從困境中掙脫。

而對蘇奕而言,倒也有辦法解決這樣的難題。

當初,他在亂靈海上斬殺離火老魔、蝕骨老妖、計湮雷君時,便是借助九獄劍的力量,輕而易舉破開暗古之禁之力,殺掉這三個恐怖生靈。

想了想,蘇奕說道:“你應該清楚,不出三五年時間,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時,暗古之禁的力量就會徹底消失。到那時,你父親的困境也必會隨之消失。”

應闕沉默片刻,苦澀嘆息道:“道友有所不知,我已在化靈境滯留近千年之久,一直壓制境界,可就在前不久我心血來潮,預感到一場破境的契機,就將在接下來

一段時間中降臨。”

“我倒是不怕這一場破境大劫,唯一擔心的是,我父親的遭遇早已成為我的心魔,在渡劫時,極可能會成為一個致命的破綻,若如此,我必將性命不保……”

蘇奕明白過來,道:“所以,你希望能在破境渡劫之前,幫你父親真正解脫,從而鏟除你內心的魔障?”

“不錯。”

應闕點頭,“父親當年渡化龍之劫的遭遇,持續折磨了他一萬多年時間,這樣的遭遇太恐怖,日積月累之下,也讓我的心境也滋生魔障,若不鏟除,根本沒有希望從破境之劫中活下來。”

聞心照他們皆聽到心潮起伏,感觸不已。

這就是修行之路的兇險。

對應闕這等蛟龍之屬而言,看起來無比風光,足以傲嘯天下,叱咤風云。

可在破境渡劫時,所遭遇的劫難,卻遠勝一般修士,無比可怕。

若其心魔不除,縱使有滔天能耐,在渡劫時也不免落一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蘇奕似笑非笑道:“那你為何會認為,我就能指點你破除心魔?”

應闕苦笑道:“實不相瞞,正是因為道友剛才那一番滅殺蛟龍的言辭,讓我意識到,道友對我蛟龍一脈的認知,遠超這世間修行之輩,便是那些個靈道修士,也都沒有道友這般的見識。”

這并非夸贊。

當聽到蘇奕在談起滅殺蛟龍時,當斬鱗爪、斷其尾、刺其目、碎其角時,應闕內心都一陣發寒,像被洞察到身上所有的破綻!

斬鱗爪,便可讓蛟龍再無操縱風云之力。

斷蛟尾,則讓蛟龍無法騰空駕云。

刺瞎眼睛,蛟龍的神念就會遭受嚴重影響。

一旦再打碎頭顱獨角,一身的道行,就和被碎掉大半也沒區別。

身為黑蛟后裔,應闕哪會不清楚,蘇奕所談的這種滅殺蛟龍的手段,完全是直擊要害,抓住了他們蛟龍一脈的致命之處?

而這世上,擁有這樣的見識者,又豈可能是尋常之輩?

正因如此,應闕之前才會主動出現。

“原來,蘇奕剛才所說的那番話,竟然是真的……”

聞心照等人心中一震,眼神異樣。

應闕的這番話,讓他們猛地意識到,蘇奕之前那看似閑談的話語,實則一語道破了蛟龍之屬的致命弱點!

蘇奕想了想,道:“我的確可以幫你父親解脫,但……我為什么要幫你?”

應闕心中一震,眉梢涌起難掩的喜色和激動。

旋即,他深呼吸一口氣,抱拳見禮道:“若道友幫我,我定拿出豐厚大禮,以表心意,似此等大恩,我定畢生不忘!”

蘇奕目光看著應闕,道:“我不需要什么大禮,也不需要你感念恩情。”

應闕一怔,認真道:“那道友需要什么?只要我應闕能辦到,定不會皺一下眉。”

蘇奕伸出三根手指,道:“以后我需要的時候,幫我做三件事。當然,你大可放心,我讓你做的事情,斷不會違背你的本心,也不會讓你送死。只要你答應,我現在便可幫你斬心魔。”

“你自己好好考慮吧。”

說著,蘇奕拿起酒葫蘆喝了一口,整個人懶洋洋的。

他可不是爛好人,這次若不是遇到他蘇奕,這渾身妖氣滔天,擁有化靈境修為的應闕,哪可能會這般低眉順眼?

應闕神色一陣明滅不定。

章蘊滔等人內心也一陣緊張,唯恐這頭化靈境大妖惱羞成怒,大打出手,去逼迫蘇奕“幫忙”。

可最終,應闕深呼吸一口氣,躬身見禮道:“道友,應某答應!”

蘇奕意味深長道:“你該清楚,我雖提出了條件,可畢竟是在幫你,并且還是幫你化解一場修行上的殺身之劫,你若心有不甘,打算先蒙混過關,以后再反悔變節,我保證,你的下場會比你父親更慘。”

應闕軀體一僵,面對蘇奕那淡然深邃的眸,他內心莫名地涌起一陣徹骨的寒意。

“道友放心,我現在便可以用自身命魂起誓!”

應闕說著,咬破指尖,正欲起誓。

蘇奕已經從藤椅中起身,揮手阻止道:“不必了,一個誓言而已,沒什么用處,我這人,一向論心不論跡。”

應闕有些怔然,愈發有些看不透眼前這才辟谷境的少年,明明那般年輕,修為還那般低微。

可偏偏地,其行事作風卻讓人根本就揣摩不透。

“走吧,帶我去見你父親。”

蘇奕收起藤椅,長長伸展了一下懶腰。

夜已深,皓月當空,剔透明凈。

應闕帶著蘇奕一行人,飛遁虛空,掠入那斷龍崖之畔的大江深處。

此江名“怒龍”,浩浩蕩蕩,水勢湍急。

怒龍江底部,有一個通往地下深處的暗流路徑,進入其中后,豁然開朗,出現一個巨大廣袤的地下空間。

讓人意外的是,這地下空間竟然修的像一座富麗堂皇的行宮般,殿宇林立,氣象恢弘。

“此地布有封印靈脈的禁陣,汲取山水之勢,布局倒是不俗,勉強算得上是一個適合修煉的福地。”

蘇奕訝然道,“一般修士,根本無法察覺到此地的存在,即便有敵人找過來,此陣也可第一時間進行防范,阻止敵人闖入。”

應闕動容,他可沒想到,蘇奕一眼之間,就看出了此地的玄機。

“道友目光如炬。”

應闕欽佩道。

若說之前,他還對蘇奕的手段心存一絲疑慮,那么現在,這一絲疑慮也悄然消散。

辟谷境又如何?

便是當世那些個靈道大修士,又焉可能擁有這等不可思議的見識和閱歷?

“諸位道友快請。”

心念轉動時,應闕笑著帶眾人進入了那一座殿宇林立的行宮深處。

路途上,到處是美輪美奐的場景,瓊花異草,雕欄玉砌。

還遇到一些侍者、護衛、婢女之類的角色,幾乎都是妖類所化,一些護衛的修為,甚至在元府境層次!

當見到應闕時,皆畢恭畢敬,尊稱“龍君大人”。

那一幕幕,看得聞心照他們也大開眼界,稱奇不已。

蘇奕卻一陣搖頭,一頭黑蛟而已,卻自比“龍君”,野心倒是不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