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劍道第一仙  >>  目錄 >> 第四百零七章 老相識了

第四百零七章 老相識了

作者:蕭瑾瑜  分類: 奇幻玄幻 | 爽文 | 重生 | 扮豬吃虎 | 蕭瑾瑜 | 劍道第一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四百零七章 老相識了

煙塵彌散。

柴道人的軀體已碎爛如泥,慘不忍睹。

可在他尸體上,卻有一縷血光忽地掠起,仿似一道閃電般,朝庭院深處沖去。

蘇奕似早料到會如此。

他沒有動手,身影一閃,跟了上去。

眨眼間而已,那一縷血光掠入庭院深處的一座古井內。

蘇奕閃身來到古井前,神念倏爾探入其中,僅僅片刻,他眸子泛起一抹異色。

“果然,這家伙身上有問題。”

思忖時,蘇奕縱身掠入古井內。

極遠處地方,元恒從震驚中清醒,不由面露一抹慚愧之色。

之前時候,他本打算在蘇奕動手的同時,去對付那些藏在松柏樹上的鬼物。

不曾想,剛剛卻走神了……

“下次一定不能再這樣了,否則,主人非對我失望不可。”

元恒暗自咬牙。

“逃啊,大家快逃——!”

“太可怕了,那分明是一位極厲害的修士,神仙般的存在。”

“走走走!”

一陣驚慌尖利的鬼叫聲響起,就見那些松柏樹冠上,鬼霧肆虐,許許多多陰影掠出,朝遠處逃去。

“哼!”

就見元恒一聲冷哼,身影一晃。

庭院中,忽地出現一只龐然大物,直似巨大的山嶺般,彌散出滔天的妖氣。

它四肢如鐵柱,龜甲足有數十丈范圍,流淌著燦然奪目的金光。

正是元恒的本體,一頭龐大無比的金黿。

“吼”

元恒昂首咆哮,滔天的金色神輝猛地如潮水般擴散而開,將那片天地照亮。

“該死該死,那廝竟是一只得道的老烏龜!”

“不——!”

就見那些逃向四面八方的鬼物,當身影被那耀眼的金光掃中,皆如若被焚化似的魂飛魄散,消弭一空。

無一生還。

元恒晃了晃巨大如房屋似的腦袋,龐大的身影一晃,倏爾間便恢復那布袍少年的模樣。

只是,這山神廟已徹底傾塌,化作廢墟,連那些松柏樹木全都被毀掉。

遠遠一望,像被鏟平了似的。

元恒沒有耽擱,折身朝遠處那一口古井掠去。

古井下方,實則就位于這浮仙嶺的山腹內,其內開鑿出了一座巨大廣袤的洞窟。

洞窟中央,是一座呈八卦狀的渾圓道場。

道場四周,插著三十六桿血淋淋的陣旗,陣旗前,捆縛著一對對童男童女。

只有其中一桿陣旗前,只有一個男童。

這些孩童,無論男女,最大的也僅只有六七歲的年齡,小的僅僅只三四歲。

有的早已昏迷,有的嘶聲大哭,稚嫩的小臉上,寫滿了驚恐和不安。

一個血袍少年立在道場上,對那些童男童女的哭喊視若無睹。

在他身前,是一座由累累白骨搭建而成的祭壇,祭壇上,供奉著一只黑色神像。

那是一只九頭鳥,羽翼收攏,雙足傲立,九顆腦袋分別望向不同方向,如在俯視八荒六合。

血袍少年雙手握著一面陣旗,目光虔誠敬畏地看著那一座九頭鳥神像,眉梢間浮現狂熱崇慕之色。

忽地,一道血光掠來,來到道場之上,倏爾間化作柴道人的模樣。

“老祖,您怎么成這樣子了?”

血袍少年大驚,他一眼看出,柴道人的軀殼被毀,只剩下一道神魂,負傷嚴重之極!

“別廢話,去一邊守著!”

柴道人一把奪過血袍少年手中的陣盤,大步上前,來到那一座祭壇前,口中念出一陣晦澀古怪的音節。

就見那祭壇上的九頭鳥神像,猛地微微顫抖起來。

而后砰的一聲,神像炸開,附近虛空驟然凹陷,血光流轉,化作一個詭異滲人的血色漩渦。

血色漩渦深處,傳出一道縹緲威嚴的聲音:“何事驚擾本座清修?”

聲音冰冷、淡漠,透著一絲妖異的懾人力量。

柴道人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顫聲道:

“回稟神君,這次的祭品已準備妥當,只是屬下在搜集祭品時,遭受到了一個極可怕的對手的打擊,如今面臨滅頂之災,還請神君出手,幫屬下滅除大敵!”

血色漩渦深處,那威嚴的聲音道:“呵,本座倒是想看一看,哪個不開眼的螻蟻,敢傷本座麾下的神使。你且將祭品獻上,待會本座自會出手,為你化解災劫。”

“是!”

柴道人心中狂喜。

他從地上爬起,手握陣盤,吩咐道:“血仆,快去把那些小娃娃殺了,取其心頭血,為神君大人獻祭!”

只是,話音落下,卻沒有回應。

“嗯?”

柴道人扭頭,登時驚恐看到,不知何時,那一襲青袍的少年,已立在道場不遠處。

在其腳下,血袍少年尸體橫陳,早被無聲無息的殺死。

“你……”

柴道人驚怒,下意識催動手中的陣盤。

分布在道場四周的三十六桿血色陣旗驟然發光,涌現出滾滾血色煞霧,有鬼哭狼嚎般的聲音傳出,聲勢驚人。

化血冥魂陣!

一座威能強大的血祭之陣,由柴道人嘔心瀝血耗費三年時間,才煉制成功。

原本,柴道人打算在獻祭之后,利用此陣的力量,來煉化那些童男童女的鮮血,凝練一顆“血嬰靈心丹”。

可現在,他已顧不得這些。

柴道人咬牙切齒,厲聲大吼:“朋友,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啊,殺!”

滾滾血色煞霧翻滾,猶如血色蒼龍翻身,朝蘇奕籠罩而去。

“雕蟲小技,何堪一擊?”

蘇奕哂笑,袖袍一揮。

一片清色霞光掠出,如無匹犀利的劍鋒般,于道場中一旋,劃出一道渾圓的劍幕,擴散而開。

砰砰砰!

道場四周那三十六桿血色陣旗齊齊從中斷開。

同一時間,那滾滾血色煞霧如失去力量支撐般,尚在半空中便潰散消弭,眨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柴道人眼珠瞪大,如遭雷擊。

這化血冥魂陣的威能,足以轟殺任何辟谷境修士,便是元府境修士來了,也難以抗衡。

可現在,竟然就這般被輕而易舉破掉了!

一下子,柴道人亡魂大冒,噗通一聲再次跪下,朝那血色漩渦倉惶尖叫:

“還請神君顯靈,滅殺此人!”

蘇奕沒有理會柴道人,邁步朝那道場中央懸浮著的那一道血色漩渦走去。

他眼神微微有些異樣,道:“我怎么感覺,這情景有些熟悉的味道呢。”

柴道人面目猙獰,嘶聲大叫:“熟悉?你毀掉了向神君大人獻祭的大事,就等著死吧!”

蘇奕眉毛一挑,似想起什么,目光看向那血色漩渦深處,試探道:“大悲神君?”

血色漩渦猛地一陣劇烈翻騰,而后,那一縷縹緲威嚴的聲音響起:“你是……那姓蘇的小子?”

冰冷淡漠的聲音,已帶上一抹驚疑。

“哈,怪不得我會感覺眼前這一場血祭景象有些似曾相識,原來是你這沒出息的孽畜。”

蘇奕笑起來。

當初在大滄江底部那屬于烏桓水君的“九曲鬼城”內,蘇奕就見過一場獻祭大典。

獻祭的對象,正是被稱作“大悲神君”的家伙。

蘇奕清楚記得,當時自己還曾出言挑釁,故意刺激對方,試圖迫使對方顯現真身。

可最終,這大悲神君也沒有出現。

也由此讓當時的蘇奕推斷出,這“大悲神君”根本沒有能耐橫跨時空壁障,將真身顯現出來。

只是,蘇奕卻沒想到,會在這大梁國的浮仙嶺山腹內,再次見到對方。

“沒出息的孽畜?”

柴道人差點懵掉,在他印象中,大悲神君是一位宛如神明把的無上存在,神通廣大,法力無邊。

他哪能想到,蘇奕敢這般輕蔑詆毀對方?

這何異于瀆神?

“果然是你這小混賬!!”

血色漩渦深處,大悲神君那威嚴的聲音透著暴怒,隱隱帶著一些氣急敗壞的味道。

蘇奕不以為然地笑了笑,饒有興趣道:“時隔半年之久,現在的你,可擁有跨界而來的力量?”

血色漩渦深處,一陣沉默。

蘇奕眉頭微皺,道:“即便真身無法降臨,也當擁有橫跨時空,顯現威能的力量了吧?”

又是一陣沉默。

這等微妙反常的一幕幕,讓匍匐跪地的柴道人都快要傻眼,完全懵了。

大悲神君那等存在,怎可能會容忍被這樣一個少年修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

不應該啊!

道場遠處,元恒已經趕來,同樣看到了這一幕,內心也是翻騰不已。

他已看出,蘇奕似乎早和這血色漩渦另一端的“大悲神君”打過交道,并且還穩占上風!

“半年了,還是這么廢,我算明白了,為何那不堪一擊的鬼修,會辛辛苦苦以聚陰玉的力量,來搜羅童男童女了,原來這背后,皆是受你這沒出息的孽畜指使。”

蘇奕搖頭,話語中有三分輕蔑,三分鄙夷,還有一些若有若無的失望。

那血色漩渦猛地劇烈翻騰起來。

緊跟著,大悲神君那威嚴的聲音已竭斯底里地響起:“姓蘇的!你他娘有完沒完?!”

他似乎徹底暴怒,氣急敗壞,怒火如燒,直接開始破口大罵了。

“若不是本座受困于螟蛉血窟,早他媽弄死你這#¥……”

一連串的臟話,如噴嘴似的從血色漩渦深處噴灑出來。

ps:感謝鵬城老哥又一次盟主賞!

嗯……又欠一個5更,目前又累積欠8個5更了,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劍道第一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4